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十四章(【二更】我們在磕社會主義...)
    這話一出,不單是路穗穗路年年無語,連觀眾和導演組也很無語。

    宋星馳到底是什麼品種的大直男。

    「草!宋星馳也有點可愛。」

    「哈哈哈哈哈哈宋星馳是想笑死我嗎?人家路穗穗回答甜是因為那西紅柿是路年年摘的洗的啊,當然甜了。」

    「姐妹們你們別這樣,你們搞得我好想搞邪|教……」

    「前面姐妹,邪|教密碼看我id。」

    「???」

    觀眾徘徊在磕不磕邪|教cp時,路穗穗幾個人已經收拾好,進廚房打下手幫忙了。

    大家都很累,沒有一個人先去休息。

    路穗穗和宋星馳任務是重,但郭振和馮回的也不輕松。大家配合默契,沒多久便把午餐弄好了。

    看六個人湊一起吃飯,直播間觀眾流下羨慕的口水。

    他們也好想吃!

    吃過午飯,有兩個多小時的午休時間。

    節目組雖然敢搞事,但也會考慮到嘉賓的身體問題,這大中午的,村民也不會去田地里干活。

    回到房間,直播還在繼續,鏡頭不能關。

    路穗穗上了個廁所,換了套睡衣便癱倒在床上了。她累死了,她的體力並沒有自己想象中的好。

    路年年從外頭進來時,她已經昏睡過去了。

    她躡手躡腳走到路穗穗旁邊,輕輕摸了下她額頭跟自己對比了一下,感覺差不多後,她稍稍松了口氣。

    看到她這舉動,粉絲更是被萌化。

    麻麻粉的心都被她軟化了,嗚嗚嗚她們女兒就是最乖最貼心的。

    「年年對路穗穗真好呀。」

    「女兒好貼心啊嗚嗚嗚愛了愛了!」

    「說句實話,路穗穗對路年年也很好呀,要不是她跟年年換了任務,這會倒下的應該是年年。」

    「謝謝路穗穗!」

    「謝謝路穗穗對我們年年這麼好!」

    路年年的粉絲跟她本人畫風差不多,大多都很甜很軟。

    雖偶爾會跟對家開啟罵戰,但大多時候她們都是講道理的,誰對路年年好,她們都懂得感恩,不會刻意去挑刺去針對。

    一下,兩人的直播間都分外和諧。

    -

    路穗穗睡得早,她睡了一個多小時後便爬了起來。

    她起來時,路年年還在睡。

    路穗穗悄悄下樓,徑直往導演組那邊走。

    “導演。”

    路穗穗很直接,“我上午听村民說,他們這兒有大片的楊梅園是嗎?”

    導演愣了愣,“是。”

    “我可以去買嗎?”

    導演看她,提醒道︰“你沒錢。”

    路穗穗︰“……我知道,所以我能不能做一個額外的任務拿到錢然後去買?”

    導演思索了一番,“我們給你安排一個任務,完成了給你兩斤楊梅,怎麼樣?”

    路穗穗毫不猶豫︰“可以。”

    導演噎了噎,“你也不問任務是什麼就這麼草率答應?”

    聞言,路穗穗笑了下,“總不會是比割稻谷還難的任務吧。”

    導演︰“……”

    說的還有點道理。

    路穗穗跟導演討價還價,“楊梅可以先給嗎?”

    “你要做什麼?”

    路穗穗︰“我想煮點楊梅汁。”

    一番交涉下來,導演組先把讓工作人員快速去買回來的楊梅給她。

    路穗穗道過謝,提著往廚房走。

    看到她這舉動,有部分看直播的網友不解。

    「路穗穗很喜歡喝楊梅汁嗎?怎麼還搞這個啊。」

    「路穗穗嘴也太饞了吧!」

    「嗚嗚嗚夏日必備解暑神器楊梅汁啊,好想喝。」

    「我怎麼感覺喜歡喝楊梅汁的不是路穗穗啊,我記得路年年有過采訪,好像是說她夏天時最喜歡喝的就是楊梅汁,酸酸甜甜的。」

    大家在直播間討論熱烈時,路穗穗已經開始在折騰楊梅了。

    她跟陳姨學過,先把楊梅用鹽水泡二十分鐘,沖洗干淨後把楊梅倒入鍋里加水加冰糖等一塊煮。

    小火慢煮,煮到楊梅的汁和水充分融入,分不出彼此再關火。

    而後,再將楊梅汁過濾,把果內和汁分開,等稍稍涼後放入冰箱冷藏。冰凍過後,楊梅汁會更好喝。

    她動作熟練,不慌不忙的,讓觀眾看的很舒服。

    不知道為什麼,看她在廚房煮楊梅汁,還有點歲月靜好的感覺。

    「……路穗穗這個側臉……好漂亮啊。」

    「不單單側臉啊……她哪兒不漂亮?巴掌大的鵝蛋臉,不算標準但又很有風情的丹鳳眼,嘴唇不薄不厚,賊性感!」「別說,我之前雖然討厭她炒作蹭熱度,但對她的顏值一直黑不起來,她長得真太有味道了,可純可欲。」

    「路穗穗這張臉上鏡啊。」

    「難道沒有人發現,她現在是素顏嗎?嗚嗚嗚真好看啊。」

    一時間,網友們開始磕路穗穗顏值。

    其他的他們暫時不敢亂磕,但顏值可以放心入。

    弄好楊梅汁後,路穗穗放入冰箱,這才跟路年年的跟拍攝影師交代,“待會年年起來了麻煩您跟她說一聲冰箱有楊梅汁。”

    攝影師一愣,錯愕道︰“穗穗你楊梅汁是給年年弄的?”

    路穗穗︰“大家都有,有大家的份。”

    看她煮就已經有點饞的導演弱弱地問︰“那我們有嗎?”

    路穗穗︰“……”

    她愣了下,哭笑不得說︰“晚上可以嗎?我晚上給大家煮。”

    導演爽快道︰“行啊,我們把楊梅給你備著。”

    說話間,導演想起來問︰“你不休息了?”

    “不了。”路穗穗想著他們的任務,“我睡好了,我先去割稻谷。”

    “……”

    看路穗穗走遠的背影,導演組眾人面面相覷看了須臾,有人忽然道︰“也不知道星馳醒來知道路穗穗又比他早走了,他心里會怎麼想。”

    瞬間,大家開始期待宋星馳的反應。

    此刻,因為路穗穗這一舉動,她再次直沖熱搜。

    從他們直播開始,節目組就一直有不一樣的話題掛在熱搜上,全是粉絲搞出來的。

    不少路人點進熱搜,看完路穗穗熬楊梅汁的視頻後,紛紛表示已經打開黃藍橙三個顏色軟件開始買楊梅汁。

    真的不能怪他們饞,是路穗穗做的太吸引人了。

    -

    宋星馳醒來,第一時間受到了暴擊。

    他瞪圓了眼,不可置信問︰“你說穗穗姐什麼時候走的?”

    導演︰“半小時前。”

    宋星馳匆匆忙忙的穿鞋往外跑,“你們怎麼也不喊我!”

    導演組︰“……”

    他們也是沒想到他勝負欲這麼強啊,這也要比。

    “冰箱里有穗穗熬的楊梅汁,你要不要喝一杯再去?”

    宋星馳︰“???”

    他看看導演組,再回頭看了眼不遠的冰箱,發出靈魂追問︰“她是魔鬼嗎?她幾點起的?”

    “挺早。”

    宋星馳更了下,“不喝了不喝了,我要去工作了。”

    導演組︰“……你加油。”

    宋星馳粉絲看著這一幕,陷入了自我懷疑。

    他們的愛豆不是意氣風發,不是才華橫溢,英俊瀟灑的哥哥嗎?為什麼現在看起來像個傻憨憨?

    一時間,部分粉絲都不想認這個老公!

    丟臉啊真丟臉!太傻乎乎了!

    下午,大家都堅守在自己的‘崗位’上。

    傍晚時炊煙裊裊,忙碌完回去時看到村子里飄起的白煙,路穗穗才覺得時間好像靜下來一般,他們在感受慢綜藝生活。

    走在田園小路上,看著他們割完的稻谷,雖覺得疲憊,但更多的是收獲的滿足感。

    觀眾看著路穗穗和宋星馳一前一後走的這一幕,突然不知道該怎麼挑刺了。

    他們明明應該讓路穗穗遠離他們哥哥的,可實在是不忍心。

    他們忽然有種,路穗穗幾個人是真的來感受生活的,也確實實實在在感受到了。

    當然,也有人並不這樣認為。

    挑刺的固然有,罵路穗穗的也還是存在,這點暫時沒辦法全部抹去。

    但對路穗穗上節目的這個反響,無論是夏莉還是季明津,都是意外的。

    -

    晚上,季明津依舊不請自來的到裴之行家蹭飯。

    因為嚴女士回家的緣故,裴之行這幾天都回家吃飯。

    看到季明津,嚴女士很是高興,對他表示熱烈歡迎。

    兩人湊一起,一邊說路穗穗綜藝一邊看。裴之行原本想回書房工作,被嚴女士強硬留下,欣賞他未婚妻綜藝。

    “嚴阿姨,你別說啊,穗穗跟宋星馳這一幕還真挺般配的。”

    嚴女士沒好氣瞪他一眼,“瞎說,穗穗跟裴之行才是最般配的。”

    她瞅著大屏幕上的兩人,沉默了會道︰“不過這明星長得確實可以,條很順。”

    季明津磕著嚴女士拿出的瓜子,“是吧,原本我們公司要簽他的,被別的公司搶先了,不然還能拉他跟穗穗炒炒cp。”

    話落,季明津被旁邊兩人‘看’了眼。

    他訕訕,“說錯了說錯了。”

    嚴女士︰“你別亂來,穗穗不用炒cp。”

    季明津默了默,小心翼翼︰“跟年年炒也不行嗎?”

    嚴女士︰“?”

    她跟季明津對視片刻,糾結說︰“跟年年的話,炒姐妹cp嗎?”

    季明津︰“差不多吧。”

    他看嚴女士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開始解說︰“嚴阿姨您不知道,現在御姐和軟妹cp有多火。”

    說話間,他把上午發給裴之行那個鏈接發給嚴思茵,“嚴阿姨您看看這個超話就知道了。”

    嚴女士第一時間點開。

    超話是早上剛成立出來的,人不多,就那麼百來個。

    因為是邪/教緣故,粉絲們都不敢大張旗鼓宣傳。但他們自己忍不住,看著這兩人就很想磕,非常想,無敵想。

    超話里目前的內容都還很正常,除了有視頻剪輯和動圖截圖外,便是有才華的cp粉寫出的同人文小故事。

    嗯,暫時沒搞黃。

    畢竟她們磕的是社會主義姐妹情。

    嚴女士看完,恍然大悟︰“是這個意思啊!”

    季明津︰“是的,嚴阿姨一起磕嗎?”

    嚴思茵思考了會,詢問︰“超話怎麼建?”

    季明津︰“?”

    他不解,“您要建什麼超話?”

    嚴女士意志非常堅定,指著旁邊看文件的裴之行道︰“當然是穗穗跟我兒子的。”

    裴之行︰“……”

    季明津︰“……”

    十分鐘後,路穗穗擁有了新的cp超話。

    當然,她本人毫不知情。

    這個cp超話目前,也只有嚴女士這個忠實粉以及被強迫加入的季明津兩個粉絲。

    裴之行暫時還沒被說服。

    搞好超話,嚴思茵又跟季明津多了解了些娛樂圈的東西,她仿佛打開了新世界一樣,興趣很濃。

    她弄的時候,還不忘拉著裴之行一起,勸說他,“阿行,你真的不加入穗穗超話?”

    裴之行︰“媽,您玩就行。”

    “行吧。”嚴思茵輕哼,“你不加入就算了,以後追不到老婆別說我不幫忙啊。”

    裴之行沒理會她。

    忙完手里工作,他不經意抬頭看了眼大屏幕還播著的畫面。

    嚴思茵進的是路穗穗的直播間,所以彈幕不是很多,能讓他清楚的看見她那張臉。

    鏡頭里的路穗穗,正在吃飯。

    她坐在角落邊上,一邊是擠著她的路年年,一邊是空的。她安靜吃飯,偶爾會跟路年年說兩句話,整個人看著很恬靜。

    看著她現在的模樣,裴之行很難將她跟之前新聞上的樣子聯系在一起。

    不知不覺,裴之行盯著看了許久。

    他回過神來時,鏡頭里路穗穗和宋星馳正在一塊洗碗,兩人分工合作,搭配默契。

    看著,他覺得稍稍有點礙眼。

    裴之行正欲關直播時,季明津突然喲了聲,“穗穗和宋星馳上熱搜了。”

    裴之行蹙眉︰“什麼熱搜?”

    季明津瞅他一眼,“你自己去看。”

    他道︰“把穗穗簽我們公司真是我做過最好的決定。”

    裴之行︰“……這決定不是我做的?”

    季明津︰“?我們還分彼此?”

    裴之行冷冷睇他一眼,意思很明顯。

    他們就是分彼此。他和季明津,從來都是他是他,自己是自己。

    季明津被他看著,眨眨眼說︰“行吧,分就分,我也不跟你搶這功勞。”

    裴之行收回視線,鬼使神差的點開微博。

    他的微博是隨便注冊的,昵稱都是微博直接給的一串數字,誰也沒關注,同樣的也沒任何粉絲。

    微博主頁干淨的像一張白紙。

    看到熱搜話題,裴之行點進去。

    這熱搜,其實宋星馳粉絲不想上的,可架不住磕的路人網友啊。

    更重要的是,這一天直播下來,路穗穗真的讓人挑不出任何錯,你可以說她諂媚可以說她賣人設,但在做這些的前提下,她是實實在在割了一天稻谷,還煮了楊梅汁,搬了西紅柿洗了碗做了早餐,這誰還能怎麼罵她。

    熱搜里面,除了路穗穗和宋星馳的,還有她和路年年的。

    網友發現,路穗穗無論是跟誰組cp,好像都可以。

    他們以前怎麼沒發現她自帶cp感?

    裴之行看著網友截圖下來的動圖對視,在看到路穗穗對宋星馳彎著的眉眼後露出的笑臉後,微眯了眯眼。

    他發現,他這個未婚妻除了在面對自己時冷冷淡淡外,對其他人都很友好很溫柔。

    -

    錄完一天節目,路穗穗和路年年回到房間。

    直播還在繼續,她洗完澡洗完頭後便躺床上開始看手機。

    一天沒怎麼看手機,她微信里收到很多消息,有夏莉的也有樂樂的,還有幾個原來跟原主有聯系的圈內藝人朋友。

    夏莉直接給她發了幾個鏈接,全是錄節目上的熱搜。

    最後附言︰「你這一天表現太讓人意外了!粉絲都增加了近十萬。我就知道你肯定能紅。」

    路穗穗看著手機,輕笑了聲。

    直播間觀眾還在看她,但他們沒辦法看到她手機屏幕,自然也就不知道她在笑什麼。

    「嗚嗚嗚路穗穗笑起來真好看。」

    「媽媽呀!她素顏啊!素顏為什麼都這麼美!」

    「路穗穗過分好看了啊。」

    「美貌警告。」

    看完夏莉和樂樂的消息,路穗穗給兩人一一回復。

    等路年年洗完澡,兩人並排躺著開始聊天。

    “穗穗姐。”

    路年年看她,“你累不累啊?”

    “有一點。”路穗穗很誠實,“你呢?”

    路年年打哈欠,“我也是,明天還有一天。”

    路穗穗看她這樣,笑著摸了摸她腦袋︰“那早點休息?”

    “嗯。”

    路年年安靜了一秒,小聲︰“你煮的楊梅汁好好喝。”

    路穗穗撲哧一笑,“謝謝。”

    路年年舉著手機,為了不讓網友听見,很努力地敲字︰「比陳姨煮的還好喝!」

    路穗穗︰「陳姨知道會傷心的。」

    路年年︰「啊那就一樣好喝!」

    路穗穗︰「好。」

    兩人舉著手機,明顯是在聊天。

    觀眾看著,一臉茫然。

    「老婆你們到底在說什麼悄悄話!有什麼是我們付費觀眾不能听的嗎?」

    「誰來掐醒我告訴我……我們在磕社會主義姐妹情。」

    「我想,但我不願意。」

    「……」

    兩人正聊著,路穗穗手機忽然響了一下。

    看到發消息的人,她懵了片刻。

    察覺到她表情不對,路年年湊了個小腦袋過來,小聲︰“誰的消息呀?”

    路穗穗舉著手機給她看。

    看到備注名,路年年眨了眨眼,用眼神詢問裴之行大晚上找你干什麼?

    路穗穗也挺想知道的。

    她糾結了兩秒,其實不太知道怎麼回復。路穗穗其實還挺會跟不同人相處的,她對不同性格的人有不同的相處方式,但對裴之行,她暫時還沒想出一個舒適的相處方案。

    或許是因為他是‘自己’的未婚夫,也可能是這人氣場太強大,讓她無所適從。

    思索了片刻,路穗穗給他回了個問號。

    裴之行︰「我媽在看你節目。」

    路穗穗︰「?」

    裴之行︰「她讓我問你,你跟宋星馳熟嗎,她想要一張宋星馳的簽名照,方不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