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701、攻守易勢
    三條新聞登上了美國今天的頭版頭條。

    《youtuber放蛇咬傷正觀看《時尚女魔頭》的電影觀眾,油管正在淪為教唆青少年犯罪的平台》、

    《美國導演、演員、編劇、音樂等協會團體集體發聲︰即將起訴油管,共同索賠十億美金》、

    《傳媒大亨默多克病危!疑似被三億youtuber氣得前列腺癌復發?》。

    三件事,三條新聞都與油管有關。

    無數新聞工作者抓狂,這油管太能搞事了。

    同時,三條新聞的報道機構也透露著幾分蹊蹺。

    第一、第二條新聞,出自新聞集團旗下媒體之手。

    第三條新聞,出自其他媒體之手。

    這不禁讓人有些懷疑媒體的立場。

    “油管早就變質了,充滿了惡臭味,它明知侵犯了知識產權,卻故意煽動平台用戶抹黑、詆毀新聞集團,著實卑鄙無恥。

    如今默多克先生都被氣的住進了醫院,生命垂危,油管的陰謀就快要得逞了。”

    “這算是故意謀殺嗎?”

    “默多克先生這個不好確認,但放蛇進電影院,確認是故意謀殺無疑!”

    “油管先是唆使沒有判斷能力的青少年抵制新聞集團,如今更是開始公開唆使犯罪,建議警局盡快介入。”

    ……

    網絡上,原本沉寂下來的輿論聲,又開始復甦了,矛頭直指油管。

    這次不單單只是批判油管,有很多人都呼吁警局介入。

    理由很正當,有人受傷了,已經嚴重到危害公共安全的地步。

    網上還有更有想象力的言論︰油管收買了幾千上萬個少年,在全美國惡意抵制新聞集團,展開不正當競爭。

    在油管平台上面,原本統一和諧的聲音也出現了變化。

    “我是一名youtuber,我一直非常喜歡油管這個平台,但現在它變質了,有人在利用youtuber達成不可告人的目的。”

    “現在平台每天都推送一些在電影院門口打架、游行示威的視頻,宣傳暴力,我非常反感這一切。”

    “我決定棄用油管了,因為它已經成了一個垃圾場,全是負能量的東西。”

    ……

    油管上面一直有不和諧的聲音,前段時間被平台上狂熱的情緒給壓制了下去,不敢冒頭。

    如今油管在媒體、在其他互聯網平台,乃至線下人們口中,口碑正變得不好,評論趨于負面。

    這幫人終于敢露頭了。

    不過,很多人一露頭,還是無意外的被大量用戶給噴了。

    往常這些人被噴,直接就潛水或者裝死了。

    如今不一樣,這些人居然敢還嘴了,還與人在平台上展開了激烈的辯論。

    他們不辯論別的,唯獨死揪著“放蛇咬人”這一條不放。

    如果放的是一條毒蛇的話,是真的可以害死人的。

    一旦話題上升到生命安全,那就沉重了許多。

    除了一些青少年不以為意,仍然和這幫人打嘴炮外,其他成熟的青年、中年都保持了沉默。

    甚至還有一部分人冷靜想了想,提出了質問。

    “為什麼會有那麼多抵制視頻會出現在平台首頁?平台是否在借用用戶的手,打擊商業對手?”

    “如今抵制行為已上升成危害公共安全的行為,平台有何回復?”

    ……

    一連串的提問,顯得十分客觀,又發人深省。

    這時候,更勁爆的來了!

    《時尚女魔頭》的主創團隊,包括導演大衛•弗蘭科爾、主演梅麗爾•斯特里普、安妮•海瑟薇、吉賽爾•邦辰在內的十余名明星去醫院探望了不幸被蛇咬傷的那位倒霉影迷。

    一群記者見證了這感人一幕。

    隨後,十余名明星當著記者的面,集體發聲。

    “我們絕不會姑息作惡者,會與邪惡勢力斗爭到底!”

    “我們已決定起訴油管,相信法律會有公正的判決。”

    幾名美女明星更是哭哭啼啼的。

    “這部電影是我們所有人的心血,如今它卻被人給毀了。”

    “在爛番茄網站,我們的電影被人惡意打低分。”

    “希望我的粉絲,以及所有喜歡這部影片的朋友為我們發聲。”

    “他們是估值高達數十億美金的大型企業,我們只是小明星,但我們不會認輸。”

    ……

    這些言論,被新聞集團旗下媒體放了出去,迅速在網絡上發酵。

    主演梅麗爾雖然是幾屆奧斯卡影後,但畢竟已經五十多歲了,喜歡她的人都是一些老大爺了。

    而安妮•海瑟薇和吉賽爾•邦辰不一樣,兩人都才二十多歲,顏值都是最巔峰的時刻,相當能打。

    自己老婆被人欺負了,這能忍?

    無數義憤填膺的宅男在網上集結,準備組織人手到 谷,找油管的人“好好談談”。

    隨後,默多克的兒子詹姆斯召開了一場新聞發布會。

    在會上,他先是介紹了一下老默多克的病情,扯的幌子是工作勞累,病情出現反復所致。

    因為他實在沒臉說是被油管給氣的,如果那樣說了的話,輸人又輸陣,不會被高看,只會被群嘲。

    詹姆斯說他父親已度過危險期,正在進行下一步治療。

    說完老默多克的事情,詹姆斯又說起了油管。

    “新聞集團已經向聯邦警局報案,目前正在搜集證據,我們絕不會放過那幫犯罪分子。”

    “至于是不是油管,我相信所有人心中都有數。”

    “對,這次的事情,的確使我們蒙受了很大的經濟損失和名譽損失,但我們並不後悔。

    因為我們是在做一件正義的事情,為整個影視行業發聲。”

    ……

    新聞發布會上,面對記者提問,詹姆斯表現得非常憤慨,指桑罵槐的時候,還不忘給自家樹牌坊。

    …………

    …………

    “戴倫,現在情況對我們非常不利。”

    油管的會議室內,羅莉表情凝重的看著夏景行,“起訴我們的人和企業,除了有新聞集團,最近還加入了幾大協會,以及《時尚女魔頭》劇組,甚至放蛇咬人的那個孩子的父母也參與了進來。”

    “放蛇咬人的那個孩子?”

    夏景行頓了頓,有些驚訝,“他父母起訴我們?”

    羅莉點頭,“對,起訴理由是油管教唆未成年人犯罪。我估摸著,這對夫妻可能已經被新聞集團收買了,成為了攻擊我們的一把武器。”

    夏景行低頭沉思,事情發生的時候,他們不是沒想過擺平這對夫妻,可卻顧及有瓜田李下之嫌。

    要是被媒體曝出給這對夫妻錢,那就是黃泥巴落褲襠里——不是屎也是屎了!

    夏景行拿手拄著額頭,捏了捏眉心。

    前幾天他們還佔據輿論上風,這麼快就攻守易勢,只能說社會就是這樣,變數太大,沒有人能算無遺策,而且對手也不是傻瓜,非常懂得資源利用。

    “抵制新聞集團的熱度,降下來沒有?”

    夏景行暫時換了個話題問,這件事同樣很重要。

    目前的局面,油管還能應付,可要是來點什麼更惡劣的事件,那就真的要把自己給埋了。

    “已經降溫許多了,首頁幾乎看不到抵制新聞集團的相關視頻了,恢復的和往常一樣了。”

    夏景行點了一下頭,“好,先暫時這樣吧,我們要開始把主要精力用在官司身上了。

    只要這幾場官司打贏了,旁人施加在我們身上的罪名也就洗刷掉了。

    不是說我們煽動輿論嗎?還有說我們“買凶殺人”的。

    此時去解釋,只會越描越黑,歸根結底還是需要一個權威性的機構給我們出具“證明”。”

    “可如果這樣的話,我們承受的輿論壓力很大啊!”

    夏景行搖頭,“無論發展到什麼階段,企業做得有多大,都不可能絕對避免質疑,嘴長在別人身上,人家想怎麼說,我們攔不了。

    唯一能做的,就是做好自身。

    而且站在旁觀者角度,我們確實是最大嫌疑人。”

    羅莉點點頭,“也只好如此了,希望早點開庭,早日洗刷掉這些污名。”

    “嘟嘟嘟∼”

    夏景行感覺揣褲兜里的手機在震動,他掏出來一看,是雷石東打來的。

    “戴倫,上午好!”

    夏景行不知老頭打電話來是何意,與其簡單寒暄了幾句。

    “我看網絡上的言論,油管似乎落入了下風?”

    夏景行笑了笑,“是的,我們正在想辦法扳回一局。”

    “哦,這樣啊!我幫你扳回一局怎麼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