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6章 老臣楊彪
    鄧泉面皮發燙,尷尬地一言不發。

    虎賁剛才的表現實在太丟人,讓他之前的諫阻全成了不切實際的大話。

    “虎賁、羽林本是精銳的代稱,為何成了這般模樣?”

    鄧泉汗如雨下,心里委屈無比。

    他是光祿勛不假,可虎賁、羽林墮落卻不是他的責任,至少不是他一個人的責任。

    但這樣的話,他卻是無論如何也說不出口的。

    見鄧泉無言以對,劉協沒有再說什麼。

    虎賁、羽林的戰斗力的確讓人著急,但這不是鄧泉一個人的責任,苛責鄧泉解決不了問題,只能一步步來,先從自身做起,希望鄧泉能夠主動跟進。

    他輕輕嘆了一口氣。“王越不僅劍術好,為人也穩重,朕打算讓他隨侍左右,方便向他請教劍術,有勞鄧卿處理一下。”

    鄧泉吃了一驚。天子要調王越隨侍左右,這可以理解,學習劍術,也可以接受。但這麼正式的提出,而且用“請教”這兩個字,著實不合規矩。

    王越只是一個武夫,又是虎賁郎,這都是他的職責所在,何必這麼禮敬?

    鄧泉覺得自己身為老臣,又位列九卿,有責任提醒一下天子。“陛下禮賢下士,有明君之風,乃天下之幸。只是君臣相處以禮,不宜失當,望陛下三思。”

    一旁的王越听了,也覺得不妥,上前拜了拜。“陛下,臣以為鄧君老成謀國,所言有理。”

    劉協打量了王越一眼,多少有些意外,卻沒有再堅持。

    他的目的已經達到了,沒必要特立獨行,和大臣爭執,浪費口舌。

    “就依二卿。”

    鄧泉很快就辦好了文書,轉王越為虎賁侍郎,侍從劉協左右。

    王越原本是虎賁郎,比三百石,轉為比四百石的虎賁侍郎,算是升了一級。

    王越很滿意,劉協心理卻有些不是滋味。

    如此身手,為人穩重,卻在虎賁郎這樣的低級職位上停滯十幾年,紈褲子弟袁術卻能年紀輕輕就成了虎賁中郎將,大漢的官僚系統沉痾太重,大有問題。

    劉協與鄧泉商量,從虎賁、羽林中挑選一些身手好、有戰斗力的,由王越指揮、訓練,常從左右,既是護衛,又是陪練。

    不等鄧泉表示反對,劉協語重心長的說,天下多事,朕當效光武皇帝故事,讀書習武,以期中興漢室,再建太平。

    鄧泉找不出理由反對,只能唯唯喏喏,說了一些陛下英明之類的場面話,匆匆下去安排了。

    劉協抓緊時間空隙,向王越請教劍術。

    僅僅將楊奉收為己用是不夠的,打鐵還需自身硬,他需要盡快提高自身的實力,包括武力。

    虎賁不佩劍,而是佩環首刀,黃室虎文。環首刀是直刀,等于單鋒重劍,劍術一樣能用,只是劈砍更多一些,對力量要求也更高。

    劉協才十五歲,這些年日子過得苦,營養不足,身高只有一米六左右,勉強算是個七尺男兒,提著五尺多長、三斤多重的環首刀,很不協調,時間稍長,便覺得吃力。

    可是長刀在手,那種沉甸甸的力量感還是讓劉協心潮澎湃,似乎喚醒了一種潛伏已久的情緒。

    究竟是什麼情緒,又是誰的情緒,他不知道。

    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

    劉協提刀在手,揮舞了兩下,忍不住放聲大笑。

    ——

    太尉楊彪攔住了匆匆路過的鄧泉,眉心微蹙,擔憂地看著 頂大笑的天子。

    “伯淵,出什麼事了?”

    鄧泉掏出一方手絹,抹抹額頭的細汗,回頭看了一眼,眼神復雜。“沒事,陛下很好。”

    “很好?”楊彪不滿地看著鄧泉。

    大眾廣庭之下,天子大呼小叫,全無威儀可言,這叫很好?

    感受到楊彪的不滿,鄧泉心里咯 一下,清醒了不少,連忙收起笑容,將剛才的事說了一遍。

    在別人面前,他可以不假顏色。在楊彪面前,他沒有這樣的底氣。

    大漢有兩個四世三公的顯赫家族,汝南袁氏,弘農楊氏。

    楊彪就出自弘農楊氏,他的夫人出自汝南袁氏,是袁術的妹妹。他本人少年成名,仕途平坦,一路升至太尉。

    雖說他位登三公是在董卓當政期間,卻不是董卓的恩賜。

    即使沒有董卓,他也會走到這一步。

    實際上,這幾年如果不是他憑借著弘農楊氏的影響力據禮力爭,讓李唷 岵壞貌揮興樟玻   木秤齷岣豢啊br />
    眾臣以楊彪多有感激,再加上楊彪身材魁梧,濃眉大眼,不苛言笑,令人望而生畏。

    即使鄧泉位列九卿,也不敢在楊彪面前托大,何況他這個光祿勛名義上還算是太尉的下屬。

    听完鄧泉的敘述,楊彪眼中的疑惑更盛。

    天子要學劍也就罷了,他居然還降伏了楊奉?

    楊奉是什麼人,楊彪很清楚,那是一個粗鄙無禮的武夫,不講理的。

    楊彪揮揮手,示意鄧泉自便,自己整理了一下衣服,緩緩上了 。

    看著瘦小的天子揮舞著環首刀,一招一式的演練,楊彪有些心疼,更多的是感慨。

    這些年,天子受苦了。

    小小年紀,卻承受著如此沉重的責任,天子不僅沒有被壓垮,還能奮發圖強,習武強身,僅是這份毅力就足以讓人動容。

    雖然董卓廢立別有用心,可是不得不說,天子比他的皇兄劉辯更適合帝位。

    先帝當年沒看錯,只是……

    想到這些年的風風雨雨,楊彪暗自嘆了一口氣。

    “楊公?”劉協收式,回頭看了一眼楊彪,心中掠過一絲莫名的忐忑。

    楊彪人老成精,自己能不能瞞過他的眼楮?

    “陛下。”楊彪緩步上前,看了一眼劉協亮晶晶的額頭,輕聲勸道︰“陛下,習武貴在堅持,不可操之過急。病體初愈,還是多多休息為好。”

    劉協將環首刀還給王越。“今天就到這里吧。朕再揣摩揣摩,明日再向侍郎請教。”

    王越連稱不敢,退了下去。

    天子與太尉說話,他沒必要站在一旁。

    楊彪靜靜地看著這一切,撫著胡須,大感欣慰。

    眼前所見,結合鄧泉所說,天子雖然有些改變,卻還算理智,不像先帝那樣一意孤行。

    “楊公,有事?”

    楊彪點點頭。他來見天子,除了看看天子有沒有發瘋之外,的確有事。

    “陛下,臣聞楊奉、楊定等人有意進攻段煨,深感不安。臣敢以身家性命擔保,段煨必無反意。當日披甲見駕,又不下馬行禮,只是生性多疑,又畏讒懼誅,不得不如此。這些日段煨貢獻不絕,可見其志,望陛下下詔,命楊奉、楊定撤兵,不可造次,免生禍端。”

    “楊公放心吧,一時半會的打不起來。”劉協擺擺手,刻意雲淡風輕地說道。

    楊彪驚訝地看著劉協。“陛下是怎麼制止楊奉的?”

    劉協嘴角微挑,露出一抹意味深長的笑容。“很簡單,告訴他贏不了就行。有害無利,你讓他打,他也不會打。”

    楊彪愣了一下,不禁苦笑,原來天子是用這種辦法說服楊奉的。

    果然是簡單,而且有效,只是……

    他想了想,又道︰“那陛下以為,如果兵力充足,楊奉就可以進攻段煨嗎?”

    “如果他有這個實力,朕同意與否,楊公覺得有區別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