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5. 第五章
    資源匱乏這事大家都沒經驗,也就沒商議出什麼來。

    付喪神們走後,狐之助對審神者說道︰“審神者大人,其實收集資源原本是有辦法的。”為什麼說原本呢?

    審神者闔眼。

    狐之助看了審神者一眼接著說道︰“本丸雖然身處亂流,但是審神者本身就是一個定點,如若審神者和付喪神一起遠征的話,那就完全不用擔心會迷失在時空亂流當中,而且新的遠征地點只要審神者本身過去標記上了,付喪神們就能像其他遠征地點一樣自由往返了。”

    但是狐之助看著審神者身上的枷鎖欲言又止。

    審神者听到這里起了興趣,鎖鏈的長度雖然不知道為什麼日益增長,不再限制他的活動空間,他現在就可以走出天守閣了,走出本丸是遲早的事,只是就算出的了本丸,他身上的枷鎖不除還是不得自由。

    付喪神不行,那本丸外的其他神明呢?

    太刀們下了天守閣後被短刀們圍了起來,太刀們這才發現自己忘記了一件事。

    亂興沖沖問道︰“怎麼樣?一期哥,審神者大人有說要召見我們嗎?”旁邊幾位短刀也露出期待的表情。

    “抱歉啊亂,我忘記問審神者了。”一期一振尷尬地說道。

    “啊~”短刀們不約而同的發出了失望的聲音。

    一期一振不忍看到弟弟們失望,想了想說道︰“不然,亂你們可以上去看看,別太多人,悄悄讓狐之助詢問審神者大人好不好。”

    亂藤四郎眼楮都亮了起來,既興奮又有些遲疑的問道︰“這樣可以嗎?一期哥。”

    一期一振回想開門時五虎退的老虎們在審神者腳下嬉鬧打轉的情景,說道︰“沒什麼不可以的,亂和退去吧,要是可以再叫你的兄弟們一起。”

    後面的三日月笑著覺得短刀們大概率會失望。

    果不其然過沒多久亂藤四郎和五虎退就下來了,五虎退手上還抱著自己的老虎。

    “狐之助說審神者大人身體不適,不太方便見我們。”亂仰頭看著一期一振,眼楮里閃爍著晶瑩,“一期哥,審神者大人是不是也不喜歡我們。”

    亂藤四郎這麼一說,其他短刀們也有點淚眼汪汪,前任審神者就不喜歡他們,對他們甚至懷有惡意。

    一期一振蹲下來想要說些什麼的時候,後面跟著下來的狐之助趴在台階上解釋道︰“不是的,審神者大人不是不喜歡你們。”

    短刀們視線看向了台階上的狐之助。

    狐之助為難的說道︰“審神者大人不是不喜歡你們,他只是有些不喜歡自己而已。而且比起大人,審神者在小孩和動物面前可能更好說話。”

    “總之,往後你們跟審神者大人相處久了就知道了,審神者雖不熱情,但他不是壞人的。”狐之助說道。

    “狐之助,審神者大人難道沒有出天守閣的辦法嗎?”鶴丸國永問道。

    狐之助有些驚訝這個問題,看了眼鶴丸國永回道︰“審神者大人自出現在本丸後,就沒有出過天守閣,狐之助也不知道。”

    “那我們還可以接著嘗試拜訪審神者大人嗎?”秋田小聲問道。

    “可以的,天守閣寂寥,審神者大人情況特殊,各位殿下可以經常過來壓一壓天守閣的冷清。”狐之助說完站了起來,向各位付喪神頷首告退。

    一期一振也站了起來,安慰著短刀說道︰“好了,狐之助不會騙我們的,審神者大人不是不喜歡短刀,他可能是有點害羞,”一期一振說到這里沉默了一下,牽著短刀往外走,“審神者大人也沒有禁止我們靠近天守閣,大家這麼勇敢,多來幾次就好了。”

    加州清光雙手十指相扣放在後腦勺,苦惱的說道︰“誒,那審神者大人什麼時候才能看到這麼可愛的我呢?”

    “好期待呢。”

    天守閣內,狐之助詢問著剛剛鶴丸國永問它的問題,“審神者大人,我們以後能離開天守閣嗎?”

    “為什麼這麼問?”

    “鶴丸殿下問的,”狐之助盯著地上偶爾閃一閃熒光的鎖鏈接著說道︰“而且我看這些鏈條延長的蠻快的。”現在的長度已經長到都不用仔細觀察就知道了。

    “你應該問,能離開本丸嗎?”審神者摸了摸手腕處的鎖鏈,最糟糕的情況不過是這輩子都無法離開它了,沒想到那個廢物家族還有這麼一件東西。

    狐之助瞪大眼楮抬頭問道︰“真的可以離開本丸嗎?審神者大人。”

    “不知道。”審神者隨意說道。

    以往固定躺下的地方有了被褥,審神者摸到的時候停頓了一會,隨即睡進了被褥里,狐之助看了看外面的陽光,嘆了口氣也走到審神者的被褥上盤旋睡著。

    是夜,月明星稀的時候,審神者睜開了眼楮。

    狐之助在旁邊熟睡,審神者側耳傾听了下它睡到舒服時發出的咕嚕聲,掀開被子從另一邊挪了出來。

    起身慢慢走至窗邊,窗外皎月當空,夜闌人靜,在審神者眼里依舊一片漆黑。審神者轉了個頭,朝著門邊走去。

    離開天守閣的瞬間,天守閣的結界悄無聲息的閃了閃,審神者似有所覺,蹲下來摸了摸從手腕處垂下來的鎖鏈,才發現出了天守閣後鎖鏈不再是拖行的狀態,長到拖行的部分被隱在了地下的陰影里。

    審神者直起身走了兩步,沒有听到鎖鏈踫撞的敲擊聲,心想還挺方便呢。

    摸著樓梯慢慢往下走,穿過走廊時踏空了一步踉蹌跌倒在了草地上,隱藏在陰影處的人動了動,審神者抿了抿唇,四周沒有可以扶的東西,他就站起來隨意找了個方向走著,快到池塘邊的時候突然身後聲音傳來。

    “嘛,審神者大人,再往前走的話您會有個大驚嚇呢。”

    只是在白天的時候問完狐之助問題後預估了一下,晚上在天守閣附近嘗試性的蹲守,沒想到真的蹲出了個大寶貝的鶴丸國永從陰影里走了出來。

    審神者側了側頭,往發聲的位置看去。

    “鶴丸國永?”

    “嗯嘛,我是鶴丸國永,被這樣突如其來的出現嚇到了嗎審神者大人?”鶴丸國永朝審神者走了過去。

    審神者轉身往來時的方向前進。

    鶴丸國永站在審神者的三步之外,墜在後面跟著審神者說道︰“誒誒,審神者大人現在就要回去了嗎?不再逛逛?本丸很大的哦。”

    審神者在原先預估的走廊位置踩空之後才發現,原來情急之下走錯了方向,沒了靈力沒了眼楮之後真是一事無成,他閉了閉眼,平復了內心的憤懣,回憶著剛才的行動曲線調整了方向。

    突然感受到衣袖被輕輕扯動,旁邊的人開口。

    “審神者大人,鶴覺得吧,好像是這個方向呢。”

    “......”

    審神者順著指引往前走了幾步,快要到走廊時還沒伸腳踩上的時候衣袖又被輕輕扯動,審神者停頓了一下,試探地伸出腳果然踩到了台階。

    接下來快走幾步就到了樓梯,審神者摸到了樓梯扶手後站定,轉身說道︰“不是說了無事不用來天守閣了嗎?”

    “咦?可是狐之助說天守閣太冷清了讓我們多來呢。”鶴丸國永笑著說道。

    狐之助。審神者皺了一下眉,隨即又冷淡下來。

    鶴丸國永接著說道︰“說起來審神者大人今天拒絕短刀們的拜訪他們真的哭的又久又慘呢,可真厲害呀。”

    審神者有些難以想象,“我提供靈力,你們提供住所和吃用,各取所需,為什麼哭?”

    “審神者大人,刀歸根結底,從鍛造出來的那一刻,就渴望被人握著了,”鶴丸國永說道。

    審神者握著扶手的手緊了緊,說道︰“有了實體,就應該明白,將性命寄托于他人,是十分愚蠢的行為,人心叵測又陰暗,貪婪,付喪神雖然怎麼說也算是神明,但人類一旦將他的骯髒目光對準你,”審神者想起往事,難得嘲諷的笑了,神明也是會消散的,不是死亡,不會轉生,就這麼輕飄飄,風一吹就散了。

    鶴丸國永若有所思地盯著審神者,挑了挑眉說道︰“那樣,好像也蠻有趣的呢審神者大人。”

    審神者不想說話,轉身走了。

    鶴丸國永目送著審神者的背影消失在樓梯口,摸了摸下巴說道︰“審神者大人的經歷看上去可真是豐富呢,你說是吧,三日月殿下?”

    “哈哈哈,年少有為嘛,果然我們本丸實在是太落後時代了,都不知道高天原哪位殿下消散了。”三日月從旁邊走了出來,苦惱道。

    “果然三日月殿也察覺到了吧,審神者身上的枷鎖,其中有一股力量是我們末位□□付喪神無法比擬的,墮落神明的力量呢。”

    “枷鎖的作用是禁錮,而那股力量又在保護著他,審神者大人著實交友廣泛,誒,鶴丸殿下,剛剛路過燭台切殿屋的時候,他讓我提醒您,明天的馬當番請你遵守履行不要逃呢。”三日月笑著說道。

    “哎哎,這可嚇到我了,讓刀照顧馬呀。”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