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七章(人,最忌諱自作多情。...)
    這一下,粉絲網友都瘋了。

    你說路年年湊熱鬧就算了,工作室這又算什麼?路年年路穗穗的感情什麼時候好到可以讓工作室也出面幫忙的地步了?

    網友們懵逼,路年年粉絲茫然。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他們不解地發評詢問,無形中把路穗穗解約這件事的熱度擴大,讓更多人看見。

    只可惜當事人並未出面回應。

    在大家茫然困惑中,有一條洞悉兩人身份關系的評論出現在路年年轉發的微博下。

    路年年恰好看見,不滿的跟經紀人抱怨︰“珍姐,我微博下明明就有人說穗穗才是我昨天在綜藝里提到的姐姐,為什麼沒人理會!”

    評論區那個網友,頭腦清醒的分析——

    按照路年年支持路穗穗這個熱情勁,昨天和她互關被她喊姐姐的人可能不是路晴畫,而是路穗穗。

    只可惜,無人在意,無人相信。

    汪珍︰“……”

    她以前怎麼沒發現自己這藝人還有戀姐情結。

    “年年。”

    “什麼?”路年年邊刷微博邊跟路穗穗聊天,一心二用。

    汪珍思忖了會,試探地問︰“你跟我好好說說,你為什麼會這麼相信路穗穗?”

    她感恩汪珍能理解,但路年年這幾天和她提到路穗穗的次數,以及她對她的那種關心維護,完全超出了感恩界線。

    路年年愣了下,“不知道。”

    汪珍︰“?”

    不知道就敢這麼無條件站隊?還拉著工作室一起。

    對著汪珍無語的表情,路年年笑說︰“上回跟你說過我直覺很準。”

    她歪著頭,朝汪珍眨了下眼,可可愛愛道︰“就是直覺告訴我要這樣做。”

    汪珍無言以對。

    “行吧,你開心就好。”

    路年年努努嘴,小聲︰“珍姐,我姐姐這個解約會順利吧。”

    汪珍點頭,“新影和你爸那邊給她保駕護航,想不順利都難。”

    聞言,路年年放心了。

    安靜了會,她又小心翼翼戳了戳汪珍手臂,“珍姐。”

    汪珍看她。

    路年年抿了抿唇,底氣不足問︰“你手里有能送到姐姐那邊的資源嗎?”

    汪珍︰“……”

    她看著面前這個天大地大姐姐最大的藝人,嘆息一聲︰“你覺得有夏莉這個經紀人在,你姐姐會缺資源嗎?”

    路年年想了想,“噢。”

    那確實不會缺。

    “那珍姐你以後幫我多接點工作吧。”

    汪珍挑眉,訝異看她,“你不是說快樂至上工作第二嗎?”

    她剛知道要帶路年年時,想過把她捧成大明星。結果簽約沒多久路年年就告訴她,以後別接太多工作,錢夠花就行。

    也因此,她雖有國民度,但粉絲數量和作品量算不上很多。

    路年年“嗯”了聲,告訴她︰“我以後要養爸爸和姐姐,得多賺點錢。”

    不然養不起他們。

    汪珍︰“……”

    她不想和她說話了。

    -

    另一邊,路穗穗發完微博後便沒再看。

    路年年和工作室轉發的消息,還是樂樂告訴她的。

    路穗穗給路年年發了個謝謝表情包。

    夏莉瞟了眼她手機,“跟路年年發消息?”

    “嗯。”

    夏莉了然,轉開話題,和她聊起官司的事。

    新影會幫忙搞定一切,新影別的沒有,就是錢多。

    網上的水軍對罵啊,各種打官司費用,完全不用路穗穗操心。

    給路穗穗吃了一劑定心丸,夏莉自然而然和她說起簽約的事。

    路穗穗猝不及防,“不等解約後再簽嗎?”

    夏莉︰“正式合同要等你解約後再簽,我先給你看看大概的合同條款,你有不滿的挑出來,我讓法務部那邊再修改。”

    路穗穗︰“……”

    旁邊听到這話的樂樂眼楮瞪大的就沒閉上過,這新影簽人這麼隨便的?條件還能由她穗穗姐隨便提?她穗穗姐該不會真傍上什麼人了吧。

    為什麼她什麼都不知道!

    新影給出的簽約待遇,路穗穗這個以前沒接觸過娛樂圈的人看完都知道,這簡直是圈內s級別的藝人待遇吧。

    年限不長不說,還承諾一年會給她一部女主戲的資源,還有各種代言等等。

    重要的是,她哪天不想干了,不需要解約費。

    看完,路穗穗看向夏莉,“這個合同……”

    夏莉︰“有哪里不滿意?”

    “確定沒搞錯嗎?”路穗穗感慨︰“待遇太好了。”

    好到她心里有愧,都不敢簽。她怕自己萬一沒火,新影不是得虧死?

    夏莉一愣,倒沒想過她會這樣說。

    她笑笑︰“沒搞錯。”

    路穗穗︰“……改改吧,不用這麼好。”

    “那你得去跟老板說。”夏莉告知,“這合同老板看過,覺得沒什麼問題才給到你這邊的。”

    路穗穗︰“老板?”

    夏莉頷首,看她,“我說的是裴總。”

    新影有兩個老板,一個是掛名的裴之行,另一個是常駐公司的季明津。

    “……”

    看出路穗穗的為難,夏莉問︰“不想去?”

    “不是。”路穗穗沉默了會,“那就這樣吧。”

    夏莉︰“?”

    路穗穗眼眸晶亮看著她,“既然你老板都說合同可以,那就不改了。”

    反正吃虧的不是自己。

    夏莉︰“……”

    她萬萬沒想到會是這個結局。

    一時間她對裴之行充滿了同情,人寧願接受之前覺得不太好的合同條款,也不跟你來溝通修改。

    -

    時間不早了,路穗穗今天沒辦法再去新影,夏莉讓司機送她回家。

    她下車後,樂樂跟著一同下來。

    兩人對看一眼,樂樂實在憋不住,“穗穗姐,你告訴我這是不是在做夢?”

    “不是。”

    路穗穗笑︰“有些事不方便現在告訴你,但你放心我沒被包養。我就是——”

    她想了想,說道︰“開始走運了。”

    樂樂︰“……就這樣?”

    “嗯。”路穗穗點頭,“你回去注意安全,我這段時間應該會去新影上表演課,你有空可以來。你跟大咖時代那邊的工作合同……”

    她話還沒說完,樂樂便激動道︰“穗穗姐我回去就寫辭職信,我要跟你去新影。”

    路穗穗笑著摸了摸她腦袋,哄小孩似的,“好。”

    拍下樂樂打車的車牌號,路穗穗這才抬腳上山回家。

    沒辦法,路家住半山腰,這一片私家車進不去。

    她剛轉身,旁邊有車停下。

    “姐姐。”

    路穗穗回頭,是路年年的車。

    上車後,路穗穗跟路年年經紀人和助理打了聲招呼,這才問︰“今天這麼早收工?”

    路年年解釋︰“就是去補幾個之前一部戲的鏡頭,很快的。”

    路穗穗點頭。

    路年年盯著她那雙漂亮的手,欲言又止。

    旁邊汪珍在明白自己藝人心思後,對她不忍直視。

    好一會,車停在路家大門。

    汪珍跟路年年交代兩句,這才離開。

    一下子,這處就只剩她們兩姐妹了。

    “年年。”

    注意到她表情,路穗穗問︰“你是不是有話跟我說?”

    路年年“嗯”了聲,又看了眼她的手,“姐姐,新影沒給你準備保姆車嗎?”

    聞言,路穗穗笑,“有,但在山下路口登記比較麻煩,我就沒讓夏莉姐他們進來。”

    陌生車輛進出都得在門庭那邊登記,很麻煩。

    “噢。”路年年抿嘴,“那你把車牌號告訴楊阿姨,讓她去物業那邊坐登記,以後那輛車就能進出自如了。”

    路穗穗點頭應下。

    兩人往屋子里走,到門口時,路年年抿著唇角,像個要獎賞的小孩,“姐姐。”

    路穗穗眉梢微揚,“嗯?”

    路年年鼓著臉,含糊不清說︰“我今天給你轉微博啦。”

    說到這,路穗穗想起來問︰“年年,你幫我轉微博你粉絲不會有意見嗎?”

    她道︰“其實你可以不用給我轉。”

    路年年擺手,“沒事呀,我粉絲都超可愛,他們肯定能理解我的。”

    路穗穗︰“確定?”

    “確定。”路年年說︰“要是我發個什麼東西都得听粉絲的,那我是不是也太沒有自由權了?”

    她是個公眾人物,但在公眾人物前,她首先得是路年年。

    听她這麼說,路穗穗放心了一點。

    兩人換好鞋,往客廳走。

    楊阿姨看兩人,笑盈盈問︰“渴不渴?餓了嗎?”

    “渴。”路年年撒嬌,“楊阿姨,我想喝你榨的楊梅汁。”

    她轉頭看路穗穗,“姐姐你要喝什麼?”

    路穗穗︰“你喝什麼我喝什麼。”

    听到這個回答,路年年很開心地喊,“楊阿姨,姐姐要跟我喝一樣的楊梅汁。”

    楊姨哭笑不得︰“知道啦。”

    等待楊梅汁間隙,路年年問路穗穗規劃。

    路穗穗打算先上上表演課,至于別的,她听夏莉安排。

    路年年點點頭,瞅著她問︰“那身份公開嗎?”

    路穗穗一怔,搖搖頭,“不公開。”

    路年年不解,“為什麼?”

    路穗穗歪著頭看她,玩笑說︰“因為我不想被人說我有後台,我想靠自己去闖闖。”

    這話半真半假。

    演戲方面,路穗穗是想靠自己。但她現在接受了新影的幫助,要說完全靠自己闖,已經不現實了。

    她不想公開自己身份,有一個原因。現在外面,除了部分和路家關系緊密的人外,其他人並不知道路年年其實是路景山的養女。

    如果這消息曝光,路年年的身份在路家會很尷尬。

    雖然他們自己不這樣認為,但你很難堵住外面的悠悠眾口。

    “可是……”路年年皺眉,“就今天新影這樣給你站隊,未來也會簽約,網友肯定會亂猜。”

    猜她有金主,把各種不好听的名聲安她頭上。

    路穗穗自然想過這些。

    她笑笑,“那沒事。”

    她逗路年年,“我自己努努力成為大明星了再曝光,大家說不定還會覺得我勵志。”

    路年年皺眉思索,總覺得哪兒不太對。

    恰好,楊姨榨的楊梅汁好了。

    兩人開始嘗楊梅汁,也就沒再繼續這個話題。

    -

    晚上,路穗穗特意找路景山提了提這事。

    路景山听完,眉頭輕蹙,“你是不是怕……之前跟年年合作的那些品牌,會因為你身份曝光,在之後不再選擇和她繼續合作,反而選你?”

    路穗穗︰“也不全是這個原因。”

    一方面是因為這個,雖然說不是所有品牌都勢利,但這種情況並不少見。當然另一方面是路穗穗覺得自己身上黑料夠多了,也不差這一星半點。

    路景山看她,“可是不公開的話,你——”

    “沒事。”路穗穗抬眸看他,淺笑盈盈,“網上那些污言穢語,夏莉姐會幫忙搞定。”

    路景山看她心意已決,只能隨她。

    父女倆聊了會,路穗穗忽然想起重點,她這幾天都沒接到她養父母電話,她懷疑是路景山插手了。

    “他們現在在哪?”

    路景山冷哼︰“賭場。”

    路穗穗︰“?”

    路景山看她,平述︰“他們既然喜歡賭,那我讓他們在賭場玩個夠。”

    “……”

    路穗穗明白過來,路景山是要用這種辦法讓他們摔跟頭。

    現在是法治社會,不適合做過火的事。但就路景山的身份地位,他就算不做違法事,也能讓那兩個人再沒辦法找路穗穗麻煩。

    他要把路穗穗曾經受的那些苦,千百倍還給他們。

    得到路景山回答,路穗穗知趣的不再問。

    她正準備說回房休息,路景山忽然喊她,“穗穗。”

    路穗穗︰“爸爸,怎麼了。”

    路景山思索一番,緊盯著她問︰“你真的不喜歡阿行?”

    路穗穗︰“?”

    這又是什麼問題。

    路景山嘆息一聲,“你要不要試著和他好好相處一下?爸爸覺得他算個不錯的結婚對象。當然你要是相處了也不喜歡他,那爸爸不勉強你。”

    路穗穗︰“……”

    她哭笑不得,“爸,我暫時……不想談戀愛。”

    路景山不死心,“一點都不想嗎?”

    路穗穗瞅著路景山那期盼的眼神,還真不太能忍心把話說死。她沉吟半晌,道︰“爸,你讓我們順其自然吧。”

    聞言,路景山眼楮一亮,“行行行,順其自然好,你要是跟阿行相處了還是不喜歡他,爸爸再給你找優秀的男青年。”

    路穗穗︰“……好的。”

    -

    從路景山書房出去,路穗穗松了口氣。

    這口氣剛松沒兩分鐘,她接到了裴之行電話。

    看到來電顯示,路穗穗眼皮抽搐。

    “喂。”

    “我是裴之行。”那邊傳來男人低沉性感的聲音,“我听夏莉說你對簽約合同有些異議?”

    莫名的,路穗穗又松了口氣。

    不是來跟自己談感情就行,談工作她可以。

    “也不算異議。”路穗穗道︰“我就是覺得條件是不是太好,你們這樣,公司真的不會虧本嗎?”

    裴之行︰“……”

    他噎了噎,“放心,公司不會破產。”

    “?”

    路穗穗無語,突然就更不想掙扎了。

    “行吧。”她說︰“你們都不怕錢和資源砸我身上打水漂,那我也不擔心了。”

    听到她這話,裴之行問她︰“對自己這麼沒信心?”

    路穗穗揚眉,莫名覺得他這話說的親昵。她正懷疑是不是自己感覺有問題,裴之行繼續說︰“夏莉是王牌經紀人,她看中的人不會差。”

    “……”

    瞬間,路穗穗掐滅了剛剛燃起的念頭。

    人,最忌諱自作多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