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一百七十一章 建文大帝(十一)
    ,最快更新機智笨探 !

    第一百七十一章 建文大帝(十一)

    “兩位,李昊怎麼樣了?”

    齊泰,也就是公孫羽。剛剛得知凌桓和駱櫻花回來。公孫羽便偷偷的把兩個人拽到了一邊。

    凌桓,也就是未來的無法無天。凌桓說道︰“齊侍郎,我們追殺李昊。李昊被我們打下了懸崖,現在生死未知。”

    凌桓這麼一說,齊泰瞬間就是一皺眉。

    凌桓補充道︰“齊侍郎放心!我們一路追殺,李昊等人全部被我們擊殺。”

    駱櫻花,也就是未來的櫻花。駱櫻花補充道︰“齊侍郎,您請放心!三教堂的三個堂主,法相、延道、張峰,老堂主宏覺、常明二人。還有趕來的李昊那幾個護衛,什麼李豫、王  咳夢頤巧彼饋U運潮匙爬鈮淮蛩閔仙劍 晃業畝撅詿蛑小@鈮緩駝運扯舜有倫孤洹N銥從Ω沒畈懷閃恕!br />
    凌桓說道︰“對了,十公主,還有李林也自刎了。您放心!只要是李昊身邊的人,全部都讓我們滅口了。”

    公孫羽是一個謹慎的人,沒有看到我的尸體,公孫羽就不放心!或許在公孫羽的眼里,早已經成為了一個噩夢般的人物。

    公孫羽沉默了許久,臉上沒有任何的表情。不過看到駱櫻花和凌桓極為認真的樣子。公孫羽沒有多言。

    凌桓是一個急躁之人,連忙說道︰“怎麼?侍郎大人莫非不相信我們二人?”

    這麼一說,公孫羽這才臉上露出了微笑,緩緩的說道︰“我對二位怎麼可能不信任。”

    駱櫻花看了一看凌桓說道︰“你這話說的極為可笑。若不是侍郎大人,你我早以死了十多年了。你豈敢對侍郎大人無理!”

    駱櫻花這麼一說,凌桓微微點了點頭,緩緩的抬頭看向了天空。

    凌桓喃喃自語道︰“師父,師娘!弟子終于為你報仇了。李昊和他的黨羽,全部讓我和櫻花殺死。”

    說著凌桓的眼淚就順著眼眶流淌而下。

    這樣的情況,公孫羽就算是不滿意也無話可說。畢竟面前的兩個少年,是他培養多年的棋子。目的就是為了讓他們對付于我。現在雖然沒有見到我的尸體,不過公孫羽知道,面前的兩個孩子,從來不說假話。從懸崖墜落,而且還身中毒鏢,豈有不死之理。

    所以公孫羽心里的大石,也算是放下了。

    公孫羽心里暗道︰李昊啊李昊!你也會有今天!王爺,我可算是給您報仇了。

    駱櫻花和凌桓這兩個少年,來歷並沒有太過于復雜。這兩個少年都是孤兒。正是當年四川旱災時候的幸存者。凌桓和駱櫻花幾位幸運。被當年的唐門門主唐天池的徒弟唐榮在野外撿起。當時的唐榮也就是二十出頭,看到兩個幾歲大的男女痛哭。心地善良的唐榮,這才靠近。原來這個男孩子的父親並沒有死,不過在四川旱災之後,打算去投遠親。不過天不從人願,臨病死之際遇到了唐榮。唐榮在男孩子的父親身上得知,男孩子叫凌桓、女孩子是在逃難的路上遇到的。

    所以唐榮見男孩子的父親去世,便將凌桓和駱櫻花帶回了唐門。駱櫻花的名字,還是唐榮所起。因為唐榮原本的姓氏就姓駱。只不過加入唐門之後,改姓唐。唐榮把凌桓收為徒弟,將駱櫻花收為義女。在凌桓之前,唐榮就有一個徒弟,那人比凌桓和駱櫻花年長八歲。那人姓白名裴。

    白裴也就是現實世界中,查理霸的師父。

    當初唐門被攻破,極為狡猾的公孫羽見勢不好。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逃跑。在逃跑的過程中無意發現了還是孩子的凌桓、駱櫻花白裴。

    或許出于善念,或許也是為了有著更長的計劃。公孫羽抱走了三人。公孫羽秘密撫養了凌桓、駱櫻花、白裴十多年,一直秘密讓他們習武,直到朱允燒降腔 郟  鎘鴆湃謎餿順晌 煸傻奶 ソ饋br />
    公孫羽突然間說道︰“對了,怎麼沒有見到蔣,他人呢?”

    凌桓和駱穎都不喜歡蔣這個人,所以回來之後也沒有提起他。

    凌桓喃喃的說道︰“蔣讓李昊給殺了。”

    公孫羽不听則以,一听臉上露出了笑容。

    “一個無恥小人,死于不死都無關大局。不過此時此刻,蔣死于李昊之後,妙哉!妙哉!對了,這一次你們帶出去的兵馬,損失多少?”

    凌桓說道︰“死傷有四百多人。”

    “妙哉!妙哉!”公孫羽滿意的笑了。

    凌桓和駱櫻花都是處世未深,怎會懂的公孫羽的計謀。

    公孫羽連忙說道︰“兩位,一會見到陛下之後,你們這麼說!”

    凌桓和駱穎靠近了公孫羽,听著公孫羽的話,不斷的點頭。

    “你們听明白了嗎?”

    凌桓和駱櫻花點頭回道︰“侍郎大人,請放心!”

    朱允燒諭 斕罾錕詞椋 叫お婧突譜映握駒諞慌耘惆椋  ┘氳降金冢  Π蕕潰骸拔嶧釋蛩輳⊥蛩輳⊥蟯蛩輳 br />
    “齊愛卿,免禮!”

    齊泰連忙說道︰“凌侍衛和駱侍衛回京復命!”

    “是嗎?快叫他們進來!”

    小太監就在門口,傳令讓凌桓和駱櫻花進入到同慶殿內。

    “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你們兩個起來吧!”

    雖然凌桓和駱櫻花兩個人的身上都沒有血跡。不過臉上全部都是土灰之色。一看就是經過打斗的痕跡。

    朱允梢恢迕跡   乃檔潰骸翱可焦 稍鼐 俊br />
    凌桓拜道︰“陛下,我等跟隨蔣指揮使,前去宣旨!我們追蹤到小劉莊,見到了靠山公!怎奈靠山公拘不奉旨。”

    “什麼?”朱允傷布淞成 蟊洹br />
    駱櫻花連忙拜道︰“陛下,其實此時並不怪靠山公!”

    “為何?”

    駱櫻花回道︰“陛下,靠山公原本是打算奉旨回京。蔣指揮使也明確傳達陛下旨意。陛下會親見靠山公!怎奈靠山公身邊的人,勸阻靠山公不要回朝。脾氣暴躁的蔣指揮使,瞬間就與三元真人常明發生了口角,繼而蔣指揮使與三元真人常明打斗在一起。怎料、怎料!”

    “快說!到底怎麼了?”

    朱允燒獠歐 紙躋攣樂富郵菇 沒有跟著回來。朱允傷布渚鴕饈兜講緩謾br />
    凌桓補充道︰“蔣指揮使被常明一劍刺死。”

    “啪!”朱允殺├  鶯蕕吶拇蜃拋雷印br />
    “什麼?朕的錦衣衛指揮使,竟然讓三教堂的常明殺死,簡直目無法紀。根本不把朕放在眼里。”

    方孝孺不敢勸阻,畢竟方孝孺是一個儒家的學者,跟我共事那麼多年。方孝孺卻是一位有心的人。方孝孺就是希望可以創建一個盛世。對于方孝孺來說,方孝孺根本就不相信我是一個貪污救災銀的人,更加不會是一個抗拒聖旨的人。

    方孝孺見到朱允紗笈  桓椅 醫不啊br />
    方孝孺看著凌桓說道︰“凌侍衛,靠山公呢?”

    凌桓連忙說道︰“蔣指揮使被殺,那些錦衣衛就與三教堂的眾人打在一起。我實在控制不住!”

    方孝孺說道︰“靠山公呢?”

    凌桓連忙拜道︰“我等無能,沒有帶回靠山公!”

    朱允梢渙撐 乃檔潰骸襖鈮話±鈮唬』室  悴槐。 霉 饗錄抻 悖 詠 掖竺饕餐懈陡恪;室  鎏  螅 郵僑媚闋鯖薜耐泄麓蟪跡 筒釗秒藿心閔蟹蛄恕C揮邢氳劍 薜氖й寄愣嘉У梗》戳耍》戳耍 br />
    朱允傷淙荒昵幔 還有〈虼蠖際瞧え濾常 屑煸傻娜耍 頰庋蘭郟 撓械蹦貺參奶 又 紜br />
    朱允沙ゾ囁:潰 抑 櫬錮恚 魏穩碩濟揮屑煸繕 ぇ br />
    所以一個不常發怒的人,突然間暴怒,何人不怕?或許也只有公孫羽不怕,反而高興。

    “齊泰!”

    “臣在!”

    “齊泰,朕現在正式任命你為兵部尚書,現在你統領五成兵馬司全部人馬,立刻出擊緝拿李昊!”

    齊泰,也就是公孫羽。听到這個命令,心里是無比的高興。因為公孫羽就是想要這個結果。

    當然了,齊泰非常清楚,我掉落懸崖,沒有看到我的尸體,所以這樣一來,齊泰可以第二次出擊,如果我沒死,那麼見到我,二話不說就是殺。如果找到了我的尸體,公孫羽也決定不會把我的尸體帶回。因為在公孫羽的計劃里,他不光是想要除掉我。還要除掉大明江山。

    早在公孫羽的計策里,讓兩虎相斗的計謀,公孫羽都謀劃了十多年!

    方孝孺本想著上前說一些什麼。但是讓朱允汕老攘恕br />
    “黃子澄!”

    “臣在!”

    “馬上發布檄文,公布李昊所有罪狀!只待李昊捉拿歸案,交于三法司六堂會審!”

    “是!陛下!”

    或許在朱允紗右豢 季兔揮邢嘈盼一崽拔劬仍忠T詮 鎘鸕奶舨χ 攏 冶喚躋攣攬堊骸H彌煸繕模 揮辛郊攏∫唬 銥怪疾換鼐  餿彌煸篩芯趿思 蟺奈耆琛6 疑繃私 。雖然朱允梢膊皇竅不督 這個人。但畢竟蔣是朱元璋生前提拔的錦衣衛指揮使。

    就算朱允稍儼幌不叮 煸梢倉 饋=躋攣婪竦鬧揮幸桓鋈耍 薔褪腔實邸6醫躋攣藍嗄昀矗 吹幕凳攏 詒鶉搜劾鍤強植賴摹5 諢實鄣難劾錚 躋攣浪傻氖攏 褪歉  鞔懇晃換實巰胱 植桓易齙氖隆br />
    原本朱允擅揮械腔 鄣氖焙潁 拖牘壞┬約旱腔 歡ㄒ ∠躋攣饋V煸燒蛩忝髂暾轎 郟 諞壞朗й季褪牆獬躋攣饋br />
    就在這一刻,朱允梢饈兜攪恕;室  煸 敖  躋攣樂   褪俏 斯 痰畚弧K災煸紗聳貝絲蹋 氳牟 皇欠銑躋攣潰 竅胱嘔褂卸嗌俑鑫遙 姑揮忻俺隼礎br />
    話說公孫羽這邊,率領著五萬多的五城兵馬。順著北城一直朝著北平的方向追。尤其是公孫羽在詢問凌桓、駱櫻花的具體方向之後。馬上派兵到懸崖的低處尋找。

    讓公孫羽在得知就在懸崖之下,乃是一條大河之後。公孫羽整個人都震驚了。

    公孫羽叫道︰“所有人順著河流,給我一直往下游走,看到村莊!不!只要是有人的地方,你們就算給我挖地三尺,都要給我找到李昊!”

    公孫羽為何會下達這樣的命令,因為在懸崖之下,乃是大河。一個人掉落河里,那就有千萬的變數。

    尤其是公孫羽,跟我打交道那麼多次。公孫羽也不敢輕易相信,我會死的那麼容易。

    此時此刻,公孫羽只想著一件事,那就是要我的命!

    這條大河的下游,也沒有什麼村莊,就在三百里的山下,有一座小廟。這座小廟的牌匾上,清楚的刻著三個字︰靈源寺。

    公孫羽跑了這麼遠,心里暗道︰如果李昊沒死,順江之下,這座寺廟,一定是他的養傷之地。

    公孫羽叫道︰“給我把這座廟包圍住,飛出去一個蚊子,你們都提頭來見!”

    一聲令下,五萬大軍快速的包圍了小廟。

    “是!”

    公孫羽率人就進入到了廟宇之中。

    這座廟並不大,一共加起來也就是十多個小和尚而已。

    公孫羽本想著命人仔細搜查。可是當看到這個廟宇的老和尚之時,公孫羽瞬間嚇得後退了好幾步。

    公孫羽大叫道︰“來人啊,把他們都給我鎖起來!”

    公孫羽為何會如此驚恐,那是因為公孫羽看到這座廟宇的老和尚,公孫羽認識,而且這個老和尚,還是一位了不起的人物。

    “阿彌陀佛!施主!敢問我等所犯何罪?法犯哪條?”

    “張定邊,你少跟我裝,你化成灰我都記得你是誰?”說著公孫羽大叫道︰“桓兒、花兒、裴兒!你們三個人給我進來。”

    公孫羽知道我自己的功夫不高,面對著當年元末第一猛將,公孫羽自知不是對手。所以馬上就叫來幫手。

    而站在公孫羽面前的老和尚,卻是當初的張定邊。不過張定邊早已出家三十余年。發號,沐講禪師。

    “阿彌陀佛,當年的張定邊已死,貧僧沐講!”

    公孫羽可不管那些,指著那老和尚罵道︰“張定邊,當年就是你的徒弟來冠,投靠了李昊為非作歹。快把李昊交出來,不然的話,今日我就血洗你的靈源寺!”

    沐講禪師並沒有慌,而是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而此時,凌桓、駱櫻花、白裴三人都已進入到寺廟之中,而且還有大量的士兵,也進入到寺廟的庭院之中。<center ss="clear"><script>hf();</script></c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