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68章 粲若紅顏開
    ,最快更新戰神奶爸最新章節!

    第68章 粲若紅顏開

    在北境戰區,可是很難得看到楚大軍神這一幕,尤其是看到他跟一個小孩子較勁,這實在是有趣的很。

    “別笑了。”

    楚歌做回車上,有些無奈的嘆了一口氣。

    現在的小孩子一個比一個還古怪精靈,尤其是這個趙小虎,要是不防著點,以後都不知道他會教自己寶貝閨女什麼奇奇怪怪的招數。

    到頭來,背鍋的還不是自己?

    燕青青看了後視鏡的楚歌一眼後,樂道︰“難得見到閣主怎麼有童心的一面,只不過威脅一個六歲的孩童,這要是傳回軍中,恐怕那些平時見慣閣主雷霆手段的家伙,都要對閣主改觀了。”

    楚歌詳怒道︰“長本事了是吧,現在都敢嘲諷我了。”

    “屬下哪敢啊!”

    燕青青喊冤一聲,隨後便正色道︰“對了,閣主,你昨晚讓我去跟的那兩人,有些情況需要跟你匯報一下。”

    昨晚從晚會現場離開之後,楚歌便讓燕青青去跟蹤袁成杰和呂文烈,掌握他們的行蹤。

    若是他們敢回陽城搬救兵,那就讓燕青青半道截胡,將他們兩個給控制住。

    等解決了仇冬青的事後,再親自去一趟陽城,警告這呂家。

    這樣一來,才能預防這呂家從背後偷偷下黑手,打擾了林青煙和萌萌的寧靜生活。

    于是楚歌淡淡的問道︰“怎麼樣了?”

    “死了。”

    燕青青言簡意核的兩個字,讓楚歌有些詫異,但很快就恢復了平靜︰“你動得手?”

    燕青青搖了搖頭道︰“我到達現場的時候,袁成杰和呂文烈都已經死了,而且還是一招斃命,對方下手果斷,想來應該是職業殺手。”

    楚歌摸著下巴,思考後問道︰“這袁成杰在北海可有什麼仇人?”

    燕青青再次搖頭道︰“查過了,袁成杰雖然在北海就讀一年多的大學,但基本沒什麼仇家。”

    “至于呂文烈,則是第一次來北海,更不可能有什麼仇家。”

    “就算有仇家,也是陽城那邊,北海這邊應該沒有人敢對他們出手。”

    听完燕青青的匯報後,楚歌眯起眼楮道︰“也就是說,對方是沖著我來的?”

    燕青青恍然大悟道︰“難不成是有人知道了,閣主與袁成杰的恩怨,刻意殺了袁成杰嫁禍給你?”

    楚歌點了點頭道︰“我與袁成杰的恩怨,只要調查林青煙的背景就能查到,況且昨晚在晚會上鬧得怎麼大,稍微有些關系網的人,自然知情。”

    燕青青好奇道︰“閣主認為是誰?仇冬青?”

    若是這個仇冬青真敢下這一步險棋,倒是讓燕青青高看他一眼。

    畢竟,這等同于一場巨大的博弈。

    贏了,可以聯合呂家一同對抗楚歌,提高勝算。

    可是這要是輸了,可是跟陽城呂家不死不休的死仇啊。

    仇冬青有這個魄力嗎?

    就在這時,楚歌的手機響了起來,上面只有一條短信︰“天下茶莊一敘。”

    雖然是一個陌生的號碼,但楚歌自然知道對方是誰。

    一個星期的時限已到。

    除了仇冬青,誰還會給他發這種短信。

    楚歌收起手機,目光如炬道︰“是不是她,待會當面問清楚便是,去天下茶莊,是時候跟她攤牌了!”

    “……”

    兩小時前。

    飛虹山陵園。

    一名身穿休閑運動服,腳穿白色運動鞋的女子邁步走進陵園。

    即使不施粉黛,仍然傾國傾城,美麗的不可方物。

    這也就難怪,北海的富家子弟,一線權貴,為了博女子一笑,而甘願肝腦涂地,

    女子自然不是別人,正是是仇冬青。

    她遵循與楚歌的約定,在談判之前,刻意來這飛虹山掃墓。

    而在其身後,跟著兩個男人,一個是她多年的保鏢兼司機羅木。

    還有一頭從雲城大駕光臨的美洲劍齒虎——冷無情。

    三人是在昨晚從雲城回到北海的,為的自然是赴楚歌之約。

    冷無情一臉冷漠,仿佛天生就是一個面癱,從降臨北海開始,就從未說過一句話,只是貼身保護仇冬青。

    在他看來,少爺的命令就是一切。

    少爺讓自己做什麼,自己便出十二分氣力去做,除此之外,他從不過問內情,也不過問是否正確。

    當年他隨少爺降臨北海,只是用了一個星期的時間,便讓楚氏集團瀕臨破產的境地,而就在臨門一腳之時。

    眼前的女人主動上門求合作,以楚河的命,來換取她掌控楚氏集團的一切。

    之後,一切都水到渠成,里應外合,楚河慘死在她手上,而女人也成為了楚氏集團的掌控人。

    然而,讓冷無情想不懂的是,就在少爺要斬草除根的時候,這個女人卻用自己的身體換取了楚歌一命。

    這前後矛盾的做法,不僅僅讓這些年的少爺想不懂,連他也想不明白。

    就比如現在,他實在想不通,仇冬青為何會來給他親手害死的楚河掃墓?

    冷無情想不通,跟隨仇冬青多年的羅木卻有些明白,只是心里暗嘆,自己這個女主子,一輩子都太苦了。

    仇冬青走到了楚河的墓碑之前,將手中的鮮花放下,隨即平視著墓碑,腦海中想起了當年那刻苦銘心一幕。

    “只要我喝了這杯酒,你我之間的恩怨就到此為止了!”

    “我希望,你能看在多年養育之恩的份上,放我兒一條生路!”

    “冬青,我對不住你爸,也對不住你,若是用我的命,可以讓你放下仇恨的話,我楚河也能笑著上路了!”

    “獨飲此杯酒,粲若紅顏開!”

    話畢,楚河一飲而盡,隨即倒在了仇冬青的面前。

    那一刻,仇冬青沒由來的嚎啕大哭。

    也不知道是因為大仇得報後的痛哭流涕,還是因為舍不得這個多年來視自己如己出的養父。

    仇冬青想著這一幕,不知不覺,淚水已經濕潤了她的眼眶。

    若是不敬酒,不報父仇,枉為人子,是為不孝!

    若是敬酒,養育之恩,恩將仇報,也為不孝!

    老天爺給的這一道選擇題,無論選擇那一個,都是同樣的結局。

    仇冬青擦掉眼中的淚水,毅然而然的轉身道︰“今日一別,我仇冬青,再也不欠你們楚家任何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