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二章 記名弟子
    天漏之體四字一出,所有修士都知道意味著什麼。

    幾大仙宗的人最開始還有些不太相信女醫修的話,畢竟這可是最好的雷靈根苗子,所以每個仙門又都派了人親自過來為雲開引靈再查。

    “可惜了,還真是天漏之體,這一下變異雷靈根還不如個五靈根。”

    “何止不如,引氣入體都難,畢竟丹田漏成這般。”

    “那這咋整?你們都不要了?”

    “要什麼,根本修煉不了。”

    “也不是絕對無法修煉,萬一僥幸的話也能引氣入體成功,不過這一輩子最多也就是煉氣一期到頭了。但不斷引靈氣入體,只要引的速度能夠快過漏的速度,好歹還是能保住命活到六七十歲不成問題。”

    “若是有補天石的話,說不定能夠補好她這天漏之體。”

    “你這是在說笑話嗎?傳說中的東西誰見過?恐怕也只有靈界或者仙界才有,咱們這鳳行大陸根本不存在。”

    ……

    大伙眾說紛紜間,雲開也從最開始“廢體”兩個字的驚訝中快速回神,本能地捕捉那些于她如今處境有利的關鍵消息。

    “幾乎等同于廢體”,那就意味著並不算全廢,意味著她有靈根之下,踏入修行便始終存著一線生機。

    而“補天石”則能修補好天漏之體,能讓她徹底擺脫病根真正活下去,即使再珍貴稀罕,卻一定存在。

    只是眼下,她首先必須成功拜入一處仙門,而後方有機會學習修煉之術、有機會引氣入體保命。

    “請問諸位仙師,今日是不是只要測出有靈根,便可選擇想要加入的仙門?”

    雲開的聲音不算大,卻鎮定、清晰的將訴求擺開到了所有人面前,哪怕她現在並不再是被爭搶的優秀苗子。

    測試廣場頓時安靜得有些尷尬,此一時彼一時,誰都不想收一個有著天漏之體的雷靈根,畢竟這還真不如最爛的五靈根。

    “咳咳,照理的確如此。”

    扶搖閣的一名女修尷尬地清了清嗓子,暗道若是她踫上這樣的大起大落,估計當場得難過死︰“不過小姑娘,你得知道測試靈根選擇加入仙門並非最後結果,等到去了所選仙門,還要參加入門考核,成功通過者方能有資格成為正式弟子。而你現在的身體狀況,不論去哪一仙門,都不可能通得過入門考核。”

    雲開認真听著,心中盤算著她只是身體差,但不是腦子差。

    除非所有仙門入門考核全部都是消耗巨大體能的方式,而無動腦的,不然試都沒試過便這般將她全盤否定,明顯只是偏見。

    但她更清楚,仙門招收弟子,最重要的本就是弟子未來對師門的回報率,所以一個在他們眼中注定無法修行的廢體,門派不願意浪費時間、資源,本也是常情。

    “您說的,我知道,但還是懇請能有仙門給我一次入門考核的機會,讓我試試也好。若是過不了,那是我與仙門無緣,無論如何只會心存感恩,絕不再做任何糾纏。”

    雲開的確也是這般想的,十分真誠、同時聰明的將決定權重新遞回到幾大仙門手里。

    她把重點落到招新規則本身,既就事論事,也動之以情,但凡有仙門願意走個過場,多多少少總會顧全面子遵守規則做個順水人情。

    大概是她的態度太過坦蕩真誠,言詞亦頗為有度,轉念之間果然有人開始商量了起來,覺得其實給這孩子一次入門考核的機會也無所謂。

    很快,除實力最強的南華宗以外,其他幾大仙門紛紛表態願意給雲開一次參加入門考核的機會。

    眼看著選擇權又將回到雲開手中,人群中卻突然走出一人,出乎意料的當眾說道︰“不必再參加任何入門考核,本尊願直接收你為記名弟子。”

    眾人聞聲看去,卻發現來者竟是南華宗最年輕、最厲害的元嬰大能秦天,于是紛紛起身行禮相迎。

    秦天十六歲築基,三十歲結丹,晉級元嬰時才一百零一歲。

    莫說是身處資源最差的下三州,便是放眼整個鳳行大陸全部九州,那也是極其罕見的天才。

    不僅如此,他現在還不到三百歲,便已是元嬰後期,如此速度下去,很可能成為鳳行大陸最年輕的化神,小飛升至靈界。

    而眼下,這樣的天才大能主動收人為徒,哪怕只是記名弟子,也足夠令人妒嫉到眼紅。

    不過,想起雲開的天漏之體,他們的心態瞬間又平衡了起來。

    一個注定沒有任何前途的天漏之體,就算是秦天這樣的元嬰大能也沒辦法解決,被誰收為徒弟都只是擔個虛名罷了。

    于是,所有人轉而吹捧起秦天的仁善之心,一致認為秦天是同情那孩子的遭遇才不願眼睜睜看著小姑娘求生無門,權當日行一善。

    不過,秦天若是願意付出些代價助小姑娘引氣入體,也算是小姑娘命不該絕,到時在南華宗好好養著,至少像個普通人一般活到五六十歲沒什麼問題。

    “快上前拜謝仙君。”

    女醫修見雲開還站在原地,只當她是太過意外沒反應過來,當下便悄悄推了推雲開,小聲提醒。

    如此好事,自然要立馬當著眾人之面落實師徒之名,免得遲了再生風波。

    只是誰都想不到,本該激動人心的時候,雲開卻在一本正經的神游,關鍵還是當著秦天的面。

    這真怪不得她,畢竟她向來運氣並不好,而眼下大好轉機來得如此突然又如此簡單,措不及防得令她懷疑真假。

    從所有人的反應中看得出來,眼前這位仙君必定是極其了不得的存在,所以她這天漏之體到底憑什麼入了這等了不得存在的法眼?

    總不至于憑她可憐?

    雲開莫名生出了少有的惶恐與不安,因為她清醒地知道,世間比她可憐的人多得去,而越是強大之人,也越不可能輕易心軟。

    好在女醫修的提醒令她很快不動聲色地收回思緒,並果斷做出決定。因為她沒有任何理由、更沒有任何資格拒絕這位仙君主動遞出的橄欖枝。

    “多謝仙君垂憐!”

    雲開不再多思,鄭重朝秦天行了一記跪拜大禮。

    無論真正的緣由是什麼,總之人家的確給了她學習仙術的機會,形同再生之恩就當銘記于心。

    受過大禮,秦天略一點頭,微抬手示意雲開起身,俊美的眉眼沒有再關注剛收的記名弟子。

    “爾等繼續,本尊有事先行一步。”

    與南華宗弟子簡單交代過後,他不再逗留,甚至連剛收的記名弟子如何安排亦未多做交代,就這麼徑直離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