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252章 排斥真理
    話音剛落,孟林直接把桌子一掀。

    而對面的兩人以為孟林要干什麼其他的事情,結果呢?

    在這兩都準備好迎接一場慘烈的戰斗之後,孟林和身邊的兩人消失了。

    只留下了威爾和洛特福兩人在原地凌亂。

    “好家伙,跑了?”

    威爾見此情景不禁冷笑連連。

    而洛特福在檢查他們幾人逃跑後的痕跡。

    得到的結果就是,這兩人跑了是真的,而且還把票投了也是真的。

    “真是滴水不漏,我開始好奇他的真正身份了,明明是新人,但是為啥這麼厲害,而且還知道那麼多的事情?”

    洛特福看著地上留下的魔法痕跡,他推測,孟林在這個地方使用了傳送魔法。

    其實……孟林三人現在就在對方的不遠處。

    他們是一步一步走出來的。

    為啥,用命運之鏡給自己上一層命運遮蓋就好了。

    雖然是仿品,但是可以動用這面鏡子全部力量的他做這點事情還是可以的。

    “先走,對方是一個半神,我可能沒辦法遮蓋很久,總是會露出馬腳的,畢竟這東西不是真正的命運之鏡。”

    孟林說著,一邊拉著洛黎往外走。

    而劉允也很識時務,什麼都沒問,只是默默的跟隨者孟林,但是對方的心里在想什麼就沒有人知道了。

    ……

    “我覺得不妥當,關于幻造界的新繼承人,我們沒有必要干涉。”

    此時,真理聖殿內,真理正在和反轉對線。

    真理認為幻造界的那個家伙不會成氣候的,即便是對方已經蟄伏了這麼久,而且游戲還開了服,雖然只是打通了兩個世界而已。

    而反轉顯然不這麼想。

    “幻造界那個地方有多麼的重要你不知道嗎?這麼輕易就讓出去?而且幻造界原先的主人你知道嗎?‘全’這個人一個人手握三個規則信息,我們完全沒有在諸天內找到這個人的一點消息,而且我最近發現了最終世界有些東西復活了,雖然實力只有神帝水平,但是你不管管嗎?最終的守墓人?”

    真理躺在自己的搖椅上,完全沒有理會反轉的意思,她看著自己手中的書,知識不比面前這個只會說話的人好?

    “行,你真理厲害,我沒話講,但是,後果,你別忘了,就像以前那樣,言華,這一次,沒有命運姐給你擦屁股了。”

    說到命運,真理的手抖了一下,手中的書差點落地。

    “不用你說,我知道我在干什麼。”

    說完,反轉發現自己已經離開了主角世界。

    他搖了搖頭,隨後前往了起源世界,但是後面又來了一個人。

    是破滅帶著一個小孩來了。

    而他帶著的那個孩子,正是明韻。

    “開門,我把你姐姐帶來了,有沒有啥想說的?”

    下一刻,破滅和臉上全是茫然之色的明韻就抵達了真理聖殿內。

    此時,真理早就已經換好了正裝,正規規矩矩地坐在椅子上等著二人到來。

    “咳咳,稀客啊。”

    二人剛剛落地,真理就迫不及待地上前拉過了明韻,將她抱在自己的懷里。

    “啊~以前可沒有這種機會!”

    看著真理這個模樣,破滅心中的擔憂更深了。

    “我看你是在走她的老路,你以為誰都想命運運氣那麼好?我可不保證,公平那把刀還能在晉升永恆砍你一次,給你這個即將破碎的規則一個輪回的機會。”

    破滅早就看出了,真理也走上了命運的老路。

    她在排斥自己本身。

    “這個嘛~不需要你擔心,知道什麼叫不破不立嗎?”

    “不破不立?我看你是想早死早跑路,死了什麼都不用擔心了對吧?”

    就在真理笑眯眯地解釋之時,她懷里突然傳出的聲音打斷了她。

    “姐姐?你現在……”

    看著懷抱中明韻那個充滿擔憂又滿是恨鐵不成鋼的表情,她知道,曾經的那個命運現在回來了。

    “暫時的,借助命運之鏡將自己短暫地拉回來罷了,如果不是破滅主動溝通命運之鏡,我都不知道你居然敢學我?是不是小時候被我和大姐混合雙打沒打夠。”

    說到這里,真理聲音有些輕微顫抖。

    “沒有,絕對沒有,我這是有原因的,而且大哥同意了!這事情我經過了大哥的允許,你們別說出去就行了。”

    听到大哥允許幾字,破滅和命運心中都不由得升起了懷疑的念頭。

    畢竟面前的這個家伙可是一個真正的欺詐者,雖然水平比交易差了點,但是說起話來那是非常的厲害,見人說人話,見鬼還能說人話,把鬼都忽悠的一愣一愣的。

    “記得私底下問一下大哥,現在是在討論你的問題,你這樣下去,不出一月,你就要走上我的老路,你覺得這樣你真的有活路嗎?”

    說到這,破滅也坐下來好好規勸真理。

    “我知道,你這段時間受了很多氣,空間和時間說了一些不好的東西,但是他們那是擔心你,而且無限現在身上的傷還沒好,你又和人家起沖突,他們還真怕你一個忍不住跑過去把無限打一頓,你這個小祖宗又關不得,所以大哥就只好把無限關起來,你是真理,這些事情你肯定知道,換一種辦法吧,解決問題有很多的方法,沒必有死磕。”

    真理听了破滅這段話,她在坐在原地將自己懷里的明韻抱得更緊了。

    其實她也知道,自己一直都很任性,從小到大都是這樣,明明是姐姐,但是搞的事情和那些年幼的弟弟妹妹們比起來簡直就是一個天一個地。

    “是啊,你這條路子太極端了,一個不小心容易把自己玩死。”

    這個不是說笑的,排斥自己的立身之本。

    這件事只有一個命運干過,而且代價和下場就在那里擺著,現在不是還毫無還手之力地被抱著嘛。

    “這是沒有辦法的辦法,畢竟……我找到了我的道路。”

    說到這里,一旁的二人都用一個不可置信的眼神看著真理。

    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一個規則找到了自己的道路,無非兩件事,一是自己成年了。

    但是真理很早就成年了。

    第二呢?

    那就是找到了通向永恆的道路。

    “當真?雖然我現在把自己的布局搞定了也是半步永恆,但是怎麼邁出最後的一步,我還是一點底都沒有,當年三清的方法我都想試試了,只不過這三個太慘了一點。”

    命運希望得到一個準確的答案,她不想只守著一個空蕩蕩的門,然後前路渺茫。

    規則成就了她,但是也限制了她。

    就像曾經母神說得那樣。

    看到那條魚了嗎?它要是敢跳出來,打死它。

    這對于他們也是適用的。

    誰都不知道晉升永恆的路途上會遇到什麼,或者是大敵,也或者是天災。

    無人踏上的路,他們就是先行者。

    “既然你心里有底,那我們也不好說些什麼,但是務必記得,保護好自己,別看現在規則對諸天的掌控還很穩固,但是又一些東西早就混進來了。”

    真理點了點頭,然後將又變回那個呆呆樣子的明韻塞了回去,並且將二人送出了聖殿。

    “行吧,都走了,該說說你的目的了吧,我就知道,你怎麼會不留下後手。”

    真理正說著,一個黑影從真理聖殿的後方走了出來。

    他隨手撿起了地上的一本書,那本書的名字叫做《和平》。

    “真是諷刺,當初的戰爭達人居然還會看這種書?”

    面對對方的嘲諷,真理一點都沒放在心上,而是將那本書拿過來放在了自己的胸口。

    “不看書就不要糟蹋書,這是我弟弟送我的,我愛看怎麼樣?”

    “哦?你弟弟?不就是我送的,送書的人不就站在你的面前?”

    對方露出了他的真面目,是交易。

    “呵……你不是他,真是羨慕你啊~”

    听到這聲羨慕,這個“交易”來了興趣。

    “你說說,怎麼一個羨慕?”

    真理坐回椅子上,輕輕用手拂過書本︰“羨慕你能這樣自欺欺人,不得不說,我弟弟就是厲害,能想出這種方法來搞定一些事情,而且……你這身體什麼時候還給人家?”

    對方听了這話顯然有些不高興了。

    “這可不歸你管,倒是你,不要忘記我們的約定,你該死了。”

    張口閉口就是一個規則的死亡。

    真理听到這話倒是沒有什麼感想,她只是點了點頭。

    “真理不會停歇,我只是一個叫真理的人而已,倒是你……距離真理最近,但是又最遠,半只腳邁入永恆,但是卻永遠被拒之門外,有什麼感想?”

    這話說到了對方那人的痛處。

    對方沖上來想要抓住真理的脖子,而真理只是將頭往旁邊一偏就躲開了。

    “呦呵,惱羞成怒了?當初他也是這麼說你的吧,‘無’听起來威風,大本源都怕三分,但是就是個長不大的小屁孩,自以為是,殊不知,早就是一具邁入墳墓的枯骨。”

    對方的臉早已扭曲,整個身體都開始變化起來。

    半步永恆的身軀開始展開了。

    “怎麼被戳到了痛處?但是你有沒有想過,他捅死的人,你也將會是其中一個?”

    說到這,對方的身體開始急速還原,又回到了原來交易那副模樣。

    只不過,對方的胸口上多了一道裂痕。

    “行吧……看來……你真的很喜歡你那個弟弟。”

    說到這,真理笑了起來。

    “廢話,我不喜歡自己的弟弟難道還喜歡你這個爛黑影啊!”

    對方也不說話,只是默默地退去,最後,它還留下了一句話︰

    “記得死,不要浪費你母親留下的東西。”

    在對方消失之後,真理在自己空無一人的聖殿內放聲大笑起來。

    “哦呦,看來我真是不如交易,他還真的什麼都算到了,真的是。”

    真理搖了搖頭,然後仔細將剛剛的時間留影留了下來。

    不是和無的那段對話,而是她剛剛抱著命運的那個場景。

    “多少年才能抱到姐姐?真是說不準呢~但是……我可沒說過假話哦~”

    她要死是真的,她和無的交易也是真的,但是……她要邁入半步永恆也是真的。

    應該說,她此時已經是半步永恆了。

    以前死去的尸體去哪了?

    都被自己消化了唄。

    靠著死亡輪回一次次蛻變己身,第一次死在針對性武器手上,第二次死在半步永恆神器手上,這第三步死在永恆神器上,這最後一步……就是死在自己的手上了。

    “我是真理,我在追尋真理,我也排斥真理,這或許就是真理的魅力吧,真是讓人難以割舍。”

    說完,她離開了真理聖殿。

    真理聖殿此時開始崩塌,從內向外,規則在瓦解。

    此時,整個諸天的真理規則都開始震動起來。

    真理這個規則包括了很多的分支。

    知識,學習,智慧之類的都屬于真理。

    如果真理消失了會怎樣?

    那就是,這些概念都會消失。

    但是現在,真理開始顯然沉寂,一股馬上就要死透了的味道。

    不僅是剛剛離開的破滅感到了十分意外。

    應該是所有不知情,知情的都感到了意外。

    最為意外的是空間。

    “不是吧!我就講了她兩句,不至于自殺吧!”

    說著,手上的動作是一點都沒有停下,馬上將永恆之門一卷,就要去救人……不對,按照這個消解速度,現在可能就剩下個球了。

    而物質此時也是一臉懵的狀態。

    這邊在訓斥虛妄不要搞事情,和氣一點,那邊話都沒有講完,這邊真理就要自行消解,帶著整個真理規則一起去死。

    所有人都抱著救人的心態直沖真理聖殿,至于真理規則?

    耤I那是什麼東西,有自己家里人重要?

    而此時的另一個地方。

    “該死!那個家伙居然真的在我眼皮子底下把意識珍寶拿了!”

    剛剛和命運留下的過去打了一架,自己狀態不是很好,居然給對方走掉了,因為對方在意識珍寶上有後門,自然就比這個靠搶的優先級高了一點。

    但是下一刻,無限就沒心思擔心那個意識珍寶了。

    “不至于吧!言華干嘛自殺啊!”

    這個舉動可把無限整傻了。

    這次的緊閉可是閉的死關,起源親自動手,她出不去,現在,只能請求大家的動作快一點了。