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328章 沒有溫度
    里面的一切似乎都是用琉璃材質打造的,顏色有透明的,也有木色的,頭頂上懸掛著大片的透明琉璃。沒有溫度

    樂無憂在心中暗自的腹腓,這大殿的主人一定是一個奇葩。

    “進來吧。”

    里頭外來了一名男子的嗓音,沒有溫度。

    樂無憂被人請了進去,大殿之內空蕩蕩的,偌大的琉璃吊燈,腳下光如鏡面的地板,她愣了愣,有些恍惚的打量著四周。

    樂無憂眨了眨眼楮,大殿之上不知何時已坐了一名白衣的男子,乍看之下,還有些像她的叔叔。

    “你是誰?”

    樂無憂一腳踏了進去。

    “哈哈哈——”

    白衣男子忽然哈哈的大笑起來。

    樂無憂只覺得對方很莫名其妙,她和叔叔,雨蝶姨走散了,接著好死不死,就被他們設下的陷阱給捉了過來。

    “你覺得我是誰?”

    白衣男子桀驁的眸子看向樂無憂,他上下的打量著樂無憂,最後一雙眸子落在了樂無憂的眼上。

    太像了,她長得實在太像他的女兒,也像她。

    鐘離少華的眸子沉了下去。

    許多年了,心中的那股仇恨並沒有因為“她”的死而煙消雲散。

    樂無憂忍住翻白眼的沖動。

    好像她就應該知道他是誰似的。

    “我不知道。”

    樂無憂想也不想的回答。

    “哈哈~”

    鐘離少華又笑了起來。

    有多少年了,從來都沒有人敢用這種態度與自己說話。

    他著實感覺有趣。

    看她就站在門口,沒有走進來的意願,他開口說了一句,“過來吧。”

    “不去。”

    樂無憂仰起了脖子與他對視。

    “你不怕我。”

    鐘離少華眼神閃了閃。

    也不知道她是初生牛犢不怕虎還是她在裝腔作勢。

    他讓人去調查過她,她是在這半年來才出現的,至于半年以前,或是更久的時間,卻是完全都查不到她的過往。

    他也還真的佩服他那個兒子,鐘離羽文竟然有這個本事將她藏起來,直到現在才讓他找著。

    “我為什麼要怕你?”

    樂無憂反問道。

    是她自己著了他們的道,被捉就被捉吧,她會想辦法逃離這里的。

    只是當她知道自己的母親曾經在這兒生活時,她突然就不會想那麼快離開了。

    以前自己是不知道,母親兩個字對她而言就是兩個字,因為從小到大她都從來沒有見過自己的母親,她也沒有那麼思念或者是非見不可的感覺。

    可這一次不同,她來到了這里,又听到了自己母親的一些事情,她莫名的就想見見。

    她到底長什麼樣子,跟自己長得像不像?當年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她真的死了嗎?

    ......

    有很多,很多的疑問涌上了自己的心頭。

    她就是有很多疑問想問,又不知道要問誰?

    叔叔從來不跟自己談母親的事情,她也是偶爾從雨蝶姨的口中得知一二。

    “很好!”

    樂無憂也不明白他說的很好是什麼意思。

    下一刻,她感覺自己的身體像似被一股吸力吸住,往一個方向拖,而那個方向是鐘離少華的方向。

    她雙手扒在門板上,然而吸力實在太大了,盡管她已經很用力的扒著門板了,還是沒有辦法抵擋的了那股強大的吸力,她的身子騰空,雙腳已經橫著立了起來。

    小人!

    樂無憂在心里唾罵了他好幾遍。

    啪的一聲脆響,正個門框都被樂無憂的手勁下給掰開了。

    樂無憂整個人就朝著鐘離少華飛了過去。

    吸力減弱,樂無憂馬上就讓自己的身子立在他的面前。

    “坐吧。”

    鐘離少華的語氣淡淡的,眼神有些灰暗不明的光。

    樂無憂也很不客氣,手上仍抓著的門框扔在了地上,屁股剛沾在椅子上時,鐘離少華又開口。

    “你叫什麼名字?”

    樂無憂的嘴角抽了抽。

    “你不是有遍布每個角落的情報網嗎?怎麼就不知道我的名字了?”

    鐘離少華定定的看著她。

    好個牙尖嘴利的丫頭。

    “你到底抓我來干嘛?”

    自己又沒有得罪他,莫名其妙的被他派來的人追殺了一個月之久。

    “我想抓一個人,從來不需要理由。”

    鐘離少華的語氣掩飾不了的傲氣。

    “所以抓我來是沒有理由?”

    鐘離少華冷哼了一聲。

    樂無憂姑且就當他是默認了。

    “對了,你叫什麼名字?”

    這被人抓了,好歹也告訴他一聲名字吧。

    “鐘離少華。”

    聲音不高也不低的報出了自己的名字。

    鐘離少華覺得眼前的這個小丫頭倒是蠻合他的胃口的,比起他那個無趣的兒子和過分跳脫的女兒,還是她覺得好玩。

    好玩這個字眼進入他的腦海時,他微微一怔。

    自己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他抓她來不是另有目的的嗎?

    “哦——”

    樂無憂點了點頭,又仔仔細細的盯著他的臉。

    “你跟我叔叔是什麼關系?”

    這認真的看起來,還真的覺得叔叔和他長得有五六分的相識,尤其是他那道有些微彎,上翹的眉毛,還真的越看越像。

    “叔叔?”

    鐘離少華挑了挑眉。

    “鐘離羽文是你叔叔?”

    樂無憂丟給他一個明知故問的眼神。

    而鐘離少華還給她一個似笑非笑的表情。

    “看來他沒有跟你說實話。”

    鐘離少華垂下了眼眸,嘴角噙著一抹耐人尋味的笑。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叔叔是我的父親?”

    樂無憂將自己心中的猜測問了出來。

    她不想憋著。

    他的話還是成功的引起了樂無憂的探知欲。

    他說叔叔沒有跟自己說實話,那實話又是什麼?

    該不會叔叔是自己的父親?

    “哼!羽文是你的舅舅。”

    “舅舅?”

    她有些懷疑的看著他。

    “信不信由你。”

    樂無憂轉了轉眼眸,舅舅和叔叔,其余也沒有多大的區別,她很快就接受了。

    “你呢?你也是我的舅舅?”

    她試探性的一問。

    空氣像似突然靜默了下來。

    少頃,鐘離少華才緩緩的開口。

    “我是你的外公。”

    外公?

    樂無憂微微皺了皺眉頭。

    “你真的是我的外公?為什麼叔叔從來都沒有在我的面前提起過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