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314章 東境老龜
    ,最快更新戰神奶爸最新章節!

    第314章 東境老龜

    隨著一聲巨大踫撞聲。

    貫穿耳膜。

    縱橫沙場二十多年的陳國雄。

    從未如此狼狽過。

    他愣在原地,表情郁郁,精神緊繃。

    他做夢也沒有想到,他今日與楚歌的會面,居然會搭上自己堂佷子的一條命。

    而且還是在自己面前被就地處決的。

    一念至此,陳國雄滿面滄桑,他靜靜的打量著從新走回病房的楚歌。

    眸底怒火沸騰。

    燕青青故意挑釁道︰“陳將軍看起來很生氣呢,這可如何是好呢?”

    “呵呵。”

    陳國雄忽然冷笑一聲,看向南宮夜道︰“阿夜,你這兒子,還真是狂妄到了極點呢,我倒是沒想到,楚河那個廢物,居然能生出這樣一個兒子!”

    “當真是我的失算,早知道,當年就不該答應你,應該盡早趕盡殺絕才對!”

    這話听起來倒像他是有情有義的受害者一樣。

    實則,南宮夜比誰都清楚。

    陳國雄注重自己的名聲,而且睚眥必報。

    之所以放了楚河一馬,無非就是為了不落人口舌。

    以及以這種方式懲罰她。

    這就是她違背他的下場。

    看似仁慈,實則比誰都心狠手辣。

    “少在那邊滿口仁義道德了。”

    南宮夜回過神,看向陳國雄道︰“你這幅偽君子的樣子,只會讓人更加作嘔而已!”

    這話剛說完。

    就有一大群兵人,沖進了病房之內。

    腳步如雷。

    震耳欲聾。

    為首一人,氣宇軒昂。

    上前幾步,恭恭敬敬的朝著陳國雄問候道︰“將軍,你沒事吧?”

    顯然是陳安之,從高處跌落,剛好死在他們面前。

    他們這才沖上來,想要護陳國雄周全。

    “無妨。”

    陳國雄恢復了淡然的表容。

    就好像先前死去的人,與他一點關系都沒有。

    “安之已經墜樓而亡了。”

    肩扛七星的年輕將領目光一寒,落向楚歌︰“請將軍下令,將那個肆意妄為的混蛋給處死,為安之報仇!”

    當著他們東境五百精銳的面。

    將他們的戰友從高樓推下致死。

    這仇又怎麼能不報?

    尤其是向來注重戰友情很榮耀的他。

    年輕的將領,名叫宋天宇。

    時年二十三歲,與楚歌一樣的年紀。

    乃是東境軍最杰出的天之驕子。

    更是幾個月後,全軍演武的奪冠熱門。

    可以說是陳國雄最器重的存在。

    實力強悍,而且有情有義。

    這樣的兵,誰不愛?

    陳國雄搖了搖頭。

    宋天宇瞬間疑惑道︰“將軍,為什麼啊,他無緣無故殺了安之,就算他位高權重,也得付出代價吧。”

    “總不能他還可以凌駕于律法之上!”

    宋天宇性格相對耿直,有著兵人天生的血性。

    他才不管楚歌的身份有多尊貴,殺了人就應該以命抵命。

    況且,如今他們人多勢眾,又在自己地盤。

    于公于私,都應該為陳安之報仇才對。

    楚歌坐回了原位,並沒有與之搭話和辯解。

    顯然早已經對這種情況有所預料。

    他殺了陳安之,一方面是因為對方口不遮掩,言語羞辱。

    另一方面,便是要試一試這陳國雄的底線。

    逼著他在這里跟自己動手。

    這樣一來,就算當場擊殺了對方,也顯得更加堂而皇之了。

    “誰說他殺了安之的。”

    陳國雄睜眼說瞎話道︰“明明就是安之自己不小心墮樓身亡的。”

    宋天宇直接懵圈了。

    一個智力健全的成年人,會莫名其妙的墮樓身亡。

    這話也太讓人難以信服了吧!

    可自家將軍都這樣說了,就算他想要找楚歌麻煩。

    也變得師出無名了。

    楚歌的表情有了細微的變化,他倒是沒有想到,這個陳國雄如此能忍。

    難怪,人們常說。

    東境有老龜,能忍常人不能忍。

    看來想要讓這頭千年王八放手一搏,需要花更多的心思了。

    宋天宇無奈問道︰“那將軍有何吩咐?”

    “反正已經看過阿夜了,打道回府唄。”

    陳國雄起身,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衫,望向楚歌道︰“今日之事,陳某記下了,改日,新仇舊怨,自當一鋪清算!”

    “無聊。”

    楚歌頭也不回道︰“別人常說東境是養老院,楚某本來還不相信,今日還真是聞名不如見面呢。”

    這番挑釁的話語。

    讓在場的不少東境兵人,都有些不滿了起來。

    宋天宇更是出聲喝道︰“你小子有種再說一遍!”

    “你又不是沒耳朵。”

    燕青青嗤笑一聲道︰“非要逼人罵你第二次,賤不賤吶?”

    宋天宇握緊拳頭,就要好好跟燕青青理論一番,要求對方道歉。

    可陳國雄卻攔住了他,對著他笑道︰“放心,我會給你機會跟他交手的,但現在不是最好的時機。”

    宋天宇呼出一口氣,調整了一下心態。

    雖說對于陳國雄息事寧人的態度,有些不滿。

    但兵人以服從命令為天職。

    況且,以他對自家將軍的了解。

    他越是能夠隱忍,越是代表著之後會更加的趕盡殺絕。

    有些人的狠毒,像飯里的沙礫或者出骨魚片里未淨的刺,會給人一種不期待的傷痛。

    在他眼里,這個姓楚的,已經跟個死人沒有什麼區別了。

    “那陳某也就不多加逗留了,反正很快就又會見面了。”

    陳國雄微微一笑,隨後看向南宮夜。

    臉上的笑容瞬間收斂。

    他陰沉著臉道︰“阿夜,你可要好好保重身體了,否則,你就看不到,我是怎麼弄死這個雜種的!”

    留下這句話後,陳國雄轉身便走。

    楚歌輕輕抬了抬手道︰“青青,送客!”

    燕青青瞬間明白自家閣主的意思。

    這是打算最後火上澆油一把呢。

    燕青青應了一聲是,轉眼就來到了陳國雄的身後。

    伸出右手,打算賞這位東境之主一巴掌。

    讓他為先前雜種兩個字付出代價。

    陳國雄不動如山,似乎沒有察覺到身後的燕青青。

    宋天宇則是腳下蓄力,正打算出手反過來給對方一個教訓。

    可就在這時,一道人影,比宋天宇速度還快的來到燕青青的面前。

    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握住了燕青青的玉手。

    讓陳國雄從容的走出了病房。

    燕青青的視線從陳國雄身上收回,望向了眼前的人。

    本打算刻意挑釁幾句。

    結果一看到來人的真面目。

    都忘了挑釁了。

    她的俏臉瞬間變得疑惑不解道︰“你怎麼會在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