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十章(他們怎麼感覺路年年踫到路...)
    路穗穗表演完,李導率先出聲,“不錯。”

    他抬起眼看向路穗穗,繼續翻她過往資料,好奇問︰“你之前沒演過類似角色,這回怎麼會想要來試啞女?”

    路穗穗頓了下,盡量忽視另外兩道目光,回答的很真誠,“我喜歡這個角色。”

    純粹是喜歡。

    她近段時間上了表演課,老師都說她其實天賦不錯,一點就通。

    但路穗穗知道,其實她還沒厲害到這個地步。現在之所以能被李導夸,是因為她吃透了啞女這個角色,她曾經也有過和啞女一樣,想說卻說不出的掙扎情緒。

    剛開始生病時,路穗穗很容易抱怨,總覺得命運不公,她也習慣性寫長篇大論,來質問這個世界為什麼要這樣對自己。

    可後來,她漸漸不說了。

    因為她知道,說再多也改變不了任何東西。

    她能說,卻掙扎著不再說,而啞女是想說,掙扎說不出話。

    性質不一樣,但那種掙扎煎熬的情緒,她經歷過,所以她懂。

    李永豐點點頭,側頭看向旁邊坐著的幾尊大佛,“你們覺得如何?”

    寧拓笑笑,“我覺得不錯。”

    他看著路穗穗,“有點出乎我意料。”

    戚書語附和,溫聲道︰“我很喜歡,表現很好。”

    路穗穗有點兒意外。

    這是除了路年年外,少有對她表露出善意的女明星。

    她抿了抿唇,淡聲︰“謝謝。”

    話落,季明津插話說︰“我也覺得相當好。”

    眾人︰“……”

    季明津帶頭鼓掌,鼓勵道︰“再接再厲。”

    路穗穗“嗯”了聲,嘴唇動了動,“謝謝季總。”

    李永豐看大家也沒什麼可說的了,讓路穗穗回去等消息,但不意外的話,這個角色就是她的了。

    路穗穗剛走,後腳裴之行便跟了出來。

    “穗穗姐……”樂樂看到她正要往前,被夏莉給拉住,“等會過去。”

    “啊?”

    樂樂愣了下,抬眼看過去,她穗穗姐正跟一大帥哥在說話。她眨眨眼,很是懵逼,“夏莉姐,那是誰?”

    演員嗎?

    她怎麼不知道娛樂圈還有這等長相的演員?

    ……

    看到裴之行,路穗穗也意外怔了下,但她腦子轉的很快,立馬反應過來,“你有話跟我說?”

    裴之行垂眸,看她剛剛哭紅的眼楮,那里面好像還盛著盈盈水波,澄澈透亮。

    他微微頓了下,側眸看向旁邊站著的助理︰“紙巾。”

    楊向明一愣,猝不及防,“裴總……”

    這個時候他哪來的紙巾。

    听到兩人對話,路穗穗怔楞,嗓子還有點啞,“不用。”

    她抬手,本想用袖子擦擦的,可抬手一看,她今天這套衣服是路年年送的,不舍得弄髒。

    她頓了下,用指腹拭去淚痕。

    “你要跟我說什麼?”

    裴之行看了她幾秒,淡聲︰“今晚有空嗎?”

    路穗穗抬眸看他,“吃飯?”

    “嗯。”

    路穗穗回憶了一下,自己沒什麼安排,她點頭,“有的。”

    裴之行頷首,淡淡說︰“想吃什麼?”

    “……我都可以。”路穗穗不挑,“你看著來就行。”

    裴之行︰“晚點我把時間地址發你。”

    路穗穗應著。

    她想了想,詢問︰“你媽媽有什麼特別喜歡的東西嗎?”

    見原主母親的閨蜜,準備一份禮物最為妥帖。在小說里,裴之行母親對原主很好,她應該要好好回報。

    裴之行被她的問題問到,好一瞬才回答,“她喜歡收集香水。”

    路穗穗︰“……好的,謝謝。”

    她瞟了眼另一邊的經紀人和助理,指了指道︰“那我先走了。”

    裴之行頷首。

    -

    從試鏡地點離開,上車後路穗穗跟夏莉說了聲,想去商場逛逛。

    夏莉應著,側眸看她,“試鏡怎麼樣?”

    路穗穗笑了下,“我努力了。”

    至于結果如何,她沒辦法掌控。

    夏莉︰“行,其他的听天由命。”

    樂樂︰“我覺得穗穗姐一定能拿到這個角色的。”

    說著,她瞅著路穗穗,好奇不已,“穗穗姐,剛剛那位帥哥是誰啊?”

    她不認識裴之行。

    路穗穗和夏莉對視一眼,她默了默說︰“新影的另一個老板。”

    樂樂瞪大眼楮,驚愕道︰“傳聞中的裴總?就那個錢多到隨便投資一筆,然後把公司變成娛樂圈巨頭的那個裴總?”

    這個傳聞圈內一直都有,只不過裴之行很少在大眾面前露臉,少有亂七八糟的緋聞和照片傳出,即便被拍到了,也會有人第一時間處理,只要他不想,他的照片就不會出現在網上。

    所以大家只知道他名字,不知道他長什麼樣。

    路穗穗︰“是他。”

    樂樂張了張嘴,憋半天憋出一句,“他長得也太帥了吧,比大明星還好看。”

    路穗穗︰“……”

    她點點頭,表示認可。

    “夏莉姐,有什麼香水推薦?”

    路穗穗搜了搜,沒搜到特別好的推薦。

    夏莉︰“你要買?”

    “送人。”路穗穗道︰“我今晚跟裴之行媽媽一起吃飯。”

    樂樂︰“???”

    夏莉思忖了會,想著自己的任務,很誠懇地給出建議︰“介紹肯定有,但裴總母親既然喜歡香水的話,大多數的她都有吧?你要不要先選好,然後問裴總哪一款他母親沒有,然後再買?”

    听完,路穗穗皺了下眉說︰“好麻煩。”

    夏莉噎了噎,無語望天,“那你買覺得好聞的。”

    “嗯。”

    -

    到商場逛了一圈,路穗穗買了好幾樣禮物。

    除了給裴之行母親準備了香水,她給路年年和路景山也都選了禮物,誰也沒落下。

    到家時間還早。

    路穗穗又掏出劇本看了看,繼續琢磨啞女的角色。

    而網上,這會已經因為她去試鏡的事吵開了。

    有部分人因為她解約的事,對她有了一丁點好感,但這點好感並不足以支撐她進李永豐的劇組,特別是演《無盡》這部劇里的角色。

    在部分網友確定她真的試鏡去了後,竟還在網上發起抗議,說是如果她參演《無盡》,那他們就不看這部劇。

    網友們希望李導能考慮考慮觀眾,不要什麼垃圾演技的人都要,更不要向資本彎腰低頭。

    知道網上新一輪投票時,路穗穗懵了下,詫異道︰“我這麼火?”

    竟然能引起這麼大轟動。

    樂樂噎了噎,恨鐵不成鋼道︰“穗穗姐,他們是在反對你!”

    “那也是火。”路穗穗笑。

    樂樂欲哭無淚,“你就不擔心嗎?”

    “擔心什麼?”路穗穗語氣平靜道︰“我演技過關,網上怎麼鬧李導也會選我,我如果表現的不好,就算網友不鬧,李導也不會選我。”

    話是這麼說,但樂樂還是擔心李導會因為網上這些事在選擇時考慮更多。

    事實上,李永豐也確實收到了消息。

    看完網友們的投票和抗議後,他揚揚眉,不解問助理,“路穗穗在網上真這麼多黑粉?”

    助理點頭︰“是的。”

    李永豐這會還跟主創人員在一起,他思忖了會,征求其他人意見,“你們覺得呢?這啞女角色是給路穗穗還是不給?”

    制片人有點發愁,“怕就怕給了她,投資方有意見。”

    聞言,李永豐擺手,“這你不用擔心。”

    他是人精,從今天季明津那個態度就能看出來,路穗穗進了他們劇組,新影有可能會成為最大投資方。

    制片人︰“我听大家意見。”

    “寧拓和書語怎麼想?”李永豐問︰“你們是兩大主演,我听听兩位意見。”

    寧拓︰“有挑戰才會有突破。”

    他態度很明顯。

    戚書語詫異看他,有點兒意外,但又感覺一切都在情理之中,她發表意見︰“我贊同寧老師的話。”

    結果並不意外,所有人都覺得路穗穗適合啞女這個角色,不過為了多方考慮,這選角結果他們暫時不對外公布。

    網友要吵,就讓他們去吵。

    -

    晚飯前,路穗穗便收到了消息,她拿到了啞女角色。

    夏莉告知,“你今晚跟裴總他們好好聚餐,聚餐完我跟你說說接下來安排。”

    路穗穗詫異,“我還有別的工作?”

    “對。”夏莉道︰“啞女還要半個月才開拍,在那之前你不能一直沒活動,我給你接了個綜藝。”

    路穗穗眼皮一跳,“什麼綜藝?”

    夏莉︰“《田園生活》看過嗎?”

    路穗穗︰“……這個不是早就錄了嗎?”

    “對,所以你只是去做一期嘉賓。”夏莉道︰“這個綜藝表現好會很吸粉,你現在黑粉太多了,大家對你的印象也一直停留在之前那些事上面,我想讓網友對你改觀一下。”

    路穗穗理解夏莉的做法,她對綜藝這些也沒意見。

    她應下,“好。”

    夏莉“嗯”了聲,“具體的晚點跟你說,你安心吃飯。”

    “行。”

    ……

    裴之行選的吃飯地點,很高檔很私密。

    路穗穗抵達時,裴之行和嚴思茵已經到了。

    看到她出現,嚴思茵女士激動地從椅子上站了起來,認認真真打量她。

    路穗穗稍稍有點不適應,微抿了抿唇喊,“嚴阿姨。”

    嚴思茵眼眶瞬間紅了,握著她的手點頭,“穗穗,受苦了。”

    路穗穗怔了怔,被她的情緒所感染,輕聲道︰“沒有的。”

    裴之行看兩人,頭有點疼。

    他清了清嗓,喊道︰“媽,你冷靜點,先坐。”

    嚴思茵這才反應過來,拉著路穗穗到自己身側坐下,溫聲道︰“穗穗長得跟你媽媽真的很像。”

    她懊悔,“都怪我們,要不是我們不太關注娛樂圈,不至于現在才找到你。”

    路穗穗笑著安慰,“現在找到也不遲。”

    嚴思茵听她這話,感動不已。她閨蜜的女兒明明就很暖心,哪來的網上說的那些亂七八糟的破事。

    路穗穗原以為這頓飯剛開始會吃的比較生疏,畢竟她是第一次跟嚴思茵見面,但沒想到嚴思茵一點架子都沒有,隨和的像她同齡人。

    兩人‘相見如故’,一下便熟了起來。

    吃飯間隙,嚴思茵知道她接下來還打算待在娛樂圈後,也並未發表什麼反對意見。

    她看向對面的裴之行,喊道︰“多照顧我們穗穗。”

    裴之行︰“……”

    嚴思茵瞅著自己兒子,抬了抬下巴,“听到沒裴之行。”

    路穗穗微窘,受寵若驚,“阿姨,我不用——”

    話還沒說完,裴之行聲音落下,“听見了。”

    他看了眼路穗穗,態度擺在台面上︰“有需要找我。”

    路穗穗啞言,正想說好,嚴思茵再次出聲,“你意思是穗穗沒需要就不能找你?”

    裴之行︰“……”

    路穗穗︰“……”

    什麼是無理取鬧,嚴女士這就是。

    -

    吃過飯回家,嚴女士還不舍得跟路穗穗分開,讓路家司機先回去,他們負責把她送回家。

    一路上,嚴女士都跟路穗穗在聊天,問她喜好,讓她有空去家里玩。

    下車時,嚴女士叮囑,“穗穗以後多跟阿行聯系啊。”

    路穗穗︰“……”

    她默了默,和裴之行對視一眼,盛情難卻,“好的。”

    -

    等路穗穗進屋後,裴之行才驅車回家。

    他回頭看了眼拆禮物的嚴女士,頭疼道︰“媽,您不覺得自己今晚太熱情了?”

    嚴女士︰“?”

    說到這,她沒好氣瞪了眼裴之行,“我要是不熱情,我這到手的兒媳婦就跑走了。”

    她冷哼,“就你這冷淡態度,穗穗會嫁給你才怪。”

    裴之行噎了噎,無奈道︰“媽,我應該也沒那麼差吧?”

    嚴思茵︰“你是不差,但我先聲明啊,外面的那些女人我不喜歡,我就喜歡穗穗。”

    裴之行︰“……”

    他沉默了會,突然問︰“那萬一您喜歡的路穗穗就是不喜歡我,您要勉強她?”

    嚴思茵被他的問題難倒,思忖半晌回答,“那一定是你魅力不夠,我能怎麼辦,我只能羨慕別人能擁有穗穗這麼一個兒媳婦。”

    說到這,她瞪了眼裴之行,說︰“你要是不想孤獨終老就給我努努力,你長得不錯,只要有心,穗穗會喜歡你的。”

    裴之行微更,“您就不問問我喜不喜歡她?”

    嚴思茵夸張的“哇”了聲,“穗穗漂亮又乖巧還機靈,這你都不喜歡?”

    裴之行放棄和嚴女士交流。

    喜歡這種事,不能勉強。

    他對路穗穗暫時談不上喜歡,同樣的也確實沒有想象中那麼討厭。

    -

    忙碌的路穗穗並不知道裴之行對她有這麼高的評價,那天回到家後,夏莉就跟她說了說錄綜藝的具體事項。

    《田園生活》這個綜藝,主打自給自足的下鄉生活。

    房子是嘉賓自己建的,除此之外,還有很多農活需要做。

    這綜藝是二十四小時直播的,你要全程生活在鏡頭下,表現好的甚至能靠綜藝翻身,當然也有在綜藝里翻車的嘉賓。

    夏莉告訴她,“三天後錄制,這一期除了你之外,還有兩位藝人一起。”

    路穗穗挑眉,詫異道︰“我認識的嗎?”

    夏莉︰“暫時還沒公開,估計只能到那邊才知道。”

    路穗穗“嗯”了聲,“那我要準備什麼嗎?”

    夏莉想了想,“你多看幾期這個綜藝,到時候盡量表現好點,我覺得你可以刷新下大家對你的印象。”

    “好。”

    接下來三天,路穗穗都窩在家里看綜藝,順便跟楊阿姨學做飯學榨楊梅汁。

    楊梅汁是路年年的最愛,她想等下次她回家了榨給她喝。

    ……

    出發去錄制這天,天氣不錯。

    《田園生活》錄制地點在偏遠的鄉下,交通工具除了飛機外,還有大巴車和三輪車。

    路穗穗不知道的是,她剛出現在機場,就有人看見了,還把她照片發去了微博。

    一時間,黑粉們討論熱烈。

    「路穗穗去機場干嘛?她這是要飛哪里?」

    「兄弟們,剛收到的消息,路穗穗要去錄我老婆常駐的《田園生活》這個綜藝!」

    「臥槽不會吧!田園生活的導演是多想不開啊,為什麼要請她?」

    「資本的力量吧!她現在簽約新影了,資源肯定好。」

    「天哪我不允許啊!這綜藝我一期都沒落下過,路穗穗去了我還怎麼看啊,我看她在節目里蹭我偶像的熱度嗎?那我會想沖進電視里去打死她的!」

    「導演給我滾出來挨打。」

    「她錄明後天的直播?路穗穗警告你啊,最好給我安分點,別蹭我老婆老公熱度,不然你就完了!」

    「兄弟們我剛收到消息,這一期除了路穗穗外,還有我們最甜的老婆空降!」

    「是我想的那個最甜老婆嗎?」

    ……

    路穗穗在候機時看到網上的這些消息,她皺眉思索了會,想著常駐綜藝的兩位流量藝人,默默記了下來。

    她一定一定會離他們遠遠的,絕對不蹭他們熱度。

    “樂樂。”

    “啊?”

    樂樂看她,“怎麼了?”

    路穗穗指著網友發的評論,好奇道︰“圈內最甜老婆是誰?”

    樂樂懵了下,眨了眨眼說︰“這個有好幾個。”

    她正要搜索給路穗穗看,耳邊響起廣播聲音,他們要登機了。

    “穗穗姐我晚點跟你說。”

    路穗穗︰“不著急,先上飛機。”

    上飛機後,路穗穗把這事忘了,歪著頭在位置上沉沉睡了過去。

    她沒忘記,這田園綜藝錄制很耗費體力,她要提前蓄力。

    下了飛機轉坐大巴車,而後到了僻靜的鄉村。

    到路口時,路穗穗被放下,跟節目組的人踫了面。

    綜藝是周末兩天直播的,現在是周五下午,他們需要提前在這邊住一晚。

    “到了嗎?”

    樂樂已經不能跟她一起了,她推著行李站在路口,還有點懵。

    工作人員咳了聲,示意道︰“這是給你的任務卡,穗穗你要等另外兩位藝人一起進去。”

    路穗穗點點頭,接過任務卡看完,錯愕道︰“從這兒進去還要二十多分鐘?”

    工作人員點頭。

    路穗穗看了看腳下的路,很多小碎石頭,格外不平,行李箱根本不好拉。

    “沒車嗎?”

    工作人員指了指,“有三輪車,但要你們自己開。”

    路穗穗︰“……”

    她瞅了眼三輪車,默默收回視線。

    “不是明天才開始直播嗎?現在也要錄?”路穗穗突然想起這個重點。

    導演︰“錄點彩蛋,給觀眾的福利預告。”

    路穗穗懂了。

    太陽很大,路穗穗站在路邊安靜等了半小時,另外兩位藝人才姍姍來遲。

    听到動靜,她側頭去看,還沒看清楚來人,她先听見了熟悉聲音。

    “姐——”路年年看到路穗穗,激動不已,姐姐兩個字差點脫口,忽地又頓住。

    她對著周圍工作人員和另一藝人探究的目光,舉著手尷尬一笑,指了指頭頂的陽光,笑眯眯說︰“今天的太陽真好呀。”

    工作人員︰“…………”

    路年年加快腳步,走到路穗穗旁邊,眼楮閃閃發光。

    “穗穗。”

    她喊她。

    路穗穗忍著笑,“路老師。”

    路年年微窘,“你喊我年年就行,我們本家呢。”

    路穗穗︰“好的。”

    一側和路年年一同坐車過來的藝人以及眾工作人員茫然的對視一眼,他們怎麼感覺路年年踫到路穗穗後,變嬌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