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二十二章(【一更】我來給你送糖啦。...)
    路穗穗沒想到,自己對宋昊銘放出的狠話,這麼快就有人幫忙實現了。

    她懟宋昊銘時候怎麼說的來著你怎麼知道這劇組我做不來主。

    嗯,劇組她沒辦法做主。

    但是,她好像可以借助別人力量,替他那個角色做主。

    車內安靜一瞬,路穗穗接過平板,好奇問︰“這男演員是你篩選出來的?”

    裴之行︰“……不是。”

    路穗穗了然,那應該是公司同事做的。

    她低頭翻著那里面存好的照片,發現篩選出來的這幾個男藝人長得都挺帥的,他們不算是特別有名氣,但演技不差。

    因為自己職業問題,路穗穗前段時間惡補了很多演員必備知識,認人。

    她幾乎把圈內叫得出名字,比自己厲害的,有代表作的男女演員都看了一遍,雖然不能讓他們臉跟名字對上號,但大致有個印象。

    翻看了會,路穗穗側眸看向旁邊的男人,“宋昊銘已經確定會被換掉了?”

    裴之行︰“嗯。”

    “可他背後不是有人嗎?”

    聞言,裴之行似笑非笑看她,“你背後也有人。”

    路穗穗微更,默了默道︰“謝謝。”

    裴之行示意,“這幾個演員我跟李導打過招呼,他沒什麼意見,你看著可以就行。”

    听裴之行這麼一說,路穗穗再次被資本家折服。

    這就是有錢人的做事風格嗎?

    羨慕了。

    挑出來的男演員不多,但也有近十位。

    路穗穗翻到最後,眼楮忽然亮了亮,“這個吧!”

    她仔仔細細端詳著,沒能想出照片上的人叫什麼名字,“我感覺這個人長得很有劇里角色的感覺。”

    英俊硬朗,但又不是很壯的那種。

    是在啞女心中,能給她安全感,能替她保家衛國的心上人形象。

    裴之行看了眼,皺了皺眉,“確定要這個?”

    莫名的,路穗穗生出一種自己是女王在選男妃的感覺,而讓自己選擇的人,還是她名義上的未婚夫。

    想到這,她沒忍住笑了下。

    裴之行不解看她。

    路穗穗抿唇,點了點頭道︰“嗯,他長得比較帥,上鏡肯定好看。”

    “……”

    裴之行眉頭微蹙,又看了眼屏幕上男人的照片。

    哪里好看了?

    他沒看出來。

    但這話他沒說,他冷冷淡淡地把平板遞給楊向明,交代︰“安排人去聯系這位演員到劇組試鏡。”

    楊向明︰“好的。”

    路穗穗听著兩人對話,再次感慨有錢真好。

    “楊助理。”

    路穗穗看他,“你知道他叫什麼名字嗎?”

    楊向明︰“我問問季總助理。”

    路穗穗眼楮一亮,“好。”

    沒幾分鐘,楊向明告知,她選的那位演員叫江煦,名氣和人氣都不是很高,他演技不差,就是運氣不太好,進圈四五年一直沒接到過好的劇本,就算有,也總會被人中途截胡。

    所以現在,正處于沒工作狀態。

    路穗穗︰“那行。”

    她毫不猶豫,“就他吧。”

    裴之行看她興奮的模樣,眼皮不受控地跳了跳,陡然生出一種不太好的預感。

    -

    路穗穗回到酒店時,樂樂正在大廳等她。

    “穗穗姐。”

    听見她叫聲,大堂里不少人齊刷刷轉頭看了過來。

    大家都是網上沖浪的一級選手,自然知道發生了什麼。

    路穗穗不好意思地笑了下,“怎麼在這等我?”

    樂樂湊過來,小聲道︰“怕你出事啊。”

    她往她身後看,“裴總呢?”

    路穗穗上車後就跟她說了聲,說裴之行接到了自己,讓她不用安排司機過去接了。

    “走了。”

    樂樂瞪大眼,“他這就走了?”

    路穗穗點了下頭,淡淡道︰“對啊。”

    裴之行就是受她親愛的妹妹所托過來看看自己情況,當然看好就走了。

    樂樂看她這淡定的模樣,無言半晌。

    “好吧。”

    她看她,“那我們回房間。”

    “嗯。”

    回到房間,夏莉又給她打了個電話,說網上那些亂七八糟的事。

    還重點提了句︰“出了這事,你進《無盡》的消息已經瞞不住了,剛剛李導助理跟我說,說是準備官宣你這個角色。”

    這個安排,路穗穗並不意外。

    本身,李導就打算近期官宣她啞女這個角色形象,只不過最先李導的打算是讓她和宋昊銘那個角色一起曝光宣布。

    宋昊銘拿下那個角色的消息,是圈內周知,但劇組官博其實還沒正式官宣,因為在等。

    李導想吸引觀眾注意,想官宣時發一段兩人在劇組的對手戲。也算是片面證明,自己選擇的兩個演員角色沒有任何問題。

    畢竟在之前,所有人都反對路穗穗進這個劇組,甚至有人說路穗穗要是進了這劇組,那就是李永豐對資本妥協了,他對自己導的劇不再看中,觀眾對他表示失望。

    路穗穗“嗯”了聲,詫異道︰“是今晚嗎?”

    “今晚太匆忙了。”夏莉告知,“明後天吧,李導正讓人剪你的預告。剪好了會先發一份到我這邊看看。”

    路穗穗︰“好。”

    夏莉交代她幾句,急忙忙掛了電話,繼續監督網上情況了。

    有夏莉他們在,路穗穗也不再操心。

    她早早地洗漱完,躺床上看劇本然後睡覺。

    睡前,手機還震了下,裴之行給她發了條消息,說到了。

    路穗穗想了想,他指的應該是自己回酒店了。

    她回了個晚安表情包,闔著眼入眠。

    -

    次日,路穗穗一到劇組便吸引了大家注意。

    接收到眾人同情的眼神,路穗穗忍俊不禁,跟大伙開著玩笑,“我今天又漂亮了點嗎?”

    戚書語從她後面冒出來,幽幽道︰“你問問大家,你哪天不漂亮?”

    路穗穗噎住。

    李永豐看向嘮嗑的兩人,喊路穗穗︰“穗穗,過來一下。”

    路穗穗走近,“李導。”

    李永豐抬了抬下巴示意,“看看剪輯師給你剪出來的這一段,我們打算今晚當作官宣片花給你放出去。”

    其實劇組給路穗穗攢下來的鏡頭不少了,她跟其他演員的大部分對手戲也拍的差不多了,目前就差她的男主角。

    她看的時候,李永豐嘆了口氣說︰“本想讓你跟你男主角一起官宣的,現在沒辦法了。”

    路穗穗怔楞須臾,低問︰“季總那邊跟您說接手的男演員這事嗎?”

    李永豐︰“說了。”

    他道︰“晚點就會過來。”

    路穗穗沉默了會,提議道︰“那李導您要不要先看看江煦的表現力?如果可以的話,我們可以拍幾場戲然後再官宣?”

    聞言,李永豐詫異看她,“你確定?”

    路穗穗點頭。

    李永豐瞅著她半晌,低語,“你知不知道你現在熱度很高?”

    “……”

    路穗穗失笑,大概能明白李永豐這話的意思。

    她現在熱度很高,網友們也都在同情她,對她的官宣自然也會比往常更關注一些,這都是熱度。

    如果拖一兩天,甚至是讓她跟另一主角一起官宣,那麼網友的注意力就不會只在她一個人身上,必然會分到另一位演員那邊一些。

    說句不好听的,有點像蹭熱度。

    只不過這回不是路穗穗蹭別人的,是別的演員蹭她的。

    想明白後,路穗穗認真道︰“我的熱度都是李導你們給的,我們大家共贏才是最好。”

    李永豐看她,贊許道︰“那行,晚點來了我先給江煦試鏡,讓你們熟悉熟悉。”

    其實他一直都想安排兩人一起官宣,但他怕路穗穗和團隊不同意。

    “好。”

    ……

    中午時,江煦到了。

    他高高瘦瘦的,真人比照片上還要好看幾分。

    “哇。”戚書語擠在路穗穗旁邊,壓著聲道︰“這男演員可以啊!又高又帥,身材也好,挺符合你對象形象的。”

    路穗穗糾正她,“劇里。”

    戚書語︰“……行,你劇里對象。”

    她小聲嘀咕,“我之前怎麼不知道我們圈還有這等級別的大帥哥?”

    路穗穗“嗯”了聲,“他之前都演小角色。”

    戚書語了然,笑道︰“這是個好機會。希望他好好珍惜。”

    路穗穗笑,“我們也要好好珍惜。”

    江煦試鏡時,路穗穗和戚書語寧拓也都在。

    她不得不佩服自己選人的眼光,江煦一表演完,她從李永豐眼楮里看到了滿意二字,戚書語也湊在她耳邊小聲咕噥夸他,說演技好,感染力很強,有點意思。

    寧拓也表示贊同。

    少頃,江煦便被定了下來。

    中午休息,路穗穗听說李導那邊和他簽了合同。

    他沒助理,就自己一個人來的,行李箱跟著他一起抵達,放在片場。

    下午,李導安排兩人試試戲。

    路穗穗化完妝出來時,江煦已經在另一側看劇本了。兩人今天拍的,是兩人暗生情愫時的一場戲,單獨的。

    考慮到路穗穗在劇里的設定,她的妝很淡,且是往柔弱的方向化,而江煦不同,他就如同他名字一樣,是個陽光熱血的青年。

    他高高瘦瘦的,有自己的抱負,和啞女完全不同。

    造型上,江煦今天穿的是軍|裝。

    看上去讓人有種油然而生的距離感,但更多的是壓不住的肅然氣場,和他那張立體英雋的五官。

    太帥了。

    不單單路穗穗這樣覺得,連身邊的工作人員都在驚呼。

    “天哪!江煦太適合穿軍裝了吧?”

    “我暈!好帥啊。”

    “嗚嗚嗚嗚比宋昊銘帥多了吧。”

    “……”

    路穗穗听著,再次為自己挑人的眼光點了個贊。

    “路老師。”

    江煦首次和她單獨打招呼。

    路穗穗微窘,“你喊我穗穗就行。”

    她道︰“路老師擔不上。”

    江煦點了點頭,視線落在她身上片刻,“好的,那你也喊我名字就行,江煦。”

    “沒問題。”

    兩人在旁邊對戲。

    這場戲,他們演的是暗生情愫時的,同樣的,在暗生情愫後,兩人要分開。

    江煦要去打仗了。

    路穗穗發現,江煦話很少,除了兩人對戲時話稍微多點外,其他時間基本不吭聲。

    對完戲,李導安排兩人開始拍攝。

    兩人是頭次合作,但效果比預想中好很多。

    路穗穗能迅速入戲,而江煦更是如此。他演技不僅不青澀,還很成熟。

    ng了三次,兩人第一場戲過了。

    李永豐看向兩人,鼓勵道︰“你們對對台詞,我們接著下一場。”

    兩人點頭。

    到傍晚,路穗穗和江煦拍了四場戲。

    每一場,都表現的非常不錯。

    她今天沒夜戲,拍完就準備回酒店。

    換上衣服,路穗穗踫到了江煦。

    她腳步一滯,抬眸看他,“你找我有事?”

    江煦點頭,“請你吃個飯,方便嗎?”

    他知道自己這角色怎麼來的,也知道是誰點名讓他來的。

    路穗穗一愣,笑著說︰“今天可能不太方便。”

    她想了想,淺聲道︰“我是選了你,但把你定下來是因為你的形象符合,演技也很好,所以你請吃飯的對象應該是李導。”

    江煦微頓。

    路穗穗笑盈盈道︰“下回吧,等你殺青了大家一起吃,單獨就不用了。”

    江煦沉默兩秒,點頭︰“沒問題。”

    他頓了頓,看她,“謝謝。”

    “客氣。”

    -

    從片場離開,路穗穗正跟樂樂討論晚上吃點什麼。

    樂樂提醒她,“穗穗姐,你只能喝水。”

    她明天有一場戲要穿的旗袍有點擠,路穗穗這幾天晚上都在喝水度日。

    路穗穗更了下,只能掏出手機問路年年晚上想吃什麼。

    她不能吃,但她可以給妹妹點。

    消息剛發出去,路年年給她分享了一個位置。

    路穗穗點開一看,眉梢揚了揚,立馬給她撥了個電話。

    “姐姐!”剛接通,那邊傳來路年年小委屈的聲音,“你今天還沒回酒店嗎?”

    “回了回了。”

    路穗穗高興道︰“你這是提前來給我探班了?”

    路年年捂著手機,小聲︰“我來給你送糖啦。”

    路穗穗一怔,唇角上挑著,“那我現在就給你買水去。”

    路年年︰“好呀好呀。”

    她坐在酒店大堂,把口罩往上提了提,含混說︰“你先回來。”

    “好。”

    掛了電話,路穗穗催樂樂,“趕緊走,年年來安城了。”

    樂樂︰“啊?她不是在拍戲嗎?”

    路穗穗也不太懂,“可能是休息?”

    路年年其實不能算是休息,她後天有一個還沒官宣的活動在安城,是作為一個空降嘉賓,要給粉絲們驚喜的那種。

    原本,她打算明天過來的。

    可昨晚看到網上那些新聞後,她臨時改了主意,決定今天拍完戲就往這邊趕。

    路年年坐在大堂等了一個多小時,路穗穗終于回來了。

    周圍都是人,姐妹倆略顯克制,一前一後進了電梯。

    進去後,兩人都沒忍住,撲哧一笑。

    “瘦了。”

    路穗穗拍了拍路年年小腦袋,“一個人過來的嗎?”

    “不是不是。”路年年道︰“我後天有活動,在另一邊。珍姐他們去那邊酒店了。”

    路穗穗點頭,“珍姐放心你一個人來我這兒?”

    路年年︰“放心。”

    她揚唇笑,眼楮彎彎,“你又不會傷害我,她有什麼不放心的。”

    姐妹倆膩歪在一塊,樂樂在旁邊站著,感覺自己像是個閃閃發光的電燈泡。

    把兩人送房間,樂樂便先走了。

    -

    一進去,路年年把鞋一甩,鞋也沒穿就往洗手間跑,邊跑邊說︰“憋死我了!”

    路穗穗︰“……”

    她站在原地愣了幾秒,沒忍住笑出聲。

    沒一會,路年年從洗手間出來。

    “姐。”她往路穗穗旁邊一靠,嗚嗚道︰“我想抱你一下。”

    路穗穗張開手,主動抱她,摸了摸她腦袋,“好了,我沒事的,不氣了啊。”

    路年年︰“那還是氣的!”

    她哼哼說︰“我氣到開了十個小號。”

    “?”

    對著路穗穗不解眼神,路年年解釋︰“我在網上跟宋昊銘的粉絲吵架呢!”

    她很生氣說︰“宋昊銘都出那種事了,他粉絲還對他無腦維護,這我忍不了。”

    路年年是個愛網上沖浪的少女,她雖不惹事也不搞事,但不代表她什麼都不懂。

    她是被路景山保護的很好,但再怎麼說也在娛樂圈這麼多年,該懂的不該懂的早就懂了。

    昨天那事,路年年用腳趾頭想想就明白了,可越是明白,她就越氣。

    她忽然想到以前的路穗穗,她肯定也是這樣被無緣無故潑髒水,還沒辦法沒能力去反駁,也因此才會有那麼多黑料。

    想到這些,路年年 里啪啦用珍姐的手機號注冊了十個微博小號,瘋狂跟人對罵。

    听她眉飛色舞形容,路穗穗撲哧笑,“那你贏了嗎?”

    “贏了啊。”路年年得意的揚著眉梢,“不過我早上被珍姐罵了。”

    “為什麼?”

    提到這,路年年癟嘴,很是委屈說︰“因為我熬夜有黑眼圈,化妝師給我遮了好久,然後珍姐就罵我。”

    對著她可憐巴巴的目光,路穗穗緘默三秒,提議︰“那我今晚替你去反黑怎麼樣?”

    兩人對視須臾,路年年掏出手機,點開相冊截圖,“姐,這些全是,你確定今晚一晚上能搞定嗎?”

    路穗穗低頭一看,屏幕滿滿當當的,全是黑粉的一些截圖。

    嗯,路年年也有不少黑粉的。

    她安靜片刻,狐疑問︰“你截圖下來干嘛?”

    “反黑。”路年年理直氣壯,“我總不能任她們罵吧,我有空就會對她們發的那些污蔑我罵我的微博點投訴。”

    路穗穗被她再次逗笑,“這麼多都是?”

    “對啊。”

    路年年眨巴著大眼楮看她,“你今晚要幫我嗎?”

    “……”

    路穗穗︰“當然。”

    反黑她也可以。

    “行。”

    路年年點著手機屏幕,興致勃勃,“那我們點個外賣,然後開始?”

    路穗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