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二十三章(【二更】她們超好磕的你們...)
    房間內安靜半晌,路穗穗側頭,一雙漂亮深情的丹鳳眼直勾勾看著路年年。

    莫名,路年年被她看臉紅了。

    她眨了下眼楮,眼睫毛忽閃忽閃的,“姐?你這麼看我做什麼?”

    “年年。”

    路穗穗盯著她,“你喜歡我嗎?”

    “?”

    這什麼話,路年年當然喜歡她了,她從小就在盼著自己的姐姐回來。

    “喜歡啊。”

    “真的喜歡?”路穗穗道︰“不是哄我開心的?”

    路年年︰“……不是啊。”

    對著路穗穗那雙迷人的眼神,路年年害怕自己淪陷,她遲疑幾秒,身子不自覺地往後退了退,小聲解釋︰“姐姐……但我對你的喜歡是那種姐妹情的喜歡你懂嗎?”

    路穗穗噎住,她也沒往另一方面想啊。

    “我知道。”她無奈解釋︰“我喜歡男的。”

    雖然目前還沒有特別喜歡的異性,但路穗穗很清楚自己的性別喜好。

    路年年松了口氣,立馬接上︰“我也喜歡男的。”

    她笑眯眯說︰“我喜歡的人可帥了。”

    說到這,路穗穗有點好奇。

    “是做什麼的?”她看路年年,摸著她小腦袋,“姐姐都沒听你說過。”

    路年年癟癟嘴,靠在她肩上很是傷心,“我也不知道他在做什麼。”

    路穗穗一愣,“什麼?”

    路年年抿了抿唇,小聲︰“我都很久很久沒他消息了。”

    路穗穗微怔,“那我們不提他。”

    她笑著去解手機屏幕,“我們看看晚上吃什麼。”

    路年年被她逗樂,笑著說︰“姐你不用這麼照顧我情緒,我那是暗戀,對方都不知道的那種。”

    路穗穗詫異,“沒表白?”

    “他不喜歡我。”路年年垂著眼,扣著衣角說︰“他很討厭我,看到我就跑,我都不敢靠近他。”

    有那麼兩次,路年年笑盈盈靠近他,還沒走近,那人就用冷冰冰的眼神看她,而後轉身離開。

    路穗穗努力回憶了一下小說劇情,里面沒提過路年年有喜歡人這回事。

    她緘默須臾,揉了揉她頭發,護短的不講道理︰“我們家這麼可愛又漂亮的年年都不喜歡!他這輩子等著孤獨終老吧!”

    “……”

    路年年笑,“嗯。”

    她蹭著路穗穗手臂,“他有眼不識泰山!不喜歡我是他損失對吧。”

    “對。”路穗穗哄著她,“我要是男的我肯定喜歡你。”

    路年年︰“我要是男的我就跟裴之行搶你。”

    “?”

    路穗穗咳了聲,轉移話題,“我們回到剛剛說的那個事。”

    路年年︰“啊?”

    路穗穗提起,“年年,你知道姐姐最近在減肥吧?我跟你說過有件旗袍尺寸做小了點,我得減肥。”

    “我知道啊。”路年年點開外賣軟件,“然後呢?”

    路穗穗瞅了眼她屏幕上點開的美食,吞咽著口水,“然後我今晚只能喝水。”

    路年年扭頭看她,很茫然,“啊?”

    路穗穗撥弄著她的劉海,“你要陪我嗎?”

    路年年安靜如雞片刻,把眼神從她身上重新轉移到外賣軟件上。

    “夏莉姐這麼狠?”

    “對。”

    路年年嗚嗚,“好。”

    她點頭,把軟件關了,眼不見為淨,“那我們一起喝水。”

    其實汪珍也想她減肥,後天有活動要穿禮服,身為女藝人,當然是月瘦越好。

    但路年年挺愛吃的,偶爾她撒撒嬌,汪珍也拿她沒辦法,只要不超過某個體重界線,一般也隨她去。

    這一晚,姐妹倆意志力非常堅定,喝著白開水在網上沖浪反黑。

    “姐!這個黑粉好過分啊!他拿你的丑照黑你就算了,他還配了一張豬豬的圖,看得我好想吃啊。”

    路穗穗︰“……我這有一個黑你還配自己外賣圖的,一桌子小龍蝦!可惡。”

    路年年︰“可惡!”

    一晚上的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不短。

    姐妹倆努力為對方反黑而努力,反到深夜,才抱著饑餓入睡。

    夢里全是美食。

    -

    翌日,樂樂打開路穗穗房門進去時,懵了下。

    “穗穗姐。”

    她指著客廳茶幾上擺著的礦泉水空瓶子,“你喝那麼多水,有水腫嗎?”

    “……”

    路穗穗︰“那是我跟年年一起喝的。”

    樂樂︰“啊?她也沒吃飯嗎?”

    聞言,路穗穗睇她一眼,傲嬌道︰“你不懂我們的姐妹情深,我都不能吃飯,年年當然不吃了,她會陪我的。”

    樂樂︰“……”

    她確實不太懂,她有點兒同情路年年。

    路穗穗打了個哈欠,趿拉著鞋子道︰“走吧走吧,我們去吃早餐,再不吃我感覺我要把睡我旁邊的年年吃了。”

    她已經要饑不擇食了。

    樂樂噎了噎,哭笑不得,“你這是餓成什麼樣了啊?”

    “你不懂。”

    路穗穗磕著門想,要是換樂樂一邊餓著肚子到網上反黑,還時不時要看到黑粉曬出的美食圖,她就不信她能撐住。

    她昨晚跟路年年之所以熬住了,純粹是女演員身材的自我修養。

    “那年年姐呢?”樂樂往房間那邊看了眼,“她今天沒工作嗎?”

    “沒。她明天才有,等她自然醒了你給她叫外賣,如果她要來劇組你就回來接她一下。”

    路穗穗交代說,“跟前台提一句,先不去房間搞衛生。”

    樂樂點頭應下。

    -

    路穗穗到劇組時,江煦已經到了。

    他們倆都是早上的戲,但以前時候,路穗穗一般是第一個抵達,這會看到他,還有點意外。

    “你這麼早?”路穗穗和他打招呼,“吃早餐了嗎?”

    江煦點頭。

    路穗穗不好意思地笑了下,“我還沒吃,你介意我在化妝間吃嗎?”

    他們倆都不是主演,沒有單獨的化妝間,都是和大家一起共用。

    江煦搖了搖頭,“不介意。”

    他頓了下,淡聲︰“你隨意。”

    “謝謝。”

    路穗穗拆開自己打包過來的小餛飩,她只有早上的時候,能吃碳水能吃比較多東西,中午是減脂餐,晚上是白開水。

    夏莉把她一天的飲食安排的明明白白。

    一打開包裝盒,香味四溢,在化妝間飄散開。

    路穗穗饑腸轆轆,喝了半瓶水才開吃。

    餛飩還有些燙,她吃的小心又安靜,基本不發出聲音。

    如果不是味道很香,江煦差點也要忽視了。

    他正在看劇本,不自覺地被另一側盡頭的人吸引。兩人位置隔得很遠,路穗穗考慮到在別人面前吃東西不太好,特意挪到了那邊。即便如此,從江煦這個角度也能看見她半張側臉。

    路穗穗是漂亮的,這是昨天江煦看到她的第一印象。

    比他前天晚上收到消息,特意搜她資料看到的那些照片還要漂亮,她整個人是鮮活而靈動的,眼楮像會說話一樣,在對你傳達著她對你的喜歡和善意。

    這種善意,江煦很久沒遇到了。

    也因此,他不自覺地對她有了更多關注。一方面是因為她在劇中和自己演對手戲,一方面則是因為這個。

    驀地,江煦想到了網上對她的評價,想到了那天新影娛樂曝光的那段音頻對話。

    那些所有,和她本人截然相反。

    江煦正側頭看著,門口有了腳步聲。

    “好香啊。”是化妝師的聲音,“讓我看看是不是我們劇組貪吃的女演員又在偷偷吃東西。”

    路穗穗被化妝師的話嗆住,扭頭去看,“林姐。”

    化妝師林姐看她,笑盈盈道︰“今天吃什麼?”

    “小餛飩。”路穗穗給她安利,“我們片場左邊那家的真好吃。”

    林姐失笑,“行,下回我也去試試。”

    路穗穗笑,“你要是不介意,我明天讓樂樂多買一份。”

    “我介意什麼呀。”林姐道︰“我主要是總來的比你晚,怕你買來放著冷掉。”

    路穗穗揚唇,“那我明天喊你起床。”

    林姐一臉你放過我的表情,“不,我想多睡一會。”

    路穗穗︰“……”

    吃完,林姐給她化妝。

    “你今天黑眼圈有點嚴重。”林姐邊給她上妝邊說︰“昨晚熬夜了?”

    路穗穗︰“熬了。”

    林姐和她閑聊,“熬夜干嘛呢,刷手機?”

    “刷微博。”路穗穗道︰“微博上好玩的不少。”

    林姐詫異,“我以為你們都不愛刷微博。”路穗穗沉默,現在的她確實算不上很喜歡刷微博,但她以前很愛。而昨晚,是個意外。

    “昨晚有點好玩的。”

    林姐好奇,“什麼呀?帖子嗎?”

    路穗穗︰“不是。”

    林姐挑眉。

    路穗穗摸了下鼻尖,不好意思說︰“我在看黑粉給我建的超話。”

    超話里,全是各種罵她的,她昨晚跟路年年翻了一晚上,然後點擊右上角,舉報投訴!

    林姐錯愕,“難怪。”

    她睇她一眼,“你怎麼突然想不開去看這些。失眠了吧。”

    路穗穗沒解釋說自己並不是因為看了超話傷心難過失眠的,她純粹是反黑反到太晚,然後熬夜的。

    看她不反駁,林姐當她卻是如此。

    她寬慰︰“別去看那些,我們熟悉的都知道你是什麼樣的人,以前的那些事,能忘就忘了。”

    路穗穗笑著答應,“好,謝謝林姐。”

    “客氣。”林姐哎喲了聲,“以後可別熬夜了,你不能上太重的妝,黑眼圈不太好遮。”

    路穗穗︰“……好的。”

    -

    化完妝,路穗穗跟江煦到外面對戲。

    天越來越熱了,兩人對了沒一會,妝花了,口渴了,出汗了。

    路穗穗抬頭望了眼大太陽,接過樂樂給的保溫杯喝了口水,她無意的看了眼江煦,“你不熱嗎?”

    江煦從頭到尾,表現的無比淡定。

    江煦︰“還好。”

    依舊是冷冰冰的態度。

    路穗穗頓了下,點點頭說︰“那我們繼續吧。”

    江煦都那麼認真,她也不敢再開小差。

    因為兩人的默契,上午的戲拍的很快,李導對這個進度無比滿意。

    拍完,路穗穗和江煦被喊到他旁邊,“穗穗,江煦,我打算今晚官宣你們倆的角色。”

    他看路穗穗,“你看怎麼樣?”

    路穗穗︰“我沒意見。”

    江煦微頓,低問︰“一起官宣?”

    李導︰“是的,正好把你們這兩天的對手戲剪一部分進去。”他看江煦皺眉,笑著問︰“有哪里覺得不妥嗎?”

    江煦怔了下,去看旁邊的路穗穗。

    他沉吟片刻,搖了搖頭︰“沒有。”

    李導︰“行。晚上八點記得轉微博!”

    兩人答應。

    說完,路穗穗跑戚書語休息室去蹭空調。

    江煦在原地站了會,看向李永豐,“李導,我們一起官宣,對路穗穗會不會不太好?”

    李導知道他意思,笑著說︰“她不介意,我之前問過他了。”

    他拍了拍江煦肩膀,鼓勵道︰“你也別太有壓力,穗穗蠻好相處的,你們倆給我好好表現,這部劇能讓你們火。”

    他看了江煦一眼,“我看人的眼光可從來沒出過錯,加油吧。”

    江煦張了張嘴,聲音沉沉,“好。”

    -

    下午,片場有了演員探班。

    是路年年。

    她到的時候,全劇組的人都在歡呼。

    “天哪!路年年怎麼來了啊?”

    “她以前跟寧老師合作過,也跟李導合作過,是過來給兩人探班的吧。”

    “有可能。”

    “她好可愛啊!”

    “嗚嗚嗚笑起來很甜。”

    路穗穗正好站在工作人員旁邊,听到這些點評,她莫名還有點‘與有榮焉’的感覺。

    嗯,她妹妹就是可愛甜美。

    “穗穗姐,你怎麼突然一臉姨母笑?”

    倏地,旁邊有工作人員問。

    路穗穗臉上的笑一僵,“我有嗎?”

    她摸了下臉,“沒有吧。”

    “你有。”工作人員小聲問︰“穗穗姐你是不是也很喜歡路年年啊?”

    “喜歡啊。”

    “我記得穗穗姐你跟路年年微博還是互關的對吧?”

    “她們之前還一起上綜藝了呢!”有一工作人員激動道︰“我當時還看了,她們超好磕的你們都不知道嗎?”

    路穗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