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十八章(【二更】男人的幼稚心理。...)
    對路穗穗給出的答案,路年年沉默了一會解釋︰“姐,你不懂男人的幼稚心理!”

    路穗穗確實不太懂,這彎彎繞繞的是不是過于麻煩了。

    路年年感覺她不太開竅,糾結了會道︰“算了算了,我覺得跟你說這個不如跟你說戲。”

    路穗穗語氣認真,“我也這樣覺得。”

    路年年忍俊不禁,“你這樣,我真的有點同情裴之行。”

    路穗穗無言,不懂裴之行有什麼值得同情的。

    “不說這個了,看不看到都沒事。”反正都是能看的照片。

    路年年“嗯嗯”兩聲,“今晚對戲還順利嗎?”

    “不太順利。”路穗穗嘆息,“我進不去狀態。”

    路年年︰“怎麼說?”

    路穗穗簡單的解釋了一下,自己就是代入不了啞女跟二姐交流時的神情。

    听完,路年年想了想說︰“你跟戚書語對戲時,腦子里是不是想了很多事?”

    路穗穗怔住。

    路年年認真道︰“你試試看把腦子清空,告訴自己你就是啞女,而不是你要去演啞女……”

    在演戲這方面,路年年是‘姐姐’,路穗穗也願意听她分析。

    被她開導一通,路穗穗好像真找到了點狀態。

    可惜的是,路年年不在旁邊,沒辦法跟她對戲。

    掛了電話,路穗穗又看了一遍自己這個角色的劇本台詞,才放輕松的躺下準備睡覺。

    睡前,她鬼使神差地點開了戚書語朋友圈,看到她發的兩人合照。

    在包廂明亮的燈光下,兩人很幼稚的比著耶。

    雖幼稚,但照片卻拍的很有感覺。兩人臉上都掛著笑,路穗穗眼楮彎著像月牙,瞳眸很亮很亮。

    她換了自己的衣服,但離開片場時的發型和妝容都保留著,看著又小又純。

    她瞅了眼下面的點贊和評論,有自己今天剛加上微信的寧拓,還有路年年和季明津。

    前面一個只點了贊,路年年點贊夸她們漂亮,季明津和路年年的差不多,但細看好像又不太一樣。

    季明津︰「照片拍的不錯,戚老師漂亮,穗穗這妝容倒是第一次見,出乎意料的清純好看。」

    看著他的評論,路穗穗腦海里冒出了一個不太可能的念頭。

    她在想,季明津該不會真把自己跟戚書語的合照發給裴之行吧?

    ……

    -

    不得不說,季明津這個cp超話里的小粉絲,嗑cp嗑的真的很努力。

    他跟圈內藝人來往多,大多數人微信都有加,戚書語也不例外。

    看到兩人合照後,季明津第一時間保存下來,給嚴思茵和裴之行各發了一張。

    發完,嚴思茵快速回了他︰「穗穗真好看。」

    季明津︰「嚴姨您眼光好。」

    嚴思茵︰「給阿行發了嗎?」

    季明津︰「發了。」

    嚴思茵︰「他回你消息了嗎?」

    季明津︰「沒有。」

    嚴思茵︰「這個悶騷,說不定偷偷在看,我也給他發一份,當作不知道你給他發了。」

    季明津為嚴女士的行為點了個贊。

    作為兩人的口號cp粉,他們勢必要為嗑糖而努力。

    當然,他們這樣做的主要原因還是當事人不開竅不接招,導致他們不得不如此。

    ……

    季明津消息過來時,裴之行正在開視訊會議。

    他瞥了眼震動的手機,隨意掃了眼點開。

    少頃,他摁滅亮起的屏幕,看向電腦屏幕上做報告分析的經理,淡淡問︰“你剛剛的提議,再說一遍。”

    提案經理愣了愣,惴惴不安地重新說了一遍,末了問︰“裴總,您覺得如何。”

    裴之行沉吟半晌,分析道︰“建議不錯,但實施會比較困難,你有做過更系統更全面的了解嗎?”

    經理像看到了希望,眼楮瞬間明亮,“有的裴總,我晚點把數據發給楊助理。”

    裴之行“嗯”了聲。

    楊向明在旁邊听著,把這事記下。

    倏地,裴之行手機屏幕再次亮起,他側眸,看到好幾條消息彈出。

    一點開,再次看到熟悉照片。

    裴之行微頓,目光在上停滯須臾,這才往下。

    消息是嚴思茵發來的,除了照片後,她還帶了些彩虹屁。

    因為當裴之行和路穗穗cp超話主持人緣故,嚴思茵這幾天惡補了很多娛樂圈知識,以及各種粉絲cp超話知識。

    她最近說話,一點沒長輩架子,活脫脫一個追星女孩。

    嚴思茵︰「阿行,給你看穗穗最新照片!怎麼樣,是不是超漂亮。」

    嚴思茵︰「這照片是沒在網上曝光,這曝光了,穗穗要多很多麻麻粉吧,看上去又乖又純。」

    嚴思茵︰「你覺得我點評的對嗎?」

    ……

    說實話,裴之行不是很想回他媽的消息,但他又知道,自己不回的話,嚴思茵會一直發。

    思及此,裴之行回了個句號。

    嚴思茵︰「句號是什麼意思?」

    裴之行︰「贊同的意思。」

    嚴思茵︰「噢,我還以為是你對穗穗美貌無話可說的意思。」

    裴之行︰「……」

    嚴思茵太了解自己的兒子,知道他看了後,不再為難勉強他發表些別的看法。

    她抱著慢慢來的態度,溫水撮合這兩人,就不信不能成功。

    放下手機,裴之行繼續視訊會議。

    會議結束,楊向明跟他說了說接下來一周的行程安排。

    下周二,裴之行得出趟差,地點在安城。

    京盛在安城有好幾家分公司,除外,安城最大最受歡迎的酒店,也是京盛的。

    京盛集團涉及的產業鏈很廣,房地產、酒店、互聯網和醫藥各方面都有所涉及。

    他正說著,裴之行忽然打斷,撩起眼皮透著視頻看向他,“住哪?”

    楊向明愣了愣,立馬反應過來,“裴總,我們住去年開始營業的北邊的君盛。”

    君盛酒店,一直是京盛旗下的酒店品牌,走高端路線。

    在發展迅猛的安城,總共南邊北邊各駐扎一家,南邊是很早便有了的,北邊的是裴之行接手後才啟動的,費時好幾年,去年終于開業。

    北邊那家,無論是裝潢設計還是定位,都更受歡迎。

    當然,價格也比南邊的更貴。南邊定價幾千到幾十萬不等。

    而北邊的,起步便是五位數。

    裴之行神色寡淡,淡淡應了聲,“你繼續。”

    楊向明狐疑看了他一眼,想問點什麼,又不敢問。把工作匯報結束,他突然想起一個事,“裴總。”

    裴之行看他。

    楊向明淡聲︰“白天季總助理聯系我,說是下周季總在安城有安排去劇組探班,但如果您有空代替他去看看的話,他那邊就不安排季總飛安城了。”

    他停頓了下,觀察裴之行反應,“您看方便嗎?”

    裴之行蹙眉,“什麼時間?”

    楊向明︰“下周五。”

    “工作沒安排?”

    楊向明怔了下,“有。”

    聞言,裴之行用一種有工作安排你還說這話的表情看著他,讓他懷疑自己再犯這種小錯誤,可能要被開了。

    思及此,楊向明立馬點頭,“我晚點跟季總助理商量。”

    裴之行︰“嗯。”

    -

    翌日,路穗穗開啟正式拍攝之路。

    剛開始,她進入狀態會稍微困難一點,值得慶幸的是,李導和跟她演對手戲的寧拓和戚書語都格外有耐心,不僅不嫌棄她,還給她說戲。

    慢慢的,她漸入佳境。

    幾天下來,路穗穗還找到了些許成就感。

    接過夏莉給的保溫杯,她抿了口說︰“我以前真不知道拍戲這麼好玩。”

    夏莉看她大汗淋灕模樣,笑著道︰“不累?”

    “累啊。”路穗穗眼楮很亮,轉頭望著她,“但我覺得值得。”

    夏莉點點頭,“待會讓化妝師過來給你補妝。”

    “嗯。”

    她道︰“還有,你的男主角明天要進組了,人終于確定了。”

    之前《無盡》開拍時,跟路穗穗演一對的男演員一直沒定下來,原本選了一個,李導覺得他身上的男子氣概不夠,演不出那角色的二分之一,將人給刷下去了。

    路穗穗一怔,詫異道︰“誰呀?”

    “一個新人演員,宋昊銘。”夏莉說著,把自己搜到的資料遞給她看。

    路穗穗看完,狐疑了幾秒問︰“之前那個男演員外形條件比他好吧?怎麼李導最後選了他?”

    夏莉瞅她一眼,淡聲︰“你覺得還能因為什麼?”

    路穗穗︰“……噢。”

    她明白了。

    夏莉叮囑,“我過兩天得回一趟鹿城,這演員你能相處來就好好相處,不能的話拍完戲就撤。”

    路穗穗點頭,“我知道的。”

    夏莉看她,“還有,不要怕惹事。”

    聞言,路穗穗揚了揚眉,玩笑問︰“你意思是……要是這演員惹我不高興了,我可以隨便發脾氣?”

    “發脾氣不行。”夏莉忍著笑說︰“但他要是不懂事,你可以教育教育一下後輩。”

    路穗穗哭笑不得,壓著聲問︰“可你不是說他有人捧嗎?”

    “嗯?”夏莉挑眉,上下打量著她問︰“背後捧他的人再厲害,能有裴總和季總厲害?”

    路穗穗微更,竟覺得夏莉說的很有道理。

    -

    次日,劇組迎來宋昊銘進組。

    他過來時,路穗穗剛跟寧拓拍完一場對手戲,剛結束便听到了另一邊傳來的尖叫聲。

    寧拓抬頭看了眼,笑道︰“我們的小帥哥進組了。”

    路穗穗抬起眼去看,遠遠的,能看見宋昊銘那純真的笑臉。走近了,路穗穗才不得不承認,宋昊銘確實有讓人捧的外表和身形。

    他高高瘦瘦的,皮膚很白,長得很奶,說話也很甜。

    這是路穗穗對他的第一印象。

    “穗穗姐。”他一看見她便熱情打了招呼,還讓助理送了禮物。

    “這是給你們準備的見面禮。”

    路穗穗受寵若驚,“謝謝,破費了。”

    宋昊銘露齒展笑,“應該的,各位老師都是我的前輩,我準備點禮物賄賂,希望老師們多多教我演戲。”

    戚書語接過,淡淡道︰“只要你肯學,李導和我們都願意教是吧李導。”

    李永豐在不遠處看著,沉沉應了聲。

    對這個新進組演員,他並不滿意。

    原本,李永豐想換個硬漢換個有演技的男演員來根路穗穗一起拍,他看好路穗穗的這條感情線和故事線,但和路穗穗搭戲的這個角色一看就是播出能吸粉的,知道消息的演員蠢蠢欲動。

    最後的最後,拼贏了資本的宋昊銘進組。

    听到李永豐回答,宋昊銘笑了起來,格外乖巧,“謝謝李導,我一定好好努力。”

    看他這樣,李永豐也擺不出黑臉,點點頭說︰“多跟穗穗對對戲,找找感覺。”

    宋昊銘保證,“一定。”

    他看向路穗穗,笑容可掬︰“穗穗姐,多多指教。”

    路穗穗被他這笑容閃著,微微頓了下,“沒問題。”

    補妝時,路穗穗把禮物給樂樂拿著,“放好。”

    樂樂點頭,小聲︰“穗穗姐。”

    “嗯?”

    樂樂沉思了幾秒,低問︰“宋昊銘比你大一點吧?”

    怎麼開口就喊姐呢。

    “……”

    路穗穗笑,“可能是習慣吧。”

    樂樂瞅著另一側跟大家打成一片的宋昊銘,咕噥說︰“怎麼會有人這麼愛笑。”

    路穗穗瞥她眼,敲了下她腦袋提醒︰“注意說話。”

    樂樂乖乖應下。

    和宋昊銘的搭戲,比路穗穗想象的困難。

    她本身演技就算不上好,也就是剛摸到門道的小演員,而宋昊銘,比她更差一點。

    路穗穗是啞女,在劇里根本不能說話,她只能用微表情,用眼神,用這段時間斷斷續續學會的手語來表達。

    而她掙扎的模樣,落在宋昊銘的眼里就有些好笑了。

    兩人只要一對上視線,他就開始笑。

    來來回回幾次後,李永豐眉頭皺了起來,語氣嚴厲,“你們在做什麼?昊銘剛剛的台詞重新來一遍。”

    宋昊銘忙彎腰道歉,“抱歉李導,是我的問題。”

    他道︰“主要是穗穗姐太漂亮了,我一看見她就忘詞。”

    李永豐“嗯”了聲,看向路穗穗,“剛剛的眼神情緒不夠,重來。”

    路穗穗︰“好。”

    又卡了兩次,李永豐脾氣上來了。

    “昊銘你怎麼回事!這麼簡單的兩句台詞都說不利索,你上表演課了嗎?”罵完宋昊銘,李永豐轉頭看向路穗穗,他張了張嘴,嘆了口氣道︰“穗穗再找找感覺,你們到旁邊休息會,我先拍明璐他們的戲。”

    ……

    兩人到旁邊休息。

    戚書語湊了過來,詢問︰“要不要跟你對對戲?”

    路穗穗點頭︰“好啊。”

    其實她跟宋昊銘的那場戲不難,很簡單。

    但宋昊銘看到她就笑場,讓路穗穗也遲遲找不到最佳狀態。

    跟戚書語對完,戚書語小聲︰“你就保持這個狀態,其實你剛剛表現也不錯,但因為一直卡,你會容易煩躁。”

    路穗穗表示認可。

    她剛剛是有點兒煩。

    戚書語拍了拍她肩膀,“慢慢來吧,新人進狀態是要慢點。”

    她朝宋昊銘那邊看了看,壓著聲道︰“他找寧老師說戲了,待會估計能好點。”

    路穗穗“嗯”了聲。

    沒一會,補完課的兩人開始在邊邊上對戲。

    狀態找的差不多後,兩人重新拍攝,但依舊不太順利。

    卡了二十多回,李導才勉強滿意這場戲。主要是,他也不想在他們這兒耗時間了。

    這場戲拍完,李永豐瞬間決定將兩人的對手戲挪後,先讓他們熟悉熟悉。

    因為這事,拍完戲後,宋昊銘的助理便過來找了路穗穗,問她要不要一起吃個飯,私底下熟悉起來,方便之後拍戲。

    路穗穗思考了幾秒,沒辦法拒絕。

    她想了想,“我問問其他幾位老師要不要一起,我們一塊吃。”她道︰“我請客。”

    宋昊銘那邊沒意見。

    -

    考慮到宋昊銘,路穗穗特意讓樂樂找了附近高檔的餐廳,訂了個包廂。

    明璐和劉呈有夜戲,沒辦法一同過去。吃飯也就只有他們另外四位演員。

    四個人到餐廳時,恰逢高峰期。

    “我們晚上到這吃啊。”宋昊銘說話,“穗穗姐破費了。”

    路穗穗想了想,提醒說︰“昊銘,你喊我穗穗就行,不用叫姐。”

    宋昊銘一愣,笑道︰“沒問題。”

    進了包廂,路穗穗和戚書語坐一塊聊天,偶爾說到點什麼,還控制不住笑出聲。

    寧拓從手機上抬眼,看向兩人道︰“兩位女演員,收斂一點,包廂隔音不太好。”

    戚書語︰“我們又沒有干壞事。”

    寧拓啞然失笑,“說什麼呢,讓我跟小宋參與進來。”

    路穗穗笑︰“我們在說李導。”

    聞言,宋昊銘眼楮亮了亮,“說李導什麼?”

    他接話,嘆了口氣說︰“我表現太差了,李導對我印象肯定不好。”

    路穗穗︰“不會的,我們過幾天把戲拍好,李導對我們印象就好了。”

    說到這,宋昊銘好奇看著路穗穗,淺聲問︰“穗穗姐,你剛進組的時候,李導也會罵你嗎?”

    “……會啊。”路穗穗想著李永豐今天說的那些話,“李導比較認真謹慎,他拍戲時說出口的話你別放在心上,他那是著急才會這樣。”

    她怕宋昊銘把那些記住,一個人傷心難過。

    宋昊銘揚唇,“放心吧穗穗姐,我不會放心上的。”

    他看向他們,羨慕說︰“早知道我也早點進組了,不然也不至于罵成現在這樣,我看李導對穗穗姐比對我溫柔多了。”

    听到這話,路穗穗察覺到些許不對。

    她還沒想明白,戚書語站了起來,“穗穗,陪我去個洗手間?”

    “……”

    兩人往洗手間走,戚書語憋不住吐槽,“宋昊銘當我們都是傻白甜呢?說那些什麼意思?”

    路穗穗笑,明白過來,“萬一他不是那意思呢?”

    戚書語噎了噎,瞪了她一眼,“他都陰陽怪氣這麼明顯了你還當他純呢?”

    “……”說實話,路穗穗沒這樣想,但她暫時不想用惡意去揣摩別人。

    戚書語瞅著她,恨鐵不成鋼,“他那話明顯是你進組早跟李導搞好了關系,所以拍戲時你們一起卡,李導才不罵你。”

    “罵了啊。”

    路穗穗道︰“我哪天沒被罵。”

    戚書語︰“……沒那麼慘,你只是入戲難,和他不同。”

    也因此,李永豐說話不會太過分。

    戚書語看她,叮囑道︰“反正除了拍戲,你少跟宋昊銘接觸。”

    她輕哂,扯了扯唇說︰“都能讓資本在這個時候塞進組的人,裝什麼小白兔呢。”

    路穗穗被戚書語的話逗笑,無聲地彎了彎唇,听話道︰“好的,我保證離他遠遠的。”

    戚書語︰“听話就行。”

    從洗手間出來,路穗穗手機震了下,她點開一看,竟然是裴之行發來的消息,問她在哪。

    路穗穗回了個問號。

    裴之行︰「我來安城出差,你爸和我媽讓我帶了點東西給你。」

    路穗穗︰「今天到的?」

    裴之行︰「前兩天。」

    路穗穗︰「……我現在在外面吃飯,估計要十點左右才能回酒店,我住君盛。」

    裴之行︰「知道了。」

    路穗穗︰「你要不讓人放酒店前台吧,我回去時候拿。」

    裴之行︰「再看,晚點聯系你。」

    不過沒等到晚點,路穗穗拿著手機回到包廂時,坐在大廳跟其他幾個助理一起吃飯的樂樂敲門進來,湊在路穗穗耳邊嘀咕了幾句︰“穗穗姐!我剛剛看到裴總了。”

    路穗穗詫異看她,“在這?”

    樂樂點頭。

    路穗穗想了想,猜測裴之行可能也是在參加飯局。

    “知道了。”她戳了戳樂樂手臂,“他那邊好像有我爸他們帶給我東西,你待會看到他助理方便的話問問。”

    “好。”

    另一邊,裴之行在進包廂前其實沒注意到路穗穗的小助理,是楊向明提了一句,他才看到。

    看了眼,裴之行轉頭,“去問問。”

    楊向明頷首,出去沒一會便回來了。

    “路小姐跟劇組幾位演員在包廂吃飯。”他想了想,說︰“兩男兩女。”

    裴之行︰“?”

    楊向明觀察著裴之行表情,補充自己得到的消息,“其中一位是她在劇組里搭的男演員,叫宋昊銘。”

    裴之行“嗯”了聲,表情很淡。

    楊向明想著自己這幾天打探到的消息,已經知道了裴之行和路穗穗那說不清道不明的關系。

    他緘默了會,繼續說︰“包廂里還有戚書語和寧拓。”

    裴之行︰“嗯。”

    楊向明不經意地說︰“路小姐好像挺喜歡寧拓,我之前听季總助理說,他們在片場關系不錯。”

    季明津那邊,是有眼線在劇組的。

    裴之行沒吱聲,沉靜地抿了口酒。

    看他沒反應,楊向明思索了幾秒,默默退下。

    過了會,陪合作方喝了幾杯的裴之行忽然招手讓他過去。

    裴之行聲線沉沉交代︰“去把寧拓叫出來。”

    楊向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