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083章 番外︰相遇九零(11)
    ,最快更新重生七零小福寶 !

    第1083章 番外︰相遇九零(11)

    後面的收尾就不需要唐小安再去處理。

    她去洗澡換衣服了就可以走了。

    這次很自覺的牽著她家那總是有驚喜給的她男人一起去。

    他也進了手術室,也是要換洗的。

    她不知道他什麼時候學的跟做手術相關的醫學知識的,還那麼專業。

    等下一定要好好問他。

    但到了她專門的換洗間後,這人就不跟著進,而是要去醫院普通的換洗間。

    難道是怕她累了,放過她?

    怎麼這麼好,這麼體貼呢。

    唐小安喜滋滋自己進了換洗間。

    剛脫完衣服準備洗的時候。

    “唔!”

    這人就闖了進來。

    她就說他怎麼會這麼老實。

    但這吻不對勁。

    格外的重,他生氣了。

    非常生氣的程度。

    “嘶……”

    甚至在咬。

    唐小安用力推開人,疑惑地詢問︰“怎麼了?”

    但換來的就是一副冰冷的臉色。

    似乎對她這個問題更加的惱火。

    唐小安快速思考,是什麼惹他生氣了,不然再不自己答出來,她今天就別想站著走出去。

    這不剛一會沒動,他又過來了。

    唐小安只得一邊承受一邊想。

    但思想受阻,在她快不行的時候,終于想到了。

    立即道歉︰“對不起,大哥哥,我當時只是驚訝,並沒有其他想法,後來是我又出現了幻影,但後面你過來,我就克服了。我有預感,她消失了,再也不會出現,她完成了她的心願,我只是我了,是你唯一的小丫頭,大哥哥你也是我唯一的大哥哥,不要生氣了好不好,不要生氣了,我好累……”

    前面說了一大堆他都沒有听,只最後一句,她說她累了,他才慢慢緩下來。

    還是不忍心。

    給她洗澡,換了衣服抱了出來。

    一直抱到車里,開車快速回了家。

    孩子們又已經不在家了。

    只有他們。

    將她抱回床上,唐小安倒床就睡著了。

    再醒來已經是第二天大晌午,聞著飯香味醒來的。

    就知道舍不得餓著她。

    生氣還是要各種顧著她。

    那她就索性更壞一點。

    醒來也不自己起床了,就直接嚷嚷,“大哥哥,過來抱我。”

    嚷第一聲一般是沒有動靜的。

    第二聲時候就能听到腳步聲,但又會馬上回去。

    第三聲的時候就會出現在她面前,抱起她。

    可唐小安這次喊完了三聲都沒有動靜。

    完蛋,是真生氣了。

    她都道歉了呀,怎麼這麼小氣。

    唐小安還等了一會,還是沒動靜。

    只得快些爬起來,跑出臥室下樓。

    看到飯桌上擺了一桌熱騰騰的飯菜,卻沒看見人。

    剛才明明在的。

    等她跑過去,就听到門外發動車子的聲音。

    唐小安又急忙追出去。

    已經來不及,一溜煙開出了門。

    唐小安也顧不上換衣服,回屋拿上自己車的鑰匙,就要去追。

    剛跑出來,就听到車子開回來的聲音。

    這是干什麼呀。

    但沒開進來,只停在門口。

    車上黑氣沉沉的人下來,像沒看見她一樣,經過她就進了屋。

    而後在沙發上拿了一個什麼文件,是忘記拿了。

    再又跟沒看見她似的經過她就要走。

    只是經過的時候,被唐小安一個眼疾手快,將文件袋搶了過來。

    立即跑進了屋,撕開看。

    這不看不打緊,一看,火冒三丈,將文件撕掉粉碎。

    而後立即跑出去,跳起來就拽住了外面正要走的人的耳朵,硬生生拖了進來。

    甩到了沙發上,而後直接坐了上去。

    捏住他下巴,眯著眼眸警告:“好啊,霍安南,你膽子不小,竟然背著我想養小情人是吧,誰給你的膽子,嗯?”

    剛才撕掉的文件是一封領養文件,領養人簽了這被她坐在身下的男人的大名。

    被領養對象是小南。

    唐小安直接是氣到冒煙的程度,也沒看文件真假。

    就是霍安南故意氣她的。

    他就是斤斤計較要報復回來。

    自己懲罰了一次還不夠,還要用這樣一招,讓她乖乖送到他嘴邊。

    這不,見他沒回答,就生氣的撲了下來。

    今日份的又滿足了。

    每天反正是變著法的在想怎麼吃。

    唐小安是在自己被反撲過來的時候,才知道上了當。

    再求饒已為時晚矣。

    實在餓得緊,才放她去吃了頓飽飯,而後一下午的時間助消化。

    還有多少年,她才可以退休啊,才上任十多年,就已經累了。

    他們都沒看今天的報紙頭條全部是唐小安又創造了醫學奇跡。

    一大堆記者想上門采訪,都約不到時間。

    當然是霍安南全部給擋了,誰都不能打擾他消氣的時間。

    那采訪不到本人,就只能去采訪相關的人,先做一期預告,之後再采訪。

    于是各大報社就分別去了醫院,唐三司令家,還有霍家。

    霍家最近的報道只有一種,就是兩個老當家天天臥病在床,沒多少新鮮事。

    去的人最少,是實在搶不過其他報社的,才最終去霍家交個稿。

    但兩個鐘頭後,他們就簡直不要太慶幸他們來了霍家!

    塞翁失馬,焉知非福啊。

    起初他們都不想進去,反正稿子都是一樣的,只改下日期就行。

    但怕其他報社都挖到了重要報道,他們只能去踫踫運氣,說不定能踫到哪個老人家再沒起來床,那可就是轟動的大新聞了。

    這也是每天還有人在這邊蹲守的原因。

    說實話,蹲了十幾年,兩位老人家身體是天天這也病,那也病,但也是經扛,愣是到現在都還沒動靜。

    最近還不多虧了霍司令和唐院長家的兩個小祖宗送過來了,加重了病情。

    最近蹲的記者有多了起來。

    他們也沒有專車坐,進去後又不準開自己的車,每次都是走上去。

    走著走著就看到一輛車飛馳而過。

    他們沒當回事,說不定是霍家哪個人回來了。

    現在誰回來,都不是大新聞。

    除非一個人。

    但應該是不可能的,都離開了十幾年,應該不會再回來。

    回來,這里也是他的傷心地。

    有對那樣的父母,也是人生悲劇。

    但當他們好不容易爬上山,在霍家專門的記者招待大廳,看到正上位置坐著的一個熟悉面孔時。

    無不震驚得眼珠子都快瞪出來。

    不知道震驚了多久,才反應過來,趕緊拿起手里的相機拍照。<center ss="clear"><script>hf();</script></c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