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7章 不願再入世
    林木見莫君態度堅決,也不再堅持,便帶著她朝金頂的“舍身崖”行去。

    舍身崖,就在昨晚莫君“渡劫”處的附近,這是俄眉上最險峻的景點,崖下深不見底。

    幸運的是,莫君昨晚抗雷時沒站在舍身崖上,否則最後那道巨雷直接就把她劈下萬丈深淵了。

    此時金頂上的雨還在下,地面又濕又滑,有的地方還有水窪,莫君腳上的珠履昨晚在她抗雷時就破了幾個洞,沒走多久她的腳就濕透了。

    不過莫君並沒有普通女孩的嬌氣,一聲不吭地跟在林木身旁,走了幾步,她抬頭看了看頭頂被林木撐開的傘,突然問道︰

    “林公子,為何你我二人要同打一把傘?”

    林木無奈地聳聳肩︰“只有一把傘,沒辦法。”

    莫君指了指身後不遠處的酒店,疑惑道︰“客棧里有傘,你為何不多取一把?”

    林木一愣,金頂大酒店門口是有共用雨傘的,可供住客使用,林木自然是知道的。

    不過他並沒有拿,只拿了自己這一把傘出門,沒想到居然被莫君注意到了。

    “哦對,酒店門口就有傘的,我都忘了。”林木面不改色地道︰

    “你等等,我回去再拿一把傘出來。”

    林木正要把手里的傘交給莫君,自己回去拿傘,眼前倏地一花,然後又一花。

    莫君手里已經多了一把傘,淡淡地道︰“林公子,走吧。”

    閃現cd好這麼快?

    林木走到她身邊,提醒道︰“你最好不要在外面隨意施展你的本事,被人注意到會有麻煩的。”

    莫君問道︰“切片或者被關起來?”

    “對。”林木點點頭道︰

    “我們現在這個世界很和平,是因為有強大的國家保護,而且大家都是老實本分的普通人,

    如果突然之間出現你這麼一個,嗯,會抗雷又會閃現的人,那你免不了會被當做潛在的危險人物,

    這對你很不利,你明白嗎?”

    莫君沉思片刻,似乎在咀嚼林木話里的意思,隨後感激地道︰

    “多謝林公子提點,知荷明白了。”

    林木微笑道︰“你還是直接叫我的名字吧,你要學著適應現在這個全新的世界。”

    “林公子,知荷決定留在此地,直到找到蜀山為止,這個世界,我勿須去適應。”

    莫君平靜地說道。

    “如果找不到呢?”

    林木看著她那神情堅定的瓜子臉,問道︰

    “你好不容易來到兩千多年後,難道不想看看現在的世界到底變成什麼樣了?”

    莫君停下腳步,環目四顧。

    那形狀過于方正,屋頂沒有斜檐飛角的房屋,那些看起來郁郁蔥蔥,卻沒有絲毫靈氣的山林,還有那陰雨綿綿的天空,沒有半分蜀山天地的靈秀。

    特別是,

    沒有嚴厲的師傅,和藹的師兄,寵溺的師姐。

    莫君微微搖頭。

    “不想。”

    半個小時後,兩人再次來到昨晚那座山峰,旁邊不遠處就是金頂著名的景點︰舍身崖。

    此時已是上午十點多,雖然還下著雨,但游客也漸漸多了起來。

    由于舍身崖太過險峻,下方又是萬丈深淵,所以崖邊修了圍欄,不讓游客太過于靠近。

    圍欄邊還豎起了一塊牌子,上面寫著︰懸崖危險,請勿翻越。

    不過這只能攔得住君子,當林木和莫君來到時,正看到一位女游客帶著五六歲的女兒翻過圍欄,母女倆站在左右不過一米的崖邊,擺出平生最優美的姿勢,讓男人給她們拍照。

    在圍欄外,還有人在排隊,等著她們拍完,自己再翻過圍欄去擺拍。

    莫君被這些人的舉動吸引,看了片刻,她奇怪地對林木問道︰“這些人沒有半分修為,為何敢立于危崖之上?不怕摔落下去嗎?”

    “這個嘛......”

    林木一時被她問住了,思索片刻,回答道︰

    “大概是吃的太飽了吧?”

    莫君疑惑地眨眨眼楮,恍然道︰“你是說,世俗之人大都能吃?那為何你脾胃不佳?”

    早飯時,林木其實吃的不少,不過和莫君比起來,那自然是大巫見小巫,此時莫君誤會了林木的話,以為他的意思是這個俗世的人都和她一樣能吃。

    這倒是讓莫君心里輕松了一些。

    畢竟她已闢谷千年,並不清楚自己現在的食量到底算不算正常,

    只隱約覺得自己早上似乎吃的比旁人更多。

    一旦與俗世有所不同,就會被切片或者關起來,這也讓莫君的心里有些忐忑。

    現在听林木這麼一說,她才算是放心了。

    這樣午飯時就能敞開吃了呢。

    林木見莫君顯然誤會了自己的話,一時也不知道怎麼回答,干脆跳過,問道︰

    “你有沒有感受到靈氣?”

    兩人在路上討論了一番,認為莫君既然是從蜀山直接掉落到“凡間”,那說明“凡間”和蜀山之間應該有一條通道。

    這條通往仙山的通道中,多半是有一些靈氣的。

    如果莫君能感受到靈氣,那就能找到通往蜀山的路。

    于是兩人在昨晚莫君“渡劫”的那座小山峰上駐足片刻,在確定沒有感受到靈氣之後,便來到了舍身崖。

    這里離她昨晚渡劫的地方很近,而且崖邊雲霧氤氳,看上去頗有仙家氣派,說不定通往蜀山的路就在這里呢?

    不過此時舍身崖邊已經圍了很多人,莫君只能站在遠處,她閉上眼楮,凝神片刻,隨後搖搖頭︰

    “遠了些。”

    “那我們靠近一點,跟我來。”林木在前面擠過人群,帶著莫君盡量離舍身崖近一點。

    “擠什麼?排隊呢!”

    有人在抱怨。

    “對不起,我們不拍照的,只是想靠近看一眼。”

    林木朝那人道歉。

    “我信你個鬼!”這個男人轉過頭來,驀然看到林木身旁的莫君,眼楮都有點直了,自動挪開身子,讓莫君過去。

    莫君對男人的眼神極不適應,冷冷看了對方一眼,迅速邁過。

    兩人終于擠到離圍欄近一點的地方,林木對莫君問道︰

    “怎麼樣?現在有感覺了嗎?”

    莫君閉上眼楮,凝神感應。

    “啊!!”

    倏地,崖邊突發變故!

    那對翻過了圍欄拍照的母女終于擺完了這輩子所有的pose,心滿意足地正要翻回來,女人抱起小孩要遞給圍欄里的男人,

    不料雨後路滑,女人一下沒站穩,竟和孩子一起掉下了懸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