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337章 暗流
    夢境里的一幕幕歷歷在目,如果真那樣,那個傻子怕是又要賠上自己的命了吧。

    最大的傻子,不過現在,舒茗嫣瞥向內室的方向,又多了一個。

    舒茗嫣靠在外室的躺椅上,耳邊隱隱傳來楊芊芊拼命壓抑的嗚咽聲和柳東旭的輕語呢喃,心頭一片悵然。

    不知怎的,她就想起了裴昭。

    若是她有一日芊芊這般被困深宮,裴昭他會怎麼做?

    夢境里的一幕幕歷歷在目,如果真那樣,那個傻子怕是又要賠上自己的命了吧。

    最大的傻子,不過現在,舒茗嫣瞥向內室的方向,又多了一個。

    只是,今朝的她,怕是沒有機會再看裴昭抵御外辱,裂土封王的榮耀了吧。

    也不知道,最後陪在他身邊的,是怎樣的女子。

    柳東旭說了什麼舒茗嫣不知道,兩人皆是紅著眼,神色黯然。

    楊芊芊親自為柳東旭貼好了面具,哽咽道,“表哥放心,我會好好活下去,我會听你的話,只望你日後忘了我,娶個溫婉賢惠的女子踏實過日子吧,不要等我了。”

    出宮的馬車上,舒茗嫣看著沉默不語的柳東旭,道,“柳公子日後是何打算?如今你和芊芊已然是……不如就听她的,回家娶妻過安生日子,她心里也能好受一些。”

    半晌,柳東旭搖了搖頭,眸光之中一片堅定,“我要留在京都,要留在離她最近的地方,只要守著她,听到關于她的只言片語,就已心滿意足。

    今日之事,多謝舒小姐成全,日後若有機會,柳某定當赴湯蹈火,報了舒小姐的大恩。”

    說著又要行禮,舒茗嫣慌忙避過擺手道,“都是為了芊芊,柳公子不必見外。柳公子既心意已決,我也不好說什麼,日後若是在京都遇著什麼麻煩,盡管來舒府尋人。”

    等在無韻樓的宛月見兩人安然歸來,懸著的心才放到肚子里。

    在柳東旭拜別後,忙迎了上去道,“小姐,謝三小姐已經在里面等了您大半個時辰了。”

    “思凌來了?”

    宛月頓時不自然道,“是這兩日奴婢看小姐總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想著瑤小姐是個跳脫的,四小姐又忙著處理繡坊的事,連個陪您說話的人都沒有,便自作主張將謝三小姐請了過來,還望小姐恕罪。”

    舒茗嫣不在意道,“無事,我也正好要和思凌說些事情。”

    剛進了雅間就看到了對著一桌子佳肴大快朵頤的謝思凌,舒茗嫣忍俊不禁道,“呦,我們謝三小姐不是才從荊州游歷回來,怎麼魚米之鄉竟沒能填飽你的肚子?世子爺呢?不是整日里跟在你身後,怎麼不見人影了?”

    謝思凌夾起一塊魚肉含糊不清道,“他呀,回江州了。”

    舒茗嫣抿了一口茶,好奇道,“聖上同意放他回去了?”

    “是,也不是。只是下了一道聖旨讓他親自交給齊王和王妃,身後跟著大內侍衛呢。”

    “聖旨?”

    “嗯,”謝思凌笑吟吟道,“賜婚的聖旨,待齊王和王妃來了京都,我們便要成親了。”

    總算來了件喜慶的事兒,喜悅之情溢于言表,舒茗嫣調笑道,“我也該準備添妝的東西了,京郊周遭的好莊子任你挑選。”

    謝思凌擺擺手,“別說我了,你呢?可有心儀之人?”

    舒茗嫣不答反問道,“思凌,你相信前世今生嗎?”

    只她一人有此想法時,總覺得荒唐,可那日裴昭所言一字一句日日盤桓于她的腦海之中,揮之不去,困擾的很。

    謝思凌目光遠眺,像是要穿過這人群樓宇望向別的地方一般,淡然道,“以前嘛,自然是不信的。可是,茗嫣,你知道嗎?緣分有時真的很奇妙,來到這里,是我意想不到之事,可重新遇到他,更是在我意料之外,我有時候也會想,是不是前世過得太憋屈,上天才會將他送到我的身邊,讓我活成了自己之前所向往的模樣。

    茗嫣,你相信我,不要在意京都的那些流言;不要瞻前顧後,猶疑不決;試著打開心扉,去喜歡一個人,這樣的人生才能算的上完整。

    我喜歡君皓淵,我很幸福,縱然日後要跟著去雲州,我也甘之如飴。”

    舒茗嫣困惘,“可怎樣才能知曉我喜歡一個人呢?”

    謝思凌湊到舒茗嫣跟前道,“這還不簡單,當你心之所念皆是那一人,為他牽腸掛肚,為輾轉反側,夜不能寐;听見他有危險恨不能以身代之;一想到他余生會同旁的女子度過,心里會不自覺的難過,傷心,甚至嫉妒。

    凡以上種種,若有一點合之,那便是你患了相思之癥,須以他為藥引,方能治此癥。”

    語罷,又猛地一拍舒茗嫣的肩膀,狡黠道,“怎麼樣,听本小姐所言,腦子里,心里有沒有那個人的輪廓?”

    舒茗嫣冷不丁被嚇了一大跳,瞪了她一眼道,“你這番言論好生沒有依據,若是朋友、相熟之人身陷險境,自然也是憂心忡忡,怎能算是男女之情?”

    “這你可就不懂了,所謂由愛故生憂,由愛故生怖,若離于愛者,無憂亦無怖。若沒有愛,哪來的憂,哪來的怖?”

    “由愛,故生憂?”舒茗嫣反復念叨,像是要把這幾句話嚼爛一般,失神地坐在位子上,不知想著什麼。

    謝思凌正準備說話,舒茗嫣忽的跳起,向外跑去,“我知道了,謝謝思凌,我有急事先行一步,改日我再請你吃席。”

    “喂!你著急忙慌的做什麼去?路上小心啊!”

    “小姐不是在跟謝三小姐敘舊……嗎?”

    宛月剛迎上來,就看到自家自家小姐一陣風似的奔向馬車,然後拿出匕首,干淨利落地削斷捆在馬車上的韁繩,飛身上馬,一騎絕塵,瞬間淹沒在了人流里。

    不待宛月催促,幻影立即施展輕功追了上去。

    舒茗嫣不斷揚著馬鞭,直奔定遠侯府的方向而去。

    是謝思凌一語驚醒夢中人,她心里,是有裴昭的,只是她困擾于那個夢境,心里一直不敢承認而已。

    是前世怎樣,是夢境又怎樣,她只知道,這當下,她錯過他,她余生都會在後悔中度過。

    有艱險,有磨難,那又怎樣,她會陪著他一起走下去,不會再讓他一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