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二十章(【一更】姐姐你等我偷糖給...)
    對上裴之行那明顯懷疑的眼神,路穗穗欲蓋彌彰解釋︰“我不是那個意思。”

    裴之行抬了下眼,幾不可見地勾了下唇,頗有我就看你怎麼瞎扯解釋的感覺。

    路穗穗微窘,含混說︰“我意思是……我們公司老板和員工沒有距離,什麼都能分享。”

    “……”裴之行緘默片刻,道︰“你在說自己嗎?”

    路穗穗一愣,猛地反應過來。

    她瞪圓眼看著裴之行,窘迫到想個洞鑽進去。

    “我”她張了張嘴,想說點什麼解釋解釋,又好像沒那麼必要。

    最後,路穗穗放棄,不再繼續這個話題。

    裴之行沒為難她,跟著靜了下來。

    吃完雞湯,裴之行便準備離開。

    臨走前,他說了句︰“男演員那邊你不滿意,可以跟季明津提一句,新影換個人沒太大問題。”

    路穗穗︰“……”

    這就是資本家嗎?!

    她想了想,搖頭說︰“暫時不用。”

    目前來說,宋昊銘除了說話稍微不過腦,以及經常ng外,沒什麼大毛病。ng這個錯誤,路穗穗自己作為一個小新人演員也會常犯,李導都還沒嫌棄她,她也不能去嫌棄別人。

    裴之行︰“隨你。”

    他想著寧拓說的那幾句話,蹙了下眉︰“有問題讓夏莉替你解決,不用怕得罪人。”

    “……”

    路穗穗看他一本正經的神色,點了下頭︰“好的。”

    把人送到門口,路穗穗想了想問︰“你什麼時候回去?”

    裴之行瞥她,“怎麼?”

    “有空的話我請你吃個飯?”路穗穗想,裴之行都辛苦走了一趟給自己帶東西,禮尚往來,她得請人吃個飯吧。

    裴之行一更,看她對自己客客套套的模樣,有些許不爽。

    “我問問楊助行程安排跟你說。”

    路穗穗應下。

    考慮到自己職業問題,路穗穗只把裴之行送出房間。

    人走後,她轉頭看向桌上還擺著的東西,剛剛隨意瞟了眼,路穗穗也沒仔細看。

    她轉身,準備把東西收好放好,明天開始讓樂樂提醒自己吃。

    嚴思茵給她準備的,都是那種能直接吃的補品,很方便。

    倏地,路穗穗在袋子里看到了不屬于補品類的東西。

    她拿起一看,是一盒自己喜歡的糖。

    路穗穗盯著看了幾秒,掏出手機點開微信,看到一周前自己發的朋友圈。

    她喜歡吃糖,以前住院時留下的後遺癥,總覺得吃糖的時候會覺得生活美好,還留存著希望。

    但現在做藝人,路穗穗要控糖,吃糖不單單會讓皮膚變差,還會長胖。

    所以她在朋友圈哀嚎說想吃糖不能吃,夏莉根本不給她看見糖的機會。

    那會路年年在下面評論,說姐姐你等我偷糖給你。

    路穗穗回復她說好,等她探班偷偷給自己帶糖。

    而現在這袋子里的糖,不言而喻。

    路穗穗沒去想這是不是嚴女士給她準備的,不知道為什麼,直覺告訴她那盒糖是裴之行放進去的。

    盯著那盒糖看了片刻,路穗穗給裴之行發了個表情包。

    裴之行隔了幾分鐘給她回了個問號。

    路穗穗︰「糖是你給的嗎?」

    裴之行︰「嗯。」

    路穗穗︰「怎麼會想給我買糖?」

    裴之行︰「隨手拿的。」

    路穗穗想了想,感覺他也不像是會專門給自己買糖的人,她掐滅自己剛燃起的‘奇思妙想’,回復︰「好的。」

    -

    路穗穗原本以為,裴之行走後今天這混亂的故事就該大結局,她沒想到的是,她洗漱完躺上床時,還能跟戚書語聊他的後續。

    戚書語更沒想到,自己不過是忘了耳機在助理那邊去拿,回來時還能踫到裴之行。

    看著男人從走廊盡頭那端往電梯走的身形,戚書語在腦海里瘋狂回憶他們那邊住了誰。

    半分鐘後,戚書語得出答案。

    他們那邊住了寧拓,路穗穗還有自己和其他兩位演員,但那兩位演員現在還在劇組拍夜戲,所以裴之行來找誰,不言而喻。

    想到寧拓和裴之行在餐廳里的互動,她實在忍不住,第一時間跟路穗穗分享這個勁爆消息。

    戚書語︰「穗穗穗穗!你知不知道我剛剛去樓下助理那拿耳機回來時踫到誰了!」

    戚書語︰「我的天哪!我踫到你們新影的老板了,就剛剛跟我們一起吃飯的裴總!」

    戚書語︰「他這大晚上的來我們酒店這兒,是找寧老師的吧!我剛剛偷偷看了眼,他臉上還掛著笑!嘖,不知道他跟寧老師那麼早從餐廳離開回來都干了什麼!」

    戚書語︰「我就說他們不對勁吧!不過走的時候兩人不是一起走的呀?」

    戚書語︰「我懂了,掩人耳目。圈內人慣用手段。」

    戚書語︰「你人去哪了?快來跟我一起八卦他們到底是不是我想的那麼回事啊。」

    ……

    路穗穗看著自己被戚書語瘋狂轟炸的消息,一時真不知道該如何回復。

    她要告訴戚書語說裴之行其實是來找自己的嗎?

    路穗穗思考了下,決定暫時不說。

    不是說她和戚書語關系不到位,只是就目前這情況而言,她也不知道怎麼跟人介紹自己和裴之行那說不清道不明的關系。

    當然,也還有其他方面的考量。

    思及此,路穗穗委婉提醒︰「也不一定是來找寧老師的吧。」

    戚書語︰「除了找寧老師還能找誰啊!」

    路穗穗︰「……找寧老師,說不定談公事呢?」

    戚書語︰「我又不是剛進圈的單純小姑娘了,大半夜兩男人在房間里聊工作?這話你信嗎?」

    路穗穗︰「我說信你會打我嗎?」

    因為她和裴之行聊的,就是工作啊。

    路穗穗四舍五入想。

    戚書語努力地說服她,她真心覺得不是工作。

    到最後,她感覺出路穗穗不太信自己說的,丟下一句︰「你等我多觀察一下,我再問問圈內朋友!我一定要給你找出蛛絲馬跡。」

    路穗穗︰「……好的。」

    經過戚書語這一通瞎猜,這晚上路穗穗做夢,竟然夢到了裴之行和寧拓。

    夢里,這兩個人好像真的是一對,寧拓還帶著裴之行到自己面前來宣誓主權。

    到睡醒,路穗穗都沒能回過神來,也沒想通寧拓為什麼要來自己面前宣誓主權。

    她和裴之行清清白白,又不能算是他的情敵!

    夢境後遺癥很大,路穗穗刷完牙洗完臉,整個人還有點恍惚。

    “穗穗姐!”樂樂看她滿屋子找手機,哭笑不得說︰“你手機在你手里啊。”

    路穗穗︰“……噢。”

    她低頭看了眼,“走吧,去劇組。”

    樂樂應著,余光飄到了她床頭櫃上擺了一個小盒子。

    她定楮一看,驚呼道︰“穗穗姐你晚上偷偷吃糖啦?”

    路穗穗順著她視線去看,“沒有吃。”

    “這不就是。”樂樂拿起,“你是偷偷藏了嗎?”

    她知道夏莉不讓路穗穗吃糖,到酒店入住當天,夏莉就跟上學時收言情小說的班主任老師一樣,把路穗穗偷偷帶的幾顆糖收走了。

    听到樂樂的質問,路穗穗微窘,“不是。”

    她從她手里拿過那盒糖,打開從里掏了兩顆,“別人送的,你別告訴夏莉姐。”

    樂樂︰“……”

    她點點頭,嘴饞道︰“穗穗姐,我也想吃。”

    路穗穗睇她一眼,正欲給她拿一顆,拿上後,她又頓住,把那顆糖拆開塞自己嘴里,含混道︰“下樓給你買。”

    樂樂︰“???”

    她震驚,“你這這麼多不能給我一顆嗎?”

    “不能。”路穗穗一本正經,很是嚴肅說︰“這是別人送的,沒辦法分享。”

    樂樂似懂非懂點了下頭,“噢。”

    她跟著路穗穗往外走,走了兩步後想起來說︰“可是前兩天書語姐送你的下午茶你跟我分享了啊?”

    路穗穗︰“……”

    她回頭看了眼樂樂,瞪了她眼,“就你記性好。”

    樂樂一臉無辜。

    路穗穗沒再理她,匆匆忙忙往外走,催促道︰“快走,我們去劇組附近吃早餐!”

    樂樂無奈跟上。

    只不過到吃早餐時,她還在想要不要把路穗穗偷偷藏了糖這件事告訴夏莉。

    -

    吃過早餐,路穗穗到了片場。

    她的戲份安排在下午,但抱著學習態度,她只要上午沒另外的工作安排,都會來片場看其他演員表演。

    “穗穗來了。”李永豐已經到了,招呼她問︰“吃早餐沒?”

    路穗穗︰“吃了。”

    李永豐點點頭,吃著手里的早餐嘆氣。

    路穗穗哭笑不得,“李導,怎麼早上就嘆氣?”

    李永豐瞥她眼,“今天要拍小宋跟寧拓的對手戲,也不知道順不順利。”他問,“你們昨天吃飯怎麼樣?”

    “還好。”路穗穗不是那種背後告狀的人,盡量往好了說︰“昊銘可能是剛進組還不適應,李導您多給他點時間。”

    李永豐︰“我盡量。”

    “……”

    -

    上午,片場雞飛狗跳。

    寧拓的演技誰也挑不出錯,實力派影帝,不知道是他氣場過于強大還是怎樣,宋昊銘一對上他就開始結巴,台詞也說不利索了。

    到最後,李永豐氣到話都不想說,直接換人拍其他類似背景板的戲。

    恰好,在片場的路穗穗被李導逮住,化妝換衣服跟寧拓先拍了下午的兩場戲。

    她入戲其實也慢,但好在她台詞背的扎實,來回磨幾次後便能表現很好。

    兩場戲拍完,李永豐贊許道︰“穗穗今天表現不錯。”

    他看著在旁邊學習的宋昊銘,隨口道︰“小宋跟穗穗多取取經,她剛開始也比較難,但現在很好了。”

    宋昊銘乖巧答應,“听李導的。”

    中場休息,宋昊銘找路穗穗對了一會戲。

    對完,路穗穗喝了點水,她被太陽曬得有點焉,身上也都出了汗,非常不舒服。

    “樂樂,我去下洗手間。”

    趁著還有時間,她想去上個廁所洗個手。

    樂樂點頭,“好,要我陪你去嗎?”

    聞言,路穗穗樂了,“我又不是小朋友,不用陪。”

    片場的洗手間要從走廊那邊拐過去,中途會經過化妝間和休息間。

    路上,路穗穗還踫到了寧拓。

    因為昨晚那個夢,她看到寧拓總會有些不正常的思想,和他匆匆打了個招呼就準備走。

    寧拓看她小表情,皺了下眉。

    他很嚇人?

    他正想將人叫住問,耳邊先有了其他人聲音。

    “你知道李永豐多好笑嗎?他竟然讓我跟一個滿身黑料的女人學習表演?”是宋昊銘的聲音,他譏諷道︰“路穗穗還真有點本事,把李永豐伺候的服服帖帖的,還夸她演技好。”

    話一出來,兩人都頓在原地。

    寧拓蹙眉,下意識去看路穗穗表情,她先是笑了下,然後拿出了手機開始錄音。

    宋昊銘毫無察覺,說話越來越難听,“哈哈你說的也是!她在床上要沒點本事,也不可能跟大咖時代解約!”

    那邊不知道說了什麼,宋昊銘輕哂道︰“那女人一看就是被男人睡爛的樣子,在片場裝的,讓戚書語還有寧拓對她也都不錯。”

    “你說什麼?她跟新影的總裁關系好?”宋昊銘問︰“臥槽她該不會是季明津養的情|婦吧?但不可能啊,我進組前就听人說過,她黑歷史一堆,季明津不可能這麼饑不擇食。”

    “……”

    聲音持續不斷傳來,路穗穗邊听邊把手機給了寧拓,用手勢和他對話,讓他幫忙拿好手機錄好音。

    寧拓接過,垂眸看她,“你要做什麼?”

    路穗穗笑得溫柔,表示自己要去做點好事。

    一分鐘後,側邊潑過來的一桶味道濃郁的水淋在了宋昊銘身上。

    他下意識喊了起來,“誰他媽有病啊!”

    他把臉上的水抹開,看到了笑盈盈站在旁邊的路穗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