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429章 不正常
    ,最快更新旺夫小農妻 !

    第1429章 不正常

    她眸光帶著敬重深愛,語氣真摯的開口, “謝謝,謝謝你!”

    “我們之間用說謝謝嗎?”雲戎勾起唇角。

    她仰頭看著他,目光溫婉,含笑道,“以後,我會事事謹慎,三思而後行,不再如此魯莽了,請王爺督促。”

    雲戎低下頭來,吻著她額頭,聲音溫柔,“不用督促,你若事事都做好了,還要夫君做什麼?”

    夫君、

    範文吟無聲念道,看著窗外的天漸漸亮起來,心里也照進去了日光,每一處都溫暖、溫柔。

    ……

    早飯後,範文吟和父親兄嫂道別,和雲戎一同回黎都。

    眾人皆是不舍,一直送出城去,範丘看著並肩而去的兩人,臉上滿是慈愛欣慰的笑容。

    他的女兒二十五未嫁,他以為她此生必定要將就了,沒想到峰回路轉,她嫁了良人,嫁的這樣好,他終于放心了!

    ……

    黎都

    雲戎不在府里,秦奕每日帶著弦芷月兒幾人到處游玩,月兒和秦奕已經很熟了,完全把秦奕當成親近的長輩,而秦奕每次看月兒的目光更是溫柔慈愛。

    弦芷沒覺得奇怪,如果父親接受了月兒是雲沐哥哥的妻子,那就是一家人,多關心一點當然是沒錯的。

    幾人從茶館里出來,天色已經暗了,街上的小販卻更多起來,秦奕在茶館里的時候便注意到每次賣糖人的一吆喝,月兒都要往外面看,所以一出了茶館,便走過去,買了一把糖人,親自遞給月兒,“喜歡嗎?”

    “這麼多?”月兒挑了一個玉兔,彎眼笑笑,“一個就好了!”

    “總之已經買了,拿著吧,吃不了可以放著。”秦奕都給她。

    弦芷跳過來,“爹,你越來越偏心了,沒有我的嗎?”

    “你不是說糖人粘牙,不喜歡吃。”秦奕負手笑了一聲。

    “我不吃是我的事,你不給我買就是你偏心!”弦芷嘟囔道。

    “我只要一個,其它的都給你!”月兒把玉兔留下,其它的都給了弦芷。

    弦芷推回去,笑嘻嘻道,“開玩笑的,我真不愛吃,粘牙!”

    秦奕點點她額頭,“你是月兒的姐姐,什麼時候能有個姐姐的樣子?”

    “爹,你糊涂了,月兒以後是我的嫂子啊!”

    秦奕目光深了深,看向別處,“不是說餓了嗎?帶你們去吃飯!”

    “我要吃燒鵝,就是剛才書里張財主吃的那種燒鵝!”弦芷蹦蹦跳跳的都跟上去喊道。

    月兒拿著一把糖人笑道,“那要把你送進書里去才吃的到!”

    “不管,咱們找遍整個黎都,總能找到一樣的燒鵝!”

    弦沅跟在幾人後面,看著月兒的背影,目有所思。

    吃完了飯,秦奕車夫先送月兒回東宮,看著宮人將她接進去,才吩咐車夫回王府。

    到了王府,秦奕先回自己的住處了,弦芷往自己院子走,遠遠的看到弦沅靠著廊柱,不知道在想什麼?

    她跑過去,一巴掌拍在弦沅的肩膀上,“少年,想哪位姑娘了?”

    弦沅嫌棄的拍開她的手,“過了生日你都十七歲了,能不能有點正經?”

    “我是正經的睿王府小姐,怎麼不正經了?”弦芷哼笑。

    弦沅掃她一眼,淡聲道,“你有沒有覺得不對?”

    “什麼不對?”弦芷大大咧咧的轉頭。

    “父親和月兒、”弦沅皺眉,“你沒覺得父親對月兒太好了嗎?”

    “好怎麼了?以後月兒嫁給了雲沐哥哥就是父親的兒媳,我們是一家人,好一點很正常啊!”

    “在父親身上就不正常!”

    “怎麼不正常?”

    弦沅懶得再和她說,轉身便走。

    “喂!”弦芷喊他,“你站住,把話說清楚啊!”

    弦沅不屑的回頭掃她一眼,憑你那個豬腦子,說的清楚才怪!

    “莫名其妙,大驚小怪,故作神秘!”弦芷一連說了幾句,才哼了一聲,也轉頭走了。

    這邊月兒回到東宮,把多余的糖人給了沈凌和千喜,自己拿著玉兔去找雲沐。

    雲沐在書房里看書,見她進來,抬眸一笑,“回來了!”

    月兒走過去,把玉兔遞給他,“吃糖人嗎?”

    雲沐眸光深邃的看著糖人,“父親給你買的?”

    “是啊,秦伯父真好!”月兒由衷的道。

    雲沐見月兒這樣接受父親,本來該高興,可心里又難免澀然,溫笑道,“快點吃了吧,天氣熱,要化了。”

    月兒只拿在手里把玩,笑道,“沒關系,若是化了,就當我吃過了。”

    雲沐凝著她笑,起身拉著她的手往外走,到了外面,攬著她的腰坐下。

    小竺子見狀,忙退到暗影出,吩咐旁人也不許過去,心中納悶,殿下如今絲毫不忌諱,是要娶宇文小姐了嗎?

    快到夏末,夜里的風已經帶了微微涼意,吹在身上,吹走了一日的浮躁,渾身舒爽。

    月兒笑道,“我變個戲法給殿下!”

    她自木廊上直接跳下去,進了院子,很快又回來,手里拿著一支葡萄藤。坐在雲沐對面,雙手合十捧著葡萄藤,神秘一笑,“殿下看好了!”

    葡萄藤在手里突然生枝發芽,長出細小彎曲的須子,慢慢的在她手上長成一蓬,枝丫間開出白色的小花,不過一瞬,花謝了結出青澀碧綠的果子,果子慢慢長大,變成紫色,黑色,散發出誘人的味道。

    月兒伸手摘了個又圓又大的葡萄,往前遞給雲沐,她眸光靈動,臉上是肆意的笑。

    雲沐一直看著她,俊顏柔和,此時俯身往前,就著她的手指將葡萄咬在嘴里,滿口葡萄香甜的汁水。

    月兒“咯咯”的笑,將葡萄串舉起來,仰頭去咬,純淨可愛的模樣,像是他在山上第一次遇到她。

    紅木雕廊,燈影朦朧,少女墨發輕衣,五官絕美,恍惚間讓人感覺不真實。

    月兒吃了幾個葡萄,見雲沐一直看著她,回頭舉著剩下的葡萄問道,“殿下還吃嗎?”

    雲沐接過葡萄咬在嘴里,隨即將她扯進懷里,低頭吻在她唇上。

    月兒仰頭倒在他懷里,裙擺鋪散,像是山里大片大片開放的茶花。<center ss="clear"><script>hf();</script></c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