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二章(她怎麼還不回關我。...)
    門廳這邊忽然有風吹過,涼颼颼的。

    路年年愣了愣,轉頭去看路景山,似在求證——你知道這事嗎?

    路景山也不知道這茬。

    少刻,路年年轉身往樓上跑,她邊跑邊喊︰“楊阿姨,你快來樓上。”

    路穗穗懵了下,還沒表露自己的不解,路景山掩唇告訴她︰“年年下午搜了你不少資料,以為你喜歡這個顏色,讓阿姨給你換的是黑色被套。”

    除了被套,路年年還往她房間塞了很多黑色物品。

    路穗穗眨了下眼,“您也看了?”

    “……”

    路景山不自在咳了聲,垂眸看著面前的女兒,沉聲說︰“網上那些亂七八糟的東西,穗穗你別在意,爸爸已經讓人著手去處理了。”

    路穗穗一怔,想到路景山安排人做的事,忙不迭說︰“不用處理。”

    “不用?”路景山眉頭緊蹙,“為什麼?”

    看到路穗穗照片後,路景山便讓人把她所有資料調查送到了自己辦公室,他知道她網上公開的所有事。

    蹭熱度,踫瓷,演技差,和同劇組演員吵架,欺負助理等。

    路景山不相信網上所寫的,可偏偏那些都有板有眼地擺在他面前。

    他無力改變過去發生的事,只能用自己的方式彌補,女兒做錯的,他這個父親來補償。

    同樣的,作為父親,他看不得自己女兒被罵。在這方面,路景山是不講道理護短的,所以他安排人去撤熱搜,去撤那些黑路穗穗詞條了。

    路穗穗想到小說劇情,原主回家後路景山就把那些黑她的熱搜撤了,可沒料到這舉動不僅沒讓罵她的人減少,反而越來越多。

    網友最看不慣的,就是撤熱搜這種作為。

    路穗穗沉吟了會,給出答案︰“我覺得撤熱搜沒辦法從根本解決問題。”

    她看向路景山,一雙和甦瓷相似的丹鳳眼漂亮澄澈,“爸爸你相信我嗎?”

    路景山連忙表態,“爸爸當然相信你。”

    “那這件事您就先不插手處理可以嗎?”

    路景山還想說點什麼,可一對上女兒眉眼,他就說不出拒絕的話,“好,但你遇到事一定要找爸爸幫忙,爸爸可以替你搞定一切。”

    路穗穗︰“好。”

    -

    沒一會,路年年跟楊阿姨從樓上下來。

    她臉紅彤彤的,不知道是累的還是窘的。

    到餐桌邊坐下,路穗穗注意到路年年偷偷瞄了自己一眼。

    那一眼,還有點小女孩的害羞。

    路穗穗︰?

    一家三口吃飯,吃著吃著,路景山突然說了一句話︰“真好,真好。”

    路穗穗扭頭一看,他情緒很激動,拿著筷子的手在微微顫抖。

    她愣怔須臾,忽而有種錯覺,好像在這一刻她就是原主,她能感知到和自己有血緣關系的父親情緒。

    激動高興和難過。

    路年年莫名也跟著紅了眼眶,我見猶憐的咬著唇角,“爸爸,姐姐剛回來,你別嚇到她。”

    路景山立馬控制自己情緒,溫聲說︰“穗穗你別怕,爸爸就是太激動了。”

    路穗穗︰“……我沒怕。”

    她看了眼路景山,不知道該說什麼安慰他。想了想,路穗穗拿著一側的公筷給他夾了塊紅燒肉。

    看到那塊肉,路景山剛壓下去的激動情緒再次涌現。

    “謝謝女兒。”

    路穗穗輕輕應了聲,正要放下公筷,余光瞟到路年年小心翼翼地捧起了碗,眼巴巴地望著她。

    兩人對視一眼,路穗穗思考了一下她的所作所為,試探性地夾起一塊肉往她那邊遞了遞。

    還沒踫到她碗的邊緣,路年年主動捧著碗接過,小女生似的笑起來,“謝謝姐姐。”

    “……”

    一頓飯吃完,路穗穗吃撐了。

    她給兩人夾完菜後,這兩人忽然開始給她夾菜,這道讓她嘗嘗,那道讓她試試,路穗穗根本拒絕不了這樣的熱情。

    -

    吃過飯,路年年問她想不想去房間看看,路穗穗沒拒絕。

    她們的房間在三樓,一邊是路年年的,一邊是路穗穗的。路景山一直都在盼著找回親女兒,所以房間在設計時就給她留了空間。

    房門推開,路年年第一時間觀察路穗穗表情。

    “姐姐,你喜歡嗎?”

    路穗穗看著面前寬敞明亮,收拾的干淨整齊的房間,打從心底喜歡。

    房間的整體風格是早就定下來的,白色的牆,後期加的一些裝飾設計,床上被套換成了溫柔的杏色,窗邊擺了一束粉色玫瑰花,漂亮又少女。

    注意到路穗穗目光,路年年摸了下鼻尖,心虛說︰“這束花是我剛剛從我房間搬過來的。”

    路穗穗看她,想了想百度百科寫的資料,猜測︰“之前擺的是郁金香?”

    路年年點頭。

    她再也不相信什麼百度百科了。

    “這個是真的。”

    她看路年年不好意思的模樣,告訴她,“我真喜歡郁金香。”

    “真的嗎?”路年年眼楮亮了,“那我現在去拿過來給你。”

    “……好。”

    看路年年再次跑出房間,路穗穗唇角不自覺地往上翹了翹。

    她發現路年年跟小說里寫的,大不相同。她明明是個小可愛。

    把郁金香拿回來,路年年偷偷瞅著路穗穗,試探地問︰“這束粉玫瑰,我就拿回去了?”

    那是她喜歡的人送的。

    路年年又跑了一趟,再折返回來時,路穗穗進了衣帽間。

    衣帽間擺著鞋子包包,和不少適合她穿的衣服,不意外應該是路景山安排人送家里的。

    路年年給她介紹了一番,怕她覺得煩,沒在路穗穗房間多待。

    臨走前,她跟路穗穗交代了一句,“姐姐你要有什麼需要可以隨時叫我。”

    路穗穗應下。

    人走後,她一個人在房間里轉了一圈,這才到癱在床上。

    折騰了這麼一天,路穗穗身心都倍感疲憊。

    她閉著眼,正準備小憩一會再去洗澡,電話來了。

    一接通,樂樂激動的聲音傳了過來,“穗穗姐!你什麼時候跟路年年認識了啊?”

    路穗穗︰“什麼?”

    樂樂拔高音量道︰“五分鐘前,路年年竟然微博關注你了!你不知道嗎?”

    “……沒看微博。”

    樂樂︰“你不激動嗎?”

    路穗穗面無表情說︰“激動。”

    樂樂︰“……”

    她怎麼沒感覺到。

    樂樂嘆了口氣,咕噥道︰“不過現在大家都說路年年是手滑,待會肯定會取關你。”

    听著,路穗穗翻了個身躺床上,“應該不是。”

    樂樂一愣,詫異道︰“你怎麼知道?”

    “猜的。”路穗穗頭有點疼,轉開話題,“你給我打電話就這事?”

    樂樂這才想起自己要說的正事,“沛姐讓我告訴你,導演同意讓你回去拍戲了,但你戲份要剪掉一半。”

    路穗穗︰“知道了。”

    樂樂懵了下,“穗穗姐,你不生氣嗎?”

    “還好。”路穗穗打了個哈欠說︰“剪掉戲份我還能輕松點。”

    樂樂︰“……”

    掛了電話,路穗穗躺在床上想了想她明天要去拍的這部戲。

    這部戲在小說里是根據po網站一本大火小說改編而來的,原著內容大膽刺激,改編時很多都拍不出,但架不住大家期待。

    同樣的,有人期待就有人憤怒。

    不少書粉是不願意看到自己喜歡的小說改編成電視劇毀掉的,拍完後,這劇突然被舉報。

    因此,到小說大結局也沒播出。

    路穗穗很討厭這種舉報行為,但她戲份剪掉,她確實樂得輕松。

    -

    洗過澡,路穗穗直接睡了,忘了要回關路年年。

    她不知道的是,這會網上還很熱鬧。她依舊高高掛在熱搜上,但不再是一面倒的被罵。

    所有人都等,路年年什麼時候發現自己手滑關注了她,然後取消。

    他們等啊等,等了一小時,路年年這邊都還沒動靜。

    一時間,大家都很不解。

    就算是路年年不看手機不知道,她團隊也該反應過來了啊。

    少頃,路年年粉絲開始罵工作室不作為,出這種紕漏都還不趕緊處理。

    當然也有不知情的路人表示,說不定路年年不是手滑,她就是要關注路穗穗呀。

    這話一出,路人被噴到自閉。

    噴她最厲害的不是路年年粉絲,而是路穗穗黑粉。作為黑粉,他們不願相信路穗穗能得到路年年這個國民閨女的關注。

    正當大家吵得熱鬧時,路年年的工作室發了一條很言簡意賅又冷酷的微博。

    「路年年工作室︰問過,不是手滑。」

    這微博一出,粉絲瘋了。

    「???不是手滑??」

    「這意思是我們老婆特意去搜出來關注的?為什麼呀?」

    「我老婆有交友權利,關注一個人怎麼了嘛?」

    「啊啊啊啊老婆離路穗穗遠點,她可是個不定時炸|彈啊,她會把你榨干的!」

    「樓上小姐妹說的話是不是不太對。」

    「老婆快跑!」

    「老婆你被綁架了就朝我們眨眨眼,我們一定會去救你的。」

    ……

    路年年工作室下,全是粉絲各式各樣的留言。

    但當事人此刻,不僅不想跑,還想去敲對面緊閉的房門。

    “珍姐。”

    路年年盯著微博許久,路穗穗都沒回關她,她泄氣地撥通經紀人電話,“她還沒回關我,你說她是不是沒看見呀?”

    汪珍是第一個知道路穗穗真實身份的,她是路景山安排給路年年的經紀人,對路家的事勉強知道一點。

    听著路年年抱怨,她哭笑不得說︰“你很喜歡路穗穗?”

    路年年︰“嗯。她跟網上說的不一樣。”

    就晚上這幾個小時的相處下來,路年年覺得路穗穗比圈內大多數人性格都好,一點都不像是會亂發脾氣不講道理的人。

    而且,她好文靜,這是路年年羨慕的,因為她身邊的人都說她聒噪。

    汪珍意外,“這就感覺出來了?”

    “對呀。”路年年自信道︰“我直覺很準的。”

    汪珍笑笑,想了想說︰“我知道她一些情況,有些事可能也不是自己自願做的。”

    路年年︰“嗯,我也覺得。”

    她幽幽嘆了口氣,撒嬌道︰“珍姐,她怎麼還不回關我,你說她是不是不喜歡我?”

    “……”汪珍微更,想著自己藝人那脆弱心靈,安慰道︰“不會的,我猜她可能是睡著了沒看手機,明天起來就回關你了。”

    聞言,路年年激動︰“真的?”

    “真的。”汪珍無奈,“小祖宗你先去睡覺吧,明天還有個商演活動,你要是頂著黑眼圈出現,我就卸了你的游戲。”

    路年年撇撇嘴,勉強為難答應︰“好吧。”

    她提醒,“那我姐姐回關我了,你第一時間告訴我。”

    “……行。”

    -

    翌日,路穗穗早早出門。她覺得自己忘了點什麼事,但一時又想不起來。

    路家別墅這邊陌生車輛沒辦法進來,她讓司機送她到路口等樂樂。

    樂樂過來,看她上車後很是驚訝,“穗穗姐,你大清早怎麼在這兒?”

    收到路穗穗發來的消息說來這邊接她,樂樂還震驚了許久,這不是富人區嗎?

    路穗穗“嗯”了聲,笑說︰“因為我親生父親找到我了,我昨晚住這。”

    “啊?”

    樂樂抬手,摸了下她額頭,“穗穗姐,你是不是還沒睡醒?”

    怎麼大早上就做夢。

    路穗穗︰“……”

    她看樂樂一臉不相信的表情,想了想算了,以後給她個特別驚喜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