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26章 挖了一個地窖
    王包婆就是這個意思︰“是啊!現在天還早,咱們叫石頭叔開拖拉機送了去,天黑之前就能趕回來了!”

    結果賀雲笙和江小暖異口同聲回了一句︰“你想的美!”

    還一起送給她一個白眼。

    氣的她拿手指來戳江小暖,難听的話還沒出口,就被賀雲笙給堵了回去︰“王大龍破壞大田村集體團結,這是大罪!你想救他你自己去,喊我們倆做什麼,這些番薯苗也不是我們家的,我們和他又沒有私人恩怨,我們跟你去算怎麼回事!”

    說的好!

    江小暖在心里給他喝彩,冷著一張臉怒視著王包婆︰“你還有什麼事嗎?”

    王包婆氣的很,但他們不去她也沒辦法,要是在這里被王主任逮著,只怕更加沒有好果子吃,只能嘴里罵罵咧咧的走了。

    倉庫里又安靜了下來,江小暖在生氣,卻不知道是氣他還是氣自己還是在氣王包婆這樣的壞人,總之,心氣不順,不想說話!

    直到把所有番薯苗整理完,兩人都忙的饑腸轆轆,賀雲笙忽然遞過來一只雞翅膀,烤的外焦里嫩冒著油,勾的人胃口大開,口水橫流。

    “別生氣了吧,我記著你的話呢,我知道派出所的那些同志就在邊上了,才敢沖出去的!”賀雲笙小聲解釋。

    自己真是越活越回去了,這麼大人竟然要個小孩來哄!

    江小暖嘆了一聲,算了算了,好歹她是個靈魂八十多的老奶奶,沒道理揪著個小破孩不放,她接過雞翅膀,撕了一半給他,問︰“你怎麼知道派出所同志就在邊上的?他們既然在,為什麼我喊起來的時候,他們沒出來抓人?”

    賀雲笙明顯一愣,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江小暖也知道自己問錯了話,問他也等于白問,于是也不再提,兩人沉默地啃完了烤雞翅,又生吃了西紅柿,感覺肚子半抱了,才打住。

    她感慨︰“看來得想辦法弄點別的種子來,好歹種點水果啊之類的,蔬菜也得更新一下,不然來來回回吃這些,好膩!”

    有空間就是好啊,這家家戶戶菜地里蔬菜都在打蔫了,他們竟然還能吃的發膩?!

    這要是被人听見,絕對要驚掉大牙!

    賀雲笙偷偷看她,見她果然沒有再生氣了,便露齒一笑︰“嗯!我剛種了黃瓜,我還在里面挖了一個地窖,很大的,可以用來存放很多的東西!”

    江小暖忍不住給他點贊︰“真是個聰明的好孩子!”

    說著又要去摸他腦袋,照例被他一偏頭躲開了,這次還皺了皺眉表示不悅。

    嘖!小屁孩!還越來越有個性了呢!

    江小暖沒摸著毛腦袋也不生氣,正要再逗逗他,忽然听見村口一陣銅鑼敲響。

    她趕緊鎖了倉庫門窗,和賀雲笙兩人一起跑過去,卻是甦玉英被王主任從鎮上領了回來。

    走的時候高高壯壯一女人,囂張又彪悍,不過才幾天沒見,就瘦了好幾圈,整個人的精氣神都沒了,就像個沒有靈魂的人偶,被人牽著回來了,然後就是一通自我懺悔,又通讀了檢討書和保證書,這才算被真正釋放。

    秦忠漢和秦大壯夫妻倆忙著把人接回家,王包婆見狀更加擔心自家還被關在鎮上生死未卜的佷子王大龍。

    短暫的插曲過後,大田村民們又開始繼續忙碌的種植番薯苗,起早貪黑幾天終于將大田村所有長不起玉米的地塊都間插著種上了番薯,鎮上的番薯苗培育也終于走上正軌,可以正常供應其他幾個村,江小暖的育苗工作也終于走到尾聲。

    這天,她把倉庫的鑰匙還給王主任,收拾好自己的日常用品往家走,一路上看著田里郁郁而長的番薯地,心情別提多高興。

    “小暖!你這很沉的吧?我來給你提著!”邊上忽然躥出來一個人,江小暖先是沒在意也沒見著人臉,等听清楚是誰的聲音,不由嚇得後退兩步,然後戒備地盯著秦忠漢,“你要干什麼?”

    秦忠漢十分無辜︰“我來給我媽向你道歉來了,你也知道的,我媽這人最好面子,但她做錯了事,我這個做人兒子的,理應替她還債。”

    他還是騎著郵局那輛公用自行車,看樣子已經緩過了吃屎事件的後勁兒,又去郵局上班了,只是這一回到了她身邊就沒再騎著,而是推著跟在她邊上慢慢走,一邊說還一邊覷著她的神色,模樣十分的小心翼翼。

    江小暖受寵若驚到毛骨悚然,腳下打了個突︰“秦忠漢,你沒毛病吧?”

    那晚上的事他們倆自己心知肚明,雖然路上的坑和毛驢屎確確實實和她沒有什麼關系,但最終她也確實沒有給他去喊赤腳醫生,就等著看他出丑看他受罪的。

    就這了,他不記恨她躲著她也就罷了,居然還露出這麼一副對她情意綿綿、溫柔小意的小心討好模樣?

    是她熱中暑眼花了,還是他吃屎把腦子吃壞了?

    或者,這人吃屎吃出心理變態,想先來個感情攻勢把她拿下,然後再各種各樣折磨的她生不如死?

    江小暖覺得人心當真難測,她活兩輩子都沒看懂,眼看他又伸手來拿她手上的手提袋子,趕緊往前走了兩步讓開︰“不用了!謝謝!”

    又走了一會兒,遇上來接她的江媽,秦忠漢這才作罷。

    “你果然看上秦家那小子了?”江媽看著秦忠漢騎自行車離開的背影,心里暗暗計較,人才倒是不錯,工作也很體面,就是家里老娘太不靠譜,要是小暖嫁過去,指定就是受磋磨的命!

    江小暖大驚︰“媽!誰和你說我看上他了?我才多大啊!”

    她才十五,這年代姑娘家普遍都要過了二十才結婚,只有那些家里窮的,才會早早把十八的姑娘嫁出去。

    至于前世她十五歲就嫁到了秦家,一來是因為江家出了事,二來也是因為秦忠漢那時候生了場病,甦玉英不知道怎麼想的,就一定要娶了江小暖進門,為了避免被抓“封建迷信”的典型,對外只說秦忠漢看上了江小暖,看她現在孤苦伶仃的實在可憐,這才要早早娶進門護著,實際上,就是為了“沖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