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二十八章(【二更】路穗穗此刻就是很...)
    宋星馳並不知道自己被人嫌棄小,他此刻正在電梯里照鏡子,欣賞自己的帥氣。

    外人和粉絲都不知道,宋星馳其實就是個臭屁小孩,很自戀很自戀。

    小胖見怪不怪,把經紀人打來的電話遞給他,淡聲︰“哥,電話。”

    宋星馳蹙眉接通,“喂?”

    “星馳,你怎麼還去點贊路穗穗的微博?”經紀人不解,“你不知道她污點滿滿嗎?”

    宋星馳微頓,皺了下眉道︰“我們正常互動也不可以?”

    經紀人︰“你覺得呢。”

    他手下不單單只有宋星馳一個藝人,這回也是出了紕漏,才讓宋星馳和路穗穗又湊一起錄節目,他沉默半晌,交代說︰“明天節目你注意點,少和她互動。”

    宋星馳︰“……”

    “听到沒有?”經紀人提醒。

    宋星馳“嗯”了聲,“直播刻意避開,粉絲反而會起疑。”他聲音沒有多少情緒起伏,很是麻木,“你不用特意打電話過來說,跟什麼人交朋友,怎麼互動,我有分寸。”

    經紀人被他的話噎住,還想再說點什麼,發現電話被掛斷了。

    宋星馳把手機還給小胖,瞥他一眼,“你贊同孫哥說的話嗎?”

    孫哥是他經紀人。

    小胖剛剛把兩人對話听得一清二楚,想了想搖頭︰“不贊同。”

    他跟路穗穗接觸時間也不長,但能感覺出來,她挺好的。

    得到滿意答應,宋星馳輕哼道︰“我眼光從不出錯。”小胖︰“……”

    也不知道他在得意什麼。

    -

    路穗穗是看著兩人的名字上熱搜的,但夏莉給她打電話說別管,那個熱搜不是他們買的,也不是路穗穗蹭的,是宋星馳送她上去的,所以宋星馳粉絲和網友就算是罵,也罵不到她頭上。

    路穗穗了然,也確實沒怎麼關心。

    她闔著手機在車里小憩到酒店。

    辦理好入住進房間後,路穗穗收到了節目組通知,說晚上大家一起吃飯,熟悉熟悉,明天早上七點節目就開始錄制,到他們真的解密結束,才算是錄完。

    收到消息,路穗穗腦海里的第一想法是好好補個眠。

    腦子里這樣想的,她也就這樣做了。

    交代樂樂五點過來喊她,路穗穗到浴室洗了個澡然後睡覺。天太熱了,一出門滿身都是汗的感覺。

    ……

    路穗穗醒來時,還不到五點。

    給樂樂發了條消息後,她洗漱,隨便涂了點護膚品便準備出門。

    樂樂過來時,眼楮都瞪直了。

    “穗穗姐,晚上是跟節目組導演還有其他藝人見面,你不化妝嗎?”

    路穗穗︰“不化,那些化妝品悶的我好難受。”

    樂樂︰“……”

    她更了下,正想再勸勸,可一看到她膚如凝脂的那張臉後,突然覺得她的決定是對的。

    其實她化不化妝,真沒多大區別。

    跟導演組和其他藝人見面還算順利,雖然是第一次見面,但比想象中要順利一點。

    《大膽密室》這個綜藝,常駐嘉賓有四位,每一期有兩位特邀嘉賓參加一起解密,有時候他們錄一個上午就解密出來了,偶爾遇到難一點的拖後腿的藝人,可能會需要錄一整天。

    路穗穗听說,他們最長錄過二十個小時,把嘉賓和工作人員都熬累了,最後還是節目組給了提示,他們才解密出來。

    這個節目做的就很大膽,完全不考慮藝人後一天的行程。

    但偏偏是這樣大膽的節目,才讓觀眾覺得驚喜,刺激,有挑戰。

    常駐嘉賓正好是兩男兩女,除了嚴朝是主持人兼演員外,其他三位都是演員,咖位都不算低。

    晚上睡覺前,夏莉和路年年都給她打了電話,告知她和另外幾位藝人相處時要注意的點。

    夏莉說的基本是網上曝光過的消息。

    而路年年說的,倒不是那麼回事。

    “姐。”

    路年年跟嚴朝以及另一女演員趙可兒都合作過,對他們還算了解。

    “嚴朝挺好相處的,對嘉賓會比較照顧,不過他有點潔癖!”路年年吐槽道︰“我之前和他拍戲,有場戲不小心把他衣服弄髒了,他兩天沒跟我在片場說話。”

    路穗穗撲哧一笑,“真的啊?”

    “對啊。”路年年哎呀道︰“他潔癖非常嚴重,你錄節目時小心一點,別把他衣服什麼的搞髒了。”

    “好,還有呢?”

    “還有就是趙可兒,她情商還挺高的,和她相處你應該會快樂。”路年年告知,“那個你要注意點,我不太喜歡她。”

    路穗穗挑眉,有點兒驚訝,“圈子里還有你不喜歡的藝人?”

    “有啊。”路年年誠懇說︰“馮芷珊我特別不喜歡。”

    “怎麼說?”

    路年年︰“她跟我偶像炒緋聞!”

    路穗穗︰“……”

    她沒忍住,彎唇一笑,訝異道︰“你偶像是我知道的那個嗎?”

    兩人什麼都會分享,路年年是個小話癆,經常會跟路穗穗說她偶像的事,誰能想到,國民閨女路年年私底下是個追星小女生呢。

    路年年輕哼︰“對。”

    “更可氣的是!我偶像不想和她炒,她還總是在各種場合提他,搞得粉絲都以為他們有一腿。”說到這,路年年就很生氣,她都沒敢跟偶像炒cp,馮芷珊反而搶在她前面了。

    而且更更更重要的是,馮芷珊和她一樣,都是童星出身。

    不一樣的是,路年年是個沒什麼事業心的女演員,拍一部戲休息三個月,馮芷珊事業心很強,每一年都有兩三部作品出來。

    兩人粉絲經常吵得你死我活的。

    路穗穗失笑,在網上也看了不少她和馮芷珊的‘愛恨情仇’,她彎了彎唇安慰她,“好,姐姐知道了。”

    路年年想了想,覺得這話好像不太妥當,她小可憐似的,“不過姐姐你別因為我和她的這個關系,然後不主動和她接觸。”

    路年年嘆息一聲,“我雖然很煩她炒cp這個,但是也得承認,她有她的厲害之處。”

    路穗穗︰“好。”

    她哄著,“我知道的,放心吧。”

    “嗯嗯。”路年年樂呵道︰“那個衛都弘我沒接觸過,他是這兩年新起來的演員,粉絲挺多的,據說也特別能吵架,你能避開就避開。”

    路穗穗︰“收到。”

    姐妹倆聊了好一會,考慮到路穗穗第二天要早起錄節目,路年年才依依不舍掛電話。

    掛電話前,她不忘提醒路穗穗記得去給她探班。

    路穗穗也沒告訴她,她本就打算在這兒錄完節目,直接飛路年年拍戲的地方,給她探班。

    這是她在上部戲殺青時跟夏莉爭取來的時間。

    -

    早上七點,《大膽密室》準時播出。

    直播間開了六個,觀眾可以自行選擇自己想要看的藝人。和之前差不多,路穗穗這兒的直播間人很少。

    但這會六個人正湊在一起,所以無論是哪個房間都能看見他們。

    此時此刻,路穗穗一行人被工作人員帶進了密室,他們所有人是蒙著眼楮的,眼前一片漆黑。

    身上有麥別著,幾個人嘰嘰喳喳說話,轉移注意力。

    “走好久了呢。”嚴朝說話,“到底還要多久才可以停下啊。”

    馮芷珊︰“今天錄什麼主題的啊,別太難了!我晚上還要回劇組拍戲呢,想早點結束。”

    衛都弘跟著說︰“姐,我會努力的。”

    ……

    幾個人聊著,直播間粉絲瘋狂刷著彈幕。

    「這一期玩什麼啊!」

    「啊啊啊啊星馳罵罵來惹!」

    「準時蹲。」

    「嗚嗚嗚星馳和路穗穗怎麼都不說話啊。」

    「又不是常駐嘉賓,還不熟吧,有什麼可說的。」

    ……

    密室里,在走過長長的一段後,大家終于停下了。

    眼罩摘下的時候,路穗穗眼前依舊一片漆黑,她抬頭看了眼,頭頂有天窗,只有一點點光從外面滲透進來。

    “天哪!太可怕了吧。”

    旁邊響起嚴朝的聲音,“有人嗎?”

    路穗穗和馮芷珊一塊出聲,“嚴老師,我跟你在一個房間。”

    听到兩人聲音,嚴朝愣了愣說︰“珊珊和穗穗嗎?”

    馮芷珊應聲︰“是我們。”

    她皺了皺眉,苦惱道︰“這回節目組玩的很大啊,把我們三湊一起。”

    嚴朝︰“是的。”

    他沉默了兩秒,和路穗穗聊天,“穗穗你解密行嗎?”

    路穗穗沉默了會,老實說︰“沒玩過密室。”

    密室逃脫流行的時候,她已經在醫院住院了,很難得有機會接觸外面世界,不過路穗穗看過很多解密的綜藝和視頻,還算比較了解。

    听到這話,嚴朝正欲開口,馮芷珊便說︰“那完了,我們只能等著被解救了。”

    嚴朝笑笑,“你解密可以,我們相信你。”

    馮芷珊皺了下眉,“那也不一定,誰知道節目組怎麼搞。”

    她幽幽嘆口氣,看向房間里的攝像頭咕噥︰“導演你能不能做個人啊!不能換解密厲害的關一起嗎。”

    看她這樣,粉絲直呼可愛。

    當然,也有人覺得並不。

    「馮芷珊這話什麼意思……她是在嫌棄路穗穗不會解密嗎?」

    「某家是不是太敏感了,而且我們珊珊說的就是實話啊,路穗穗自己說自己沒玩過密室的。」

    粉絲們開始在彈幕吵架,當事人一無所知。

    密室黑漆漆的,他們首先要想辦法把房間里的燈打開,才方便進行下一步。

    嚴朝和馮芷珊都是老玩家,知道節目組的套路。

    “先找燈。”嚴朝道︰“如果牆上沒有開關的話,那一定會有什麼出口之類的東西,摸索著找線索。”

    路穗穗應下。

    在這方面,她是新手,基本听前輩的。

    找了會,房間里什麼都沒有。

    馮芷珊嘆氣,“唉,這可怎麼辦呀,我們三不會真的要在這里等到他們三個來找吧?”

    嚴朝︰“先別泄氣,再試試呢。”

    他問︰“穗穗,你那邊都找過了嗎?”

    路穗穗應聲,她站在房間中間思索了會,抬頭看向那唯一一個小窗戶透進來的光,她蹙眉,想了想問︰“你們說燈光的開關會不會是在這個天窗這里啊?”

    聞言,馮芷珊想也不想說︰“怎麼可能。”

    她看了眼,“不會的。”

    嚴朝沉思半晌,“我覺得有可能,但問題是我們怎麼去拿?”

    房間內沒有凳子。

    三人借著微光大眼瞪小眼看了會,馮芷珊道︰“踩著什麼應該能踫到吧?”

    嚴朝點頭,“行,那來吧。”

    他道︰“我半蹲著,珊珊你踩著我上去吧,穗穗在下面扶著。”

    馮芷珊“啊”了聲,“不太好吧嚴老師。”

    嚴朝︰“做任務呢,沒什麼不好的。”

    馮芷珊在遲疑,“可是我很重的,要不讓穗穗踩著你上去吧。”

    嚴朝笑了下,垂下眼看她一眼,“就你,穗穗扶著就行。”

    這要是換作路穗穗踩,嚴朝感覺自己的粉絲能把她撕完。

    馮芷珊沒轍,只能應下,“好吧。”

    她看著鏡頭,強調說︰“大家都看見了啊,是嚴老師讓我踩的!我真不想踩的。”

    粉絲看著,直呼她善良。

    「嗚嗚嗚我們珊珊太善良了!她根本不舍得踩嚴老師。」

    「珊珊也太可愛了吧,愛了愛了。」

    「路穗穗是個木頭嗎?為什麼要嚴朝當墊背的。」

    「節目組請路穗穗過來是想干嘛?讓我們看一個木頭美人?這是解密綜藝誒,沒腦子的下次能不能別請。」

    「……需要我提醒一下大家嗎,開關的線索是路穗穗想到的吧?」

    只要是有藝人湊一起,各家粉絲一定會吵架。

    嚴朝做墊背,馮芷珊踩著他後背伸手,路穗穗在旁邊扶著,三人合作,倒也算不上很困難。

    沒多久,馮芷珊還真摸到了開關。

    節目組喪心病狂,把房間里的開關設在了天窗。

    燈打開,房間里瞬間亮了。

    到這會,大家才看清楚房間內格局,空蕩蕩的房間,沒什麼重要東西,只有一張小床。

    嚴朝震驚,“這有什麼嗎?”

    他不解︰“我們的任務是不是要出去後才能繼續啊?”

    馮芷珊︰“不會吧,節目組讓我們在房間休息的?”她看了眼路穗穗,想了想道︰“就算是照顧我們嘉賓,也不可能是讓我們兩陪在一起啊。”

    嚴朝皺眉,下意識看了眼路穗穗。

    路穗穗倒是沒太大感覺,她圍著房子轉了一圈,想了想問︰“床能掀開嗎?”

    馮芷珊︰“我第一時間看過了,不可以。”

    路穗穗點點頭,腦子飛速轉動著,她記得自己之前看過類似的密室視頻,好像是哪里有線索什麼的。

    她盯著面前這張床看了許久,說︰“我躺著試試。”

    馮芷珊和嚴朝都沒阻止。

    她一躺下,直播間觀眾就開始表達自己的不滿。

    「路穗穗什麼都沒做,為什麼就開始躺下了?」

    「有的藝人,體力和腦力都沒有就別來參加節目丟人現眼了行嗎?」

    「……我允許你們說路穗穗沒腦力,但不允許你們說她沒體力。」

    「贊同前面的姐妹啊!她可是我們星馳比體力都比不過的女藝人啊!」

    「我代表宋星馳,發一個問號。」

    正當彈幕吵得激烈時,有人眼尖發現路穗穗躺著的那張床在開始移動。

    彈幕︰「???臥槽!驚悚故事啊!」

    和直播間一樣,嚴朝也第一時間發現了不對。

    他錯愕看著挪動的床,和馮芷珊對視一眼,看向路穗穗︰“穗穗!你的床在動。”

    路穗穗︰“我知道。”

    她快速道︰“嚴老師我發現了這個床的秘密,床需要有重力壓著,才有可能挪動露出下面的通道,你跟珊珊姐可以先從這個通道出去。”

    “那你怎麼辦?”

    “我要是起來了這通道就關了,你們先去,跟其他人匯合後肯定可以把門鎖打開的。這樣我就能出去了。”

    嚴朝想了想,確實如此。

    但他還是不太放心,“可你一個女藝人,會不會怕?”

    路穗穗還沒說話,馮芷珊便丟下一句︰“我們留在這也不合適,穗穗之前沒玩過,她在這等最合適。”

    嚴朝︰“……好像是這樣。”

    路穗穗應著,“你們去吧。”

    沒一會,嚴朝和馮芷珊都從通道離開了房間,路穗穗從床上艱難爬起,通道關了。

    她瞅著面前的床看了會,抬手戳了戳︰“你就不能晚點關嗎,讓我也出去呀。”

    她自言自語嘀咕,看了眼不遠處的鏡頭,索性坐地上休息。

    養精蓄銳才是大事。

    -

    另一邊,宋星馳他們也在努力和他們三人匯合。

    他們剛打開鎖從第一關出來,便踫上了嚴朝和馮芷珊。

    “穗穗姐呢?”

    宋星馳往兩人身後看了眼,詫異道︰“她不是跟你們關在一起嗎?”

    嚴朝解釋了一下情況,趙可兒蹙眉,“怎麼把她一個新人關在那里啊,她怕不怕黑?”

    嚴朝一愣,“完了,忘了問了。”

    馮芷珊︰“她說她不怕的,她沒玩過密室,留在那最合適,我們努力解密,爭取早點把她解救出來。”

    宋星馳安靜兩秒,“通道在哪里?我去看看吧?”

    “你去不了,要是穗穗現在沒睡床上,那通道就是關的。”嚴朝告知。

    宋星馳︰“不可能。”

    他看向另外幾人,“既然有通道,那麼里外肯定都有開關的。”

    幾個人愣了愣,面面相覷道︰“對哦。”

    趙可兒當下便決定,“去看看吧,把穗穗帶出來我們再解密。”

    嚴朝︰“嗯,我贊同。”

    衛都弘正色︰“可是這樣會比較耽誤時間,她在里面沒有危險的話,留在里面更好。”

    馮芷珊︰“我也這樣想。”

    一時間,幾個人意見不同。

    直播綜藝就很容易遇到這種事,一旦意見不合,他們可能僵持很久,讓粉絲也能吵這麼久。

    在幾個人遲遲決定不下來時,路穗穗這邊倒是很和諧,她直播間人本就少,在嚴朝和馮芷珊都離開後,她就只在自己直播間出鏡。

    她坐在牆角休息了會,嘴巴動了動,像是在念什麼,但念的很輕,讓人難以听清。

    連帶著導演組那邊也很茫然,交頭接耳詢問︰“路穗穗在干什麼?”

    “不知道啊。”

    “她在念經嗎?”

    “我怎麼听著……她好像在背菜譜啊。”

    導演咳了聲,打開路穗穗的耳麥和她對話,“穗穗,你說話大點聲,我們和粉絲都听不見。”

    听到耳麥里傳出的聲音,路穗穗神色僵了僵,很是無語。

    她背菜譜有什麼可念出來的。

    此時此刻,路穗穗根本想不起害怕的事,她只知道自己很餓很餓。

    她在腦海里給自己做菜呢。

    早上起來,節目組都沒給他們吃早餐的時間,就把他們帶來這里了。

    作為一個只有早上才有碳水吃的女藝人,路穗穗現在就一個想法,她好餓她好餓她好餓。

    既然吃不到,就只能望梅止渴了。

    路穗穗的方式是,背菜譜,在腦海里自己做菜,做一桌美食,然後開始吃。

    她不知道別人是不是這樣冥想的,但她覺得這方法對她挺有幫助。

    以前住院的時候,因為身體原因,路穗穗每天吃的都無比清淡,她喜歡的那些香辣食物,喜歡的奶茶,喜歡的冰凍飲料和火鍋,全部都不能吃。

    她每天想啊想,最開始還因為餓的半夜發燒。

    但沒辦法,為了多活幾個月,為了多活一年,她不得不忌口。

    但忌口真的很難,最後路穗穗找到了一個辦法,就是看別人吃,看著看著,她會說服自己,好像是自己吃到了。

    反正看完就行了。

    久而久之,她把有點名氣的吃播的視頻都看完了,之後開始看做菜視頻,她覺得很治愈。

    時間一長,那些菜譜什麼的就留存在了記憶里。在醫院時她總想著,如果哪天好了,天降奇跡讓她可以出院自由活動了,她先要吃什麼,再要吃什麼。

    把所有一切都安排好後,路穗穗來了這里。

    ……

    想到這,她對原主無比感激。

    雖然現在吃不到,但能再有延續的生命,她比任何人都更感激更高興。

    -

    听到導演提醒,路穗穗糾結了三秒,想了想夏莉叮囑她的話,和直播間觀眾互動︰“現在幾點了呀。”她自言自語問︰“大家餓了嗎?”

    路穗穗摸了摸自己平坦的小腹,委屈道︰“我餓了,我們玩個游戲怎麼樣?”

    她笑盈盈說︰“就玩美食接龍游戲吧,你們最喜歡吃什麼啊?你們說,我來告訴大家怎麼做的。”

    彈幕︰「???」

    「這是什麼沙雕美女?」

    「路穗穗還會做飯嗎?」

    「會啊會啊!安利新進來的粉絲去看路穗穗的田園生活那一期,她下廚做了兩道菜的,看上去超絕!而且她煮的楊梅汁好好喝,雖然我沒喝到,但這是年年說的!」

    「可是你看不到我們報出的菜名啊。」

    這個問題,不單單網友想到了,路穗穗自己自然也想到了。

    她繼續自問自答,“我先來吧,我最喜歡吃麻辣小龍蝦,蝦買的時候大家一定要選個頭大的,肉質鮮美的,把蝦洗淨,然後…………”

    把麻辣小龍蝦做法念完,路穗穗繼續︰“夏天就要吃小龍蝦配氣泡果酒,我不喜歡啤酒的味道,我感覺氣泡果酒更好喝一點,氣泡果酒要自己做,教大家一個菠蘿口味的吧,先把菠蘿……”

    因為路穗穗這一舉動,剛進來的粉絲滿頭問號。

    不單單是粉絲,當宋星馳他們找到鑰匙,把通道打開進來時,听到的是她在說粒粒分明蛋炒飯的做法。

    路穗穗︰“只有吃飽飯,我們才會有體力工作。”

    宋星馳︰“??”

    路穗穗是知道他跟小胖的對話了嗎?

    路穗穗當然不知道,看到宋星馳幾個人出現時,她分外意外。

    “你們已經完成任務了嗎?”

    趙可兒笑了笑,走近將她拉起來,“還沒有呢,任務要大家一起做才有意思,不能把你一個人丟在這兒。”

    路穗穗︰“謝謝。”

    “你要謝星馳,他堅持先來找你。”

    路穗穗和宋星馳對視一眼,抱拳道︰“謝謝星馳弟弟,今天我絕對不跟你比體力。”

    她太餓了,根本沒力氣。

    宋星馳︰“……”

    這話著,並沒有讓他覺得開心。

    而粉絲們,因為路穗穗這話,笑成了傻蛋!

    -

    插曲過去,六個人開始認真解密。

    密室設定的那些難關,沒有路穗穗想象的困難。可能是她以前看得多的緣故,她時不時能抓住重點,然後帶著大家通關。

    讓所有人意外的是,這一期的密室通關難度很大,但因為有路穗穗和宋星馳與大家的合作,錄到下午五點,他們便結束了。

    結束時,彈幕全在發「大家今天準備吃什麼?」

    ……

    結束完錄制,路穗穗餓暈在樂樂肩膀靠著。

    “餓死我了。”路穗穗撒嬌,“樂樂你幫我問問夏莉姐,我今天可以吃一份麻辣小龍蝦嗎?”

    樂樂︰“……姐,我覺得你今天可能買不到麻辣小龍蝦。”

    “為什麼?”路穗穗震驚。

    樂樂掏出手機遞給她,“你看看熱搜吧。”

    路穗穗低頭一看,她有個話題掛在上面,熱度還很高。

    名字是#路穗穗美食安利女演員#

    進去一看,是有網友剪輯出來的她冥想念菜譜的那一段視頻。那微博下,全是網友在討論。

    「我給全世界安利麻辣小龍蝦。」

    「今天別問我吃什麼,我吃的就是路穗穗安利的麻辣小龍蝦,然後再買氣泡水配著!」

    「臥槽臥槽!你們是魔鬼嗎?我家附近的小龍蝦外賣不送了,我打電話過去問說賣完了,今天他們店突然爆單。」

    「……我們這小龍蝦也斷貨了。」

    「??上回是楊梅汁,這回是小龍蝦!路穗穗你下次安利食物的時候能不能提前說一聲,我想囤點啊!」

    ……

    刷新看了會,路穗穗此刻就是很後悔。

    早知道大家喜歡听她說這個,她就不念小龍蝦了,她就給大家安利榴蓮,這種愛的愛到極致,討厭討厭到極致的食物,總不會有人和她搶吧。

    路穗穗正後悔著,宋星馳忽然出現在她旁邊,壓著聲問︰“穗穗姐,晚上一起吃飯嗎?”

    “不了吧。”路穗穗怕和他有什麼亂七八糟的緋聞,更害怕粉絲將兩人組cp,她想也沒想直接拒絕,“我晚點還要去機場。”

    宋星馳“啊”了聲,“我剛讓助理訂到了最後幾份小龍蝦,你真的不來嗎?”

    瞬間,路穗穗眼楮瞪的亮了起來,扭頭看向宋星馳,一點也沒有出爾反爾的意識,“麻辣小龍蝦嗎?”

    宋星馳點頭,“是的,還買了你說的果酒,我挺想試試的。”

    他剛也看了熱搜,點進視頻去看完後,饑腸轆轆的。

    路穗穗吞咽著口水,看著面前兩人笑眯眯說︰“我看我距離登機還有幾個小時,應該可以好好吃頓飯對吧。”

    樂樂︰“……”

    宋星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