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6章 你快的過子彈嗎?
    “可是,你的師傅和師兄師姐很可能已經不在了......”

    林木話說到一半,莫君的眼神倏地變得銳利,身影一閃便來到了他的面前,冷冷地道︰

    “住嘴!”

    林木嚇了一跳,這怎麼說翻臉就翻臉?

    還有這速度,你閃現用的d鍵還是f鍵啊?

    不過林木心里其實不怎麼緊張,雖然才剛認識不到半天,但這位女劍仙的性格還是挺容易看透的。

    就是那種看似冰冷,其實挺單純的人,只要你不對她做太過份的事,是不太可能一言不合就對人動手的。

    她現在這樣子,只是無法接受現實而已。

    林木低頭看著離自己很近的莫君,他比對方高一個頭,莫君仰著臉,他低著頭,正好將目光近距離地懟到了她的臉上。

    嬌俏的瓜子臉,冷若冰霜的杏眼,櫻桃紅唇,小巧鼻梁,這樣的長相,如果在古代,說不定真能傾國傾城。

    放到現代的話,嗯,如果去當個帶貨主播,即使不開口說話大概也能賣不少貨吧?

    “你在看什麼?”

    莫君見他的目光居然毫無顧忌地注視著自己,她的眼神躲閃了一下。

    “莫小姐,是你自己離我這麼近的,我不看你還能看什麼?”

    林木無奈地聳聳肩。

    莫君一愣,下意識後退半步,跺腳惱道︰“賊子!”

    轉身走出房間。

    但這賊子卻一直跟在她的身後,莫君回頭看著他︰“你做什麼?”

    “你認識金頂的路怎麼走嗎?”

    林木問道。

    莫君一愣,默默地搖頭。

    “你想過怎麼找回蜀山的路嗎?”

    莫君再次搖頭。

    “你這樣子,除了在金頂上瞎逛,什麼也做不到,說不定又遇上幾個剛才那種不懷好意的家伙,打一架,然後被扭送到派出所,等待你的只有兩種結局。”

    林木伸出兩根手指頭。

    莫君沒說話,只是冷冷地看著他,但腳步卻停下了。

    “第一,被當成一個沒有戶口的瘋子,要不送進瘋人院,要不因為傷人進局子吃牢飯,再被哪個媒體報道一下什麼‘最美女囚犯’之類的。”

    “第二,民警信了你是一個活了兩千多年,還差點刺殺了秦始皇的女劍仙,某個神秘部門趕來把你接收,要不切片研究,要不被貼上一個代號,終生關在某個神秘的收容所里。”

    莫君听著他的話,氤氳靈秀的眸子里閃過一絲疑惑。

    林木說的東西有很多她都听不懂,但“被關起來”這個意思她還是明白的,不由地冷笑道︰

    “就憑俗世的手段,也想留我?”

    林木想了想,“你等等啊。”他掏出手機,隨便打開一個視頻軟件,找到一部警匪片,拉到一個畫面︰

    “我想做個好人。”

    “對不起,我是警察。”

    天台上,陳永仁正拿槍指著劉建明的頭。

    莫君見這個叫手機的“邪物”里突然冒出來兩個人,她眼神一凜,倏地抬手。

    “等等!這個是電影,里面的人蹦不出來!”

    林木連忙說道。

    “電影?”

    莫君的動作停住,眼神疑惑而充滿警惕。

    “你仔細看,他手里拿的東西,這叫做槍,是我們這個時代的武器,這個武器,比你們的劍還快。”

    林木對她講解。

    “哼,我蜀山劍派豈會懼怕此等邪物?”

    莫君輕揚柳眉,不屑冷笑。

    “你仔細看啊。”

    林木拿手機屏幕對著她,這時劇情里和劉建明同是幫派潛入警方臥底的林國平趕來,在電梯口用槍射殺了陳永仁。

    莫君看到陳永仁在砰的一聲之後猝然倒地,眉心還多了一個血洞,她的眸子一凝。

    “怎麼樣?看到了吧,這就是手槍的威力,你覺得你能擋得住嗎?”

    “手槍......”莫君緊蹙著眉頭,神情越來越冷厲。

    剛才她居然沒有看清那個“邪物”是如何殺死這個男人的。

    凡俗的世界,似乎並不如想象中那麼簡單。

    見莫君被震住了,林木微微一笑,收起手機,對她說道︰

    “如果你不想被關進瘋人院和派出所,或是遇到更糟糕的事,那我可以幫你。”

    莫君思忖片刻,聲音終于沒那麼冷了,“你怎麼幫我?”

    “首先,你的頭發太濕了,這樣會感冒的,還有你的鞋子,都破了,這樣沒辦法走路。”

    林木指指她的頭發和鞋。

    莫君不會用吹風機,她洗了頭之後只是用毛巾擦了下,山頂的濕氣重,過了這麼久莫君的頭發還是濕漉漉的。

    至于鞋子,她還穿著自己那雙白色珠履,腳掌兩邊已經破了幾個小洞,現出白皙的肌膚。

    林木接著道︰“我們先回房間,我幫你把頭發弄干,帶你去買雙鞋,然後再去找你回家的路。”

    莫君想了想,忽然抬起雙手舉至眉間,左手抱右手,向林木鄭重作揖道︰

    “多謝林公子,方才是我多心了,知荷在這里向你賠罪,還請你助我找到回蜀山的路,知荷定有回報!”

    林木擺擺手︰“沒事,助人為樂嘛,來吧,我幫你吹干頭發。”

    他帶莫君回到房間,去衛生間拿了吹風機出來,莫君看到這個東西,神情立馬緊張起來。

    “手槍?!”

    林木一愣,低頭看看吹風機,大體的形狀和手槍還真有一點點相似,他不禁笑道︰

    “這個叫吹風機,是用來幫我們洗頭之後吹干頭發的,你看。”

    他插上插頭,打開吹風機,對自己的頭發嗚嗚地吹了幾下。

    吹風機突然發出的聲音把莫君嚇了一跳,不過看到林木拿著這和手槍有些相似的“邪物”對著自己吹了幾下後,她便逐漸放松了。

    林木讓她在梳妝台前坐下,拿著吹風機吹她的頭發,抬手要撥去她扎著頭發的發簪時,卻見鏡子里的莫君身子一僵,臉上又現出那種警惕而凌厲的表情。

    哦對,古代的女人都是非常保守的,不是極為親近的人,是不能隨便踫她的身體和頭發的。

    林木連忙收回手,對莫君說道︰“你把頭發散下來吧,不然沒法吹干。”

    莫君嗯了一聲,抬手抓著發簪往外一扯,一頭如瀑的秀發刷地散下來,她輕輕甩頭,讓遮住眼眸的青絲往臉頰兩旁披散落下。

    然後抬起手,輕輕撥動額前垂落的劉海,隨著她的動作,以及吹風機的吹拂,那烏黑的長發輕輕飄揚,掠過白嫩精致的臉龐,如絲般順滑。

    林木看得一呆,突然想起了一個巧克力廣告。

    此刻盡絲滑......

    莫君看了一眼鏡子,似乎發覺了什麼,別過頭不說話了。

    很快,頭發吹干了,莫君重新拿發簪將長發盤起。

    林木帶著她出了房間,走進酒店旁邊的超市。

    “這個叫超市,這里面也有鞋賣。”

    但莫君卻止住了腳步,認真道︰

    “不用了,欠的太多,知荷恐還不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