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25章︰這孩子有點像……
    洛秋與莊蓉兒到了槐東鎮後,先跟著龐明軒去看房子,在離明軒樓不遠的巷子里,一個不大不小的四合院,用穿堂隔成一大一小兩個院子,外面的大院子用來會客,後頭小點的院子才是主人家居住的屋子。

    龐明軒道︰“這地界好,環境也不錯,賣家出的急,定價是三百兩,我之前來看過,值這個價錢。”

    洛秋跟著龐明軒轉了一圈,十分滿意︰“龐公子的眼光果然不錯,我十分喜歡這里。”

    “如此便定下了,這是地契,姑娘先收好,下午龐某派人將這里打掃下。”龐明軒從袖中取出地契遞給洛秋,洛秋沒想到地契已經在他手里,還以為要去賣家那里取。

    “不用麻煩,我自己來就行。”龐明軒已經幫了她這麼多,沒道理還要勞煩他做這種小事,雖然于他而言也只是動動嘴的事情。

    “無妨,龐某也想姑娘早日搬過來,才能繼續下面的合作。”

    如此洛秋不再推辭,外面榮兒等不下去,拉著莊蓉兒跑進來,不滿的叫著娘親。

    龐明軒驚訝︰“這是你孩子?”

    方才龐明軒見到洛秋時是莊蓉兒抱的榮兒,他便以為那是莊蓉兒的孩子,沒想到竟然是洛秋的,可她看起來不過十六七歲,怎麼會有這麼大的孩子?

    “讓龐公子見笑了。”洛秋熟練的把跑過來的榮兒抱起,對龐明軒介紹道︰“這是我孩子,叫榮兒。”

    “叔叔好。”榮兒乖乖巧巧的對龐明軒打招呼,早上出門時那個小白臉告訴他,只要看見娘親跟陌生男人走在一起就要跑過去叫娘親,剛才差點忘記,現在叫應該沒問題吧?

    “小榮兒好。”龐明軒見著小娃娃生的唇紅齒白,倒也喜歡,心里有些東西也隨之散去。

    作為東道主,龐明軒邀請洛秋跟莊蓉兒去他府上用午膳,洛秋覺得跟未來的合作商多接觸接觸沒什麼不好,還可以問問他有沒有合適的工作推薦給莊蓉兒,便答應下來,帶著莊蓉兒與榮兒坐上去往龐府的馬車。

    馬車很快到了龐府門口,洛秋踩著小凳子下車,不忘回頭扶莊蓉兒一把,莊蓉兒有些不好意思,畢竟她跟龐明軒並不是很熟。

    剛進龐府不久,就撞見滿口抱怨的謝遇,他偷跑出來是想游山玩水,結果整日被龐明軒關在府里,跟沒出來一樣,簡直好生無趣,听見龐明軒回來正要趕來抱怨,不想他身邊還跟著兩個姑娘,其中一個還沒見過,謝遇又精神起來。

    “洛姑娘好久不見啊!”謝遇選擇先跟認識的洛秋打招呼,等洛秋回答後再順勢去問她身邊那位姑娘。

    “謝公子,好久不見!”洛秋打著招呼,身旁牽著的小家伙跟著叫一句︰“叔叔好。”

    謝遇這才注意到她們中間還站這個小不點,目光忽然停在小不點的臉上,疑惑道︰“這孩子怎麼有點像……”

    “像誰?”洛秋忙問,難道謝遇認識榮兒的親生父母不成?

    沒想到謝遇連忙擺手︰“是我看錯了,那位目前還沒娶親,踫巧踫巧,這是誰的孩子?”

    “我的”

    如果嘴里有口茶,謝遇已經噴出來了,錯愕的看看洛秋又看看榮兒︰“你的?”

    “對,這是我兒子。”

    “不應該啊,怎麼……”

    “別在這里擋路,讓客人們進去。”龐明軒打斷他的話,謝遇也明白自己失言,對洛秋抱歉的笑了笑。

    洛秋當做什麼都沒听出來,跟著龐明軒繼續往里去。

    進屋後里面已經備好飯菜,可見龐明軒提前吩咐過,幾人客套的落了座,仿佛方才的不愉快沒有發生,洛秋瞧見桌子上有那道酸菜魚,便道︰“我還以為這道菜不會出現在龐公子的餐桌上。”

    龐明軒笑道︰“原不是為我準備的。”

    謝遇忙道︰“我愛吃這個,就是他家廚子做的味總比不過洛姑娘的。”

    “謝公子常吃才會這樣覺得,若換做我日日做,謝公子也會吃膩的。”

    “若是洛姑娘,小爺必不會吃膩。”

    洛秋笑了笑,一番客套後才對龐明軒道︰“不知龐公子手下可有適合姑娘家做的差事。”

    洛秋一開口,莊蓉兒便明白過來,心中越發感激。

    “姑娘做的差事?”龐明軒見目光落在莊蓉兒身上,莊蓉兒有些害羞的別過臉。

    “就是我身旁這位姑娘,家里出了點事情,想重新找個活做。”

    龐明軒放下筷子,問莊蓉兒︰“這位姑娘先前可在哪里當過工?”

    莊蓉兒道︰“我在裁縫鋪子里幫過工。”

    “可會紡織?”龐明軒又問。

    “會”

    龐明軒點頭︰“這也不難,我在槐東鎮有個綢緞莊,月錢按每月織出的匹數算,一匹二錢,若姑娘不嫌棄可以去那里。”

    哪里會嫌棄,這個月錢比她之前高得多,莊蓉兒忙道︰“不嫌棄不嫌棄。”

    “能者多勞,龐公子果然有商業頭腦。”洛秋贊道,馬屁還是要適當拍一拍的,然而龐明軒並非自傲之人,只回了個笑。

    酒足飯飽後,龐明軒安排人帶著莊蓉兒往綢緞莊去,謝遇也跟著一塊去了,洛秋則因為榮兒犯困暫時留在龐府,與龐明軒商量另一件事情。

    “姑娘說想種番椒?”

    “對!”這是洛秋剛想出來的主意,既然她要推行辣菜,辣椒這種東西就必須先一步推廣起來,之前龐明軒也說過番椒現在的價錢甚至比一條草魚要高,導致用它做的菜肴定價偏高,過高的價格會影響銷售的數量,這並不是件好事。

    “從如今的市場來看,種番椒風險略高,不建議發展。”龐明軒思索後持否定態度,這點洛秋也是明白的,同他分析道︰“目前番椒價高主要是產出少,數量決定價格,前期投入成本的確較高,可一旦市場掌控下來,回報必將大于投入。”

    龐明軒來了興致,談生意他永遠不會累︰“哦?不知姑娘是何見解?”

    洛秋道︰“實不相瞞,我手中的菜式多為辣味,番椒是必須物,目前番椒的價格,並不利于推行這些菜,番椒的價格降下去才能推動更多人去接受這種味道,從而接受明軒樓即將推出的菜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