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七十三章 對面手段極其殘忍
    正在這個時候,有一個木葉忍者寄予希望的說道︰“可能是第一次闖關不了解情況,不如再給他一次機會?”

    “對對,川木那小子可能大意了,我可是知道他的實力的,他原來在我們哪一屆他可是年紀第一啊!”

    “那……那再給一次機會吧!”

    在居民的一致認同下,那名叫川木的忍者又在大家期待的目光下走入副本關卡。

    這次他活的時間雖然長,但死的更慘,直接被根部忍者用柳生打人的方法,用平底鍋補刀打死。

    此刻叫川木的可憐忍者出來後直接用離箭一般的速度遠離木葉居民刺眼的目光。

    在他消失前,木葉居民看到他右肩的火焰熄滅了,現在剩下的只有頭頂的火焰,也就是說他只有最後一條命了。

    剛剛喊信任川木的忍者又再次喊道︰“這個川木估計是實力不夠,換個人應該可以吧!”

    “對,對對,我們不應該錘頭喪氣,應該努力一點。”

    “大家加油一個不行就十個,十個不行就百個。”

    “好……”

    在“熱心”的居民鼓勵下某些中忍因此走入了門內。

    過程很殘忍,副本第一關內的根部忍者從中午殺到晚上,再從晚上殺到白天。

    從一血到五殺,都拿到手軟,有些不服氣的忍者直接三條命都用了,變成星星掛在天上。

    另一邊柳生的名字還是孤零零的掛在榜單上面。

    他的下面空無一人,連比肩或者跟上腳跟的都找不到。

    寂寞無比!

    此刻的副本已經入夜了,夜空中掛滿了閃耀星星。

    明明在晚上是很浪漫的事情,仿佛那些星星就是幕後之人對他們的眼神嘲諷。

    整個木葉的人從普通居民到火影都愁容滿面。

    現在綱手面色嚴峻,心情有些沉重,她也放棄去後面找團藏麻煩。

    “木葉豬隊友啊!這麼會一個破關的人都找不到呢?”

    綱手內心嘆息了一聲,自柳生之後,整個關卡已經無人能破了,也就是說柳生開了個好頭,但木葉給他拖後腿了。

    “我錯怪柳生了,他殺的好啊!”

    一名被副本里面根部忍者用平底鍋打死的中忍義憤填膺的說著。

    “他一點都不是不做人,他是好人啊!那些根部忍者就是惡魔啊!”

    另一名被平底鍋打出陰影的中忍接話道。

    “太氣人了,但我們就是打不過。”

    又一名被平底鍋打慘的忍者沮喪絕望的說道。

    “對不起,柳生是我們錯怪你了。”

    此時許多被里面根部忍者用平底鍋殺的只剩一條命的忍者全部跑到柳生這里來慚悔。

    這讓看的刺激無比的柳生錯愕無比,他就沒把這話放在心上好嗎?

    這平底鍋打法都是他添加的,難度也是他提高的,你們這樣來感謝幕後黑手讓他都覺得不好意思了。

    明明搞你們的是我,給你們希望的是我,賦予你們絕望的還是我,可你們要感謝的居然又雙 故俏遙br />
    這把柳生弄不會了!

    “算了,直接打斷腿,上平底鍋吧!不用去磨蹭半天了,讓你們早死早超生。”柳生善意的想到。

    群里大佬心里籠罩了一層霧霾,烏雲密布。

    【千手扉間︰整個木葉除了柳生不做人外其中忍以下都無法破關,那我們這些人就沒有用武之地了!】

    【而且隨著死亡人數的增加,這個副本好像也在悄悄的改變,變得越來越難了。】

    【比如那些武器好像已經可以不用去資源包哪里撿可以進入關卡就可以撿。】

    【這導致許多中忍直接落地成盒,更絕的是那些根忍拿著資源包里開出來的平底鍋補刀。】

    【活生生打的木葉中忍有心理陰影。】

    【可惡!】

    【千手柱間︰由于柳生小子的強大都快讓我們快忘記剛剛開視頻的時候對木葉的印象。】

    【柳生小子雖然現在還是個木葉下忍,但不來一個超越影級存在的別想打敗他。】

    【唉,猿飛、小綱他們已經很努力了,不斷安慰居民救治心理創傷,可沒人破關……就……唉!】

    【宇智波斑︰的確如此!哈西辣媽,雖然我們有柳生小子這個王牌開局王炸,但這個第一關就不是一般中、下忍能過的。】

    【更恐怖的是副本居然在根據破關人數在不斷進化加強。】

    【這個加強對柳生小子沒個屁用,卻是壓倒那些中下忍的最後一根稻草。】

    【你們看那個什麼自業咒縛之印,被踫到直接無法動彈,而柳生小子由于經常不做人,所以不會和那些忍者接觸。】

    【他的打法雖然不做人,卻意外的最適合那些庸才破關的。】

    這一點屬實讓斑驚訝不已,柳生破第一關給他上了一課。

    你看看前面柳生從來不和那些副本忍者接觸,都是偷襲欺騙,除了最後用平底鍋打死以外,都沒看他白刃戰過。

    而那些中忍呢?

    進去就被十倍以上的人數圍毆,直接陷入被動中,逼迫的不得不進行白刃戰,隨後就被根部忍者找到機會控制。

    不過資源包里有平底鍋可太特麼蒬J了,這是那個混蛋才能想出來的糟東西。

    如果不是柳生擁有預知未來,那麼這個第一關的設計者,他們第一時間懷疑的對象就是這個長期不做人的柳生了。

    因為在他們的理解里只有柳生這個混蛋才能想出這麼惡心的打法!

    【波風水門︰還有一種可能,大家。】

    【只是……】

    【日向日差︰水門,什麼可能?只是什麼?】

    看到水門發出的消息,千手扉間很有默契的聯想到一個人。

    或許可以短時間內超越中下忍,只是代價有點大。

    【千手扉間︰是九尾人柱力嗎?水門!】

    【波風水門︰果然瞞不過您,二代目大人,的確是在下的兒子,漩渦鳴人。】

    【漩渦玖辛奈︰水門你……】

    【千手扉間︰你的提議雖然好,但我拒絕。】

    【鳴人由于是陽九尾人柱力,短時間內成長可是要損耗身體的水門。】

    【所以我拒絕!】

    【波風水門︰可不怎麼做,玖辛奈,二代目大人,我們半點機會都沒有!還會拉著整個木葉陪葬的!】

    【漩渦玖辛奈︰……】

    【千手扉間︰別說了,水門。雖然我敬佩你的品德。】

    【但沒有找到第三個有能力破關的忍者,你的想法就只能擱置。】

    【波風水門︰可……好吧!】

    波風水門面色復雜的和玖辛奈對視,露出慚愧的神色。

    這是不得不面對的現實,他們明明都很後悔讓鳴人成為九尾人柱力了。

    可後悔有用嗎?

    木葉對不起鳴人的地方太多,可為什麼這個關鍵時候卻不得不讓鳴人來救這個木葉?

    思來想去都是他們兩個的錯,如果鳴人不是九尾人柱力而是四代目火影的遺腹子,那麼必定受到整個木葉的關愛。

    危險也不必鳴人去扛,因為他也沒那個能力。

    可現在就算他們後悔了,直接抽出九尾,但鳴人就會死去,所以他們也不敢這麼做。

    越想他們越感覺自己虧欠鳴人的有點多。

    “唉!”

    夫妻倆最後只能嘆息一聲,不止是對不起鳴人,還有因為破關還缺少一人的無奈。

    躲在後面的鳴人奇怪的看著自己的爸爸媽媽,疑問道︰“貓爸,貓媽,你們這是怎麼了?”

    旋即大大咧咧的頂了頂護額自信笑了一聲。

    “那個,那個,如果是破關的話待會一定是我鳴人去破的!”

    “沒什麼?等下你就知道了。”

    “笨蛋兒子,不過……都說了不要輕易的去送,你現在的實力還不夠!”

    “鐺!”

    說完玖辛奈羞憤的直接跳起來給鳴人一個腦瓜拳,打消他送死的念頭。

    “好好……我不送!”

    “不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