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十九章(【三更】房間號。...)
    五分鐘後,吃到一半有事出去的寧拓回來了。

    再坐下時,他眼神在路穗穗身上停滯了幾秒。

    注意到他的變化,宋昊銘不經意地問︰“寧老師,是片場有事嗎?”

    寧拓︰“不是。”

    他咳了聲道︰“大家介不介意多一個人過來一塊吃飯?”

    戚書語詫異看他,“誰呀?”

    寧拓︰“待會你就知道。”

    他看路穗穗,“穗穗介意嗎?”

    路穗穗沒意見,宋昊銘也一樣。

    沒一會,敲門聲響起。

    路穗穗正好在跟路年年聊天,沒第一時間抬頭去看。她正欲回路年年表情包,耳畔響起戚書語的聲音︰“這位是?”

    寧拓給幾個人介紹,“我們新影的總裁,裴總。”

    戚書語︰“……”

    听到熟悉的稱呼,路穗穗手一抖,給路年年發了個不那麼可愛的表情包。

    她忘了撤回,下意識抬頭看向來人。

    裴之行穿著簡單卻又最能凸顯他身形的黑衣西褲,身姿筆挺出現在門口。

    雖然之前樂樂跟她提了一嘴看到了他在這邊用餐,但路穗穗根本沒去想他會來他們這邊。

    兩人雙目對上。

    安靜須臾,宋昊銘聲音打破寂靜氛圍,“裴總?”

    他知道新影娛樂有兩個老板,但具體身份並不知情。

    裴之行斂眸,側頭看了他一眼,頷首致意。

    觸及到男人那雙沒什麼情緒的眸子後,宋昊銘莫名打了個冷顫。這人看自己的眼神,怎麼那麼冷。

    寧拓笑呵呵給裴之行介紹︰“這是《無盡》女主角,戚書語。”

    戚書語是知道裴之行大名的,但從未見過。這會猝不及防見到,她還有點兒懵。

    “裴……裴總。”

    裴之行點頭。

    寧拓指了指路穗穗,“這位是我們公司新簽藝人,路穗穗,裴總有所耳聞吧?”

    裴之行神色微動,瞥向路穗穗,把她微表情收入眼底,率先開口︰“听季總提過。”路穗穗︰“……”

    裝的真像。

    -

    因為裴之行的加入,四個人這頓飯吃的稍微煎熬了一點點。

    路穗穗手機震了震,是路年年給她發過來的問號,問表情包。

    路穗穗︰「手抖點錯了。」

    路年年︰「嗚我就知道姐姐不會給我發這麼血腥的表情包,你這個存了是給誰發的呢?」

    路穗穗剛給路年年發的,是一個扛起四十米大刀將對方碎尸萬段的表情包。

    路穗穗︰「暫時還沒有發送對象,存著總覺得有用。」

    路年年︰「說的有道理,我也存一下。」

    好姐妹表情包就是要共享。

    路穗穗被路年年的可愛行徑逗笑,翹著唇角回復︰「好,我這邊包廂來了客人,得先吃飯。」

    路年年︰「多吃點!我有空來給你探班。」

    路穗穗︰「好!」

    她剛退出和路年年的聊天框,坐在隔壁的戚書語給她發了消息。

    路穗穗用余光看她,戚書語抬了抬下巴示意,讓她看手機。

    戚書語︰「這個新影的裴總為什麼突然加入我們的飯局啊!他和寧拓是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嗎?」

    看到她發來的消息內容,路穗穗一時不知道怎麼回答。

    她要怎麼說,她要告訴戚書語裴之行跟寧拓有沒有不可告人的秘密她不知道,但她和他好像是有那麼一丁點小秘密。

    不過被戚書語這樣一說,路穗穗也很存疑。

    她偷偷地往斜對面瞟了眼,裴之行正在跟寧拓說話,他們包廂頂端是一個暖橘色光的復古小吊燈,光影昏黃卻明亮,影影綽綽落在兩人身上,襯得他們五官更為深邃。

    兩位不是同風格的氣質,但他們同為帥哥。

    裴之行五官比寧拓更精致,氣場也更強大一些,但寧拓也不差,他五官雖沒那麼精致,可組合在一起很有味道。

    可別說,這兩人坐一起,賞心悅目。

    路穗穗正觀察著,手機再次震動。

    戚書語︰「別看那麼明顯!!!裴總注意到你了。」

    路穗穗︰「我剛剛很明顯?」戚書語︰「對!收斂一點!我們回去說。」

    路穗穗︰「。」

    回完戚書語消息,她一抬眸便對上男人略帶疑惑的眼神。

    路穗穗微窘,把腦海里那些不合時宜不太健康的思想暫時壓了下去,繼續埋頭吃飯。

    幾個人剛開始那幾分鐘很收斂很安靜,漸漸的也壓不住天性。

    路穗穗和戚書語繼續討論桌上食物,哪道好吃哪道不好吃,知道對方覺得不錯喜歡後,還會幫忙夾。

    裴之行開始是沒發現有什麼不對,直到宋昊銘說了句︰“書語姐,你跟穗穗姐關系也太好了吧。”

    他好奇不已,“女人都這樣的嗎?”

    戚書語剛拿上自己的吸管去喝路穗穗點的西瓜汁,聞言“啊”了聲︰“很不正常嗎?”

    宋昊銘︰“……也不是,就是感覺很親密。”

    他說︰“你們之前就認識嗎?”

    戚書語和路穗穗對視一眼,“不是啊,我們拍這部戲才認識的。”

    “這樣啊。”宋昊銘笑︰“總感覺你們認識很久了。”

    路穗穗接話,“嗯。”

    宋昊銘還想說點什麼,被寧拓打斷,“習慣就好。”

    寧拓懶洋洋說︰“要不是李導一直提醒我我才是戚老師命定的男主角,我有時候都懷疑我才是她們倆之間的第三者。”

    宋昊銘一愣,詫異道︰“穗穗姐戲份這麼多嗎?”

    話落,包廂內靜了一瞬。

    “不多不少吧。”路穗穗認真道︰“不過這個看個人感覺。”

    寧拓失笑,“我不是這個意思,昊銘太單純了。”

    “就是就是。”戚書語附和,“寧老師是說我們在片場關系好,把他忽視了。”

    她笑道︰“要不下回我們討論護膚的時候把寧老師拉上?”

    寧拓爽快道︰“行啊。”

    話題也就這麼岔過去了。

    只不過吃到最後,路穗穗心情也不太好了,她不知道宋昊銘是真傻呢還是裝傻,說出口的話怎麼听怎麼讓人不舒服。

    從包廂離開時,路穗穗正要去買單,被告知有人結賬了。

    她一怔,回頭看向他們。

    寧拓第一個舉手,“不是我。”

    路穗穗去看裴之行。

    裴之行看她一眼,說道︰“今天是我唐突,打擾大家用餐。”

    戚書語︰“沒有的事,跟帥哥一起吃飯我們吃的也開心是吧穗穗。”

    路穗穗︰“……是的。”

    她看裴之行,“謝謝裴總。”

    裴之行點了下頭,叮囑說︰“各位回去注意安全。”

    寧拓示意︰“那我們先走了,裴總下次見。”

    -

    走出餐廳,幾個人的保姆車都在等著。

    戚書語還想拉路穗穗去逛一會消消食,兩人便沒先回去。

    剛拐進一側的小店,路穗穗手機鈴聲響起。

    她接通,“喂。”

    裴之行︰“回去了?”

    路穗穗︰“沒有。”

    她看著面前精致可愛的擺件,“我跟戚書語在隔壁這條街的店里買東西。”

    裴之行蹙眉,“剛剛那位女演員?”

    “嗯。”

    突然的,裴之行腦海閃過宋昊銘和寧拓在包廂里說的話,以及自己看到的畫面。

    他緘默幾秒,“你助理還在等你?”

    “沒有呀。”路穗穗張望了下,思忖問︰“我待會坐書語姐的車回去就行,你是要現在把東西給我嗎?我可以過來拿。”

    裴之行︰“你先逛,我這邊還有事要忙,回去了跟我說一聲。”

    路穗穗沒多想,答應下來,“行。”

    兩人進的店雖小,但挺好逛的。

    女人逛起街來很自然的會把事情忘光,等路穗穗和戚書語買夠了準備回去時,時間已經過去一小時了。

    戚書語還有點意猶未盡,“沒想到這邊這麼好逛,我們哪天下午不用拍戲再過來轉轉?”

    路穗穗︰“好啊。”

    兩人上車,回酒店休息。

    到大廳時,戚書語突然“誒”了聲,“穗穗。”

    “怎麼了?”

    戚書語示意︰“裴總。”

    路穗穗抬眸,恰好跟男人掃過來的目光對上。

    她微頓,後知後覺想起裴之行還等著自己給自己東西,她正想著,戚書語忽然湊在她耳邊說了句︰“你說他是不是來找寧拓的?”

    “咳咳咳……”路穗穗差點被自己的口水嗆到,瞪圓了眼看向戚書語。

    戚書語聳聳肩,“合理猜測嘛對吧。”

    路穗穗︰“……對。”

    她哭笑不得贊同,“我們先回房間。”

    -

    兩人進電梯,路穗穗看了眼手機,想了想給裴之行發消息︰「我先上去再下來,你再等我一會?」

    裴之行︰「房間號。」

    路穗穗想了想,她現在是個公眾人物,確實不太方便在大廳跟一男人有糾纏,便爽快的把房間號發了過去。

    ……

    十分鐘後,門鈴聲響起。

    路穗穗偷偷摸摸地把門打開,側了側身︰“進來吧。”

    裴之行抬了下眼,“方便?”

    路穗穗︰“?”

    她這有什麼不方便的。

    “比去樓下方便。”她回。

    “……”

    裴之行是真幫路穗穗從鹿城帶了東西過來,不是什麼貴重的禮物,是兩位長輩的心意。

    他放桌上,淡聲︰“我媽讓酒店廚師給你炖的雞湯,還有補品。”

    嚴女士知道拍戲經常會晝夜顛倒,特別找了很多補氣養血的東西讓裴之行帶過來,讓路穗穗好好補補。

    “那我爸讓你帶什麼了?”路穗穗好奇。

    裴之行微頓,說︰“你爸讓我過來看看你。”

    話音落下,房間內縈繞著一種尷尷尬尬的氛圍。

    意識到裴之行不是在開玩笑後,路穗穗干笑了聲,“噢。”

    裴之行瞥她一眼,“雞湯剛剛在樓下熱了,現在能喝。”

    路穗穗其實很飽,但嚴思茵的心意不能辜負。

    她打開,一股濃郁的香味飄散開,勾的人饑腸轆轆的。

    瞬間,她眼楮亮了。

    路穗穗住的酒店房間,有廚房有客廳和房間,面積不大,但五髒俱全。

    她走到廚房那邊洗碗,洗的時候,她想了想坐在客廳那邊的男人,多拿了一個。

    “你要喝點嗎?”路穗穗拿著碗回來。

    裴之行正在看手機,淡淡道︰“不用。”

    路穗穗︰“……一點都不用?”

    裴之行抬眸看她。

    路穗穗摸了下鼻尖,不太好意思說︰“雞湯過夜後好像會不好喝。”

    裴之行︰“直說。”

    “我喝不完這麼多,不能浪費。”路穗穗直接道︰“你幫忙喝點?”

    雞湯味道很濃,放了不少料。

    路穗穗捧著白瓷碗喝著,感覺哪哪都舒服了。

    正喝著,對面的人突然出聲,“我听寧拓說,你們晚上吃飯的那個小演員是資本塞進來跟你演對手戲的?”

    路穗穗︰“……嗯。”

    她默了默,用一種奇奇怪怪的眼神看著裴之行。

    裴之行不解,“這麼看我做什麼?”

    路穗穗大概是被雞湯蒙蔽了大腦,不經思考說︰“寧老師已經把這都告訴你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