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828章 各抒己見
    ,最快更新戰神奶爸最新章節!

    第828章 各抒己見

    自從飛龍山一戰之後。

    五位皇子死于非命,公孫皇族也家道中落。

    齊武夫看準時機,創立御林軍推廣新政。

    如今這位攝政王,幾乎可以說是替代了這個公孫皇族,成為國度真正的掌權人。

    換句話說。

    公孫狻猊與齊武夫是絕對的對立面。

    公孫狻猊想要重振公孫皇朝,就必須越過這道巨大的屏障,否則一切都是空談。

    今晚到訪,自然是來者不善。

    然而,齊武夫卻顯得十分平靜,似乎並不把這位五皇子放在眼里。

    “齊先生貴為攝政王,狻猊本以為要見齊先生,得經過重重的障礙,結果沒有想到,家里居然一個保鏢都沒有。”

    公孫狻猊顧左而言其他,話里有話道︰“這要是遇上個什麼刺客之類的,誰來保護齊先生的安全啊?”

    言下之意,是如果他現在動手的話,齊武夫可沒有什麼保鏢可以護著他。

    齊武夫作為多年的老狐狸,自然能听出公孫狻猊話里的意思。

    他冷漠一笑道︰“殿下這倒是不必擔心。”

    “老夫縱橫沙場四十多年,能活到現在只有一個原因。”

    “那就是還沒有出現可以殺死老夫的人!”

    這話倒不是故意吹牛逼。

    齊武夫是在戰場上存活下來的老一輩,而且四十多年來,一直都坐在北境最高的位置。

    即使楚歌上位,也無法影響齊武夫在北境的地位。

    其原因只有一個。

    那就是他比北境任何人都強,包括楚歌。

    既然如此,他何須什麼保鏢,他自己就是最大的保鏢!

    話末。

    齊武夫還順便嘲諷了公孫狻猊一番道 ︰“不像某些貪生怕死之徒,天天要帶著幾個高手,才敢四處招搖撞騙!”

    這話指得當然是公孫狻猊這段時間造訪各境的作法。

    顯然,公孫狻猊的行蹤,基本都在齊武夫的掌握之中。

    可他卻沒有阻止公孫狻猊,儼然是不把這小小的五皇子放在眼里,也不相信他能搞出什麼風浪來。

    “齊先生,這話還真是若有所指呢。”

    公孫狻猊也不惱怒,相反嘿嘿一笑道︰“我這段時間確實走訪了四境,與劉公瑾,寧無缺,諸葛雲,顏如玉等人,都有過交流,基本已經了解了現在國度的局勢了。”

    “哦,對了,還有付玉澤,听說齊先生與其關系非淺,我這不是特意把他帶來了。”

    話音剛落。

    站在公孫狻猊身後的一位黑袍人,便雙手掀開了自己的黑色帽兜,露出本來的真面目,正是付玉澤。

    “父親,新年快樂。”

    付玉澤朝著齊武夫拱了拱手,以示尊重。

    見到付玉澤的一瞬間,齊武夫心態有些變化。

    因由前些天他跟楚歌討論過,付玉澤會不會背叛北境而加入公孫狻猊的陣營。

    當時的齊武夫可是竭力的保證,付玉澤不會這樣做。

    然而,沒想到這才過了幾天,就被啪啪啪打臉了。

    付玉澤跟著公孫狻猊出現,足以說明他的立場。

    齊武夫怒從心起,若不是公孫狻猊在場的話,他都要起身給付玉澤一個大嘴巴子教他做人了。

    但如今這情況,他只能壓抑住內心的不滿,瞪了付玉澤一眼道︰“你不在玄武營,跑來這里湊什麼熱鬧!”

    “我來給你拜年。”

    付玉澤回應了一聲道︰“好歹也是父子一場,這大過年的,我總不能連一聲問候都沒有吧?”

    付玉澤話都說到這份上,而且剛才還當著公孫狻猊的面稱呼自己為父親。

    很明顯,公孫狻猊已經知道他跟付玉澤的關系了。

    齊武夫略微不屑道︰“殿下,這是打算讓付玉澤來當說客不成?”

    “齊先生這是哪里的話啊。”

    公孫狻猊眯起眼楮道︰“我只不過是想著當一回和事老而已,畢竟,父子嘛,哪有什麼隔夜仇,所以才把付玉澤帶來呢。”

    “至于說客,齊先生就更加誤會了,我似乎沒有什麼需要說服齊先生的吧。”

    齊武夫懶得再跟公孫狻猊廢話了,他開誠布公道︰“如今新政已經推出,御林軍將成為最高的權利執行組織,舊皇朝也已經不復存在了。”

    “殿下若是對此有意義的話,可以在國會上提出,而不是私底下來見我。”

    “當然,如果你需要一個答案的話,那麼廢除舊皇朝,不留余力的推行新政,就是老夫的答案!”

    這話,幾乎把後路都給堵死了。

    公孫狻猊似乎早就料到齊武夫會這樣說,他不慌不忙的問道︰“新政在齊先生看來就很完美嗎?”

    “還需要改善,但至少比起舊皇朝和舊律法的統治,會跟完美一點,”

    齊武夫回應了一聲,便打算下起了逐客令。

    公孫狻猊卻是賴著不走,他第二問道︰“國度這些年風平浪靜,成為世界第一強國,靠得就是你口中舊皇朝的統治。”

    “父親在位的時候,也是一頭栽在社稷上,是他的努力才讓龍夏風調雨順,百姓安居樂業。”

    “如今我父親和哥哥弟弟們才死了多久,齊先生就忍不住推行你所謂的新政,試圖頹廢公孫皇朝,以及我父皇努力的一切。”

    “這種做法,跟亂臣賊子又有什麼區別?!”

    這番話,讓齊武夫略微有些動容。

    “你有勇氣說出這些話,確實比其他的皇子要讓我高看一眼。”

    齊武夫發自內心道︰“但是,你卻只是看到表面,並沒有看到另外一面。”

    “這些年來,國度表面上確實是承平盛世,可暗地里卻是階級分明,底層人民永遠都要被人剝削。”

    “武盟的誕生,以及各地權貴的崛起,便是舊皇朝留下的禍根。”

    “若是再不推行新政的話,那麼遲早有一天,根部會被腐爛,到時候整個國度將會四分五裂,甚至倒退一百年。”

    “這就是你想要的嗎?”

    “荒謬!”

    公孫狻猊反駁道︰“人本來就分三六九等,優秀的領袖去領導那些愚民,創造更好的生話環境,給予他們更優越的生活,這本就是這個世界運行的法則。”

    “你齊武夫居然痴想妄想讓愚民當家做主,這才是真正的倒退一百年!”<center ss="clear"><script>hf();</script></c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