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一章(我百度百科上的資料,是黑...)
    《真假千金爆紅娛樂圈》

    2021.05.29/時星草

    “路穗穗,滾出娛樂圈。”

    “穗穗,爸爸沒錢了,你現在給爸爸轉二十萬。”

    “路穗穗,你經紀人說你拒絕了一個片酬很高的劇本,你腦子進水了?”

    “……”

    “我不想活下去了,你去代替我吧。”

    路穗穗腦子嗡嗡,一團亂麻。她掙扎著睜開眼,看著眼前這熟悉又陌生的環境。

    一天前,她一覺醒來,自己不再待在滿是消毒水味的醫院,耳邊也不是冰冷的機器聲,而是到了一個完全陌生環境。

    她起身在屋子里走了一圈,才發現自己從重癥室路穗穗變成了和自己同名同姓的另一女生。

    她穿書了,穿到一本爛尾的娛樂圈小說里。

    這本小說內容,是她看過最氣也最慪火的。

    小說里,路穗穗原是豪門路家的千金,小時候被人拐走,流落到孤兒院。十二歲那年,她被現在的路家夫妻收養,她滿心歡喜到新家,迎接不一樣的新生活,卻沒料到一腳踏進黑暗。

    路家夫妻收養她,純粹是看她漂亮,想養幾年然後讓她去賺錢。

    十六歲那年,路家夫妻給她簽了一份合同,從此,她開始“賣身”之路。

    她不能再去上學,每天被公司和路家父母壓榨,各個劇組連軸轉,只要導演要,她什麼角色都演。

    幾年走來,她好不容易有點人氣,公司開始花樣作死,讓她蹭其他藝人熱度,蹭不到,就發暗示微博,讓藝人粉絲氣到喊話叫她滾出娛樂圈。

    反正黑紅也是紅,也能為公司賺錢。

    前不久,路穗穗接了一部劇,是跟幾位選秀出來的流量一起拍的。

    開機後,公司讓她每天在微博發曖昧不清照片,蹭男女主角甚至配角的熱度,惹怒幾家戰斗力極強的粉絲,被他們喊話滾出娛樂圈,甚至鬧到劇組導演讓她停工。

    也是因為如此,真正的路家人才會看到她的照片,找到她,把她接回路家。

    可回家後,路穗穗的情況依舊沒有好轉。

    她那對養父母依舊三天兩頭找她要錢,不給的話便威脅她。

    路家親戚也時刻在她耳邊提起她遭遇的痛苦,迫使她認定是路家現在收養的路年年鳩佔鵲巢,搶走她的一切,從而恨她厭惡她。

    路年年也是如此,被身邊的人煽風點火,覺得她回來會搶走自己的一切,怕自己變得無家可歸,開始想辦法給她挖坑,陷害她。

    最後,姐妹倆人設被讀者瘋狂吐槽,說這麼壞的女人不配當女主角。

    作者搖擺不定,最後竟把女主角換成了一出場就自帶光環的路穗穗二叔家的女兒。

    路穗穗和路年年,因為不再是重要角色,到最後還被作者寫死。

    看到這,路穗穗氣得在文下留了一千多字的長評表達自己的不滿。

    豈料長評剛發出不久,就被作者刪了。

    當即,路穗穗艱難地從病床上坐起來,打開電腦準備重新給作者寫評書,才剛踫到電腦,她的身體發出抗議。

    醒來,她就在這兒了。

    -

    重新回憶完這本小說劇情,路穗穗依舊很惱火。

    想到夢里那個聲音,她雖不清楚具體是怎麼回事,但大概能猜測是這個世界的路穗穗不想活了,自己這個為她打抱不平的將死之人被選中,從而來了這里。

    路穗穗住院期間看了很多五花八門小說,對穿書這種倒也沒覺得很驚訝。

    既來之則安之。

    她看著鏡子里這的漂亮臉蛋,想到她跟自己說的那句話,輕聲說︰“我會代替你好好活下去的。”

    一定一定不會再讓你那麼慘。

    她拿起手機看了眼時間,這會是早上八點。

    沒記錯的話,小說里寫過在下午時路家人就會找到她,把她帶回路家。

    現在距離下午還有好幾個小時,路穗穗肚子有些餓了。

    她張望看了看,原主住的是公司提供的公寓宿舍,方便監視她的日常。公寓是一室一廳的設計,一個人住剛剛好。

    但有時候,原主的養母會過來,導致她只能睡沙發。

    想到這,路穗穗拳頭硬了。

    她不明白,這個世界上為什麼會有這種‘吃人肉’的養父母存在。

    她深呼吸了下,壓了壓自己冒出來的怒火,決定吃點東西再從長計議。

    冰箱里只有一包掛面幾個雞蛋,她便直接煮了一碗雞蛋面。

    路穗穗很久沒下廚,面的味道很一般,但她卻覺得很好吃。

    可能是太久沒吃自己做的東西了。

    路穗穗原本家庭很幸福,無奈高中那年出了意外,父母相繼逝世,高三那年她的身體也被檢查出問題,需住院治療。

    但路穗穗倔強熬到高考結束才去醫院,之後便開始了治療的痛苦生活。

    每天睡前吃藥,睡醒打針,做一次又一次的手術,接受各種治療。

    即便如此,她也沒幾年可活。

    剛開始時,路穗穗非常想不通。

    為什麼這種倒霉的事會落在自己身上,到後來她才漸漸樂觀起來。

    或許是她求生欲望過于強烈,又跟原主同名同姓,才被安排來到了這個世界吧。

    她想。

    面剛吃到一半,路穗穗便接到了原主經紀人陳沛的電話。

    一接通,陳沛冷漠的聲音便傳了過來,“你去發條道歉微博。”

    路穗穗拿著筷子的手一頓,“什麼道歉微博?”

    “你覺得呢?”陳沛反問,“給那幾位藝人道個歉,這事就算過去了,導演那邊我溝通過,他答應只要你道歉,明天就讓你回劇組拍戲。”

    沒等路穗穗出聲,陳沛丟下一句︰“道歉文字我發你手機了,現在立刻發。”

    電話掛斷,路穗穗手機叮咚響,是陳沛發來的消息。

    她點開看了眼,氣極反笑。

    陳沛發來的這段話,明顯是想讓她再黑紅一些。

    幾分鐘後,路穗穗微博沒有動靜。

    陳沛又給她打了個電話,“你在磨蹭什麼?微博怎麼還不發?”

    “喔。”路穗穗慢吞吞吃著面條,淡聲說︰“沛姐,你這問的有點傻,我不發肯定是因為我不想發。”

    陳沛懷疑自己听力出了問題,不可思議拔高音量,“你說什麼?”

    路穗穗扯了下唇,慢吞吞說︰“沒听清?沒听清我也不會重復。”

    說完,她收了線,順便把陳沛電話拉入黑名單。

    原主是迫不得已成為軟包子受他們威脅,可她不是。

    耳朵終于清靜了,路穗穗把面條吃完。

    吃完,她手機又響了。

    這回給她打電話的是原主的養母,路穗穗沒接。

    她把手機調成靜音,把電視打開,開始思考和原主有關的那些人物,思考自己回了路家後要怎麼自處。

    像原小說一樣是不可能的,她雖沒打算跟路年年處成相親相愛小姐妹,但也不準備跟她拼的你死我活。

    更何況,她看小說時就覺得路年年這個人設很怪,小說里她是被人放在路家門口,然後被他們抱回家養著的,所以路年年從小就知道自己不是路景山的親女兒。

    也因此,她大學學的是表演,而非管理。

    到路穗穗出現之前,她都沒表露過她有想要當路家繼承人的想法和心思。

    所以她後期突然針對路穗穗,各種搞事情,讓讀者猝不及防,根本不理解她為什麼這麼容易被人煽動,變得又壞又無腦。

    ……

    -

    驀地,敲門聲響起。

    路穗穗警覺,起身借著貓眼往外看了眼,是小圓臉女生。

    她還沒想起她是誰,門口的人出聲喊著,“穗穗姐,你在家嗎?”

    喔。

    是原主的助理,樂樂。

    她開門,樂樂一臉著急問︰“穗穗姐,你沒事吧?”

    路穗穗不解看她,“我能有什麼事?”

    “你電話打不通。”樂樂手里拿著手機,脫口而出說︰“沛姐說你——”

    後面兩個字,她到了嘴邊又收了回去。

    她知道,陳沛是故意這樣說的。

    路穗穗︰“她說我什麼?”

    樂樂搖搖頭,閉嘴不言。

    路穗穗猜測,“說我瘋了還是說我腦子有病?”

    樂樂︰“……瘋了。”

    她小心翼翼偷瞄她,低聲道︰“穗穗姐對不起,我沒有這個意思。”

    聞言,路穗穗笑了下。

    她知道樂樂是領著公司的工資在辦事,人不壞,在小說里也有好幾次維護過原主,是少有對原主好的人。

    “我知道,我沒生氣。”

    樂樂一怔,詫異看她。

    “穗穗姐,你竟然在笑?”

    路穗穗︰“……我不能笑?”

    “不是不是。”樂樂不知道該怎麼說,但她跟了路穗穗幾個月,沒見過她有這種純粹的笑容。

    她之前的笑,她看得出,很假,也很苦。

    路穗穗沒打算跟她多糾結這個問題,直入主題,“陳沛除了讓你過來看看我瘋沒瘋,還讓你做什麼?”

    “……”

    樂樂嘴唇微張,她穗穗姐真有點不對勁,都喊經紀人全名了。

    她點點頭,“沒什麼……不過剛剛沛姐替你發了條微博。”

    路穗穗︰“……”

    -

    路穗穗在沙發角落找到靜音的手機,一點開先看到原主養母打來的幾個未接電話,她直接忽視,登陸微博。

    毫不意外,她又上熱搜了,被罵上去的。

    她點開陳沛發的那條微博評論,不意外全是罵自己的。

    各種污言穢語,不堪入眼。

    粉絲罵的話和昨天差不多,翻來覆去就那麼幾句,讓她滾出娛樂圈,讓她去死,說她惡心等等。

    路穗穗看了兩眼,便不想再看下去了。

    樂樂在旁邊觀察著她神色,安慰道︰“穗穗姐,這些你就別看了。”

    看了反而給自己添堵。

    路穗穗扭頭盯著她看了幾秒,再次低下頭盯著陳沛幫忙發的那些東西。

    少刻,她眉梢微挑,輕勾了下唇角。

    樂樂還沒看清楚,她手指飛快地編輯了條新內容發出。

    路穗穗︰「上一條微博不是我發的,周知。」

    發完,她興致勃勃看評論。

    最先收到自然還是罵她的,說她滿口謊話,問她怎麼還有臉發這些東西。

    她這熱度蹭的沒完沒了,到底什麼時候才停。

    在不堪入眼的評論里,路穗穗終于看到了自己想看到的。有人指出,上一條微博帶著的小尾巴確實不是她常用的,有可能真不是她發的。

    當然,就算不是她發的,那也是她的團隊發的,罵她一點都沒錯。

    路穗穗掃了幾眼,沒再繼續給自己添堵。

    她轉而去看原主之前發的那些微博,發現還真的……是能激怒對方粉絲的那種。

    她嘆了口氣,思考要不要刪除那些微博,還沒想好,樂樂忽然把手機遞到她面前,小心翼翼說︰“沛姐的。”

    陳沛發現自己被路穗穗拉黑了,電話一直打不通。

    她沒辦法,這才打到樂樂這里。

    路穗穗沒為難自己小助理,把手機放在一側開了擴音。

    剛點開,陳沛那尖銳的聲音便傳了過來,“路穗穗你是不是瘋了!你今天是發什麼瘋?你知不知道你自己在發些什麼東西……”

    路穗穗往後撤了撤,防止自己耳朵受損。

    听陳沛一鼓作氣罵完,她才雲淡風輕說了句︰“沛姐,我覺得該去看醫生是你,你不僅听不清我說的話,你還看不懂我發出的微博內容,問題很嚴重啊。”

    听到她的話,陳沛一口氣差點沒上來。

    “路穗穗!”她咬牙警告,“你是不是以為自己翅膀硬了,你別忘了你還有把柄在我手里。”

    她壓著怒火道︰“你現在立刻去把剛剛那條微博刪了。”

    路穗穗怔了下,有點想知道是什麼把柄。

    她看小說時,也經常看到原主父母和經紀人提把柄這兩個字,但直到爛尾結局,也不清楚這個把柄指的是什麼。

    察覺到她的沉默,陳沛冷嗤,“怎麼,現在知道怕了?”

    她撂下話,“給你一分鐘時間去刪微博,你不刪,我立馬曝光你那些東西。”

    電話再次被掛斷。

    樂樂看坐在原地沒動的路穗穗,溫聲道︰“穗穗姐,要不我去替你刪了吧?”

    “不用。”

    路穗穗抬起眼,“我其實還挺想知道陳沛說的把柄是什麼。”

    “啊?”

    幾分鐘後,那條微博還是不見了。

    是陳沛刪的。

    路穗穗看著手機冥思苦想,她都這樣了,陳沛為什麼還沒拿出把柄?

    -

    下午,樂樂剛走,路穗穗這狹小的公寓便再次來了人。

    門打開,路穗穗看向站在自己面前儒雅的中年男人,他穿著深色西裝,身形高大,有著久居高位的壓迫感氣質。

    男人身後兩側,還站著兩個高大保鏢。

    路穗穗心里有數,這是原主親生父親路景山。

    她在看路景山,路景山也在看她。

    他到現在還不敢相信,自己找了近二十年的女兒就在自己眼皮子底下,跟自己生活在同一城市。

    他望著面前這張臉,完全是年輕版的甦瓷,他那逝世的妻子。

    “穗穗……”路景山一個大男人,在此刻也有些動容,“我是你父親,路景山。”

    他直接介紹。

    路穗穗眼睫一顫,揣摩出一個不知情的驚訝表情,瞪圓了眼看向他,“不可能。”

    她不相信,告訴他,“我是孤兒院長大的。”

    听到這話,路景山無比心疼。

    “對不起,是爸爸媽媽沒有看好你照顧好你,把你弄丟了。”

    他說︰“你要是不相信,可以跟爸爸去做個鑒定。”

    雖然他覺得沒必要,她這張臉就足以證明她是自己和甦瓷的女兒。

    路穗穗半信半疑,多問了他幾個問題,表現出自己的謹慎。

    問完,她才跟路景山上了車。

    路景山帶她去做親子鑒定的是私人醫院,那里早有人等待了。

    沒花多少時間,便搞定了。

    鑒定結果最快也要晚上出來,因此路穗穗提出要回自己家那邊的要求。

    路景山送她回去,在她進門前又說了句,“如果結果出來了,爸爸就來接你回家好不好?”

    原主是渴望逃離這里的,所以沒拒絕。

    路穗穗點了點頭,“可以。”

    聞言,路景山露出激動神情,“好好好,那你等爸爸晚上來接你。”

    路穗穗︰“……”

    -

    晚上九點,路景山撥通路穗穗給他留的電話,告訴她,鑒定結果出來了,她是他的親生女兒。

    十點,路穗穗首次踏進路家別墅。

    听到動靜,客廳坐著的人立馬站了起來,扭頭朝這邊看過來。

    “爸爸……”路年年朝門口走來,聲音清脆悅耳,“是你跟姐姐回來了嗎?”

    路景山應了句,看著站在門廳不動的親女兒,盡量顯得溫柔說︰“穗穗,是不是害怕了?”

    他道︰“剛剛說話的是爸爸媽媽收養長大的女兒,她比你小半歲,叫年年。你知道她嗎?”

    路年年是童星,粉絲千萬。

    她性格討喜,演技好,時不時會上熱搜。

    她的熱搜和路穗穗截然不同,她是夸,路穗穗全是罵。

    路穗穗點頭,“我知道。”

    路景山松了口氣,“年年很期待你回來,以後你們兩姐妹有伴了。”

    路穗穗︰“……嗯。”

    話落,路年年走到了他們這邊。

    她看著路穗穗,腳步頓了頓,喊了句︰“姐姐,我是年年。”

    路穗穗和她對視一眼,“路穗穗。”

    “……”

    空氣安靜兩秒,路景山笑笑說︰“穗穗還沒吃飯,年年你讓阿姨準備上菜。”

    路年年︰“好。”

    她轉身要往里面走,走了兩步又停下,彎腰給路穗穗拿了一雙黑色拖鞋給她,小聲道︰“我搜百度百科說你喜歡黑色。”

    說完,她大眼楮閃了閃,像在期待她點評。

    路穗穗默了默,在她注視下把拖鞋趿上,才說︰“我百度百科上的資料,是黑粉寫的。”

    她不喜歡黑色。

    路年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