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5章 小女子貌美如花,年方2548
    “荊軻?”

    林木一愣,呆呆地看著莫君︰

    “刺秦王的那個荊軻?所以你所說的一國之主,就是秦始皇?”

    他的心里涌起一種極其荒謬的感覺。

    “秦王......”

    大概是時間過去實在太久了,莫君微蹙秀眉,又回憶了一會兒,終于確定地點點頭道︰

    “荊次非想要刺殺的,確是秦國之主。”

    “臥槽!”林木忍不住叫出了聲。

    莫君疑惑地看著林木,不知道他為什麼突然這麼激動。

    “對了,你說荊軻等了你很久,但你沒去?”

    林木對莫君問道。

    莫君點點頭。

    林木立刻拿起手機,上百度搜索“荊軻”,查看了一會兒,終于看到了一段摘自《史記》的記載︰

    “頃之,未發,太子遲之,疑其改悔,乃復請曰︰‘日已盡矣,荊卿豈有意哉?丹請得先遣秦舞陽。’

    荊軻怒,叱太子曰︰

    ‘何太子之遣?往而不返者,豎子也!且提一匕首入不測之秦,僕所以留者,待吾客與俱。今太子遲之,請辭決矣!’遂發。”

    簡單說,這句話的意思是︰

    荊軻動身刺秦前,曾經在燕國滯留了一段時間,太子丹以為他反悔了,便前去催促。

    荊軻很不高興,說自己不是不敢去刺秦王,而是在等一個朋友一起去。

    但那個朋友最終還是沒有來。

    于是荊軻沒辦法,只得踏上了易水岸邊前往秦國的船,並郁悶地唱出了那一句流傳千古的“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復還!”

    林木激動地把手機拿到莫君的面前,指著屏幕問道︰“這些字你認識嗎?”

    面對此等“邪物”,莫君想要後退,但身後已經是窗戶,她冷冷地看了林木一眼,這才警惕地低頭看向手機,搖頭道︰

    “不認得。”

    林木也不意外,如果真像他猜測的,莫君並不是來自平行世界,而是兩千多年前的人,那她不認識現代的文字也不奇怪了。

    于是,他把剛才那一段《史記》的記載念給她听。

    莫君听完,平靜地點點頭︰“荊次非當時等的人確是我。”

    “果然......媽耶!”

    林木怔怔地看著莫君,震撼一整年。

    看到《史記》上的那段記載時,他就想到了,荊軻當時遲遲不出發,說是自己在等一位朋友同行,等的恐怕就是莫君。

    現在听莫君親口證實,他心里那種荒謬至極的感覺愈發強烈了。

    所以現在站在我面前的,是一個活了兩千多歲,能硬抗巨雷,一頓能干下兩斤米飯,還差點幫荊軻干掉了秦始皇的大齡女劍仙?

    我這算是解開了一個歷史謎團嗎?

    要不,我把她上交給國家,能不能換點獎勵?

    看著莫君那張帶著疑惑的瓜子臉,微微蹙起的柳葉眉,張開一條小縫的紅潤嘴唇,林木搖搖頭,把這個念頭甩出了腦海。

    不行。

    她吃了我飯,穿了我的衣服,這些都沒還給我呢。

    “荊次非,還在世間嗎?”

    莫君見林木一直盯著自己,她不自然地朝旁邊挪了半步,這才問道。

    “荊軻?他刺殺秦始皇的時候就死了,別說荊軻了,就算是秦始皇,那也是兩千多年前的人了,早就化成灰了!”

    林木哭笑不得,敢情這姑奶奶還沒搞清楚狀況呢。

    “兩千多年前?”

    莫君低頭,一縷濕潤的長發垂落在額前,在光潔的額頭留下了一絲水痕。

    她抬手捋了下頭發,細細的眉毛皺的更深了。

    顯然,她還沒有從驟然由古代穿越到現代的巨大變故中醒過神來。

    林木嘆了口氣︰“來,我給你算算啊......”

    他把手機里的計算器調出來,一邊摁數字鍵一邊說道︰

    “荊軻刺秦是在公元前227年,我們現在是2022年,2022+227=2249年......你知道嗎,凡人的壽命通常超不過100年,

    你所在的那個年代普通人的平均壽命更短,所以,2249年,你知道意味著什麼嗎?”

    他頓了頓,緩緩說道︰

    “意味著,你認識的人已經不在了,你熟悉的世界也全都變樣了,現在,我們唯一可以確定的是,你和我,來自同一個世界,

    只不過,年齡上稍微有些差距。”

    莫君下意識地問道︰“差了多少?”

    “你300歲時入世歷練......”

    “師傅說,我入世時還差一年300歲。”

    “那就是299歲,所以你的年齡應該是229+2249=......2548歲!”

    林木看著莫君那張快要嫩出水來的瓜子臉,接著道︰

    “而我,今年25歲,你比我大了2523歲。”

    莫君怔怔听著,沒有說話,低垂下眼眸,青絲柔亮,脖頸雪白。

    林木看著她,莫名想到了一個畫面——

    莫君向人自我介紹時這樣說︰“小女子貌美如花,年方2548......”

    林木的嘴角不由地微微翹起,正出神,卻听莫君喃喃道︰

    “那我師父,師兄和師姐她們,還活著嗎?”

    林木奇怪地問道︰“你們修仙的活個幾千歲不是很正常的嗎?何況你都活著,還這麼年輕,你的師父師兄和師姐自然還在啊。”

    莫君淒然搖頭,似是陷入回憶中,片刻後才緩緩道︰

    “師父說,蜀山將有大劫,命我閉關,我也不知過了多久,醒來後出關,一腳踏出,卻來到了......”

    “來到了我們這里?”林木問道。

    莫君默默點頭。

    這下林木也沉默了。

    莫君這穿越有點突兀啊。

    或者說,這根本不是穿越,而是莫君閉關直接就從古代閉到了現代。

    至于她為什麼一出來就掉到了俄眉金頂上,這就不得而知了。

    林木忽然想到了一種可能。

    她的師父知道蜀山可能會遭遇什麼劫難,所以讓她閉關是假,避難是真。

    也許,她的師父師兄師姐們,早就已經不在了。

    甚至就連蜀山也不復存在了,所以莫君才會來到這里。

    這種可能,既然我能想到,那莫君,自然也能想到吧?

    林木看向沉默的莫君,卻見她忽然抬起頭,邁步走到門口。

    “你要去哪里?”林木連忙問道。

    莫君回過頭,充滿古典韻味的瓜子臉上現出堅定的神情︰

    “我要找到回蜀山的路,我要去找師父和師兄師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