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1137 恩將仇報
    ,最快更新差一步苟到最後 !

    “吼~”

    一聲狂吼蓋過了群尸的亂吼,灰皮的巨尸明顯是頭小尸王,還尚未發育到完全體的狀態,但這並不影響它調動群尸的能力,烏泱泱的活尸立刻發狂似的追向了四台汽車。

    “加速!灰尸王會遠程攻擊,左路有伏兵圍堵……”

    趙官仁捏著耳麥加速前進,後方三台車也趕緊提速,但是就听“嗖”的一聲破空聲,灰尸王竟把斷裂的路燈柱給擲了過來,好似根標槍一般,直射唯一的黑色轎車。

    “砰~”

    燈柱擦著轎車頂部插在了路邊,嚇的吳老兵方向一陣亂甩,可跟著又听“噗噗噗”一陣亂響,灰尸王竟然射出了三股黑液,跨越了兩百多米的距離,有一股猛然射在了車頂上。

    “嘩啦~”

    黑液在車燈門板上猛然濺開,頓時冒出了焦黃的煙霧,吳老兵趕忙打開雨刷沖洗玻璃,跟著劉天良的車屁股迅速轉彎,一溜煙的跑進了小路,很快就把灰尸王給甩開了。

    “奇怪了!姓趙的怎麼知道它會噴汁,連伏兵都知道……”

    女醫生在副駕上握著對講機,吳老兵瞥了一眼他老婆,說道︰“肯定是見識過唄,那幫家伙神秘兮兮的,一開始我還把他們當成好人,結果各個心懷鬼胎,咱們還是自求多福吧!”

    “就是!沒一個好東西,輪番在那玩女人……”

    女醫生不屑道︰“劉胖子罵嚴如玉是個騷貨,以前我還不太相信,沒想到未婚夫還在樓下,她就騎到人家身上去了,等咱們幾個出了城以後,就趕緊脫離那幫人渣吧!”

    “咱們幾個能行嗎,還是看看再說吧……”

    周總監被兩個小伙子夾在中間,兩人一路上沒少佔她的便宜,她一個孩子媽倒也無所謂,只是半推半就的遮遮擋擋,但有人惦記就有人保護,總比死了都無人問津來得強。

    “   ……”

    天窗忽然裂開了好幾道縫隙,滲出了一滴灰尸王噴吐的黑液,正好滴落在一個小伙的左臂上,小伙疼的嘶了一聲,連忙用外套把黑液給擦掉,沒想到竟破了一塊皮。

    “不好!無路可走了……”

    吳老兵突然驚呼了起來,前方的十字路口已經徹底沒路了,三台車陸續沖進了一家加油站,將車靠在了深處的院牆下,車里的人迅速爬上了車頂,直接從院牆上翻了過去。

    “這邊我熟,我來帶路……”

    劉天良將蕭瀾從院牆上放了下去,加油站後方是片小區的綠化林,並沒有活尸在游蕩,不過他下意識看了眼蕭瀾,見蕭瀾雙眼紅腫、魂不守舍,只好把嚴如玉叫過來拉著她。

    “蕭瀾!你看著我……”

    劉天良按住她的肩膀說道︰“你是好心辦了壞事,不是故意傷害別人,以後好好做慈善,把你賺到的錢都回饋給社會,這樣才能彌補你的過失,否則就算一死了之也于事無補,明白嗎?”

    “嗯!我知道了……”

    蕭瀾泣聲點了點頭,劉天良又交代了嚴如玉一聲,這才抽出刀帶頭往林外跑去,趙官仁也跟在後面進行指點,劉天良的能力不會比他弱多少,欠缺的只是經驗而已。

    “胖子!以刺為主,砍頭容易把血弄身上,刀也容易卷刃……”

    趙官仁開始並肩跟他殺活尸,越老的小區人越多,什

    麼亂七八糟的人都往里進,一行人砍了十多分鐘才來到門口,劉天良已經累的像條狗一樣了,手里直刀更是卷了刃。

    “我覺得殺活尸最好用矛,用刀又累又危險……”

    劉天良氣喘吁吁的蹲了下來,趙官仁拿出水壺喝了一口,遞給他說道︰“其實我殺活尸的日子並不多,用刀也用習慣了,但有一幫專業的收尸人,他們的兵器就是尸爪短矛,確實省力!”

    “早說啊!我這體重用矛更不費勁……”

    劉天良喝了兩口水說道︰“我看弟兄們的家伙都不行了,到新區也還有好一段路,不如咱們先去一趟古玩街,弄幾把好刀,古玩街上午一般沒啥人,跟新區也是一個方向!”

    “行!最好能弄幾把弩,沒聲音……”

    趙官仁背上水壺就往外走,一路上不斷的言傳身教,將他“苟貨秘訣”傾囊相授,而劉天良不虧是名噪一時的西北王,這家伙不但腦瓜子好用,運氣更是好到爆。

    “噗~”

    一頭跳尸突然從天而降,連趙官仁都被嚇了一跳,可這貨原本是撲向劉天良的,但劉天良身邊有一根損壞的路牌,跳尸一下把自己插在上面,愣是撲了個寂寞。

    “這到底是個啥,為啥長這麼丑,還蹦蹦跳跳的……”

    劉天良莫名其妙的一刀捅過去,輕松戳爆了對方的眼珠子,但這東西就像只燒焦的黑猩猩,身上沒有鱗片卻很抗揍,兩只爪子也很大,除了大拇指之外,八指都跟剃刀一樣鋒利。

    “伽藍有本《活尸見聞錄》,著作人是你,上面說這東西叫活跳尸……”

    火淇淋走過來拍了拍他的肩膀,劉天良立馬神氣道︰“哎呦~沒想到我這麼牛掰啊,不過這名字一听就是我起的,我剛想說它像個活跳尸,嗯!西北良王,厲害厲害!”

    “不要騷包了,趕緊走吧……”

    趙官仁迅速跑上了大馬路,貓著腰在“車流”中穿行,一行人有驚無險的來到了古玩街外,其中的活尸不多也不少,劉天良領頭鑽進了後巷,翻進了一家兩層樓的古玩店。

    “呼~歇口氣!累死爺爺了……”

    劉天良一屁股坐到了太師椅上,隊員們走進大堂宰殺活尸,將門窗都給關了起來,趙官仁也清點了一下人數,只剩下二十一人了,特警更是只剩楊隊和舒樂了。

    “休息二十分鐘,趕緊吃東西上廁所……”

    趙官仁倒是不覺得累,他走到大堂的貨架前看了看,總共擺了十幾款未開刃的刀劍,還都是花里胡哨的工藝品,但店家一般都有開刃的私貨,他隨手翻了翻便上了樓。

    “喲~藏的還挺隱蔽,肯定有貨……”

    趙官仁在辦公室中發現了暗門,推開活動的書櫃就發現了小倉庫,他驚喜的跑進去一陣亂翻,很快就在櫃子里發現了不少開刃的刀劍,還有明令禁止銷售的滑輪弩。

    “你要死啊,也不看看地方……”

    一聲嗔怪的聲音從門外響起,趙官仁驚訝的拉上了活動書櫃,透過縫隙看到一對男女走了進來,一個是女醫生劉麗萍,她男人就是老兵吳立國,而另一個則是二十出頭的小伙子。

    “昨晚搞一半你就跑了,我急嘛……”

    小伙子迫不及待的關上了門,劉醫生擰了他一下,嬌嗔道︰“急死你個小兔崽

    子,在車上周總監都看到你摸我了,幸好她跟我關系還不錯,要是讓我老公發現了,非剁了你不可!”

    “那娘們也騷的很,我今晚就跟黃林辦了她……”

    小伙把她按在牆上就親,色急的模樣讓趙官仁都為之咋舌,不過他長的實在一般,估計劉醫生也就圖他年輕火力壯,兩人一副戀奸情熱的架勢,劉醫生任他予取予求。

    “行啦!你還想來真的呀,等咱們擺脫那些人渣,晚上讓你爽個夠……”

    劉醫生連忙按住了小伙的手,小伙已經把她外褲給脫了,但小伙卻突然抽搐了起來,拽著她褲腰一下跪在地上,嘴里發出了痛苦的嗚咽聲,頓時嚇的劉醫生寒毛倒豎。

    “你、你別嚇我啊,你不會感染了吧……”

    劉醫生驚恐的往邊上挪,結果讓褲子絆的一屁股摔坐在地,她驚慌失措的蹬了腿上的褲子,可小伙卻突然嗷的一聲吼,雙眼已經變的一片灰白,一下撲到她身上就要咬。

    “救命啊!快來人啊……”

    劉醫生推住小伙拼命大叫,房門一腳讓人踹開了,陌刀客沖進來一刀結果了小伙,拽起劉醫生驚訝道︰“這小子怎麼尸變了,還把你的褲子給扒了,不會想要強暴你吧?”

    “媽呀!嚇死我了……”

    劉醫生驚魂未定的抱住陌刀客,大伙也聞聲跑了上來,見到她老公才連忙松開了手,哀怨道︰“老公!嚇死我了,我在這里解手,他突然沖進來想咬我,幸虧這位大哥救了我!”

    “別怕、別怕!沒受傷就好……”

    吳立國抱住她一陣安慰,只有周總監的面色古怪,誰知趙官仁忽然打開了暗門,靠在門上笑道︰“劉醫生!好演技啊,但是你跟活尸交換了唾液,你妥妥的要尸變啊!”

    “什麼?交換唾液……”

    吳立國驚疑的松開了她老婆,劉醫生的臉色瞬間一片慘白,語無倫次的擺著手想解釋,但火淇淋卻嘲諷道︰“偷人嘛!你看那小子的嘴上,全是你好老婆的唇膏印!”

    “你給老子說清楚,你到底干什麼了……”

    吳立國驚怒的扇了他老婆一巴掌,劉醫生捂著臉嗚嗚的哭,居然還說是人家強迫她的,可火淇淋又譏誚道︰“你還真能扯啊,昨晚你在廁所勾引阿蟹,以為沒人知道嗎!”

    “嘿嘿~阿蟹做了我表弟,這娘們是我介紹給他的……”

    炮手笑嘻嘻的舉起了手,吳立國的臉瞬間一片鐵青,結果連楊隊也翻了個大白眼,說道︰“你居然這麼糜爛啊,她昨晚也勾引我了,幸虧我忍住了誘惑,不然肯定得病!”

    “你這個賤人,我宰了你……”

    吳立國一腳把劉醫生踹飛了出去,拔出腰里的匕首又沖了上去,但突然就听“砰”的一聲響,一條蛇狀物射穿了窗戶又穿透了窗簾,一口咬在了吳立國的喉嚨上。

    “臥槽!什麼東西……”

    眾人嚇的往後一退,趙官仁立即拔刀沖了過去,猛地挑開窗簾一看,居然是個衣著整齊的黑衣女人,站在窗外凸出的門頭上,伸著長蛇一般的猩紅舌頭,見到他又猛然收了回去。

    “嗨~”

    女人竟然笑著打了個招呼,雙腿一蹬便跳上了房頂,而渾身發抖的吳立國卻突然轉身,一刀捅向了趙官仁……<center ss="clear"><script>hf();</script></c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