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二十五章(【一更】要這樣的未婚夫有...)
    回到酒店,時間還早。

    路穗穗懶懶靠在沙發上休息,跟路年年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

    原本她從商場離開時,路年年想安排司機過來接她,被她拒絕了。

    周圍都是粉絲,她不想讓人看見,再說自己蹭她熱度。她參加活動這種事應該開開心心的,一個人上熱搜就好。

    因為旁邊粉絲太多,路年年這會還堵在路上。

    路穗穗安慰她幾句,百無聊賴地戳開微博,微博上#路年年生圖#上了熱搜。

    她點開進去,全是粉絲今天拍的照片和視頻。

    每一幀每一幕,路年年都很漂亮,三百六十度無死角。她年齡小,長得也顯小,皮膚白皙嬌嫩,膠原蛋白滿滿,嬌俏如妙齡少女,讓不少人直呼狀態好。

    「啊啊啊啊啊女兒今天美死了!」

    「年年今天的美貌營業了嗎!營了營了!」

    「小公主年年絕了呀!」

    「嗚嗚嗚嗚女兒真的太漂亮惹!」

    「太漂亮太漂亮了惹。」

    「我不允許沒有人看過我老婆的生圖直播,大家都給我進來看。」

    「啊啊啊啊啊那個動圖,老婆的笑我死了呀。」

    ……

    路穗穗刷著話題里的評論和微博,全是類似的言論。她自己看著,也忍俊不禁。

    誰不喜歡看美女呢。她也喜歡。

    以前路穗穗住院時,最愛干的就是看美女,雖然帥哥也看,但娛樂圈好多男藝人年輕時候很帥,一到三四十歲或戀愛結婚就開始發福,一點都不注重身形保養,油膩的讓她一眼看見就能脫粉。

    只有女藝人,無論是二十歲還是三十歲,亦或者是五十歲,都一如既往的保持好自己的完美身形,優雅又漂亮。

    也因此,路穗穗對美女好感更多一些。

    美女的營業,才是最讓人心動的!

    她刷的樂不可支,還存了好些路年年的美貌照片。

    還沒存完,路景山的電話來了。

    看到他的來電,路穗穗有片刻的懵神,是出什麼事了嗎?一般情況下,路景山對她這個找回來的女兒也是放養狀態的。

    “喂,爸爸?”

    路穗穗接通。

    路景山沉沉應了聲,“穗穗在忙嗎?”

    路穗穗笑了下,“沒有,我今天下午沒安排戲,在酒店休息。”她頓了下,輕聲問︰“是有什麼事嗎?”

    路景山“嗯”了聲,低問︰“穗穗,你還記得你到孤兒院時候接你的院長嗎?”

    路穗穗一怔,詫異道︰“不是現在的院長嗎?”

    路景山告知,“不是。”

    路穗穗找回來後,他一直都在查過往的資料。當年她被拐走時,路景山和甦瓷發動了所有力量找她,但都一無所獲。

    路景山到現在還沒查出來,路穗穗是怎麼被拐走,而後又回到了鹿城附近一家小鎮的孤兒院的。

    他很確定,當初他和甦瓷把鹿城周邊的城市小鎮孤兒院都找過,但最開始那一兩年,根本沒有路穗穗的任何消息。

    那兩年,很多人都勸路景山和甦瓷放棄。

    他們沒有路穗穗的任何消息,就應該做最壞的打算。

    但他們倆從不相信自己的女兒就這麼死了,也一直堅持大海撈針的找。

    只可惜到甦瓷去世,也沒能把路穗穗找回來。

    妻子走後,路景山雖沒放棄找她,但也確實漸漸的感到了無力,直到前不久,他跟一位十幾年沒聯系的老同學踫上,兩人寒暄了兩句,莫名就提到了他女兒。

    在知道他女兒走丟後,老同學訝異了須臾,驚呼道︰“路穗穗不是你跟甦瓷的女兒嗎?”

    路景山錯愕。

    在看到他翻出來的照片後,他心髒好像被擊中,有個涌現出來的直覺告訴他,那就是他和甦瓷的女兒。

    老同學笑道︰“真不是啊?”

    他觀察著路景山的神情,“我還以為是你跟甦瓷的女兒呢,她長得有點像甦瓷。”

    他忍不住說︰“我早上看到新聞時還驚訝,尋思著你怎麼會讓自己女兒在娛樂圈混成這樣,莫非是你和甦瓷不允許她進圈?”

    後面老同學說了什麼,路景山已經完全听不見了。

    當下,他只有一個念頭,就是找到路穗穗,去見她。

    同時,路景山交代助理,把路穗穗所有資料調了出來。

    到路景山他們這個級別,其實很少有人會關注娛樂圈。

    平日里工作忙不說,就路穗穗那個咖位,廣告牌上都沒有影子的藝人,更是難得會讓大家關注。

    如果不是因為路年年進圈了,路景山手機里連微博這個軟件app都不會有。當然即便是因為路年年下載了,他都一兩個月才會點開一次。

    而路景山身邊的,亦是如此。

    他身邊就沒有關注娛樂圈新聞的,會私底下閑聊的朋友。

    ……

    听路景山這麼一說,路穗穗也沒有記憶。

    她只知道小說里寫原主被拐賣,然後陰差陽錯流落到孤兒院。

    她皺了下眉,“那之前的院長,去哪了?”

    路景山︰“我沒有查到。”

    也正是因為這樣,他才會給路穗穗打這個電話。

    路穗穗訝異,“沒找到?”

    “對。”路景山頭疼地揉了揉太陽穴,嘆息道︰“我安排人去孤兒院調查了,現在還沒結果回來。”

    他想著路穗穗也不記得了,安慰說︰“有消息了爸爸再告訴你。”

    路穗穗︰“好,爸爸您也別著急,說不定我過幾天就想起來了。”

    路景山失笑,“好,對了阿行去安城出差了,你跟他有見面嗎?”

    “……見了。”

    听到這話,路景山滿意了,“有需要找阿行幫忙,別跟他客氣。”

    路穗穗無言,“好。”

    她笑道︰“年年這兩天也在安城,爸爸你知道嗎?”

    “她去那邊拍戲嗎?”路景山還真不清楚,他工作太多了,經常在當空中飛人,因為有汪珍帶著,助理也不會每天把路年年的行程告訴他。

    路穗穗︰“不是。”

    她告知,“她在這邊有個活動參加,我們晚上一起吃飯。”

    聞言,路景山樂呵道︰“行行行,那你們好好吃,吃好了找爸爸報銷。”

    路穗穗彎了下唇,爽快答應︰“好。”

    -

    掛了電話沒多久,路年年回來了。

    “姐!”路年年直接往沙發上躺,擠在路穗穗旁邊,“累死我了。”

    路穗穗好笑看她,“開心嗎?”

    “開心。”路年年笑,“雖然累,但跟粉絲見面好高興。”

    路穗穗摸了摸她腦袋,“那要不要先去睡一會?”

    路年年看了眼時間,還早。

    “那你呢?”

    “我看會劇本。”路穗穗指了指,“明天要跟江煦演的對手戲有點難。”

    路年年好奇,“哪場戲?”

    路穗穗把劇本給她看。

    路年年眼楮瞪大,哇了聲︰“明天是大戲啊。”

    明天路穗穗要拍的,是她被迫嫁人的那場戲。

    在她的這個角色里,確實算是大戲了。

    也因此,她很怕自己搞砸,她怕自己演不出盛語柔內心多種情緒交織的樣子。

    路穗穗點頭,“所以我想多看看。”

    “那你找江煦對對戲?”

    路穗穗搖頭,“他還在片場拍戲,也不是很方便。”

    路年年想了想,倒也是。

    “那我跟你對吧。”她眼楮晶亮,興奮道︰“我來演齊定這個角色。”

    姐妹倆對視一眼,路穗穗問︰“確定不去休息?”

    “不去,我來跟你對戲。”路年年高興說。

    兩人開始對戲。

    路穗穗發現,路年年不愧是從小演戲到大的童星,她產出雖不是很多,但演技好,感染力和引導力極強。

    慢慢慢慢的,路穗穗被她帶入到情緒里。

    來來回回磨了十幾次,路穗穗眼楮都哭紅了。

    而路年年也不例外,她扯著一側紙巾抹眼淚,嗓音帶著哭腔,“姐,你這角色也太慘了吧。”

    路穗穗︰“……”

    她也覺得。

    路年年抽泣著,“下回能不能讓夏莉姐給你選個歡樂點的角色啊。”

    路穗穗失笑,“我覺得可以。”

    因為這一下午對戲的緣故,裴之行電話來的時候,路穗穗嗓子也有點沙啞。

    是哭的。

    听到她這聲音,裴之行皺了下眉︰“出什麼事了?”

    “啊?”路穗穗听著自己的鴨子嗓,不明所以︰“沒有啊。”

    裴之行︰“你聲音怎麼回事?”

    路穗穗微窘,反應過來道︰“沒事,就是哭多了。”

    沒等裴之行再問,路穗穗岔開話題,“你已經到了嗎?我跟年年現在下去。”

    “嗯。”

    -

    五分鐘後,裴之行看到兩人。

    姐妹倆一前一後,都戴了口罩,只露出一雙哭紅的眼楮。

    ‘三足鼎立’。

    路年年自知不能當電燈泡,飛快拉開副駕駛門道︰“我先上車了!你們聊。”

    路穗穗︰“……”

    裴之行︰“……”

    裴之行蹙眉,盯著路穗穗露出的眼楮看了須臾,低問︰“哭什麼?”

    “……”

    路穗穗微更,解釋︰“我下午在跟年年對戲。”

    裴之行︰“噢。”

    他懂了。

    他側了側身,替她拉開車門,示意道︰“上車吧。”

    上了車,路年年才想起來問︰“我們晚上吃什麼呀?”

    下午時路穗穗只跟她說了晚上要和裴之行一起吃飯,但沒提吃什麼。

    路穗穗看她,“你想吃什麼?”

    路年年眼楮在兩人身上瞟了瞟,小聲︰“裴總,是你請客嗎?”

    裴之行挑眉,一點也沒有自己是個男人就應該請客的自覺,告訴她,“你姐姐請客。”

    路年年︰“啊?”

    她震驚,“不是你請?”

    裴之行還沒回答,路穗穗哭笑不得道︰“我請。”

    路年年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好吧。”

    話題繞回到吃什麼上,路年年很認真思索了一會,報出自己想吃的。

    “麻辣燙吧。”

    路穗穗︰“你想吃什麼?”

    路年年想著路穗穗的那點存款,想到她目前為止都還沒任何代言,不忍心再次讓她大手筆請客。她吃的不多,但裴之行不同,他一個大男人,胃口肯定不小。

    思及此,路年年很善解人意地說︰“姐姐,我想吃麻辣燙。”

    話落,她看向裴之行,“裴總想吃什麼?”

    裴之行心想,他有得選嗎?

    對著路穗穗看過來的目光,他緘默片刻,“你們選就行。”

    路穗穗點點頭,去看路年年,“你確定只想吃麻辣燙?”

    路年年︰“嗯!”

    她眼楮彎彎道︰“姐,你知不知道安城的麻辣燙很有名啊!現在全國連鎖的好多家出名麻辣燙店,都是安城發家的。”

    “……”

    說實話,路穗穗不知道。

    她覺得麻辣燙都差不多,味道都還不錯,很少遇到難吃的。

    她想了想,眼神落在裴之行身上,遲疑道︰“你可以嗎?”

    裴之行還沒吃過麻辣燙,雖不太看得上,但旁邊兩雙哭腫的眼楮直勾勾看著他,他也不太能說得出拒絕的話。

    他點了下頭,“可以試試。”

    路年年︰“耶!”

    路穗穗撲哧一笑,摸出手機搜索︰“那我看看附近哪家麻辣燙評分最高!”

    最後的最後,由路年年選擇,選了一家路邊麻辣燙。

    真的,很接地氣。

    接地氣到什麼程度呢,到裴之行下車時,他立馬皺起了眉頭。這是一條小吃街,各種油煙味鑽入鼻間,他完全受不住。

    觀察到裴之行微表情,路年年湊在路穗穗旁邊說︰“姐,如果裴之行今天不能堅持陪你吃完麻辣燙,我們回家就讓爸爸去解除婚約吧。”

    路穗穗︰“?”

    她雖算不上喜歡裴之行,但對她這個說辭,還挺訝異的,“理由呢?”

    路年年說的理直氣壯,“他都不能陪你吃麻辣燙,那要這樣的未婚夫有什麼用?”

    更重要的是,三個人吃飯裴之行讓她姐請客,稍微有點摳門啊。

    路穗穗被她的話逗笑,一臉認真,“嗯,你說的很有道理。”

    “是吧。”

    “是的。”

    兩人說說笑笑的往前,把裴之行徹底忘在後面。

    路年年選的麻辣燙,是圍著一個小桌子自己燙自己吃的,最後結賬時數簽子。

    三人找了個角落邊邊位置坐下,要了三副碗筷。

    路穗穗以前會常吃麻辣燙,沒任何拘束感,路年年也一樣,她雖被路家養的很好,山珍海味都吃,但拍戲時經常遇到各種情況,也經常性和劇組工作人員一起開小灶,路邊攤什麼的也常吃。

    兩人很是自然,不自然的只有裴之行一個人。

    他第一次來這種地方,感覺自己和周圍環境格格不入。

    “裴總。”

    路穗穗喊他,“你知道怎麼吃嗎?”

    裴之行瞥她一眼,“知道。”

    他只是不想吃。

    路穗穗“噢”了聲,“那你想吃什麼,你要調料碗嗎?我給你調一個?”

    他們麻辣燙這兒,還有調料碗可以蘸著吃的。

    裴之行︰“不用。”

    路穗穗點點頭,不再問他了。

    嘗了兩口,路穗穗發現路年年還真沒騙自己,安城這邊的麻辣燙味道真不錯。

    當然也可能是她前幾天為了穿上午那身旗袍一直在節食的原因,現在吃什麼都是香的。

    姐妹倆歡樂吃著,裴之行看著面前油膩膩的食物,真沒什麼胃口。

    他好幾次拿起筷子又放下,最後只能擰開旁邊的礦泉水喝。

    倏地,路穗穗看向他,想了想問︰“我給你到旁邊去買碗粥你喝嗎?”

    “不用。”裴之行看她,低聲道︰“你們吃。”

    路穗穗張了張嘴,也後知後覺意識到帶裴之行來吃麻辣燙不太合適。

    她正想說點什麼,路年年忽然出聲,“裴總不吃?”

    裴之行︰“不是很餓。”

    路年年點點頭,望著他說︰“那你能幫我和我姐去隔壁買兩杯檸檬茶嗎?”

    她饞好久了,但考慮到她和路穗穗公眾人物關系,沒敢去。

    這會看裴之行空著,自然而然提出了請求。

    路年年很誠懇︰“我們倆不太方便。”

    怕被拒絕,她又指了指路穗穗︰“我姐超喜歡檸檬茶的。”

    裴之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