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二十一章(【二更】你選個看順眼的搭...)
    剎那間,宋昊銘陡然生出了心虛感,但比心虛感更重的是惱怒。

    他還拿著手機,狠狠瞪著路穗穗,先發制人,“路穗穗,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知道啊。”路穗穗把手里提著的桶放在腳邊,不疾不徐道︰“昊銘,我是不聰明,但不是智障。”

    “你”宋昊銘被她的話氣住,惡狠狠瞪著她,“你別仗著自己有背景在這里囂張!這劇組你還做不了主!”

    聞言,路穗穗歪著頭笑了下,問︰“你怎麼知道這劇組我做不了主呢?”

    她淡然地掃視了一圈听到動靜過來的導演和工作人員,溫聲問︰“你都說了我跟李導關系匪淺,我是靠爬上床陪人睡覺拿到的機會,既然如此,怎麼還懷疑我做不了劇組的主呢?”

    听到這話,周圍工作人員倒吸一口氣。

    路穗穗太敢說了吧!

    “胡說八道!”宋昊銘看她這樣,眼皮猛地一跳,並不承認說︰“穗穗姐,我是ng了很多次,讓你陪著浪費了很多時間,但你不能因為這個原因把什麼髒水都往我身上潑!”

    他倒打一耙,“李導,我真沒說過那些話。”

    李永豐面色不虞,神色冷冷的,看上去尤為嚴肅,他看了眼落湯雞的宋昊銘,轉頭去看路穗穗,“穗穗,怎麼回事?”

    路穗穗依舊在笑,看向李永豐,“導演,就我說的那麼回事。”

    李永豐看著兩人,眉頭緊鎖著。

    他思忖了會,問她,“給我個面子?這事今天就這麼過了?”

    他沒辦法,他得考慮劇組進度。

    路穗穗沒吱聲。

    反倒是宋昊銘不服,他嚷嚷著,“李導,她把我潑成這樣,這事就這樣算了?”

    李永豐抬眸,目光冷冷看他,“你想怎麼樣?潑回來?”

    宋昊銘對著他的眼神,莫名產生了退堂鼓。

    “我……我要她給我道歉!”宋昊銘不要臉提要求。

    “道歉?”路穗穗挑了下眉,上下打量著他,不緊不慢地問︰“你覺得自己配嗎?”

    周圍工作人員听著,對路穗穗刮目相看。

    他們之前就知道路穗穗在外名聲不好,各種黑料也很多,最開始知道她來這個劇組,不少工作人員都擔心過,怕被她針對怕不小心得罪她然後被罵被打。

    但這大半個月下來,他們發現路穗穗其實是個溫柔又熱心的女演員,不僅沒架子,還經常能跟工作人員打成一片。

    偶爾工作人員不小心犯了錯,她也不會凶人。

    漸漸的,大家也就忘了她之前是怎麼樣,直到這會他們才再次反應過來路穗穗還是之前那個路穗穗。

    但又好像有哪里不一樣。

    大家正看著戲時,李導暴脾氣來了,他看著宋昊銘道︰“趕緊去換衣服,準備下一場戲!”

    他頓了頓,看向路穗穗,意思意思訓了下,“去吹吹空調冷靜冷靜,下回別沖動做事。”

    路穗穗本想再說點什麼,但看李導也難做,暫時忍了。

    她“嗯”了聲,“給李導添麻煩了。”

    李導︰“沒事。”

    他看了眼還愣在原地的宋昊銘,訓斥道︰“小宋!還不去換衣服?”

    宋昊銘張了張嘴,不敢相信看著李永豐。

    這就是他的處理辦法?

    這明顯就是偏愛!

    -

    劇組人多眼雜,人散了後,寧拓把手機還給她。

    路穗穗看了眼保存下來的錄音,認真道︰“謝謝寧老師。”

    寧拓看她,緘默兩秒說︰“我夸你牛逼會不會不合適?”

    說實話,他這種咖位都不敢像路穗穗這樣拎著一通旁邊的髒水潑人身上。

    “……”路穗穗失笑,“不覺得我太沖動了?”

    寧拓想了想,點評說︰“沖動是有,但他嘴太髒,你忍不住也正常。”

    路穗穗莞爾。

    寧拓叮囑,“他背後有人,這口氣估計也忍不了,你最好先跟你經紀人打聲招呼,免得到時候手忙腳亂應付不過來。”

    路穗穗點點頭,“我知道,謝謝。”

    寧拓玩笑說︰“不用謝,我也挺想擁有一個能正常對戲拍戲的對手。”

    路穗穗︰“……”

    她默了默,咕噥︰“我不一定有這個本事。”

    寧拓︰“相信你自己。”

    拿回手機,路穗穗回戚書語休息室。

    她不是主要演員,沒有單獨的休息室,一般都在戚書語這邊小憩一會。

    他們吵架的時候,戚書語正好到外面接電話去了。

    接完回來才听說這事,她匆匆忙忙推開休息室門,在看到還好好坐在里面的人後松了口氣。

    “沒事吧?”戚書語拉著她站起,上下打量一圈。

    路穗穗︰“你看我像有事的嗎?”

    戚書語睇她一眼,“我剛回來時听助理說了,你怎麼也不忍忍?”

    “忍不了啊。”路穗穗笑著說。

    她不單單要為自己活,她還想替原主爭口氣。她從頭到尾除了蹭藝人熱度,演技不好外,宋昊銘說的那些統統沒做過,憑什麼要被蓋章污蔑。

    戚書語瞅著她半晌,在旁邊坐下道︰“好吧,其實如果換作是我可能也忍不了。”

    路穗穗彎唇。

    戚書語看她,“現在打算怎麼辦?”

    “什麼?”

    “你不怕他曝光你今天這行為?”

    路穗穗挑眉,“我還怕他不曝光呢。”

    戚書語︰“……”

    當天下午,宋昊銘和路穗穗拍戲依舊卡。

    李永豐對兩人放棄治療,給兩人放了小半天假,安排其他人的戲份先拍。

    路穗穗沒再待在劇組看人演戲,跟樂樂說了聲,一個人出門逛街去了。

    她沒什麼粉絲,也沒人氣,除了在鏡頭前能被人認出來罵之外,私底下其實很少有人會注意到她。

    臨出門前,她還特意把臉上妝卸了,樂樂本想勸說她注意一下形象,可一看她素顏都皮膚透亮,瞬間把話咽了回去。

    “穗穗姐,你真的不用我陪嗎?”

    “不用。”路穗穗看她,“給你放假,你想干嘛干嘛,我想一個人去走走。”

    樂樂沒轍,“好吧,那你注意安全,遇到粉絲了趕緊跑。”

    路穗穗撲哧一笑,逗她,“你是想說我遇到黑粉了趕緊跑吧?”

    樂樂︰“……”

    “知道了。”路穗穗很配合,“我會記得給你電話的。”

    “嗯嗯。”

    剛出酒店,路穗穗便接到了夏莉電話。

    她剛走,她就闖禍了。

    “在酒店休息?”

    路穗穗︰“打算逛逛安城。”

    夏莉默了默,說她,“你還挺淡定的。”

    路穗穗笑而不語。

    夏莉沒再和她寒暄,直接道︰“具體情況跟我說說?”

    路穗穗沒瞞著,直接還原事情真相。

    听完,夏莉沒忍住爆了粗口,“這是什麼傻逼男人?他腦子里裝的都是屎吧!自己髒就算了,怎麼還拖別人下水呢!”

    路穗穗被她逗笑,“夏莉姐,注意你經紀人的身份。”

    “注意個屁。”夏莉暴脾氣道︰“水潑的好,你當時就應該拿一塊磚頭砸他,看看他腦子里裝的什麼骯髒玩意。”

    路穗穗眨眼,提醒︰“不行,那萬一砸傷了我還得出醫藥費什麼的,不劃算。”夏莉︰“也是。”

    兩人安靜一瞬,默契笑出聲。

    夏莉咳了聲,正色道︰“這事你不用擔心,他要是敢曝光,他就等著完蛋。”

    路穗穗︰“謝謝夏莉姐。”

    夏莉︰“我是你經紀人,這些都是我應該做的。”她寬慰她,“一個人好好在安城逛逛,想買什麼就買,我這邊正在給你物色代言和綜藝,錢馬上有。”

    路穗穗撲哧一笑,答應著︰“好。”

    收了線,路穗穗搜安城好吃好玩的。

    她看了看,準備去一個來安城必去的小吃街。雖然她現在不太能吃,但聞聞味道也是滿足的,更重要的是那邊能逛,她還可以給路年年買些小禮物。

    -

    安城這邊必逛的小街小巷生活氣息很濃,雖喧鬧,但卻有種說不上來的安定感,讓人覺得舒服。

    路穗穗到的時候,天正好暗了下來,街上行人增多。

    路過小吃攤時候,路穗穗嘴饞,但考慮到自己明天還得拍戲,她忍了。

    逛了幾家小店,路穗穗給路年年挑了幾個小禮物準備給她寄過去。

    她正認真選著,一側突然傳來了底氣不太足的女聲,“你好……”

    路穗穗側頭,兩個女生直勾勾盯著她,小心翼翼地問︰“你是路穗穗嗎?”

    當下,路穗穗腦子里閃過一個念頭,這是黑粉還是路人?如果是黑粉的話,她承認自己是那個老上熱搜的路穗穗的話,她待會跑得贏嗎?

    一時間,路穗穗腦門上閃過一百條彈幕。

    三個人對視半晌,她遲疑地點了下頭。

    “哇!”小女生捂嘴驚呼,“真的是你呀!”

    她看著路穗穗,眼楮亮亮,“你好漂亮啊!”

    剛剛在另一家店的時候,她跟朋友就注意到了路穗穗,兩人越看她的身形越覺得熟悉,最重要的是她那雙露出來的眼楮讓人太有辨識度了。

    路穗穗一愣,不好意思地笑了起來,“謝謝,你們也很可愛。”

    兩個女生激動握拳,“你是一個人來逛街的嗎?你怎麼會在安城啊?”

    路穗穗默了默,小聲︰“過來拍戲。”

    “啊?”兩人愣住,“我們怎麼不知道你接了新戲?”

    路穗穗听著,隱約覺得不太對。

    她沉吟片刻,小心翼翼問︰“你們……是我的粉絲嗎?”

    “對啊對啊!”兩人點頭,“你好漂亮啊,我們是你的顏粉。”

    聞言,路穗穗松了口氣。

    顏粉沒關系,只要不是黑粉就行。

    她眼楮彎彎笑了起來,“謝謝。”

    兩人打探,“你是在秘密拍戲嗎?不能說的嗎?”

    “暫時不可以。”路穗穗誠實告知。

    兩人很懂的點頭,“那……我們可以要個簽名照嗎?”

    她們保證道︰“我們絕對不會曝光你的,我們就留著自己做紀念。”

    路穗穗失笑,“沒問題。”

    她還是頭一回遇到粉絲,整個人驚喜又意外。給兩人簽完名,路穗穗看她們忐忑的樣子,主動說︰“要不要找個角落拍合照?”

    兩人小雞啄米似的點頭,異口同聲︰“要!”

    拍完合照,路穗穗在買單時候還順手給兩人買了單。

    她們買的都是小東西,不是很值錢,但卻精致。

    在小吃街逛了一圈,路穗穗正準備找個地方吃飯,電話來了。

    “穗穗姐!”樂樂激動的聲音傳來,咬牙切齒道︰“宋昊銘真的倒打一耙了!”

    路穗穗揚眉,“他說什麼了?”

    “你去看微博!”樂樂道︰“夏莉姐讓我跟你說一聲,讓你先回酒店,這熱搜一上,她怕你在外面出什麼意外。”

    “行。”路穗穗道︰“我現在回來。”

    路穗穗在的這邊人多,打車也難。

    她到app上看了眼,前面有幾十位等車的人。

    -

    等車間隙,路穗穗用小號登上微博。

    一點開更多熱搜那幾個字,她便看到了自己的名字,在第十位。

    熱搜名字一點不意外,取的是她耍大牌,欺負新人演員。

    這種話題,吃瓜群眾非常喜歡,也非常憤慨。路穗穗點開進去一看,是一營銷號發出的截圖,截圖里是不知名網友的爆料。

    大概就是最近有個劇組在安城取景拍攝,導演和男女主演都很牛逼很有實力的那種,唯一不好的是有個沒曝光的角色,是圈內一黑料巨多的女明星演,因為之前粉絲抗議,劇組就一直沒官宣。

    只不過今天劇組發生了一起事,有一特別乖巧的新人男演員,不小心得罪她了,被她用髒水潑了一身,還讓導演替她主持公道。

    最後導演為了息事寧人,大事化了小事化了了。

    ……

    這爆料一出來,嗅到風聲的人第一時間開始往下挖。

    一挖,最近來安城拍戲的劇組不就是《無盡》嗎?再往下,被大家抗議過不讓參演這部劇的演員,除了路穗穗還能有誰?

    而宋昊銘的粉絲,是知道他拿下這角色的,在收到確切消息時,宋昊銘粉絲還在超話里搞抽獎慶祝。

    瞬間,兩人的身份被挖出。

    除了爆料外,還有人在評論區提供了現場照片。

    這照片一出來,宋昊銘粉絲炸了。

    這可是他們的老公他們的愛豆,他們捧在手心里的小寶貝,什麼時候輪到路穗穗欺負了?!

    當下,路穗穗微博被宋昊銘粉絲攻陷,那條熱搜里,也全是罵言。

    「路穗穗是有什麼大病吧?她在劇組都敢做這種事?這種人為什麼還不被封殺?」

    「嗚嗚嗚嗚我的兒子太可憐了吧!」

    「宋昊銘太慘了吧。」

    「這真是路人看了都憤怒……路穗穗什麼時候能滾出娛樂圈?」

    「……不是我說,你們為什麼只看爆料就覺得路穗穗會做這事?萬一是污蔑呢?」

    「污蔑你媽呢,你意思是我老公對她倒打一耙?她也配?」

    ……

    正當事情發酵到厲害時,新影娛樂官博先曝光了一段錄音對話。

    緊跟著,新影娛樂發出律師函,直指爆料者和網絡暴言者。

    听完看完的吃瓜網友紛紛震驚。

    不少路人對路穗穗表示同情,而她少有的那點粉絲對她心疼不已。

    她真的太慘了。

    每次有點什麼事,大多數人都只相信片面之詞,從不听她解釋就開始罵她。

    在大家討論激烈時,最先發出爆料的營銷號見風向不對,第一時間刪了微博,但已經晚了,新影娛樂動作迅速,早就把那些罵路穗穗污蔑路穗穗超過五百以上的微博紛紛截圖留存,對他們正式發起名譽侵權起訴。

    新影娛樂對自己的藝人,向來護得很緊。

    這一舉動出來,不少路人都覺得新影硬氣牛逼。

    對網上部分沒有腦子的鍵盤俠,就應該如此。

    一時間,大家紛紛為新影官博點贊,跑到路穗穗微博給她留言安慰。

    「嗚嗚嗚心疼路穗穗。」

    「因為上次綜藝對她黑轉路的,我想說你們認真了解一下就知道,她其實沒有大家說的那麼差。」

    「某家倒打一耙牛逼啊!你媽的你還裝呢裝,你屁股擦干淨了嗎!在這里給路穗穗潑髒水。」

    「下午剛踫到漂亮姐姐……我和小姐妹明顯感覺到她心情不是很好,但她還是很溫柔地給我們簽了名拍了合照,沒想到是出了這樣的事,真的心疼。」

    「???上面的姐妹你還偶遇路穗穗了?在哪我也想去!」

    「難道只有我的重點是路穗穗真拿下《無盡》的角色了?她演誰啊?」

    ……

    還沒打到車,事情就已經發生了扭轉。

    路穗穗站在路口,一時不知該哭還是該笑。

    倏地,她刷到了更勁爆新聞。

    是宋昊銘一個被打了馬賽克的視頻,視頻里有他,有另外的男人,而且不單單是一個,他們幾個人坐在沙發包廂里,場面一片混亂。

    部分畫面有馬賽克,但他坐在男人腿上的沒有,除此之外,還有他們接吻的鏡頭。

    這視頻一出來,路人網友嘩然。

    「臥槽臥槽!!玩這麼大?」

    「宋昊銘玩這麼野的?」

    「…………你媽的,宋昊銘上回上節目還說他沒談過戀愛,喜歡溫柔可愛的小女生。」

    「他可能真的沒談過戀愛吧,但跟人上過床大家懂吧(狗頭)」

    「宋昊銘粉絲還罵嗎?」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這叫什麼?這叫搬石頭砸自己的腳!」

    「臥槽這視頻……牛逼!」

    「只有我好奇……誰能拿到這種視頻嗎?」

    說實話,不單單網友好奇,連路穗穗都很震驚。

    她站在路邊看完,第一時間給夏莉發消息︰「夏莉姐,宋昊銘那個視頻,是你曝光的嗎?」

    夏莉︰「我哪有這種視頻……我也不知道是誰搞的,感覺像是他對家。」

    此刻夏莉也是懵逼的,因為路穗穗給的錄音,她早早做了準備,也拿到了不少宋昊銘的黑料準備曝光出去。

    他敢倒打一耙,她就能讓他好好喝上一壺!

    但她沒想到自己準備的黑料還沒發,網上先有了這一段。

    這視頻一出,夏莉感覺她那些不發宋昊銘都已經在圈內混不下去了。

    這不是純粹的男男戀愛交往,這他媽的是一番亂搞啊!

    路穗穗︰「這樣。」

    夏莉︰「嗯,你先別管這個,打上車了嗎?」

    路穗穗正要回說還有五分鐘差不多,裴之行電話來了。

    看到他名字,路穗穗遲疑幾秒接通。

    “在哪?”

    路穗穗微頓,“在外面。”

    “位置。”

    路穗穗沉默了會,問︰“我爸又讓你來看我了?”

    裴之行︰“……”

    他噎了噎,說︰“我說這回是路年年你信嗎?”

    “?”

    路穗穗不確定他這是借口還是實話,“我把定位發你。”

    -

    把定位發給裴之行後,路穗穗索性取消叫車。

    沒等一會,裴之行的車便到了。

    路穗穗上去,跟前排的楊向明和司機打了聲招呼,才側頭去看旁邊的人。

    裴之行又像是從重要場合過來的,身上西裝筆挺,五官英俊,驕矜沉穩,帥的稍微有點兒過分。

    她正欲說點什麼,手機震了震,是路年年發來的消息。

    路穗穗點開,看到的是她在自己這兒存走的殺人表情包。

    她沒忍住,撲哧笑︰「剛拍完戲?」

    路年年︰「對!!!氣死我了氣死我了!!」

    路穗穗配合的給她回了個喝水表情包︰「不氣,喝點水降火。」

    路年年撒嬌︰「要姐姐親手給的才能降火!」

    路穗穗︰「沒問題!拍完戲去給你探班就買。」

    姐妹倆聊了會,知道她跟裴之行在一塊後,路年年快速結束了對話。

    摁滅手機屏幕,路穗穗余光掃到了男人給過來的平板。

    她愣了下,看屏幕上擺著的男星照片,很茫然︰“這什麼?”

    裴之行︰“男演員。”

    路穗穗︰“?”

    裴之行︰“在這些照片里挑一個。”

    路穗穗︰“挑一個干嘛?”

    裴之行︰“你對手戲演員要換,你選個順眼的搭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