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222章 合好
    綜藝結束後,南明月感到前所未有的精疲力盡。

    因為電影爆火,節目里她被CUT的次數越來越多,隨便一幀鏡頭都能掃到她,即便不是她的part,因為人氣,背景板都是她。

    以前她還可以趁機偷偷懶,松松乏,現在無時無刻不得注意自己的形象,力求在鏡頭里保持完美。

    幸好,這是最後一次錄制,要裝也只有裝這一次。

    出了演播廳,已經時近零點,看了眼手機上的時間,南明月扭頭,林豆豆跟在她三步遠的距離,垂著頭,眼里的光渙散,沒什麼精神。

    “你去哪兒?”

    听見有人在叫,林豆豆麻木的抬起頭。

    “啊,回..回家吧。”

    南明月點點頭,沒管她,自顧自地上了自己的那輛車,車上,她朝一直等著的阿冰說道︰“去公司。”

    南明月的車輛沒走多遠,身後那輛車的司機從車窗里探出一個頭,朝林豆豆郎聲道︰“我們走不走?”

    收回目光,林豆豆無力地扯出一個勉強的笑容,“走。”

    上了車,林豆豆眼神呆滯的望向窗外,深夜的電視台,燈光比白天還亮,廣場上扛著機器的工作人員來來往往。

    這麼熱鬧的景象,沒有一個人為她奔波。

    演播廳里,鏡頭永遠只給那些流量大的明星,至于她沒有作品沒有緋聞,鏡頭掃到的次數寥寥可數,從中午一直排練到凌晨,她只有短短半分半小時展現時間,而這半小時經過剪輯,最後呈現到觀眾面前的時間還不知道剩下多少。

    公司給她安排的這個綜藝屬于S+級別,剛得到通知時,同公司的不少藝人都對她艷羨不已。

    她是那一批簽約的藝人中資源最好,長得最好看的一個,當然理應是最受關注的。

    可若是被她們知道今天的遭遇,還不知道怎樣落井下石,背地里笑話了。

    她想不明白。

    明明她和南明月兩人學歷相當,長相相當,比起南明月她更年輕更青澀,更重要的是,她起點比南明月高。

    現在她一躍成為公司里最有前景的藝人,而自己卻還在作配。

    她想不明白。

    因為她背後的人設?因為他背後的那個男人?

    可笑,人設還不是想編就編,至于那個男人,呵呵,還真是找不到可以吐槽的點。

    林豆豆搖頭,鏡面上倒映自己嘲諷的笑臉,沒有血色,眼楮下垂一點光都看不到。

    從小到大,她都是班級里的佼佼者,從班花到校花一步步走來,家里的疼愛以及學校的擁護都讓她受到萬般的矚目。

    現在,公司里好看的藝人比比皆是,沒關系,她依舊是最好看的,她沒有黑料又听話,她依舊比那些人強。

    可是,和南明月在一起,強大的對比落差讓她有些接受不了。

    她什麼時候可以繼續成為人群的中心,什麼時候可以讓所有人對她點頭哈腰,什麼時候她才能紅。

    *

    結束拍攝後,即便零點,南明月也還是趕往公司,她牢牢記得吵架不過夜的約定。

    從朋友圈得知,白潔這個點還在公司加班,就白潔那點小心思,她摸的透透的。

    以白潔好強的性格,她從來不再大眾面前暴露自己的缺點,更不用說會在朋友圈發自己加班到動態。

    所以,這條動態肯定是給她看到,指不定還是只她課件。

    想到這里,南明月讓阿冰加快速度。

    大半夜的A市,人和車都少的可憐,阿冰加大馬力後,不一會兒就到了公司。

    南明月跳下車,細碎的小步子在空無一人的大廳里顯得格外響亮。

    乘坐電梯上來,整座樓層靜悄悄的,只有樓道細小的微光照著腳下的路,出了電梯,南明月看見白潔的辦公室的光還亮著。

    白潔的辦公室有一面整牆的玻璃落地窗,從窗外往里看,能看見她正聚精會神的看著電腦屏幕,南明月靠近,里面毫無半點反應。

    “咚咚咚,咚咚咚...”

    南明月敲門,推門而入。

    白潔從電腦屏幕前抬頭,看見她,揉了揉眉心,“你來了?”

    南明月把包往沙發上一扔,自己躺了進去,“嗯,你讓我來我便來了唄。”

    毫無女明星的半分自覺,白潔有些無奈,她轉身到茶水台那里泡了一杯咖啡。

    湯匙在杯內轉動形成漩渦,白潔眨了眨眼,端著咖啡走到她面前。

    “困不困?”

    南明月打了個嗝,揉了揉眼楮,“心里有事也睡不著。”

    至于什麼事,兩人心知肚明,她睜著眼眼巴巴的看著白潔,希望她能給自己一個答案。

    白潔︰“今天錄制的怎樣?”

    “就那樣唄,人火了,所有人都會對你很友好,所以這一次大家對非常的熱情。”南明月撩了撩頭發,用手比劃了熱情程度,“這就是成名的好處吧。”

    白潔笑,“那你喜歡這種好處嗎?”

    “說不上喜歡,這是我的工作,我只負責做好就可以。”南明月一副無所謂的樣子,反問,“你呢,距離你成為頂尖經紀人已經很近了吧。”

    她有預感,只要自己能拿下一項主流獎項,再加上一兩部作品穩固,她和白潔就能擠進娛樂圈的上流圈。

    白潔勾了勾唇︰“我還沒做好頂尖經紀人的準備。”

    “哦?”南明月抬起眼楮看著她。

    白潔︰“我的工作時間和你出道時間一樣,不過三年而已,即便我因為你而成為了頂尖的經紀人,大家也不會認可我。”

    “我的很大一部分是因為你是你成就了我,而不是我成就了你,某種意義上沒有我,你也能走到今天的地位。”白潔說的坦誠,“若你換了個經紀人,成就早就不止于此。”

    南明月反應強烈,身子自己從沙發里坐了起來︰“我不這樣覺得啊,我們是彼此成就的關系,若是換做其他經紀人,早就理念不合早分道揚鑣了。”

    就她沉寂的那段時間,任何一個沒有耐心的經紀人都會放棄,只有白潔選擇了繼續相信她。

    “但願如此吧。”白潔坐在沙發的扶手上,抿了口咖啡,“我報了MBA培訓班,以後每周去1~2次。”

    “NBA?你是要去進修嗎?”

    白潔笑︰“是的。”

    以白潔現在的資歷,想成為頂尖的經紀人,是遠遠不夠的,雖說這個MBA在業界也不受認可,但起碼是一個心理安慰。

    她不是科班出身,也不是家里有背景的孩子,一路路打拼,因為幸運被公司看中,當了南明月的經紀人。

    那時候南明月只是一個被男人圈養在精美籠子里的金絲雀,而她只要照看好她就行了,並不需要很強的實力。

    後來,經過一系列的事情,南明月星途越來越顯,其中遇到很多資源都是公司給的,又或者是南明月本身流量帶來的巨大影響力,而自己爭取來的資源少之可少。

    她是幸運的,遇上了一個條件好的明星,她接著她在業內小有名氣。

    可若是等到南明月到達了一個山頂,自己依舊停滯不前,便會拖她的後腿,成為團隊里的那塊短板。

    慢慢的大家也會知道,哦,原來她厲害不是因為自己厲害啊,純粹就是運氣好攤上個脾氣好不計較的藝人嘛。

    南明月眨眨眼︰“學無止境,你想學習是好事,我雙手支持你。”

    “可是——”南明月聲音委婉,“你又要上學,又要帶我,還要照顧新人,你有這麼多精力嗎?”

    白潔︰“所以我推掉了帶新人的任務。”

    南明月︰“推掉了?”

    白潔點點頭,“對啊,你開心嗎?”

    當初之所以答應公司帶那幫新人,是因為她想正視自己的能力,從一個資質平平的藝人帶起,看看自己能有多大的能力。

    可是她忽略了這樣會分散了自己的精力,而這完全都是因為她的不自信,經過她跟南明月的吵架後,她想通了,她不能逃避,她應該迎難而上。

    放著這麼好的南明月不帶,為什麼要去撿那些小藝人呢?

    久違的話,南明月听得心里暖滋滋的,瞌睡因子瞬間消失,睡意全無。

    端起那杯咖啡,她猛地幾口灌了下去。

    “那…我的大經紀人,我接下來的安排是什麼?”

    提到安排,白潔頓了頓,她端起茶杯到自己的辦公桌擱下,然後在抽屜里找了一會兒,翻出了一份項目策劃。

    拿著那本策劃走到南明月面前,“你看看。”

    南明月接過翻了翻。

    白潔︰“這是婚紗品牌和雜志的合作,本來為你接了個和《美人謀》男演員的合拍婚紗的雜志,考慮到你的那一位…”

    “你知道的,你那位光環太大,拍出來適得其反。你懂的。”

    南明月眼楮眨巴眨巴︰“所以呢?”

    “雜志願意為你單獨做一封婚紗照,再看這次雜志反應情況,婚紗品牌方會考慮你是豆能成為品牌代言人。”

    南明月︰“婚紗?”

    “白潔︰“你在《美人謀》里三次大婚造型吸引了品牌方的注意,劇里你穿了紅裝綠袍,唯獨沒穿過白色婚紗,所以他們也想借你名氣給他們提提熱度。”

    這次接觸的品牌是業內首屈一指的婚紗大頭,看見南明月劇里出圈的美圖尋了過來。

    白潔︰“婚紗款式我幫你把關了,合適的款式用紅筆圈了出來,你有空看看。”

    雜志在南明月手中翻動,里面款式各異,有露肩的,抹胸的,吊帶的,每一件確實很好看。

    白潔在一旁解釋︰“把握住這次拍攝機會,你就能成為這個婚紗的品牌代言人。”

    南明月仰著頭,重重的點了一下。

    這個品牌她多多少少听過,是不少明星選擇的結婚的首選,款式簡潔大方,深受大家喜愛。

    白潔︰“你好好看看,沒問題下周進行拍攝。”

    南明月︰“當然沒問題,你的眼光我一向贊同。”

    白潔笑︰“約個時間去我們一起去做身體保養。”

    *

    和白潔的和好,南明月根本沒心思挑選婚紗款式,臨走前她把雜志胡亂的塞在包里,蹬著高跟鞋咚咚咚地走下了樓。

    誤會解除後,她心里松快不少,坐車時時不時的哼著小調。阿冰連續回頭看了她三次,還以為出了什麼狀況。

    到了別墅,發現裴澤奕不在,南明月打開手機微信,發現兩人已經三天沒有對話了。

    只怕因為自己出差的原因,這些日子他都在辦公室的休息室里睡覺,南明月想了想,決定告訴他她今天回來的事情,于是她在對話框里發了一張家里的圖片,附帶了一句我回來了。

    發完信息後,南明月抱著睡衣去浴室洗漱。

    半小時後,別墅的大門被推開,裴澤奕的門聲的身影出現在門口。

    他本在開會,因為南明月的微信,整個會議過程心不在焉,干脆散了會議,直接開車回來。

    整個屋子靜悄悄的,沒有一點聲響,裴澤奕走上樓梯,發現主臥那兒稍稍有些動靜。

    家里終于有了一點人氣,也終于不是一個人回來的寂寥,听著南明月洗澡的聲音,裴澤奕勾了勾唇,去到樓下洗漱。

    途經餐台,裴澤奕去冰箱那里倒了一杯冷水,目光不經意瞥到沙發上,南明月的包包隨意擺放上面。

    包包是水桶款式,沒關拉鏈,因為擺放的姿勢里面的東西露出來一些,他瞥見雜志的一角。

    皺了皺眉,裴澤奕把水杯放下,邁步前進。

    婚紗雜志被他握在在手心,疑惑在心頭翻涌。

    她在看婚紗?

    她看婚紗干什麼?

    裴澤奕抬頭望了眼二樓主臥方向,繼續翻動雜志,里面有幾個款式被圈上了記號,裴澤奕眸光微斂,不緊不慢地把雜志放回原位。

    洗完澡,南明月在鏡子前穿衣,想到白潔說的要做身體護理的事,低頭環看了遍自己的身體。

    多日的奔波顧不上打理,皮膚比起之前確實粗糙了不少,瞥見洗漱台上的護膚,她動了心思。

    手心被擠上厚厚一層乳液,南明月彎腰在四肢處開始涂抹就在她處理完雙腿準備抬頭時,不期遇地和鏡子里的男人打了個照面。

    “砰——”

    護膚乳掉在地上,南明月下了一跳。

    裴澤奕往前走了幾步,站在她面前,鏡子里她的身體被男人擋得嚴絲密合,看不見人。

    裴澤奕蹲下,撿起護膚乳,放在她手心。

    “什麼時候回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