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九章(你這悶騷性格就需要我幫忙...)
    看到這個熱搜,不少吃著瓜的網友自然明白是怎麼回事,但也有不知情人士。

    對買熱搜空降這種事,很多人是不喜歡的。更何況話題名字是路穗穗,這在無形中更是增加了網友的厭惡感。

    不少人氣沖沖點進去,正想發評辱罵,忽然發現不對。

    誒?

    這營銷號發的動圖是路穗穗?她怎麼忽然變好看了?為什麼這張照片看起來如此的攻氣十足,路穗穗也太颯了吧!

    ……

    路穗穗知道自己空降後,第一時間問了夏莉。

    夏莉告知,這也不是她買的。

    “你問問年年?”夏莉道︰“說不定是她買的。”

    路穗穗︰“……好。”

    她哭笑不得,“網上罵的多嗎?”

    夏莉︰“不多。”

    她很意外,驚喜道︰“網友好像很喜歡你這個打扮,一直在夸你。”

    罵的當然還有,但對比之前來說,真的好太多了。

    路穗穗更是,她沒想會有這樣的效果。

    “那這個熱搜就這樣掛著?”

    夏莉“嗯”了聲,“掛著,正好給你做做宣傳。你最近沒聲音大家都以為你退圈了。”

    路穗穗點點頭,“好。”

    另一邊,在知道路穗穗空降熱搜後,溫羽彤等著看笑話。

    她買熱搜那樣被罵,就路穗穗那黑到不能再黑的路人緣,她就不信她還能跟在自己熱搜里一樣被夸。

    她點開空降話題,邊喝水邊點開看。

    在想到路穗穗被罵的樣子後,溫羽彤覺得白開水都好喝了很多。

    她手指順滑點進去,在看到熱評第一後,她眉頭皺了起來,往下瘋狂滑動片刻,溫羽彤氣得把杯子重重放下!

    網友是眼楮瞎了嗎?

    為什麼不罵她,為什麼還在夸她!他們是不是有什麼大病!

    溫羽彤氣得再次給王哥打電話。

    “王哥!我要上熱搜!”

    王哥眼皮抽搐,“上什麼熱搜?”

    “就剛剛撤下那個。”溫羽彤不講理道︰“路穗穗都能上,為什麼我不能上?”

    王哥也不是會听藝人話的經紀人,他沉默幾秒提醒她,“羽彤,最開始要上的是你,要下的也是你,現在又上?你真以為自己成一線藝人了是嗎?”

    溫羽彤︰“我——”

    “你這幾天給我好好待著。”王哥呵斥道︰“無理取鬧也要有分寸,熱搜的事我自有辦法,你先磨練磨練演技吧。”

    看著被掛斷的電話,溫羽彤氣得把茶幾上的杯子揮灑墜地!

    -

    在外面逛了一圈到家,路穗穗正想給路年年發消息詢問,她消息先過來了。

    路年年給路穗穗發了她在劇中的好幾張動圖照片過來。

    路年年︰「姐姐你好颯呀!下回走紅毯你穿西裝吧,太帥啦!」

    路年年︰「這個熱搜名夏莉姐取的太好了吧!你真的是大小姐本姐。」

    路年年︰【嗚嗚姐姐你微博下網友都在喊你罩著她們,你要罩著她們呢?你要不要先罩著我?】

    ……

    說實話,路穗穗看小說時,並不知道路年年是一個彩虹屁有這麼多輸出的小軟妹。

    她太軟太可愛了。

    她就像從小生活在城堡里的小姑娘,天真浪漫。即便是在娛樂圈這麼一個大染缸里,她也永葆純真。

    太難得了。

    路穗穗對這樣的軟妹向來沒有抵擋力。

    誰不喜歡漂亮軟軟香香還會說甜話的小姑娘呢。

    她忍著笑,給她回復︰「行,姐姐努努力,爭取早點罩著你。」

    路年年︰「好!我相信姐姐!」

    兩人聊了一會,在路年年那邊喊著要拍戲後,才結束對話。

    放下手機,路穗穗跟夏莉說了聲,熱搜不是路年年買的,她根本不知情。

    好一會,夏莉那邊才有了消息回復︰「我剛收到消息……熱搜好像是裴總買的。」

    路穗穗︰「?」

    夏莉︰「季總說的,你要不要跟裴總道聲謝,或者請他吃個飯,他怎麼也算是給你幫了大忙。」

    路穗穗︰「……」

    說實話,路穗穗並不是很相信熱搜是裴之行買的,但夏莉很肯定,她不信也得信。

    只不過路穗穗想不通,這人為什麼會給自己買熱搜?

    驀地,她想到上回路景山和她的對話,路景山讓他們好好接觸,還說他會讓裴之行好好表現。

    不會吧?

    路穗穗茫然,裴之行還真看上了自己?在好好表現?

    路穗穗不是很相信自己有那麼大魅力。

    她雖覺得現在的自己很漂亮,長相身材都無可挑剔,但裴之行那樣的男人,什麼樣的美人沒見過,他不可能因為自己長得漂亮就特殊對待。

    那麼,裴之行為什麼給她買熱搜呢?

    莫非是看不下去自己未婚妻被罵,所以即便沒感情也願意替她出口氣?

    路穗穗百思不得其解。

    但即便是再不解,這個感謝得說出口。

    路穗穗掙扎了一會,找出裴之行號碼撥通。

    等他接電話那幾秒,路穗穗莫名有點緊張,雖然她也不知道自己在緊張什麼。

    “喂。”那邊傳來男人磁性偏低的聲音。

    路穗穗抿了下唇,自報家門,“我是路穗穗。”

    裴之行︰“……我知道。”

    “噢。”路穗穗有點兒尷尬,抬手刮了下鼻尖,含糊不清說︰“謝謝啊。”

    裴之行這會正在熱鬧的飯局上,沒太听清楚她的話,“你說什麼?”

    “……”

    路穗穗微更,字正腔圓道︰“我說熱搜的事,謝謝你。”

    裴之行微怔,拿下手機看了眼,確定對面跟自己說話的人是路穗穗後,皺了下眉,“什麼熱搜?”

    路穗穗噎了噎,深深懷疑他是故意的,“我的熱搜!夏莉姐說是你幫我買的,不是嗎?”

    裴之行頓了幾秒,才說︰“不用謝。”

    路穗穗“嗯”了聲,正想說那就這樣不打擾你了,倏忽間腦海里閃過夏莉交代的話。

    ——裴之行幫她很多,請人吃個飯是應該的。

    路穗穗思忖了會,直接了當問︰“你最近有空嗎?”

    裴之行看向一側舉著手機給他看熱搜的助理,了然道︰“怎麼?”

    路穗穗︰“想請你吃飯。”

    裴之行默了默,淡聲︰“如果是因為熱搜的事,不用,舉手之勞,你未來會是新影的藝人,公司幫忙買熱搜是理所應當的。”

    路穗穗想了想,覺得他這話沒任何毛病。

    她正想點頭附和,說那就不打擾他了,裴之行忽而轉了話鋒,“我請。”

    “啊?”路穗穗懵逼。

    裴之行︰“我媽想見見你,不知道你方不方便。”

    路穗穗一愣,想到小說里原主媽媽和裴之行母親的關系,在小說里,裴之行母親一直對原主都很好。

    她毫不猶豫答應,“我都可以,但我這幾天還得上課,我問問夏莉姐再給你答復?”

    裴之行︰“嗯。”

    -

    收了線,裴之行才看到季明津一個多小時給他發的消息,是一份賬單截圖,讓他付款。

    裴之行︰「?」

    季明津︰「給你未婚妻買的熱搜,付款吧。」

    裴之行︰「……我讓買的?」

    季明津︰「你未婚妻都被人罵了你不幫她買?你配當路穗穗未婚夫嗎?別廢話,給錢。」

    裴之行雖沒有很想當路穗穗未婚夫,但也不想和他爭辯,畢竟在某些程度上,他確實是路穗穗未婚夫。

    給季明津轉完錢,裴之行叮囑︰「下回先征求當事人意見再決定。」

    季明津快速收了錢,回復︰「征求誰?征求路穗穗可以,但你就不用了吧,你這悶騷性格就需要我幫忙提前做決定。」

    裴之行放棄和這個人交流。

    他轉而去看了看路穗穗微博上掛著的熱搜,罵言還是很多。

    裴之行沉吟半晌,交代助理,“讓律師加快公司和大咖時代的官司進展,必要時用些別的手段。”

    助理楊向明愣了愣,雖有滿腦子問號,但職業素養還在,立刻應下,“好的裴總。”

    -

    路穗穗並不知道熱搜還有這個曲折故事存在,她跟夏莉確認完時間,便回復了裴之行。

    不過計劃趕不上變化,裴之行要出個差,三人吃飯踫面這事也就自然而然挪後了。

    這日,路穗穗收到消息,她跟大咖時代的官司勝了。

    她順利解約,以後是個自由人。

    當然,還沒自由半天,夏莉就把新影合同送到她面前,讓她簽字。

    路穗穗無言,“夏莉姐!我還沒自由一天呢。”

    夏莉笑,“趕緊簽,我之前以為解約沒那麼快,差點要讓你錯過一劇本了。”

    路穗穗一愣,詫異道︰“有劇本送到你這邊了?”

    夏莉點頭,“從你上回那部劇片花曝光後就有了,但因為你沒解約,我不好給你接下。”

    她道︰“劇本我看過了,很適合你。”

    把名字簽下,路穗穗再次‘賣身’。

    簽完,夏莉把劇本拿給她,說道︰“你看看女四號的角色,我覺得你會喜歡。”

    夏莉給她的是一民國劇本,講的是硝煙年代的愛恨情仇。

    路穗穗要去爭取的角色,是一悲慘人物。她是盛家的小小姐,卻因小時候生了大病,成了啞巴。

    在劇中,不少人為了得到盛家的援助幫忙,主動求娶她。

    可啞女有喜歡的人了,她早便跟愛慕對象私定終生,在等對方打仗回來。

    她等啊等,等了一年又一年,她喜歡的人還沒回來。

    直到盛家出事,她為了保住全家性命,含淚答應對方提出的條件,嫁過去給對方當姨太太。

    可誰也沒料到,在嫁人當天,她喜歡的人回來了。

    兩人隔著街巷遙遙相望,再無法往前半步。

    當晚,她便死了。

    ……

    看完劇本,路穗穗許久沒說話。

    夏莉看她,低聲道︰“這個角色戲份不多,但卻很有傳奇色彩,啞女比較挑戰演技,我原本想給你安排別的,但看了後發現送過來的劇本這個最合適。”

    路穗穗點點頭,“我覺得可以試試。”

    她很喜歡這個角色。

    夏莉莞爾,“我就知道你會喜歡。”

    她交代,“那你再多看幾遍劇本,最好能寫個人物小傳,我們過幾天去試鏡。”

    “好。”

    -

    試鏡這天,天氣很好。

    路穗穗解約的消息前兩天便曝光了,少有的粉絲為她高興,黑粉覺得就憑她那點垃圾演技,以及她那越級踫瓷的態度,就算是跟大咖時代解約了也好不到哪去。

    狗改不了吃屎。

    路穗穗看到這些評價時,心如止水。

    倒是路年年和樂樂,時不時會因為網友的言論生氣,和她抱怨。

    “穗穗姐。”樂樂已經辦好辭職了,到這邊繼續當她助理,她捧著手機,驚呼道︰“好多人知道你去試《無盡》這部戲,都在猜測你試的是哪個角色。”

    路穗穗挑眉,好奇問︰“他們猜哪個比較多?”

    “大小姐。”樂樂道︰“他們覺得你會選跟上回那部戲一樣的角色。”

    路穗穗“嗯”了聲,“那他們有沒有說我能不能被選上?”

    樂樂︰“……說了。”

    路穗穗︰“能嗎?”

    “不能。”樂樂幽幽道︰“網上有投票,百分之九十八的人都投了你試鏡失敗,只有百分之二覺得你靠著新影能被李導選上。但你知道的,李導選人很挑,不是有關系就能被選上。”

    路穗穗沉默了會,“挺好。”

    “哪好了?”樂樂不解。

    路穗穗指了指,“以前肯定只有百分之一的人覺得我能成功,現在多了百分之一了,還不好嗎?”

    樂樂︰“……”

    她穗穗姐這麼樂觀,她一時還真不好再說點什麼。

    -

    抵達試鏡地點,人很多。

    夏莉告訴路穗穗,今天除了女四號外,女二女三也都是安排在今天。她這邊收到消息,試鏡的人除了李導外以及投資商外,還有之前便定下來的男女演員。

    男演員是上回打了招呼的寧拓,女演員是另一經紀公司的實力派演員戚書語。

    路穗穗點點頭,表示了然。

    拿到試鏡號後,她躲在角落里靜心。

    倏地,手機震了震,是路年年消息。

    路年年︰「姐姐你試鏡開始了嗎?」

    路穗穗︰「還沒有,你中途休息?」

    路年年︰「對呀,我剛看到網上有人投票,他們那麼多人竟然都投你拿不到想要的角色,太過分了!」

    看到她說的這話,路穗穗有個不好的猜想︰「年年,你不會也去投票了吧?」

    路年年︰「投了呀。」

    她當然要無條件支持路穗穗。

    路穗穗︰「你不怕粉絲知道?」

    路年年︰「姐姐你放心,我用的是小號。」

    看到她這麼說,路穗穗稍微放心了點。

    路年年︰「對啦姐姐,我听說你試鏡這部戲新影也有投資,今天季明津是不是去了試鏡那邊?」

    路穗穗並不知道這事。

    她正要回復,耳畔傳來樂樂的聲音,“穗穗姐,到你了。”

    路穗穗連忙把手機給樂樂,讓她跟路年年說一聲,進了試鏡房間。

    進去後,路穗穗不單單看到了季明津,還看到了裴之行。

    兩人視線交匯片刻,不約而同挪開。

    看到路穗穗的妝容,李導稍稍有點兒意外。

    他拿著她資料看了看,問︰“你試啞女角色?”

    路穗穗點頭。

    李導皺了下眉,總覺得她過分漂亮了,他前幾天看了路穗穗演的另一角色,她明明更適合劇中大小姐身份。

    但人還沒試,他也不好讓她重新選擇。

    季明津也不知道路穗穗選的是啞女角色,他壓著聲在裴之行旁邊道︰“你未婚妻選啞女誒,有點意外。”

    裴之行冷漠掃了他一眼,“安靜點。”

    季明津噎了噎,看向路穗穗,“不過我得說,她今天的妝容真有點感覺。”

    路穗穗今天的妝是自己畫的,特意貼合了啞女角色,膚色白皙,像不見光的那種,略顯憔悴,身子羸弱,好像一推就倒。

    在劇中,她除了嘴巴不能說話外,平日里也總是病痛纏身,因此大多時間都在自己屋子里。

    -

    試鏡正式開始。

    很短,路穗穗不能說話,全靠眼楮和面部神情表演。

    剛開始,導演和另外兩位演員都沒看得太認真,倏地,在她眼珠子里蘊著淚珠掙扎時,李導不自覺地坐直了身子。

    裴之行剛下飛機,還沒來得及回家就被季明津拉了過來,美其名曰選人。

    他對這些不感興趣,新影的事都是季明津處理,但季明津威脅他,說是不來就不談他想談的公事。因此,他來了。

    但對路穗穗的演技,裴之行比其他幾個更不抱希望。

    在路穗穗找回的當天,有一份資料便送到了他的辦公桌。看完,裴之行只想說她之前不火是有原因的,演技真的太浮夸,他這個外行人都覺得不行。

    可此刻,他有了不一樣感覺。

    被路穗穗那雙蘊滿淚珠的眼楮看著,裴之行忽然感知到了她的掙扎,她想說卻說不出的痛苦,和她現下承受到的壓力。

    她的難過,她遇到的不公,她都用眼楮說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