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六章(同姓不同命。...)
    回關完,路穗穗看了看罵自己的評論。

    嗯,依舊還很多。

    她看了眼自己的粉絲數量,一百零一萬,按照現在這個辱罵對比,她猜測有九十九萬是黑粉,剩下的除了路年年,大概都是僵尸粉。

    路穗穗琢磨著解約後一定要好好經營微博。

    她雖然抗罵,但也不想點開評論先看到的是污言穢語,她也喜歡听漂亮話,喜歡听別人夸自己。

    想了想,路穗穗把這個當重點任務,寫進備忘錄。

    ……

    -

    此刻,遠在綜藝錄制現場的路年年手機震了震。

    她掏出來一看,是她的微博特關。

    ——你關注的小寶貝路穗穗上線啦。

    路年年眼楮亮晶晶,立馬放下手里的東西點開。

    半分鐘後,她轉頭去搜尋她最最最親愛的經紀人,帶著她撲稜的隱形翅膀跑過去,邊跑邊喊︰“珍姐,姐姐回關我啦!”

    汪珍︰“……”

    導演組︰“???”

    路年年錄綜藝忙活大半天,已然精疲力盡,可這會卻突然有了活力。

    她小跑到汪珍面前,舉著手說︰“你掐掐我,看是不是真的。”

    汪珍哭笑不得,壓著聲問︰“小祖宗,你還記得自己在錄綜藝嗎?”

    “啊?”

    路年年一愣,扭頭一看,導演攝影師編導,以及和她一起過來的藝人齊刷刷看著她,臉上掛著看好戲的表情,眼楮里閃爍著八卦光芒。

    “……”

    路年年微窘,垂著腦袋說︰“抱歉。”

    她摸了下鼻尖,“我太激動了。”

    “沒事沒事。”導演樂呵呵笑著,“年年,誰回關你了?”

    路年年抿了下唇,去看汪珍。

    她不知道路穗穗是自己姐姐這事現在能不能曝光。

    接收到她求助目光,汪珍咳了聲,友善道︰“導演,別那麼八卦。”

    她走到導演旁邊,溝通說︰“剛剛那一幕能不能幫個忙,播出時候剪掉?”

    路年年今天錄的是公益綜藝,沒有任何酬勞。

    圈內人都知道她善良,也習慣性找她來做這些苦差事,自然而然的,只要是她這邊提出不過分的請求,一般人都不會拒絕。

    導演雖然覺得剛剛那一幕很有看點,能吸引她不少粉絲來點播,但也沒拒絕汪珍這個請求。

    “沒問題。”導演笑笑,“年年的忙,我們得幫。”

    說話間,導演還跟後頭工作人員說了聲,但也只是口頭說說。

    汪珍跟導演說完,在綜藝錄完後,跟其他藝人也提了一嘴,盡量別曝光今天這事。

    大家答應著。

    但是答應歸答應,總還是有人忍不住,會跟親朋好友說,會聊這些圈內八卦。

    當晚,在路年年錄完回家路上,她就上熱搜了。

    爆料者繪聲繪色描述她在綜藝里大喊說——她姐姐回關她了。

    瞬間,所有人都好奇路年年的姐姐是誰。

    網友們第一時間從和她互關的人開始調查,而且重點在今天關注她的。

    查來查去,最後剩兩個賬號,一個是路穗穗,另一個則是剛在國外辦了巡演的鋼琴演奏家路晴畫。

    路晴畫背景雖沒曝光,但她氣質才華出眾,肯定不是普通人家孩子。加上她也姓路,網友自然認定她就是路年年說的姐姐。

    因為這事,路晴畫微博粉絲漲了近十萬。

    有路年年粉絲,也有不少慕強路人。

    -

    路穗穗是第二天才知道這個烏龍的。

    到劇組拍完最後兩場戲,下午她便讓樂樂送自己去公司,夏莉已經到她之前公司附近等她了。

    路上,樂樂捧著手機嘆息,說什麼同姓不同命,說這話時還用一種慈愛的目光看著她。

    路穗穗覺得奇怪,問了才知道原委。

    听樂樂說完,她沉默了會說︰“為什麼網友不猜是我?”

    “……”樂樂扭頭盯著她看了會,突然問︰“穗穗姐,困了嗎,要不要睡一會?”

    還得一小時才到公司呢。

    路穗穗噎了噎,“不困。”

    她瞅著樂樂,幽幽道︰“樂樂,你會後悔的。”

    樂樂︰“後悔什麼?”

    路穗穗︰“哼。”

    她沒再和樂樂溝通,但想想又覺得正常。因為和路晴畫相比較,確實沒人會覺得她是路年年的姐姐。

    只不過她有點酸,明明她才是路年年口中的姐姐,卻被網友安在路晴畫頭上。

    路穗穗羨慕,還嫉妒。

    ……

    到公司時,樂樂才知道路穗穗是來做什麼的。

    她愣了愣,不敢相信地瞪大眼,“穗穗姐,你來解約的?”

    “嗯。”

    路穗穗看她,“樂樂,我解約順利的話,你願不願意跟我一起去新影。”

    “什麼?”

    樂樂跟在她身側,“跟你去哪?新影?是我知道的那個新影娛樂嗎?”

    路穗穗點頭。

    樂樂張了張嘴,正想問她是不是又在說夢話,先听到路穗穗喊人的聲音。

    “夏莉姐。”

    樂樂眼皮抽搐,抬頭一看,圈內王牌經紀人之下夏莉就站在不遠處,還和她穗穗姐熱情打著招呼。

    “來了。”夏莉起身,看向樂樂,“這就是你那個助理?”

    路穗穗頷首,“樂樂,這是夏莉姐。”

    樂樂目瞪口呆,張嘴喊︰“夏莉姐。”

    她腦子不會轉了。

    她穗穗姐什麼時候認識這麼厲害的人物?她為什麼一無所知?

    沒等樂樂想明白,路穗穗和夏莉,以及夏莉帶來的律師幾人,已經邁進了大咖時代。

    路穗穗現在簽約的經紀公司。

    -

    大咖時代,名字取挺好。

    公司也有厲害的藝人,但大多徘徊在二三線,沖到一線的基本沒有。更重要的是,這公司慣會用合同綁人。

    很多簽約這家公司的藝人,大多是迫于無奈,然後簽下了不平等條約,之後想解約難上加難,即便是對方有了名氣,也少有解約成功的。

    所以陳沛在听說路穗穗要跟公司解約時,像听到了天大笑話一般。

    她沒等路穗穗過來,先讓熟悉的營銷號放出消息,暗指路穗穗忘恩負義,黑紅後以為自己厲害起來了,想拋棄老東家。

    在路穗穗踏進公司門的這一刻,營銷號和水軍們開始行動了。

    「今日有大料v︰剛收到消息,有位以蹭熱度的小明星準備跟經紀公司解約了!讓我們來下注看看她能不能解約順利吧。」

    營銷號這消息一發出,稍微听到點風聲的網友們熱情參與。

    「蹭熱度出名的女藝人,我大概猜到是誰了。」

    「哇靠,路穗穗這麼牛?」

    「確定是路穗穗嗎?」

    「除了路穗穗,還有哪位女的小明星是以蹭熱度出名的呀!要我說呀,她真是不自量力。她是不是以為自己黑紅也是紅,除了現在這公司還有公司要她?」

    「說真的,她這公司對她夠意思了,爛攤子收拾了一個又一個。」

    「嘖!有的人臉真大。」

    「哈哈哈我就想知道她是不是被人包|養了,不然怎麼付得起違約金?」

    ……

    -

    路穗穗對網上的事一無所知,她這會剛進大咖時代老板辦公室,陳沛和那老板已經在等著她了。

    看到她,陳沛出聲嘲諷︰“喲,還真來了,我還以為你——”

    不敢來了幾個字還沒說出口,她看到路穗穗身後的夏莉和陌生男人。

    陳沛瞳孔瞪大,不敢相信的盯著夏莉看,緊鎖著眉頭道︰“夏姐?”

    夏莉笑了下,背脊挺直,氣場全開,“這聲姐我先應下。”

    她看向坐在辦公桌後的男人,“劉總。”

    劉貴皺眉,看看夏莉再看看路穗穗,驚詫道︰“你是來幫路穗穗解約的?”

    夏莉頷首。

    “你……”劉貴不解,“誰那麼大面子,能叫動你。”

    聞言,夏莉神秘一笑,直奔主題︰“劉總,我只問一句,您這邊放人嗎?”

    劉貴盯著兩人,在心里衡量一番,跟陳沛對視一眼道︰“夏經紀人說笑了,我當然願意放人,但你也清楚圈內的規矩,路穗穗在公司還有十幾年合約,我們輕易放人,以後在圈內還怎麼混下去,你說對吧。”

    夏莉了然,“什麼條件。”

    劉貴挑了下眉,“這麼爽快?”

    “當然。”夏莉抱臂,坐在一側椅子上,“我既然來了,就是帶著誠意來的。”

    听到這話,劉貴看了眼旁邊的路穗穗,玩笑說︰“我怎麼也沒想,夏姐有一天會為了個十八線藝人跟我說這話。”

    夏莉︰“那是你們不懂她的價值。”

    聞言,陳沛冷嗤,“她能有什麼價值,夏姐你這回可能要看走眼了。”

    夏莉聳聳肩,“是嗎?”

    她不在意地說︰“走眼就走眼吧,劉總說說條件。”

    雖覺得路穗穗不會來,但劉貴和陳沛也做了準備。

    他讓陳沛把解約合同送上,上面開出的解約條件,簡直離譜。

    路穗穗要想解約可以,解約費八億,是她現在身價的不知道多少倍。

    除了天價解約費,大咖時代還要求她在解約後也必須把之前簽下的那些工作完成,大有榨干她最後一絲價值的意思。

    看完,路穗穗先沒忍住笑了。

    她抬起眼看向陳沛兩人,“兩位還真看得起我。”

    陳沛輕哂,譏諷問︰“是不是覺得自己突然值錢了。”

    路穗穗︰“是啊。”

    她把合同推給旁邊的夏莉,淡聲︰“不過呢,你們可能想得有點多。”

    劉貴看她,“穗穗,劉總以前可待你不薄啊。你現在說解約就解約,我總得為公司考慮吧。”

    “確實。”路穗穗點點頭,“我尊重劉總,也希望劉總您能尊重我的意願。”

    她問︰“解約費不能少點?”

    劉貴︰“不能。”

    路穗穗和夏莉對視看了眼,“行。”

    她說︰“那就八億吧。”

    劉貴和陳沛皆是一愣,不敢相信她這麼爽快答應。

    下一秒,他們便听到路穗穗說︰“我沒記錯的話,我跟公司的簽約合同是我父母簽的。劉總要的違約金,找我那對簽約父母就行。”

    劉總恍然,像看笑話似的看她,“穗穗,是不是天真了點?”

    他問︰“合同當年確實是你父母簽字的,但也有你名字。”

    言下之意是,你現在想一點責任不擔,簡直是痴人說夢。

    “嗯?”路穗穗微笑,“既然如此,那劉總我們法庭見吧。”

    她慢條斯理掏出準備好的那些東西,雲淡風輕說︰“反正我也不介意曝光這些。”

    一沓東西丟下,劉總臉上掛著笑,一點也不怵的翻開。

    倏地,他臉上的笑僵住,不敢相信地看向路穗穗,“這些東西哪來的?”

    路穗穗︰“您覺得呢?”

    她說︰“我有把柄在你們手里固然沒錯,但劉總我希望您清楚,我也不是傻蛋,沒點把握我怎麼敢來解約。”

    陳沛低頭一看,惡狠狠瞪著她,“路穗穗!”

    擺在他們面前的,是原主曾經收集過的一些公司內部資料。

    有各種漏洞合同,甚至還有劉貴和陳沛用各種辦法轉移的賬單款項。除此之外,還有各種聊天對話截圖。

    有陳沛曾經讓原主去陪酒的以及教唆她去蹭熱度的,也有她對原主的言語警告。

    前者曝光,公司必然被查。

    後者對劉貴陳沛影響不大,但也可以讓網友知道有很多事,並非出自她意願。

    劉貴沉默許久,看向路穗穗︰“我還真小看你了。”

    路穗穗︰“過獎。”

    劉貴冷嗤︰“別忘了,你也有把柄在我們手里。”

    路穗穗笑,“劉總這意思是,不給八億不放人?”

    劉貴︰“當然。”

    “行。”路穗穗和夏莉對視一眼,“夏莉姐,那我們走吧。”

    -

    解約談崩,三人要走,陳沛和劉貴也攔不住。

    剛出公司,陳沛就給路穗穗打來了電話,她掛斷,將她新號碼再次拉黑。

    上了車,路穗穗自然看到網上那些罵自己的話,以及陳沛安排好的營銷號爆料。

    她掃了兩眼,看向夏莉,啟動他們的第二方案,“夏莉姐,我發微博吧。”

    “不怕把柄曝光?”

    “他們不敢。”路穗穗道︰“其實我一直都覺得他們說的把柄是威脅我騙我的,因為他們從頭到尾沒拿出來過。”

    夏莉︰“那萬一有呢?”

    聞言,路穗穗粲然一笑︰“賭一把唄,反正我養父母都是賭徒,我跟著學一次,也算是回報他們的養育之恩。”

    夏莉給她點了個贊。

    這魄力,至少她沒有。

    在大家正diss路穗穗最熱,賭她解約一定失敗時,有人爆料她灰溜溜離開了大咖時代。

    這消息一出,網友們黑粉們高呼,對她嘲諷的更厲害了。

    「我就說她痴人說夢吧。」

    「嘖,路穗穗到底是怎麼回事,腦子不清醒吧。」

    「路穗穗還是趁早滾出娛樂圈吧,滾了你就不用解約了。」

    「臥槽臥槽!!快去看路穗穗新發的微博。」

    「怎麼?她又賣慘啦?」

    「???」

    ……

    網友們聞風而來,一點開路穗穗微博,先看到了她發出的解約起訴。

    眾人還沒來得及仔細看她貼出的律師函等各種資料,有人注意到了新影娛樂,以及在律師界極具有名氣的律所轉發了她的微博,表示支持,會盡全力捍衛她的權益。

    正當網友們懵逼,還搞不清狀況時,路年年和她的工作室第一時間轉發。

    「路年年v︰支持!」

    「路年年工作室v︰跟老板一起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