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5章 將軍和夫人的悄悄話
    林氏的香玉苑是整個將軍府中最好的院落,也是最正中的位置,在香玉苑一路走來,滿院子的奼紫嫣紅,景色優美,遍地的花香,甚是好聞。

    陸盈盈來到香玉苑,讓香菱去給小丫鬟通傳了一下,等了一小會兒,就和香菱一起走進了林氏的房間。

    此時的林氏正在房間之中,欣賞著給女兒準備的進宮給皇帝賀壽那天打算讓她佩戴的整套的頭面。

    頭面流光溢彩,煞是好看,陸盈盈瞥了一眼,覺得那頭面甚是貴重了一些,這要是戴在頭上,真的是很不方便也是很沉重的,雖然好看,卻不實用。

    大家閨秀戴上確實能提幾分貴氣,可是自己卻不是很愛佩戴首飾,這也是前世做保鏢職業養成的習慣。

    佩戴太多的東西,羅里吧嗦的,做什麼都不方便,就連走路都好像要端著似的,也影響她靈活的身手。

    如果自己光注意這些東西的話,哪還有精力成功預判危險的到來呢?那她做保鏢豈不是很不合格了。

    林氏看到了女兒進來了,就馬上移開了看這些首飾頭面的目光,對著陸盈盈滿臉堆笑,走上前拉著她坐了下來。

    “盈兒,你快來看看,母親給你準備的這些首飾好看嗎?母親覺得你戴上這些首飾肯定漂亮極了,新衣服前兩天也都給你送去了。

    進攻賀壽那天戴上這些首飾,在穿上給你送去的新衣服一定能夠艷壓群芳,讓那些年輕有為的貴公子的目光都落在你身上。”

    陸盈盈听後,無奈的一笑,她不想駁了林氏的面子,只好笑著,略帶嬌羞的哄著林氏。

    “母親說得對,這些首飾真的是華貴非常,非常漂亮,可是母親,你不覺得首飾有些多了嗎?這樣是都戴在頭上,那不是要沉死了。”

    林氏听到這話,想了想,略微的思索了一下,覺得女兒說的話也有道理。

    “看上去是有些沉重了,壽宴肯定要很長時間的,佩戴久了確實會受不了,這樣吧,母親在給你清減幾樣,你看怎麼樣?”

    陸盈盈一看母親還是能說通道理的,不會硬逼著自己戴這些東西,就馬上安撫的一笑,拿起其中的一個最好看的頭飾看著林氏。

    “母親,我看這個頭飾就很不錯,是這里面最好看的一個了,我就戴著這個可好?

    這頭上東西佩帶多了,難免會看著俗氣,就戴這一個最好的,我看就正合適,母親,您說呢?”

    林氏是大家族的嫡女,從小就聰明賢淑,也已經習慣了佩戴很多的東西,走到哪里都貴氣非凡。

    她能夠看出自己女兒對這些首飾有些抗拒,也現下心軟了,她也覺得女兒說的話也不無道理,就同意的笑著點點頭。

    “好吧,盈兒既然只喜歡這一個,那就只戴著它吧,晚飯的時間也快到了,我們去大廳準備吃飯吧,你父親和哥哥他們應該也到那里了。”

    “好的,母親,那我們走吧,香菱,你去把首飾收起來,送回我的凝香苑去。”

    “是小姐,我這就送回去。”

    香菱拿著陸盈盈挑選好的首飾,就笑嘻嘻的離開了香玉苑去送首飾去了。

    陸盈盈和林氏就一起朝著飯廳走去,她們到了那里,陸懷忠和陸雲濤以及張伊都已經在飯廳等著她們了。

    兩個妾室,鳳氏和李氏,也是笑盈盈的看著她們走進來。

    陸雲濤走上前,笑眯眯的拉著林氏的手,溫和的在林氏耳邊小聲的低語。

    “夫人,盈兒的首飾和衣服都準備好了?我們這次的機會可是很難得的,盈兒要是能夠找到一個好歸宿,那我們的心也就可以放下了。”

    “準備好了,夫君,我們盈兒那麼漂亮,我看這一陣子性子也緩和了不少,不像以前那麼囂張跋扈了,我覺得這次的希望很大。”

    “那就好,如果盈兒要是能攀上皇親那就更好了,到時候我心中也就有了底氣了,就可以搏一搏了。”

    “好了,別說了,讓盈兒知道了,她該不好意思了,到時候就難免緊張,事與願違就不好了。”

    “恩,夫人說得對,來我們吃飯吧。”

    陸懷忠和林氏小聲的低語完,就走到他們自己的位置開始讓全家人吃飯了。

    陸盈盈雖然里的他們不近,但是經過那麼多年和前一陣的訓練,他們說了什麼陸盈盈卻是都已經知道,心知肚明了。

    她不動聲色的笑了笑,父親和母親大人還真是,找夫婿就找夫婿唄,這麼遮遮掩掩的到是怕自己緊張,如果是以前的陸盈盈也許沒經過這些事,女兒家的會緊張。

    可是自己是穿越到這里的人,以前什麼沒見過,緊張?談不上,不過她可不想去攀皇親。

    這可和她新時代女性的思維不一樣,如果真攀上皇親,自己恐怕就沒有自由了,更別說現在的男人都三妻四妾的,皇親更是如此,她可是瞧不上。

    全家人開開心心的一頓飯吃完,已經很晚了,所有人又都各自回了自己的院子,陸盈盈也回到了凝香苑。

    一進房間,陸盈盈就開始忙乎起來,又是準備昏睡粉,又是準備匕首和工具的,香菱都看傻眼了。

    “小,小姐,你這是做什麼啊,我看著怎麼那麼嚇人呢,小姐,你可不要嚇我啊。”

    陸盈盈看著香菱這個樣子,頓時玩心大起,沖著香菱詭詐一笑,想嚇唬她一下。

    “香菱,你跟著我多久了,是不是知道我很多秘密啊,知道什麼人才能擁抱秘密不會泄露嗎?”

    香菱一听到這話,頓時撲通就跪下來了,嚇得雙眼蘊含淚花,一點點啜泣著哭訴。

    “小姐,你可別嚇奴婢啊,您也沒什麼秘密啊,你這樣讓奴婢很是害怕,奴婢,奴婢也沒做錯什麼啊。”

    陸盈盈看到香菱確實是被嚇到了,這樣子看在她眼里,也沒了玩的興致,就馬上又扶起了香菱。

    “傻香菱,我是逗著你玩呢,你沒看出來啊,怎麼被嚇成了這樣,快起來。”

    香菱戰戰兢兢地起身,抬眼看著陸盈盈,小聲的詢問。

    “小姐,你這是要做什麼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