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12章 兩天兩夜(3)
    姜茶眸光漸冷,沒有溫度地看著阮宸,“要是不願,離得遠遠的更好,如今過來找我又做什麼?”

    阮宸斂眸,默不作聲。

    想過來看看以後照顧他的是一個什麼樣的人,能不能徹底讓他沒有後顧之憂。

    五分鐘後,阮宸和姜茶一前一後的從會議室出來。

    姜茶將手里的文件遞給秦宋。

    秦宋接過,翻來看看,“這是?”

    姜茶看著阮宸乘坐的電梯門合上,臉上有些許慍意,“他用一個榮光把兒子賣了。”

    “……”秦宋對他的作為不做評價。

    倒是難得見到Boss情緒波動的這麼明顯。

    姜茶轉身往待客室走,一邊煩躁地扯開脖頸處的襯衣扣子,臉上的表情不怎麼好看,“有眼無珠!”

    看不清什麼才是寶貝!

    秦宋︰……

    估計是氣狠了,秦宋還听她罵了一聲,“傻逼!”

    秦宋忍住笑。

    這樣的Boss真是有生之年難得一見。

    又開始恢復正常拍攝,柳潤的舉動束手束腳了許多,都不敢來她身邊了。

    姜茶不是很喜歡他不專業的樣子,皺著眉回頭,“該怎麼樣就怎麼樣。”

    柳潤勉強的笑了笑,“是。”

    和一個大老板待在一塊兒,心髒真心受不住。

    下午三點二十,姜茶抵達機場。

    已經能看到周圍全是人,大多數是年輕女孩,正興奮說著什麼,一邊往里走。

    姜茶想了想,拉開車門。

    柳潤連忙叫住人,等她看過來,下意識的放輕了聲音,“您要下車嗎?”

    “嗯。”姜茶想去接他,拿出口罩和鴨舌帽,一件一件帶上,說︰“不用擔心,有保鏢保護。”

    “H——”

    身邊的門被人從外面拉開。

    柳潤看著門外兩個黑衣保鏢,默默地咽下了嘴里的話,跟著姜茶下去了。

    機場內人雖多,但粉絲們翹首以盼的少年吸引了大部分的注意力,姜茶去了一個安靜一點的地方,目前還沒人發現她們。

    直到幾分鐘後,人擠人,將幾個姑娘擠到了她身邊。

    “小心。”看小姑娘往摔了過來,姜茶皺眉,用手里的手機抵住她的肩膀。

    “謝謝。”小姑娘心有余悸地拍了拍胸口,回頭道謝。

    對上姜茶的眼,她有些移不開了。

    兩人對視數秒,姜茶眼見小姑娘的表情從疑惑到震驚,再從震驚到狂喜。

    “……”她認出了這小姑娘,是她唯一簽過名的粉絲。

    小姑娘瞪著眼楮,不敢相信。

    這是是是是……

    “姜茶!!!”林悠終于將人認出來,眼楮噌一下迸發出光,激動大喊。

    喊出聲後,她才想起現在的情況,連忙捂住嘴,但已經晚了

    身邊的幾個女孩都听到了,好巧不巧是姜茶的粉絲。

    “啊啊啊姜姜姜茶!”

    “小聲點。”一個機靈的小姑娘眼疾手快地捂住同伴的嘴,最終沒將人的注意力都吸引過來。

    最後,姜茶看著圍在身邊的一群小姑娘,頭疼的把口罩摘下,伸出手,“拿來吧,簽好趕快走。”

    林悠︰“好好好!”

    其他粉絲︰“好好好!”

    機場亮著大燈,在女生臉上照出一抹鴨舌帽的陰影,灰暗的影兒,襯的那一小截下巴白的不像話。

    只露出的小半張臉,唇紅齒白,能窺見幾分絕色。

    林悠咽了咽口水,慢慢蹲下來,從低向高能看清她高挺筆直的鼻梁和半闔著的鳳眸,睫毛又長又濃的垂著,擋住了半個漆黑的瞳仁,透著三兩分幽暗的神秘感,好看的一幀都像一幅畫。

    姜茶簽了龍飛鳳舞的兩個大字,將手里的本子遞過去,同時掀開眼皮,從鴨舌帽下看向林悠。

    就見她正看著自己流口水。

    “……”

    簽好名,姜茶趕她們,“趕快走吧。”一會兒把人引過來了。

    林悠戀戀不舍,走了兩步,“好∼”又回過頭問︰“你是來等漉……漉的不?”

    本來準備叫漉寶的,臨時改了口。

    林悠也是阮漉的粉絲,不過姜茶是真愛,阮漉是因為她看了CP向的視頻成了他的牆頭。

    姜茶坦然點頭,“嗯。”

    林悠沒忍住勾起姨母笑,握著拳頭給她加油,“那你加油!”

    姜茶眉尖一挑,“加油什麼?”

    不管是加油抱得美人歸,還是加油趕緊公開,反正加油就對了。

    林悠還沒回答,一聲興奮的大喊把她嚇到了。

    “啊啊啊啊!!是姜茶啊!”

    不遠處一個女孩興奮地指著姜茶。

    這女孩也不知道是做什麼的,聲音細音量大,左右百米的人估計都听到了。

    果不其然,幾秒後,機場大亂。

    “姜茶!”

    好多人沖著姜茶圍了過來,眼楮都是亮的。

    柳潤慌了神色,“怎麼辦?”

    姜茶往後退,身前擋著兩個保鏢,她發了信息給秦宋,一分鐘後,機場的保安過來疏通人。

    一場忙活後,姜茶在長椅上坐下,衣領有些亂了,露出一半白皙的鎖骨,她扯了扯衣服,一屁股在椅子上坐下。

    周圍圍了一圈保安,面前是一群趕不走的粉絲。

    沒辦法,只能簽名。

    姜茶壓了壓頭頂的鴨舌帽,嗓音似怒非怒,又有幾分淡定,“排隊。”

    還好這群人也乖。

    大部分人都乖巧的排隊,但還是沒有秩序,都忍不住地脫離隊伍,探頭去看姜茶的臉。

    姜茶左邊坐著柳潤,右邊坐著林悠。

    林悠被嚇得心髒還是怦怦亂跳,沒忍住,語重心長地囑咐自家偶像,“以後出門得多帶點保鏢,兩個不夠的,還好這次機場的安保來的快……”

    姜茶哪兒知道這麼多。

    記得上一次出門還沒幾個人認識她。

    柳潤像是發現了她的茫然,把手機遞過去給她看,屏幕上是她的微博主頁,粉絲數破了2000萬。

    姜茶盯著屏幕看了一會兒,收回視線,繼續簽名。

    上次她看微博粉絲還是1000萬多一點,那些粉絲還都是因為熱搜關注她的,不算粉絲。

    粉絲漲得這麼快,是因為忘途。

    簽名簽了一半,不遠處又有人鬧了起來,這場接機真是一波三折。

    林悠去看了一眼,回來時皺著眉,“沒看清,但好像有人打架,我還听見了有小孩哭聲,哭的挺慘的,也不知道怎麼了。”

    姜茶筆尖頓了一下,吩咐身邊的保鏢,“你去處理一下。”

    保鏢︰“是。”

    保鏢前腳剛走,姜茶想了想,簽了個名之後就不簽了,站起來跟著過去。

    走的越近,吵鬧聲越大,小孩的哭聲也越大。

    保鏢在前面開路,姜茶走的暢通無阻,輕易看清前面發生了什麼。

    前面比這片還亂,到處都是接機的人。

    不少人听說姜茶在這兒,又從外頭來機場趕,一窩蜂的人都堵在這兒了。

    人擠人,普通路人都走的舉步艱難。

    旁邊還有群眾在議論,將這三言兩語湊起來,拼出了一個大概。

    說是一個婦女撞了人,把人家手機撞壞了,那人正拉著婦女不讓她走,讓她賠錢。

    林悠不忍地看著人群中正哭的女人,湊在姜茶耳邊說︰“剛剛听說那個阿姨抱著小孩急著去看病,那個男人讓阿姨賠手機錢,阿姨沒錢賠,就僵持住了。”

    這時身旁一個老太太插話,“不是你說的那樣,那兔崽子的手機是自己掉的,訛錢呢。”

    林悠愣了愣,問︰“那你為什麼不上去說呢?”

    老太太覺得她說的好笑,“看到的人不多,上去說能有什麼用?還惹得一身麻煩。”

    林悠︰……

    現在的人都冷漠的很。

    姜茶左右看看,機場安設了幾個大屏幕,上面正放著廣告,她微微偏頭,吩咐保鏢,“你去監控室一趟,讓人把那段監控調到大屏幕上。”

    保鏢听吩咐去了監控室,一旁林悠崇拜地看著姜茶。

    不愧是她的偶像!

    只是監控一時半會兒調不出來,姜茶可以等,但那邊的女人已經等不了了。

    女人看著長相也還年輕著,30左右,就是一身雖然干淨但很破舊的衣服有些過時,把人襯老了,她懷里抱著個小孩兒,很小,就一小團在被她抱在懷里,也不吭聲,估計是哭累了。

    姜茶看不出那小孩有多大,但記得她弟弟剛出生時,也就這般大小。

    女人淚流滿面,牢牢地抱著懷里的小孩,求那個被她撞了的男人,“你讓我走吧!等回來我湊錢給你。”

    “不行!現在給錢!”男人一身廉價的西裝,撐不起那個嚴謹的氣質,尤其臉上的表情凶橫,眼神中是快溢出來的厭惡和不耐煩,看上去不三不四,“誰知道你跑了還會不會回來,像你這種窮酸貨,就愛干點賴皮事兒,快還錢,我這手機8000多呢,剛買的新手機就這麼被你撞壞了。”他啐了一口唾沫,“真特娘的倒霉!”

    “我真沒錢!”女人跟他僵持了好一會兒了,狀態瀕臨崩潰,她隔幾秒就看看懷里的小孩,哭的眼淚鼻涕直流,腿腳發軟,膝蓋一彎就要給這男人跪下,“你就讓我走吧,我小孩發著燒呢!我得帶他看病,你讓我走吧!”

    看她要跪,男人一把扯住她肩膀的衣服,不讓她腿彎下去了,手指的人,“你干嘛呀?!不是,大姐,我叫你一聲姐,你撞了我的手機,怎麼弄得跟受害人一樣?誰過的容易啊?你沒錢就給親戚打電話借!只要把錢給我賠了,我現在立馬走人,你想抱著你家孩兒想去哪兒就去哪兒!”

    婦人沒辦法了,也不跪了,就抱著小孩兒站那哭。

    男人滿眼的不耐煩,不知道是不是拖的時間太長了,身上漸漸生了戾氣,看起來像不法分子,更不好惹了。

    那小孩兒又開始哭,“哇哇∼”一大聲,听著讓人心酸,男人只覺得煩,扯著女人的衣服揪了一把,“別讓他哭了!你趕緊賠錢,我現在就走!”

    婦人眼淚啪嗒啪嗒往下掉,喪著眼神,默不作聲地給小孩兒擦淚。

    姜茶看著這幕,眼底深處劃過一縷暗色,轉身走了。

    “哎,你去哪兒啊?”柳潤在後面追上去。

    前後隔了幾秒,幾個保安來到人群中,把鬧事的人帶走了,帶到了安保隊長的辦公室。

    安保隊長雙手背後,目光如炬,很是威嚴,“公共場合鬧什麼鬧?!有事就在這兒解決吧。”

    說完,就看到門外遠處正走過來的人。

    姜茶一身寒涼意,走近辦公室時,恰巧里面的男人正指著婦人懷里的小孩兒嘲諷出聲,“你趕快賠錢吧,早些給你家孩兒治病……你家孩子倒霉,跟了你這個媽,不知道什麼時候就被拖累死了……”

    一句話,每個字都在觸踫姜茶的雷區。

    柳潤一貫會察言觀色,頓時察覺姜茶的不對了,“姜茶……”

    姜茶邁著大長腿進了安保隊長的辦公室,裹挾著一身煞氣,連帶著四方空間的氣壓低的可怕,寒意侵骨似的。

    “姜總……”安保隊長謹慎地打招呼,微彎腰,只見人目不斜視從身前閃過,帶起一片冷意。

    “啊!”

    都愣了下,沒反應過來這個男人是怎麼躺到地上的。

    西裝男捂著肚子,面露痛色,還沒緩回神兒,頭皮就是一陣疼,像被人撕了頭皮。

    “嘶,疼疼疼疼……”

    姜茶充耳不聞,抓著人的頭發往一旁的牆上撞,“咚”的一聲,用了十成力。

    西裝男頓時面露慘色。

    “來,”身邊一道陰氣森森的聲音,像厲鬼,姜茶眼底像落了冬夜的雪霜,泛著寒氣兒,神色平靜極了,卻給人一種她生了滔天怒火的感覺,十分詭異,“把你剛剛說的話重復一遍。”

    西裝男被磕懵了,哪兒還記得剛剛說的什麼話,只覺得頭疼的厲害,大驚失色,“你誰呀你?!放開我!”偏偏非得作死再加一句,“你是不是那個女人找的幫手!?不願意賠錢就找人來欺負我一個普通老百姓是吧?!我要去警局告你!……”

    姜茶沒用心听他說的什麼,只知道耳邊的聲音聒噪的很,讓她心里的暴戾成倍成倍的增,她拽著他的頭發,又一下下往牆上磕。

    直到見了紅,雪白色牆壁上染了大片鮮艷的顏色。

    安保隊長才想起攔人,而一旁的柳潤和跟拍攝影都嚇傻了,呆呆的站在原地。

    “姜總!停手吧姜總,再打就要出事了!”

    不知是不是泄了火,姜茶動作停了,手一松,西裝男身體軟的像面條一樣癱在地上,半邊臉上都是血,看起來已經進氣多出氣少了。

    姜茶甩了甩手,從口袋里拿出一個絲帕,慢條斯理的一根手指一根手指的擦,皮膚嫩,手都擦紅了。

    工作室內安靜得針落可聞,安保隊長偷偷地叫了救護車,收了電話後,沒人再敢出聲。

    直到先前被安保隊長關上的辦公室門被敲響。

    “姜茶,你出來。”是阮漉聲音,語調不急不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