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二十六章(【二更】急求快速增強體力...)
    看裴之行要起身的架勢,路穗穗連忙道︰“我去吧。”

    裴之行看她,“不用。”

    他淡聲︰“你們慢慢吃。”

    路穗穗看他這樣,不再堅持。

    等裴之行走後,她戳了戳路年年手臂,壓著聲問︰“你是在故意刁難裴之行嗎?”

    路年年扭頭看她,“姐,你生氣了嗎?”

    “沒有啊。”路穗穗怎麼可能生她的氣。

    路年年小聲︰“也不算故意刁難吧,我就是覺得裴之行如果想當你男朋友的話,他得接地氣一點,不能總這麼高高在上。”

    她很早就認識了裴之行,特別是在甦瓷還在世的時候,過年過生日什麼的,他們都會有來往。

    路年年每次見他,小一點時候他高高冷冷的,不太愛說話,後來大一點了,他變得更讓人沒辦法靠近。

    可能是身份的關系,路年年總覺得他過于冷血,像是個沒有感情的動物。

    以前,她不敢這樣指使裴之行,是因為他無論是冷血還是怎樣,都和自己沒太大關系。

    但現在不行,他是路穗穗的未婚夫,路年年希望他能走下神壇,至少在路穗穗這里,不再是那個高高在上發號施令的人。

    路穗穗回來的時間不長,兩姐妹能待在一起的時間更不多。

    但路年年就覺得,路穗穗其實是個內心很脆弱敏感的人,她需要被好好的寵愛,需要一個在她這里會顯露自己溫柔的男人寵著。

    當然,她不需要也沒關系。

    但如果她想有,她和路景山一樣,希望那個人是裴之行。至少能在各方面護著她,能讓她不再受到外界的傷害。

    只是路年年覺得,過去的裴之行不太行。

    听路年年說完理由,路穗穗啞然失語。

    她沉吟半晌,笑問︰“你就不怕裴之行生氣?”

    路年年小口吃著青菜,搖搖頭︰“你不生氣就行,裴之行一般不會跟我計較。”

    換句話說,她那點小伎倆在裴之行那里,他根本看不上。他一眼就能看穿路年年這麼做是為什麼。

    如果不是自己願意,路年年不可能喊得動他。

    路穗穗無言,抬眸去看穿過小街馬路,抵達對面檸檬茶店的人。

    路燈不算明亮,但很奇怪,她卻依舊能在昏暗的環境下看見他孤拔的背影。

    路穗穗盯著看了須臾,收回視線。

    “姐。”

    路年年湊過來,和她咬耳朵,“你有沒有覺得裴之行對你還不錯?”

    路穗穗瞥她一眼,“沒覺得。”

    “啊?”路年年瞪大眼,很是疑惑︰“沒有嗎?”

    路穗穗敲了下她腦袋,並不是很願意在這個話題上多說,“不說這個。”

    她問︰“你今晚能喝檸檬茶?”

    “……”

    路年年微更,底氣不足說︰“我明天的戲在下午,應該能喝吧。”

    路穗穗︰“行吧。”

    她起身,“你先吃著,我去隔壁買點東西。”

    “買什麼?”

    路穗穗指了指,“總不能讓裴總真的只看著我們吃吧?”

    路年年心虛挪開目光。

    “那你注意點,別被人認出來了。”

    “不會。”

    裴之行買完檸檬茶回來時,位置上只有路年年一個人。

    他環視看了一圈,“你姐姐呢?”

    路年年往另一邊指了指,“去那邊粥店給你買粥去了吧。”

    裴之行一怔。

    路年年觀察著他表情,小聲︰“裴總,我姐對你好吧。”

    裴之行瞥她一眼,“你什麼時候改行了?”

    路年年噎了噎,喝了口檸檬茶說︰“我姐超喜歡吃麻辣燙。”

    “……”

    裴之行挑眉,“你怎麼知道?”

    “因為我上網看過她過往的那些資料啊。”路年年道︰“雖然她的百度百科是黑粉寫的,但我看過她很早以前的一個采訪,她說她喜歡吃麻辣燙。”

    因為在家的時候,她的養父母從來不會讓她多吃,也從來不煮她喜歡吃的東西,他們希望她保持好身材,越瘦越好,這樣上鏡才會好看,他們也不讓她吃垃圾食品,因為對皮膚不好,他們怕她皮膚差了影響賺錢。

    也因此,路穗穗對路邊攤有渴望。

    越是吃不到的,她越想吃。

    在劇組拍戲時,她會趁著經紀人不注意,偷偷摸摸出去吃一頓。

    但也只敢一頓,她不敢常去,她怕被經紀人發現。

    那個采訪很久遠了,是她十幾歲剛進圈時候的,路年年也是翻了很久很久才看見。

    裴之行微怔,完全沒想到是這個答案。

    路年年瞅著他,不緊不慢說︰“我工作太忙,總不能經常陪我姐吃麻辣燙的,一個人吃又好像有點孤單是不是?”

    裴之行睇她一眼,“吃你的。”

    路年年︰“噢。”

    不听妹妹言,吃虧在眼前!

    五分鐘後,路穗穗提著排骨粥回來了。

    她依稀記得,裴之行口味很淡。

    只不過她沒想的是,就那麼兩杯檸檬茶和一碗粥的功夫,死活沒踫麻辣燙的裴之行已經開始在吃了。

    路穗穗愣了愣,詫異道︰“你不是不吃嗎?”

    裴之行手微頓,接過她買的粥,淡定不已︰“沒有。”

    他說︰“剛剛不餓。”

    路穗穗狐疑看他,總覺得哪里怪怪的。

    路年年在旁邊撲哧笑,被兩人一看,她眼神晃了晃,埋頭苦吃。

    -

    吃完,裴之行讓司機先送她回酒店。

    “年年你到酒店跟我說一聲。”下車前,路穗穗看她,“早點睡,明天要趕飛機。”

    路年年依依不舍,“我不能晚點再回去嗎?”

    路穗穗︰“晚點你得打車,我不放心。”

    路年年和裴之行都住另一邊的君盛酒店,這會裴之行要回酒店,她覺得讓他帶路年年一起回去比較合適。

    路年年妥協︰“好吧,那你記得想我。”

    路穗穗失笑,“好,等我拍完戲我去給你探班。”

    “嗯嗯!”

    裴之行在旁邊看這她們姐妹情深,莫名產生一種自己很多余的感覺。

    等兩人說完,路穗穗看向裴之行,“那年年就交給你了,你幫忙看著點。”

    裴之行︰“嗯。”

    他頓了下,交代︰“劇組有事跟我或季明津都可以說。”

    “知道。”

    -

    回到酒店,路穗穗忽然覺得房間變得安靜又空曠。

    她轉了一圈,撈出手機看了看,沒什麼重要消息,索性去浴室洗漱。

    洗漱出來,路年年和裴之行一前一後進來,說到了。

    路穗穗先給路年年回了消息,叮囑她早點睡,睡前記得把房門反鎖,這才給裴之行回了個謝謝。

    兩人都不是話多的人,很迅速結束了對話。

    這一晚,路穗穗睡得不是很好,她腦海里鑽了很多亂七八糟的事出來,壓的她喘不過氣。

    醒來時,路穗穗感覺身體都出汗了。

    ……

    路年年和裴之行都走後,路穗穗的劇組生活變得乏味。

    每天拍完戲後便鑽回了酒店,偶爾會跟戚書語出去吃個飯,但因為戚書語的拍攝任務重很多,次數也不怎麼多。

    一晃,到了路穗穗殺青這天。

    拍完最後一場戲,李永豐看向她,含笑道︰“恭喜,盛語柔殺青了。”

    瞬間,工作人員歡呼。

    路穗穗也跟著笑了起來,眼眶紅紅的,“謝謝大家,大家辛苦。”

    工作人員︰“不辛苦!”

    路穗穗笑,接過導演送過來的花,淺笑盈盈道︰“謝謝導演。”

    李永豐看她,贊許道︰“潛力無限,以後多多努力。”

    路穗穗應著。

    一群人湊在一起拍合照。

    拍完,路穗穗才抱著花去卸妝換衣服,她不是主要演員,大家拍攝也緊,李永豐便沒再安排大家一塊吃殺青宴。

    路穗穗把花給樂樂,“我去換衣服。”

    樂樂點頭。

    戚書語過來時,她剛換好衣服,“今晚回去?”

    路穗穗點頭,“對,夏莉姐說有給我安排新工作。”

    戚書語哎喲了聲,“夏莉還真是不讓你休息啊。”

    路穗穗笑︰“我走了記得好好照顧自己啊。”

    戚書語覷她一眼,把禮物送上,“給你準備的殺青小禮物。”

    路穗穗一怔,低頭一看,好像是某品牌的一款耳釘。

    她眨了眨眼,“破費了。”

    “客氣。”戚書語抱了抱她,“殺青快樂!回去有空約。”

    “好。”

    跟戚書語說完,路穗穗又遇到了寧拓。

    同樣的,寧拓也給她準備了殺青禮物,這是路穗穗沒想到的。

    “謝謝寧老師。”

    寧拓︰“多喝水身體好。”

    他送的是一個保溫杯。

    路穗穗撲哧笑︰“一定謹記。”

    她很惜命的。

    除了戚書語和寧拓,劇組另外幾個在場的演員和部分工作人員,也都給她送了小禮物。

    路穗穗頭一回在劇組收這麼多禮物,高興到都不知道怎麼用語言表達自己的感謝了。

    一路謝完,路穗穗讓樂樂整理好回酒店,然後去機場。

    到停車場時,路穗穗看到站在一側的江煦。

    因為進組晚的原因,江煦還沒殺青。

    “江煦。”路穗穗主動和他打招呼,“你怎麼在這?”

    江煦沉默不語,把手里拿著的東西遞給她。

    路穗穗一愣,笑了下說︰“謝謝。”

    江煦點了下頭,“不用。”

    他看著素顏依舊亮眼的路穗穗,低低說了聲︰“殺青快樂。”

    路穗穗彎了彎唇︰“你繼續加油。”

    “嗯。”

    路穗穗沒跟江煦多聊,很快上了車,她還得趕飛機。

    看她保姆車離開,江煦才收回視線,轉身回片場。下午時的陽光刺眼,將他身影拉的很長很長。

    -

    抵達機場,路穗穗看了看在片場拍的照片,選了幾張發微博營業。

    「路穗穗v︰殺青啦,謝謝大家!」

    她照片一發出,粉絲和黑粉以及路人蜂擁而至。

    「嘿老婆!!」

    「太絕了太絕了!!」

    「這是我不花錢就能看到的美貌嗎!!」

    「有些人真是醉了,現在娛樂圈選演員是只看顏值了對嗎?」

    「嘖,沒有演技,只能營銷顏值咯。」

    「無盡的官宣片看了嗎?看了你們說路穗穗沒演技,你們眼楮真有問題。」

    「路穗穗你是怎麼做到和其他女演員同框都能是最白的那個人。求求你分享一下美白產品可以嗎?」

    ……

    發完微博,路穗穗翻看了一下評論。

    看到大家齊刷刷讓她分享美白產品時,她忍不住笑,想了想回復︰「就日常護膚,平日多喝水多出汗,以及吃西紅柿還挺美白的。」

    回完,她退出微博。

    上了飛機,路穗穗把眼罩戴上睡覺。

    夏莉親自過來接機的,她順便要跟路穗穗說些工作上的事。

    “辛苦了。”

    兩人有段時間沒見,她打量著她,“瘦了一點點,不錯。”

    路穗穗︰“……我喝了好幾個晚上的水。”

    夏莉︰“上鏡肯定好看。”

    路穗穗欲哭無淚。

    上了車,夏莉本想讓她先休息,到家後再跟她說工作安排,沒想到路穗穗先主動問了。

    “夏莉姐,我接下來是什麼安排?”

    夏莉拿出準備好的劇本和綜藝本,遞給她,“有一個綜藝我給你接了,明天就得飛過去錄,也是做嘉賓。”

    她示意,“劇本的話這幾個我覺得還不錯,你可以看看,然後我想讓你接一個常駐綜藝。”

    路穗穗挑眉,“常駐?”

    “嗯。”夏莉看她,“電視劇電影拍攝周期和制作周期都很長,而且你綜藝圈粉,我想用這個方法讓你維持熱度。”

    路穗穗現在黑粉還是太多了點,夏莉不單單想讓她有好的作品,更想讓她擁有很多喜歡,寵愛她的粉絲。

    她不希望路穗穗點開微博,第一看見的是黑粉評論。

    路穗穗點頭,“好。”

    她問︰“常駐綜藝你幫我定了嗎?”

    “沒有。”夏莉道︰“常駐的讓你自己選,我看有兩個都還不錯,一個需要體力,一個需要腦力。你回家看了再決定。”

    路穗穗“嗯”了聲︰“那明天的是什麼?”

    她翻開夏莉給過來的那些文件,還沒找到,夏莉先說了,“一個密室大逃脫的錄制,腦力體力都需要。”

    路穗穗揚眉。

    夏莉看她,“對了,還得提醒你,這個綜藝做的很大膽,全程直播。”

    路穗穗眼皮一跳,“又是直播啊。”

    “對,而且是不限時的直播,只有你們解完密才能出來。”

    路穗穗︰“……”

    她揉了揉眼楮,歪在夏莉肩膀,“那我今晚早點睡。”

    夏莉笑了笑,“常駐嘉賓都還不錯,節目熱度很高,你好好表現。”

    “好。”

    -

    次日,路穗穗又閃現在機場,出發錄制密室綜藝。

    不過她沒想到的是,她會在貴賓室候機廳踫到宋星馳。

    上次綜藝錄制結束後,兩人就沒見過了。

    兩人大眼瞪大眼的看著對方片刻,宋星馳喊她,“穗穗姐。”

    路穗穗點頭,“你也去海城?”

    宋星馳︰“嗯,你是去拍戲嗎?”

    路穗穗搖頭︰“錄綜藝,你呢?”

    宋星馳眼皮一跳,目光灼灼盯著她,“錄……大膽密室?”《大膽密室》是密室綜藝的名字,取得就很……無厘頭。

    路穗穗︰“對啊。”

    她抬頭看他一眼,察覺到他神情不太對後,遲疑道︰“你不會也是去錄這個綜藝的吧。”

    宋星馳︰“你猜對了。”

    “……”

    兩人的綜藝緣分,說深不深,說淺不淺。

    上個綜藝湊一起,純粹是巧合將他們湊在一起。而這一回,倒是刻意為之了。

    《大膽密室》的導演看過兩人在《田園生活》表現,深深覺得他們兩在一起錄節目能有看點和爆點。

    宋星馳踫到路穗穗,有種奇怪的化學反應,能讓他從一頂流變成一傻憨憨,造成極強的反差,讓粉絲和觀眾直呼有趣。

    而路穗穗,導演想看看她錄密室,是不是也跟錄田園生活一樣,一如既往淡定穩重,表現的一點都不像是個被全網黑的三十八線女明星。

    所以在敲定嘉賓時,他想也沒想,直接將兩人湊在一期。

    反正每一期,他們都有兩位嘉賓,與其讓他們跟其他人配對,不如他們內部消化。

    知道對方跟自己是錄同一期綜藝後,路穗穗倒沒太大感覺,只覺得自己跟宋星馳還挺有緣分的。

    但宋星馳不這樣想,宋星馳此刻的想法是完了,他又要被粉絲看不起了!

    思及此,宋星馳給助理小胖發消息。

    宋星馳︰「有沒有什麼方法,能快速增強體力。」

    他要變強!

    小胖︰「?哥你想干什麼!你明天就要錄綜藝了,你別亂來啊!」

    沒等宋星馳回復,小胖繼續給他發,語重心長說︰「哥你現在可是頂流啊!你私生活都被幾千萬雙眼楮盯著的,你忍忍!實在不行你就多洗點熱水澡。」

    宋星馳︰「?你在說什麼亂七八糟的!」

    他被小胖的話弄到耳朵紅了,氣急敗壞敲字︰「我是為了明天的節目錄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