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來我家嗎?(6.10更新)
    公交車上,陶萄給徐填發消息︰【照片麻煩傳我一份呀】

    徐填︰【好】

    摁熄了屏幕,陶萄看著窗外加速倒退的風景,不由心情美妙至極。

    ‘叮,報復徐填計劃完成度百分之四十,請宿主再接再厲。’

    ‘你錯了,這不叫報復。’

    系統的聲音有點疑惑︰‘那叫什麼?’

    陶萄輕佻道︰‘叫小心眼。’

    報復這個詞太重了,她單純看不慣徐填高高在上的態度,想讓他到時候也嘗一嘗被人漠視的滋味而已。

    平心而論,以牙還牙,以眼還眼。

    在無權無勢的時候,報復就是這麼孩子氣。

    *

    回到出租屋,陶萄點了一份外賣,她點開銀行卡里余額看了一眼,里面還有將近兩千塊。

    點了一份外賣,便少了一點尾數。

    陶萄不由有點心疼,想到陶予,陶萄更加皺起了眉頭。

    她用錢是其次的,但陶予不能不用錢。

    再過一年,她就要上大學了,那時候一個學期就要將近一萬塊,再加上陶予新學期的學費以及生活費……陶萄打開手機又放下,她坐在窗邊開始思考自己的處境。

    她和陶予都是孤兒院長大的孩子,從小就嘗遍了窮的滋味。

    她不想再窮下去了。

    至于未來會找上她的夏家……她沒有想指望的意思。

    正在辦公室看著陶萄照片的周虹忽然收到了一條消息。

    陶萄︰【周姐,我能去直播嗎,或者自己在社交軟件上發視頻什麼的】

    周虹︰【你想直播?】

    陶萄︰【我現在有點缺錢,我怕只單單發照片得到的關注太少了】

    周虹︰【直播暫時先放一放,你可以在某音上面玩一下,現在我還在考慮你未來的發展方向,你自己弄不要太出格了就行】

    陶萄︰【好】

    某音是最近年輕人中很火的一檔短視頻軟件,里面帥哥美女比比皆是,就是美顏濾鏡太重,但這不妨礙大家看得爽。

    里頭但凡有人帶火了一個梗,那便多的是人跟著模仿,而最先帶火某個梗的人一般能夠迅速漲粉,某音的用戶很多,有時候一夜之間漲幾十萬幾百萬粉也是司空見慣的事情。

    但那些離現在的陶萄都太遠了。

    最近比較火的一個梗是換裝的梗,也就是一開始視頻主人公是極其邋遢的樣子各種丑化自己,然後隨著音樂節奏的變化,一秒改頭換面從宅男宅女變仙女帥哥。

    雖然有些挺油膩,但是配合音樂和快節奏,讓看的人能眼前一亮。

    陶萄看了一組換裝的合集,然後打開了某音的相機對準自己的臉,盡管某音的濾鏡真的很厲害,但陶萄這張臉依然沒有太大的亮點。

    某音主要的磨皮和瘦臉對她並沒有什麼效果,她主要的差錯是在五官上。

    至于化妝,陶萄現在沒有化妝品,如果洗面奶算是化妝品的話,那洗面奶就是她唯一的化妝品了。

    陶萄現在也不想把本就不多的錢用來買化妝品。

    因此她帶上口罩,再次站到了全身鏡前。

    這次隨隨便便後置攝像頭里出來的畫面都比之前自拍的時候檔次高太多了。

    陶萄撫摸了一下自己的眉眼。

    只要有錢,變好看不是多難的事。

    ‘宿主不用擔心美貌的事。’

    陶萄挑了挑眉︰‘什麼意思?’

    1024︰‘只要宿主每實現一個也行,美貌就會逐漸上升。’

    ‘這是系統能給你的唯一回報,因為這是宿主無法通過自己的努力而改變的最強烈的野心。’

    陶萄睫毛顫栗了一下,隨即聲音壓抑著興奮︰“你說的是真的?”

    ‘當然。’

    陶萄低頭抱著膝蓋,無聲地笑了起來。

    “真好啊你,你叫什麼來著?”

    ‘我叫1024,主人。’

    “1024,你真好。”少女的聲音嬌嗲極了。

    1024打了個冷顫,莫名有些想逃。

    陶萄保持著蹲在地上的姿勢好一會兒,才站起身來,然後繼續拿起自己的拍自己的臉。

    只可惜鏡子里房間的畫面太簡陋,于是陶萄將鏡子挪了個方向,對準了牆,牆好歹還是不髒的。

    就是空間太小,有些挪不開身。

    半個小時之後,陶萄將鏡子搬回了原來的位置。

    她坐在床上,把自己的短視頻發了出去,然後搜索了一下海瑞大學編導系。

    海瑞大學編導系是她一年之後要去的學校,不算特別好的大學,但也是個一本,這里的編導系比不上海瑞戲劇學院那樣有名,所以招生的條件也相應放寬了很多。陶萄從小就對影視感興趣,高考分數還不錯,便報了這樣一個專業。

    現在是九月,新生開學的日子,隨便刷一刷社交軟件,都能看到很多關于軍訓的消息。

    陶萄把專業的架構看了一遍,又在網上找了一些免費的電子版資料,有一搭沒一搭翻了起來。

    好一會兒,她才想到了自己發出去的短視頻。

    點開某音,陶萄被彈出來的各種小紅點嚇了一跳。

    有很多私信打招呼的消息︰

    【姐姐,你還缺小跟班嗎】

    【流鼻血了,姐姐好a,身材好好嗚嗚嗚】

    【互關嗎?】

    【新人呀,現在某音新人都這麼牛逼了嗎kkk】

    她點到自己的視頻狀態里,不過短短半個小時的時間,她收獲的贊已經有兩千個了。

    這不算太多,但對于第一個發動態的新手,已經不算差了。

    陶萄雖然知道這不少,可還是有點失落。

    她原本以為反響會更好一些的。

    她點開自己的視頻看了一遍。

    別人都是換臉,而她是換衣服。

    從看似干癟平平無奇的豆芽菜身材宅女,搖身一變成了前凸後翹皮膚雪白的大美女,這不比那什麼濃妝艷抹不更刺激一些嗎?

    陶萄點開評論區看了一圈,忽然她看到了這樣一條評論︰【感覺妹子不太會拍視頻?按照我的經驗,如果你把手機的位置再放下一點,你的腿會從視覺上長一公分,而且這個光線也不行啊,浪費!】

    陶萄便又回去看了一眼自己的視頻。

    她才發現自己的拍攝角度確實有點隨意了,換裝時候用布蓋住鏡頭然後再掀開的剪切也不是很利落。

    卡點卡得也不行。

    陶萄皺起了眉頭。

    某音原本就是一個喜歡看光線亮麗的特質的地方,而在一群“大神”當中,不太用心的陶萄顯得灰撲撲的。

    而灰撲撲就顯得很low,身材再好也挽救不了。

    她咬著手指頭,又翻看了幾個熱門的換裝短片,然後又舉著手機,到全身鏡面前鼓搗了一下。

    調整站姿,手機的高度,以及嘗試不同濾鏡帶來的效果,就在她準備再拍一次視頻的時候,微信震動了一下,是徐填發了幾組照片過來給陶萄看。

    陶萄翻了翻,眼楮瞬間亮了起來。

    徐填拍的照片很好看,和她自拍的時候完全不一樣,當然,這和她表現力很好不無關系。

    又純又欲,完全是陶萄想要在拍視頻中展現出來的狀態。

    于是陶萄咳嗽了一聲,摁了條語音過去︰“好好看啊,徐填,你能教我拍照嗎?”

    女孩的尾音上翹,拖曳起勾人的音色。

    听著她的聲音,他人便會莫名想到她正笑意盈盈地看著自己。

    徐填︰【?】

    陶萄︰【啊,就是我今天發了一條抖音,然後……】

    徐填︰【說話別說一半】

    陶萄︰【視頻鏈接】

    過了大概五分鐘,徐填才回話︰【你這拍照的技術,是真夠差的】

    陶萄︰【哈哈(哭泣)】

    徐填卻繼續道︰【走路會走,拍照不會拍?】

    陶萄心想,又不是所有人都有錢買相機玩攝影學畫畫構圖的。

    他不過是生在了一個比較富裕的家庭而已,倒也不必如此語氣高高在上。

    可嘴上陶萄卻說︰“對啊,我好笨,這根本就不能紅起來。”

    徐填︰【這麼想紅】

    陶萄心又想,對啊,想紅又不犯法,不紅哪里來的錢賺啊,去餐廳端盤子嗎?那多沒意義。

    不過徐填冷嘲熱諷了一陣之後,還是對陶萄來了一句︰【你什麼時候有空?我幫你拍,順便教你怎麼拿手機自拍】

    陶萄從床上做了起來,她打字︰【真的嗎?】

    徐填︰【是,後天周日,你來我家吧】

    你來我家……吧?

    陶萄眉頭皺了起來︰【你家沒有別人了嗎?】

    徐填︰【你還想有誰?】

    陶萄︰【我不是這個意思,就是來你家會不會有點不太好……】

    徐填︰【我哥也在】

    陶萄︰【啊?】

    徐填︰【。你來不來】

    陶萄︰【……來】

    過了好一會兒,陶萄才又補充一句︰【謝謝啦~那你要不要把你家的地址發給我……以及我們見面的時間?】

    徐填發來了地址︰【上午下午都行,到了給我發消息,周日我一整天有空】

    *

    周日的午後,徐填家的門被敲響了。

    正坐在客廳看書的男人皺了皺眉,樓上傳來徐填的聲音︰“哥,我朋友來找我,你幫我開一下門,讓她到我畫室里來。”

    徐意有些不耐地起身朝門口走去。

    他這個弟弟,總是肆意妄為——

    “吱呀。”

    “您好!請問徐填是住在這里嗎?”

    甜且粘的女孩子聲音傳入耳朵,徐意透過眼鏡片低頭看去。

    他眯起眼楮,聲音比徐填更成熟一些,帶著幾分磁性︰“你是徐填新交的女朋友?”

    “第幾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