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06坑人的副作用
    胡德爾不用刻意去看,豐富的戰斗經驗也知道對方會從後方發動尾隨攻擊。

    但是自己正背朝敵人,技能無法施展,只能憑借護體技能硬抗一下,然後再重新轉身正面迎敵。

    當然胡德爾也不會白白挨打,他右手握住戰錘握把底端向後掄去,一是保護自己後半區,二是沖鋒技能已經進入尾聲,可以用這樣的方式制造慣性有利于轉身快速改變方向。

    可是當戰錘剛飛舞起來的時候,胡德爾的一只腳就被踩住,同時身體又從側後方給狠狠撞了一下。

    本來胡德爾就在旋轉身體重心移動,中途被這麼一撞直接失去了平衡側著身體倒了下去。

    【野蠻沖鋒技能釋放完畢】

    艾文的戰斗素養可不是開玩笑的,瞬息之間他的大腦就能下意識地抓住一切機會、利用所有能夠利用的條件去獲得優勢取得勝利。

    坦克是厲害,但是翻車的坦克可就另當別論了。

    艾文復制胡德爾的技能還施彼身,其中還配合了他刻在骨子里的戰斗技術,一下扭轉了局勢。

    趁他病要他命,艾文在胡德爾倒下的過程中就緊跟上去連捅帶刺,消耗著胡德爾的護體技能。

    胡德爾這一下摔得並不嚴重,但非常羞惱。

    通過遭受的幾次攻擊就知道,對方並不是什麼厲害人物,自己的護身技能雖然現在已經搖搖欲墜,但要是和自己同階段或者稍稍低一些的,自己早就受傷了。

    而被這樣“低端”的對手如此戲耍,哪怕自己最後贏了,也會成為同僚口中的笑柄!

    他一個翻滾然後撐地起身,然後又使出橫掃千軍妄圖將艾文從身旁趕走。

    可胡德爾沒料到的是——技能失效了!

    戰錘是揮出去了,但是氣力並沒有附加其上融合成戰技。

    此時艾文沒有退避,而是矮身上前,讓過從頭頂掠過的戰錘,同時連續開啟技能——狂戰!

    血量和精力驟減45%,攻擊力同時疊加三層!

    再加上戰斗還沒有超過一分鐘,燃血技能的高攻高速效果也還在,這些效果凝聚在一起,讓艾文的攻擊形成了致命一擊!

    胡德爾的護身技能被魔劍“風刃”瞬間擊破,破碎的氣力盾牌化作光點消散在空氣中,劍刃在胡德爾的頭盔底層處進入,自下而上從咽喉直貫入腦。

    巨人的身體瞬間僵硬,手中的戰錘砸在地上。

    艾文微微喘息,抽出魔劍輕輕一推,胡德爾的尸身向後倒去,砸起一陣塵土。

    啪啷啷……

    拉恩卡諾侯爵手中的酒杯掉落在高台上又彈跳起來,里面的酒液傾灑出來潑在了他華麗的靴子上。

    侯爵沒有顧及這些,而是目瞪口呆地看著胡德爾再也沒有動靜的身體。

    這可是他手下三位最重要的武將之一,是統帥正規步軍的大統領!

    有胡德爾在,擊破敵人的軍陣不比精銳騎兵差多少!

    就這麼……死啦???

    侯爵軍隊的上上下下也都震驚不已,胡德爾可是侯爵領的頂尖高手之一,只戰斗了這麼一會兒就被殺了?

    不理會對面的情緒,艾文看到面板再次出現了升級提示,這次他沒有留作保命的手段,直接進行了升級。

    畢竟剛才無論是生命值還是使用技能的精力值都有消耗,接下來要保持全盛狀態迎接第三次戰斗。

    這回又連續升級了五次,可見擊敗強敵的好處。

    【姓名︰艾文

    位階︰魔王(初級)

    生命︰2350

    精力︰1650

    法力︰2030】

    除了這些,天賦能力和技能樹也有所變化。

    天賦能力有變化的是剛剛戰斗中使用過的兩項︰

    痛苦給予者升級為“痛苦術師”,原來是[對目標進行詛咒,被詛咒者負面狀態效果和持續時間增加一倍],現在升級後加了“有效”兩個字,也就是詛咒的成功率和效果都提升了。

    厄運標志也變為“厄運災禍”,效果更改為[大幅降低目標幸運,並且使目標使用技能的效果和準確率有所降低]。

    艾文尋思,看來天賦能力是需要通過使用來獲得經驗值來提升的,那麼其他天賦能力他也得想辦法來增加出場時間了。

    技能樹並沒有解鎖新技能,但是已有的技能全都成為了初級水平,至于強化之處先不贅述。

    可讓艾文傻眼的是,每個技能樹的說明中又添加了新內容,而這些內容就是讓他犯迷糊的地方。

    【傲慢︰你會給人以目中無人的印象】

    【嫉妒︰你會見不得別人好】

    【暴怒︰每次使用本技能樹的技能都會隨機損失生命值】

    【怠惰︰每天睡眠不足七小時,你的狀態會降低】

    【貪婪︰身上沒有足夠的錢會心神不寧】

    【暴食︰每天至少要食用十公斤肉食否則獲得經驗值會降低】

    【欲望︰(﹀﹀)你懂的】

    噗!什麼叫“你懂的”???

    而且副作用到底是什麼你倒是講明白啊!

    好家伙,果然魔王不是好當的,居然還有如此“毒副作用”!

    心中腹誹著,艾文已經下意識地開始摸尸體了。

    剛才干掉第一個人的時候還沒有這樣,這次升級後,貪婪屬性直接開始影響艾文的行為。

    ‘這時要是再去溫穆漢爾家的藏寶庫,我肯定會有搬空的念頭而不是只拿走兩把劍!’

    艾文摸尸體的行為也是決斗規則所允許的,無論對手是戰死還是投降,身上的財物都屬于勝利者所有。

    “干掉強悍的對手……獲得十二金幣……達拉崩吧&#……”

    艾文一邊哼著歌兒一邊搜刮戰利品,可惜只有這點需要隨身攜帶的金幣,至于銀幣銅幣之類相對低價值且數量大的財物一定是在行李里面。

    ‘真不爽!嗯,這身重型鎧甲應該能賣個好價錢,還有這柄戰錘。

    至于那個輕甲武士,算了,人家可憐的老父親正在哭靈,就放過他吧。’

    拉恩卡諾侯爵軍陣前的人,就這樣傻愣愣地看著艾文將胡德爾扒了個底朝天,然後將盔甲和武器打包好了放在旗幟旁邊。

    戰場就在城堡和敵軍軍陣一箭之地內,艾文的舉動同樣也被城堡上的人盡收眼底。

    第一陣艾文輕松將敵人殺死,讓城堡上的人歡呼雀躍;

    第二陣面對敵軍的知名大將,所有人都很緊張,尤其是艾文倒地的時候,萊妮直接哭了出來。

    接下來他們又見證了奇跡,此時看到艾文收攏戰利品時,又都歡呼起來。

    萊妮滿面淚痕,但卻是在歡笑。

    剛才的情景真的嚇壞她了。

    雖然艾文並不是她“正經”的召喚獸,但已經和她的命運息息相關了。

    “父親大人,艾文大人他已經打了兩場,還能繼續戰斗嗎?”

    伯爵掏出手帕給愛女擦拭掛在臉頰上的淚水︰“他還沒有顯露疲態,應該沒有問題。”

    “可是,對面要是再派出厲害的人呢?”

    “和胡德爾一樣的步戰高手還有一位,馬上作戰能力強的騎士也有三人,就是不知道,拉恩卡諾侯爵會派出誰來進行第三場戰斗。”

    這時索尼克插話道︰“如果是騎士對決的話,艾文閣下沒有裝備,會很吃虧的!”

    伯爵說道︰“出城前我提過了,但是他說不習慣那種戰斗,會看著辦的。”

    萊妮扶著垛口嘆息︰“艾文大人明顯不會戰技,也沒有使用魔法,很吃虧啊!”

    索尼克說道︰“艾文閣下也是剛剛被你給召喚到這里的,沒有辦法。不過閣下他自身就很厲害,否則也不可能兩次戰而勝之。”

    伯爵也安慰萊妮︰“我們就相信他吧,我覺得艾文閣下不會輕易倒下的!”

    這時敵軍陣營出現了變化,一名手持雙手大劍的武士走了出來。

    剛才拉恩卡諾侯爵回過神兒來之後首先就是破口大罵,他半杯酒都沒有喝完,就連折兩員大將,從出征開始到現在,不,就算三年前的戰爭,他都沒有這樣痛心過!

    侯爵非常想招呼一聲讓軍隊沖過去將艾文亂刃分尸,可是他不能!

    他是一名貴族,不能做出有損貴族身份和名譽的事情,否則後果可比輸掉一場戰爭都要嚴重。

    決斗是他提出來的,而且還有這麼多人見證,毀約只能想想罷了。

    “誰?誰去把這個可惡的佣兵給我干掉?干掉他,我獎賞一百金幣!”

    金銀銅幣的兌換比例為1:100,五枚銅幣可以購買一公斤麥粉。

    剛剛死掉的胡德爾一年能夠領到的所有薪水都不夠二百金幣,所以一百金幣對于給領主打工的人甚至擁有領地的庭臣來說都是一筆可觀的巨款了。

    重賞之下必有勇夫,另一名步軍大將走進決斗場。

    “吾名巴萊,以前也是一名佣兵,五年前被侯爵大人招募,現在是近衛團副團長。

    第三陣由我做為你的對手!”

    來人通名報姓完畢,艾文點了點頭,將魔劍“風刃”放回馬背上,拿出另一把魔劍。

    這把魔劍劍刃長度要比“風刃”長十公分,寬度也多了兩指,名為“斬狼”。

    上面附加的是增加破甲殺傷能力的火系魔法,隱隱顯現紅色的流光。

    巴萊看著艾文不疾不徐的動作,接著又直視他的眼楮,心情非常糟糕。

    這是一種被看扁的感覺,仿佛自己就是一個微不足道的小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