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十五章(【三更】裴之行說︰“是你...)
    其實嚴女士想要藝人的簽名照,完全不需要讓裴之行幫忙。

    但是呢,作為自己兒子和兒媳婦的cp粉,她覺得自己需要有點兒作用。就她兒子那悶騷腹黑個性,在追路穗穗這件事上,絕不會主動。

    沒辦法,既然兒子不主動,也就只能她來想辦法了。

    看路穗穗幾個人回房休息後,嚴女士讓裴之行找路穗穗去幫她要簽名照。

    最開始,裴之行是拒絕的。

    她們倆互相有微信,用不到自己。

    他沒想到的是,嚴女士給的理由很簡單,她一個長輩不好意思去提這種事,顯得她一點都不成熟。

    裴之行很想告訴她,你本來也沒什麼長輩的架子,但莫名其妙的,他還是答應了。

    答應的原因,他自己暫時也不太能說的上來。

    消息發出去後,他看了眼鏡頭里路穗穗的表情。

    好像還挺為難的。

    裴之行挑了下眉,故意問︰「很為難?」

    路穗穗敏銳地察覺到了點什麼,張望看了一圈,看向不遠處直直對著自己的鏡頭︰「你在看直播?」

    裴之行︰「嗯。」

    裴之行︰「嚴女士開的。」

    路穗穗︰「……」

    後面這句,她覺得他可以不用說。說了反而有點欲蓋彌彰那味。

    當然,裴之行不這樣認為。

    兩人的對話框安靜了會,路穗穗才回復︰「可以呀,我明天幫忙問問宋星馳。」

    裴之行︰「如果不方便就算了。」

    路穗穗︰「沒什麼不方便的吧,宋星馳還挺好說話的,不像外界說的那麼難以接近。」

    這一天相處下來,她覺得宋星馳挺憨的,一點都不高冷。

    裴之行︰「嗯。」

    突然間,兩邊都安靜下來。

    路年年本身對路穗穗和裴之行聊天這事不是很感興趣,但她看路穗穗神色稍微有點難以捉摸,便偷偷摸摸扒拉了下她手。

    路穗穗沒避開她,直接讓她看了聊天記錄。

    看完,路年年嘴角抽搐,把身上的麥關了問︰“你和裴之行是兩個悶葫蘆嗎?”

    路穗穗︰“我哪里算。”

    她順手也把自己的麥關了。

    路年年服了,“你們這個對話,太生疏太尷尬了吧。”

    路穗穗微更,從半躺著到平躺著,躲在被子里不讓鏡頭拍到,嘀咕道︰“我不知道該用什麼態度和他說話。”

    “為什麼?”路年年不解。

    路穗穗自己也說不上來。

    路年年想了想,遲疑道︰“姐,你不會是因為我所以對裴之行這麼生疏吧?”

    她突然想到之前路穗穗跟她說的話,她以為裴之行是自己未婚夫。

    沒等路穗穗回答,路年年便著急解釋︰“你千萬別這樣想啊!我跟裴之行總共也沒說幾句話,我一點都不喜歡他,他也一點都不喜歡我。”

    不僅不喜歡,她還有點怕裴之行。

    雖然裴之行有錢又帥,但路年年總覺得他氣場太強,過于冷漠,經常他給出一個眼神,她就恐懼,總覺得他下一句要說

    你如果不好好給我打工,我就讓人把你解決了。

    一想到這,路年年就下意識打了個冷顫。

    路穗穗︰“……我也不喜歡他啊。”

    路年年︰“啊?”

    她詫異,“一點都不喜歡啊?”

    路穗穗點頭,“沒什麼感覺。”

    除了覺得他長得帥是自己的未婚夫之外,別的感覺其實沒有。

    听到這話,路年年忽然有點同情裴之行了。

    她瞅著路穗穗半晌,眨眨眼說︰“那既然沒感覺,你就把他當普通男性朋友就行,跟他說話聊天自然點。”

    路穗穗︰“我現在不自然嗎?”

    “……”路年年糾結三秒,誠實告知︰“不是很自然。”

    “……噢。”

    她確實還沒找到跟裴之行的恰當的相處方式,總感覺有未婚夫妻這個頭餃在他們身上,做什麼都別別扭扭的。

    路年年大概能明白她在糾結什麼,她小聲︰“你跟自己感覺走,不要有任何負擔和壓力,你不喜歡爸爸肯定不會強求的。”

    “嗯。”這點路穗穗知道。

    路年年︰“放輕松跟他聊天,不要拘束。”

    路穗穗笑了下,配合道︰“行。”

    話雖如此,兩人這對話還是沒辦法再進行下去。

    路穗穗放下手機時,看了眼鏡頭,拉了拉被子跟路年年一起入眠。

    看兩人躺一起的畫面,粉絲都不忍打破。

    她們驚奇的覺得,兩人太和諧了。

    -

    周末兩天的錄制過得很快。

    體驗完不同生活,他們就得離開了。

    回程時,路穗穗找宋星馳要了簽名照。

    宋星馳給她簽完名,撓了下頭,有點不好意思問︰“穗穗姐,方便加個微信嗎?”

    路穗穗一怔,笑道︰“好呀。”

    她晃了晃手機,“你不怕被打擾就行。”

    “你不會的。”宋星馳道︰“你不是那種人。”

    來之前,經紀人跟他提過離路穗穗遠點,但從第一天見面起,宋星馳就知道面前這個人和網上所說的不同,她不是個心壞的藝人,相反她很有分寸,也很善良。

    交換完聯系方式,三人坐不同的車離開。

    到機場後,各自飛不同地方。

    路年年比路穗穗早登機,廣播響起時她還依依不舍的,“姐,你什麼時候有空來給我探班呀?”

    路穗穗失笑,算了算︰“拍完戲就去。”

    “那說好了啊!”

    “好。”

    把路年年送到登機口,路穗穗才跟樂樂去自己的登機口那邊。

    她還有大半小時的等待時間,倒也不怎麼著急。

    “穗穗姐。”

    路穗穗坐登機室闔著眼休息,不知道是不是過度勞累後遺癥,她感覺頭暈暈的。

    “嗯?”路穗穗沒睜眼。

    樂樂看著手機,有點激動說︰“你和年年姐一起上熱搜了。”

    路穗穗微愣,“因為什麼?”

    “就剛剛機場那一幕,有粉絲在蹲年年,恰好拍到了你送她去登機安檢那一幕。”

    此刻,路年年粉絲心情很復雜。

    在節目里,路穗穗對他們老婆關愛有加,他們表示感謝。可他們沒想到,在鏡頭外,這兩人感情已經到了要送對方上飛機的地步了。

    路年年進圈這麼多年,朋友有不少,但粉絲還是頭一回見她對朋友這麼熱情,又這麼黏糊。

    她看見路穗穗時,眼楮閃著光。就跟他們見到她一樣,帶著一種難以言喻的崇拜之情。

    這真是他們最甜老婆嗎?她真的沒遇到什麼事嗎?到底是什麼讓她對路穗穗這麼一個黑點滿滿的藝人如此信任依賴的!!

    粉絲們百思不得其解!

    路穗穗登上微博看了看,被粉絲拍到的照片驚訝到。

    她得承認,路年年的粉絲很會拍照,把兩人都拍的特別漂亮。

    兩人身高差不大,路穗穗比她稍微高那麼三四厘米,但因為路年年是小圓臉的緣故,整個人看上去特別顯小,奶萌奶萌的。

    機場大透明玻璃窗灑進來的光影覆在兩人身上,有種形容不出來的琉璃感。

    很漂亮,很璀璨,很吸楮。

    “照片拍的很好。”路穗穗看了許久點評,還順手把照片保存下來。

    樂樂微窘,小聲問︰“穗穗姐,你跟路年年到底什麼關系啊?”

    她之前為什麼會一無所知。

    聞言,路穗穗挑眉看她,“我說了你信嗎?”

    樂樂︰“信!”

    事實就擺在自己眼前,她不信也得信。

    路穗穗沒再賣關子,告知︰“她是我妹妹。”

    “啊?”樂樂震驚。

    路穗穗言簡意賅解釋了下,“比有血緣關系還親的那種妹妹。”

    樂樂眨眨眼,“之前沒听你說過。”

    “嗯。”路穗穗收起手機,淡聲︰“我之前父母是養父母,前不久親生父親找到我了。”

    樂樂愣了愣,仔細想了想,便把所有事情都串了起來。

    “你親生父親……”樂樂小心翼翼問︰“住那片富豪區嗎?”

    路穗穗兀自笑了,“是。”

    樂樂︰“……”

    難怪。

    虧她之前還以為她穗穗姐被人包養了,她怎麼就不相信她之前逗自己的那些話呢。

    沉默了會,樂樂想起重點。

    “那你養父母他們,近期還找你嗎?”

    路穗穗想了想,垂眸說︰“短時間他們應該找不到我。”

    “為什麼?”樂樂脫口而出。

    路穗穗神秘一笑,“不告訴你。”

    按照路景山的護短,他不會再讓那兩人找到自己,就算是能找到,她也不會再受他們威脅。

    樂樂無言,掐了下自己手臂感慨,“我總覺得自己在做夢。”

    路穗穗︰“我曾經也這麼以為過。”

    到現在,她已經徹底相信自己成為了現在的路穗穗,她重新獲得了健康的身體,有了新生命。

    -

    在機場等了許久,終于上飛機了。

    上飛機後,路穗穗找空姐要了杯溫水,她嗓子有點不舒服,頭也有點痛。

    喝完,她一路睡到飛機落地。

    迷迷瞪瞪醒來時,路穗穗才察覺到自己好像發燒了。

    她摸了下額頭,滾燙滾燙的。

    看她臉上的紅暈,樂樂懵了下,“穗穗姐,你生病了?”

    “一點點。”路穗穗嗓子啞了,“可能是太久沒做重活。”

    那樣熬兩天,身體後知後覺發出抗議。

    路穗穗看她著急神色,安慰道︰“先去拿行李,我爸有安排司機過來接我,我打電話問問。”

    樂樂不放心看她,“那你到這休息,我去拿過來。”

    “好。”

    走到角落邊,路穗穗提了提口罩,摸出手機想打電話給家里司機,她號碼還沒撥出,裴之行電話先來了。

    “喂?”路穗穗狐疑︰“你打錯電話了?”

    听到她這鴨子嗓音,裴之行皺了下眉,“你聲音怎麼回事?”

    路穗穗︰“?”

    “沒事。”她咳了聲,低低道︰“有點感冒,你給我打電話”

    她還沒問完,裴之行便打斷,“你家司機臨時有事,你爸讓我過來接你。”

    “……”

    路穗穗愣了一下,反應過來。路景山為了撮合他們,讓他們多接觸,還真是無所不用其極。

    “噢。”路穗穗應下,“那你在哪?”

    裴之行︰“五號出口,行李多嗎?”

    “不多,你把車牌號發我,我助理拿上行李過來。”

    掛了電話沒半分鐘,裴之行的車牌號發到她微信。

    路穗穗記下。

    兩人從五號口出,一抬眼路穗穗便看到了路邊等她的邁巴赫。

    她腳步微微一滯,低著頭快速走近。

    兩人剛靠近,駕駛座司機便下來了。

    “路小姐。”

    路穗穗看了眼,是裴之行的司機。

    她“嗯”了聲,“麻煩了。”

    司機笑笑︰“上車吧。”

    路穗穗打開後座車門,一眼便看到坐在里面的男人。

    裴之行像是從什麼重要場合趕過來似的,在炎炎夏日穿著深色西裝,身形挺括,五官深邃,窗外光影斜斜照入,勾勒出他精致面龐。

    嗯,整個人氣場也很強大。

    听到聲音,裴之行抬眼看了過來。

    在看到路穗穗那張紅的明顯不太正常的臉後,他眉頭輕蹙,淡聲問︰“去醫院?”

    路穗穗剛坐下,陡然听到這麼一句,驚了驚,“不用。”

    她跟裴之行對視看了眼,解釋︰“就一點小燒,回家吃點藥就行。”

    “確定?”

    “嗯。”

    裴之行沒再多言,只是在司機放好行李上車時,他說了句︰“空調溫度別太低。”

    司機愣了愣,忙不迭答應。

    路穗穗眼睫閃了閃,嗓音沙啞道︰“謝謝。”

    車內安靜了會,樂樂抱著小包坐在副駕駛,安靜的像個鵪鶉蛋。

    她好奇後面兩個人的關系,但又不敢問,也知道不能問。

    她偷偷摸摸往後瞟了眼,再次感慨

    京盛集團最年輕的總裁,真的好帥。

    -

    考慮到樂樂住的遠,路穗穗跟裴之行提了一嘴,司機先將她送了回去。

    下車時,樂樂叮囑了幾句,讓她記得吃藥。

    路穗穗嫌她嗦,含混答應著。

    樂樂下車後,車內更安靜了。

    裴之行還在看文件,路穗穗無所事事,只得掏出劇本來看,不然她總覺得自己在裴之行面前,稍微有點兒不上進。

    正看著,她手機震了下,是路景山給她發的消息,說是他臨時有個工作安排要到鄰市出差,司機他帶走了。

    路穗穗︰「好的,爸爸注意安全。」

    路景山︰「穗穗啊,我剛收到消息,你楊阿姨的老伴這幾天身體有點不舒服,她想請假幾天,你一個人在家可以嗎?」

    說實話,要不是路景山這是突然跟自己說的,路穗穗差點要懷疑這是他們為了撮合自己跟裴之行做的安排。

    她吸了吸鼻子,不太舒服咳嗽了聲回復︰「可以的。我一個人沒問題,您放心吧。」

    路景山︰「不行你讓你助理到家里照顧你,你去劇組前爸爸肯定能回家。」

    路穗穗︰「好。」

    收起手機,路穗穗看了會劇本,側頭看向旁邊的人。

    她正看著,裴之行出聲,“想說什麼?”

    路穗穗直接︰“我爸不知道我生病的事,他如果問你我的情況,你別把這事告訴他可以嗎?”

    裴之行微頓,垂下眼看她。

    因為發燒的緣故,她白皙的臉龐泛著不正常的紅暈,白里透紅,眼楮卻很亮,里頭蘊著光,更顯得楚楚可憐。

    察覺到男人灼熱目光,路穗穗不自在抿了下唇,耐著性子問︰“可以嗎?”

    裴之行回神,“你真的不用去醫院?”

    “……不用。”路穗穗堅持,“小毛病。”

    裴之行看她這麼堅持,不再勸說。

    車停在路家門口,裴之行跟著一同下了車。

    他幫路穗穗拿了行李,往院子里瞟了一眼,隨口問︰“楊姨不知道你回來?”

    “她有事請假了。”

    裴之行︰“……”

    他擰眉思索幾秒,詫異問︰“所以家里只有你一個人?”

    路穗穗點點頭,看向他,“謝謝,你去忙吧。”

    她想了想,“有空請你吃飯。”

    裴之行斂目,緘默幾秒道︰“有事打我電話。”

    路穗穗︰“好的。”

    她肯定不打。

    看她進了屋,裴之行才讓司機離開。

    他確實是從會議上趕過來的,每周一京盛集團都有大會開。裴之行剛結束便接到了路景山電話,原本安排司機去機場就能搞定的事,鬼使神差的,他自己也上了車。

    車內靜了片刻,裴之行決定好人做到底。

    ……

    路穗穗剛到家洗完澡,找了點退燒藥吃下便準備休息。

    還沒來得及躺下,門鈴響了。

    路穗穗訝異,跑到門口詢問︰“您好,找誰呀?”

    “路穗穗嗎?”

    路穗穗︰“……是我。”

    外頭沉穩的男聲答︰“我是裴總安排過來給你看病的醫生,沈應。”

    話落,裴之行的消息也隨之進來,告訴她有家庭醫生過來了。

    路穗穗沒存疑,開了門讓人進屋。

    “你好。”男人笑笑,“沈應。”

    “路穗穗。”路穗穗抬眸,看著面前長相斯文,氣質特別的男人,在心里訝異

    裴家這家庭醫生的顏值,是不是稍微有點高。

    進屋後,沈應詢問了她基本情況,給她測了測體溫。

    低燒,不算嚴重。

    但路穗穗頭還有點暈,應該是輕微中暑。

    “先給你開點藥。”

    沈應道︰“吃了看看情況,晚上還不舒服就得掛水。”

    路穗穗點頭,“好的,謝謝醫生。”

    給路穗穗開完藥,沈應離開。

    出了路家,他輕勾了下唇角,撥通某人電話。

    “沒什麼大事。”

    裴之行︰“謝了。”

    沈應莞爾,“不過她家里就她一個人,她輕微中暑,你最好找人過來看著她。我怕她藥吃完,會昏睡過去。”

    裴之行“嗯”了聲,“知道了。”

    不過沒等裴之行安排人,嚴女士先收到了未來兒媳生病的消息。

    -

    晚上,裴之行照常回家。

    嚴思茵其實不常在國內住,她大多時間都跟裴之行父親在國外過養老生活,順便駐扎國外公司那邊。

    但只要她回國,裴之行便基本能回這邊休息。

    母子倆能一塊吃飯的時間少,他會盡可能的抽時間陪她。

    還沒進屋,裴之行便在門口听到了屋子里傳出的笑聲。

    他神色微斂,推開門進去。

    一抬眼,便看到了客廳坐著看綜藝的兩人。

    知道路穗穗生病的事後,嚴女士第一時間給她打了電話,她不放心她一個人在家養病,盛情邀請路穗穗到家里休息。

    路穗穗對嚴女士這類長輩的關心,盛情難卻。加上兩家距離確實不遠,她便來了。

    听到聲音,她抬頭看了眼把西裝脫下的裴之行。

    兩人對視一眼,裴之行對她出現在家里,並不意外。

    “回來了。”嚴女士敷衍問了句,“吃飯了嗎?”

    裴之行︰“……你們吃過了?”

    嚴女士︰“對啊,穗穗生病了要準時吃,你還沒吃?”

    裴之行默了默,沒把那句說好的等我吃飯問出來。

    “沒來得及。”

    嚴女士點頭,側頭道︰“那你自己去熱一熱,陳姨給你留了一份在冰箱。”

    裴之行︰“……”

    進了廚房,裴之行看到陳姨留下的‘剩飯剩菜’。

    他垂下眼,一時不明白自己為什麼要回家吃這些。

    裴之行還沒想到答案,廚房門口站了個人。

    他垂下眼,看了路穗穗一眼,“怎麼了?”

    路穗穗指了指,“要幫忙嗎?”

    她感覺裴之行看著不像是能自己熱飯菜的人。

    裴之行︰“不用。”

    路穗穗︰“噢。”

    她站在原地思考三秒,詢問︰“是你跟嚴阿姨說的嗎?”

    裴之行微怔,“不是。”

    在路穗穗問之前,他告知︰“應該是沈應跟她說的。”

    路穗穗眨眼。

    裴之行解釋︰“沈應是我小舅舅。”

    雖和嚴女士不同姓,但確實是他有血緣關系的舅舅。

    路穗穗︰“?”

    裴之行舅舅這麼年輕的?莫非他外公老來得子?

    似看出她疑惑,裴之行說︰“是你想的那樣。”

    路穗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